拚多多:電商“後浪”闖五環
2020年08月07日01:59

  原標題:拚多多:電商“後浪”闖五環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拚多多:電商“後浪”闖五環

  水大魚大的互聯網圈子裡,拚多多是新貴,也是不容被忽視的“後浪”。如同黑馬一般嘶鳴跑出,硬生生在巨頭圍獵的局面里成長為電商第三極。不到五年,市值破千億美元,並改變了整個中國電商格局。

  曾經的拚多多被認為遊蕩在五環外,如今已悄然間闖進了京城,紮根內九外七皇城四。甚至,拚多多成了北漂一族的網購棲息地,還目睹了北京這座城市的多樣性與富足包容。

  激盪20餘年的互聯網行業為拚多多的誕生與崛起提供了契機,畢竟開創者與顛覆者向來是缺一不可,可存在且能立足的,均是歷史推動下的產物。

  · 北漂消費養成記 ·

  在北京,有這樣一群人,被稱為“北漂”,他們帶著夢想努力地融入這座城市。為此,他們往往精打細算地算好每一筆花銷,但這並不代表會苛待自己,有品質、有顏值、有大牌、超性價比是日常花銷名錄里的關鍵詞。

  齊宇新有一個電子賬本,詳細記錄著每筆花銷,備註一欄總出現PDD、JD、TB……“這些縮寫代號其實對應著各個App.PDD是拚多多,JD、TB分別是京東和淘寶。”小到幾十元,大到上千元乃至上萬元,“自從上班賺錢就開始記賬,買了什麼、花多少錢以及在哪買的”。

  細看賬本,過去3個月,“PDD”在齊宇新的賬本里一共出現了36次,購買品類囊括了油桃、廚房紙、牛排、紅酒、雅詩蘭黛精華,甚至包括iPhone手機。如今,齊宇新需要網購,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拚多多,閑來無事時也會打開逛一逛,“要不然一個月也不能下單十餘次”。

  在過去一年,拚多多新增了近2億用戶,從2019年初的4.43億增加到了2020年初的6.28億。其中就不乏齊宇新以及和齊宇新一樣的北漂族,他們從各自的城市奔向北京,滿懷期待。

  如今,以北京為代表的一線市場用戶正越來越多地將拚多多作為網絡首選購物平台。今年一季度以來,北京地區新增用戶數量同比增長46%。

  拚多多新消費研究院研究員範日召對北京商報記者強調,拚多多通過不斷豐富平台商品的品類滿足不同城市和不同人群的消費需求。同時,拚多多持續加大研發投入,不斷升級迭代產品技術,降低交易成本,讓用戶能夠以較低的價格買到同樣的商品,實現最佳性價比。“作為平台,拚多多不會刻意根據城市來區分消費者,無論在哪個城市,消費者以更實惠的價格買到中意的商品,這個需求都是一樣的。”

  · 線上解憂雜貨鋪 ·

  養成這個購物習慣要從三年前說起,2017年,齊宇新被生活在老家的閨蜜拉進了“薅拚多多羊毛內購群”。齊宇新的閨蜜是群主,每天在群裡不定時間地分發鏈接,還喊著大家幫忙砍一刀。最開始,齊宇新有些無奈和煩躁,直接把微信群設置了靜音;但時不時還是會去群裡看閨蜜分享的鏈接,以及其他成員分享的購物心得。“彷彿大家就像發現了寶藏一樣,躍躍欲試地下單。偶爾點進去會看到一兩件比較有興趣的商品,然後嚐試下單。”

  在齊宇新初期的訂單中,水果和小件日用品占大多數。去年年中,齊宇新開始在拚多多購買家電、手機、高端化妝品。齊宇新的解釋是:習慣在拚多多下單了,也改變了之前的看法,自然就願意嚐試購買更多的品類,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齊宇新在北京買了新房,月收入3萬元的薪水要支撐她還房貸以及日常所需。“稍微有點捉襟見肘,花銷也變得謹慎了。原本以為網購再也不會比價了,現在卻要反複比較。”齊宇新坦言,各家電商App對比多了,發現十有八九還是拚多多更便宜,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在拚多多上直接下單的習慣。

  受益於性價比路線和拚團模式,新青年在拚多多上的活躍度也更高。數據顯示,新青年群體平均每月使用拚多多89次,相當於年輕人平均每天至少打開並使用拚多多3次。在品牌與價格上能做到雙管齊下,洞察了年輕一代消費客群訴求的拚多多,自然成了不少消費者的白月光。

  “比價,是網購消費群體下單前最常操作的一個步驟,我們就是要為消費者減輕甚至消除這個步驟。”拚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說,“拚多多設立了數百人的比價團隊,7×24小時無間斷地監測著產品售價和庫存,一旦產品價格出現波動或者售罄,我們將馬上進行動態調整,保證消費者能隨時享受這款產品的全渠道低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