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發佈TikTok七位收入最高網紅 年收入最高500萬美元
2020年08月07日17:36

  原標題:福布斯發佈TikTok七位收入最高網紅,年收入最高500萬美元

  來源:福布斯  

  文:Abram Brown

  有這麼一款應用,特朗普總統討厭它,以下社交媒體達人卻在上面發佈短視頻,每人獲得了至少100萬美元的收入。

  TikTok是一款風靡各地的社交媒體應用,所有者為中國企業。上週末,特朗普總統威脅禁用TikTok。不久後,19歲的Addison Rae Easterling便從自己的長處著手,發了一段短視頻,想像著沒有TikTok的生活:回到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繼續求學。去年,她入學該校讀大一,學的是新聞廣播專業。

  在TikTok上發佈搞怪舞蹈視頻的青少年有好幾百萬,Easterling雖然是其中之一,但也與他人不同——她已成為收入最高的TikTok網紅。去年,Easterling的收入估計達到500萬美元——5,410萬粉絲功不可沒,新推出的Item Beauty化妝品牌以及與American Eagle和Spotify簽下的合作協議也做了貢獻。Easterling說:“我能有今天,就是靠著TikTok。”

  TikTok的最終歸屬依然無法確定。但是,有一件事情倒是定了:在通過TikTok賺錢方面,幾乎沒有人能夠超過Addison Rae及其他6位年輕網紅。今天,福布斯首次推出TikTok網紅收入榜。上榜網紅創作了熱傳的視頻。在截至6月份的12個月期間,他們的收入至少達到100萬美元。現在,他們掘金網紅熱度的旅程才剛剛開始,主要途徑則是銷售個人品牌產品,為Sony、Chipotle和Revlon等品牌創作贊助內容。

  Maddie Berg和Justin Conklin做了額外報導。

  1. Addison Rae Easterling/500萬美元

  一年前,Easterling剛剛入讀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她小時候參加過舞蹈比賽,此刻便在TikTok上發了些舞蹈視頻。到秋天,Easterling已經大熱。她清楚地記得粉絲數量達到100萬的那一天——10月27日。當時,她走在校園里都會被人認出來。Easterling回憶道:“去教室上課時,還會有人喊我的名字,我都驚住了。”學校辦橄欖球比賽時,年紀小些的少男少女們還會請她合影。

  那年秋天,Easterling發佈了首條贊助內容,贊助商是在線女裝商店Fashion Nova。12月,Easterling離開校園,去洛杉磯做全職網紅,與數位TikTok網紅結為好友,協助成立Hype House。後者是一個內容創作者的群體,該群體也為進一步提高Easterling的知名度做了貢獻。商業機會接踵而至。起初是很典型的項目。Easterling推出了個人品牌的商品,並且獲得了銳步、手錶公司Daniel Wellington的贊助,為其品牌創作內容。這兩部分收入占她收入估計值的三分之二。

  7月,Easterling成為青少年服裝公司American Eagle的全球主要代言人,她的身影出現在了數字媒體、傳統電視媒體和印刷廣告之上。同月,她開始和母親Sheri Nicole一起在Spotify上主持播客節目,每週推出一集,取名為“媽媽最懂”(暫譯名;英文為Mama Knows Best)。(“我們要打破壁壘,聊聊多數孩子不太願意問父母的問題”)。Easterling與美妝初創企業Madeby合作推出化妝品品牌Item Beauty。該品牌下週就要推出第一批產品,包括古銅粉、眼影、高光,以及14美元的Lash Snack——該產品可謂各品類中的明珠。Easterling解釋道:“它是一款睫毛膏,含有蓖麻油,對睫毛很好。”

  2. Charli D’Amelio/400萬美元

  2019年6月,Charli D’Amelio第一次在TikTok發帖。去年夏秋,她的幾條舞蹈視頻熱傳。不久後,歌手Bebe Rexha邀請Charli一起為Jonas Brothers在布魯克林巴克萊中心的演出做開場表演。

  這次表演後,Charli D’Amelio開始沿著星路快速前進。她離開了位於康涅狄格州紐瓦克的老家,搬到了洛杉磯。她曾獲邀在Jimmy Fallon主持的“今夜秀”節目擔任嘉賓,還代表普拉達參加巴黎時裝周,並且在TikTok上記錄了此次旅程的點點滴滴。她與EOS化妝品公司等企業簽下代言協議,並且參演Sabra鷹嘴豆泥的超級碗廣告。她和姐姐Dixie(本榜單第3位)經常與Hype House合作製作視頻。姐妹倆已經宣佈,同意擔任Hollister的代言人。5月,Charli度過了16歲生日,並且以年輕網紅的典型方式進行了慶祝——她的Charli品牌產品推出了限量款套頭衫,價格60美元,上面有她戴著眼鏡和生日王冠的圖畫。

  3. Dixie D’Amelio/290萬美元

  Dixie是Charli D’Amelio的姐姐,兩人的名氣緊密結合。姐妹倆都離家到洛杉磯居住,並且在彼此的多條TikTok視頻中露面。Dixie在TikTok上有3,200萬粉絲。過去幾個月,姐妹倆已經一起與服裝企業Hollister和化妝品企業Morphe簽下了合作協議。除此以外,Dixie還在發展自己的音樂事業,6月發佈了首支單曲“高興點”。該單曲的流媒體播放次數達到5,800萬次,發佈時成為YouTube最流行的視頻,跑贏了Kayne West和Travis Scott同日發佈的MV。

  4. Loren Gray/260萬美元

  Loren Gray表示,起初自己遇到的人才經理並不好,對她帶來了誤導,也搞砸了一些早期的代言機會。於是,她決定自己拿主意。她在一次採訪中說:“要說如何打造Loren Gray的品牌,怎麼扮演Loren Gray的角色,最瞭解情況的還得是Loren Gray自己。”這次採訪沒有經紀人和經理人,也沒有PR宣傳,可謂她心中獨立精神的體現。

  目前來看,這種精神為她帶來了成功。2018年,Loren Gray開始與維珍唱片合作,自此已經發表了8支單曲。到今年春天,她在TikTok網紅中粉絲群最大,因此拿下了Skechers、現代、漢堡王等品牌的合作。目前,她正在專注於剛得到的Revlon合作項目,為該公司的TikTok賬戶創作內容,在自己的賬戶發佈Revlon贊助的內容。Gray解釋道,TikTok視頻最長時間為60秒,但是(這種內容)“不僅僅按照人家的要求進行60秒的表演,而是有很多創作的成分在裡面。他們很靈活,給了我很多創作的自由。”

  5. Josh Richards/150萬美元

  Josh Richards說,要想將名氣利用到極致,“就要成立公司,或者在公司里占股份。網紅要學會如何正確地變現。”

  當然,Josh Richards以TikTok的傳統方式賺了不少錢——他和銳步及HouseParty達成了贊助協議,在YouTube有廣告收入,還與華納唱片達成了歌曲創作協議。同時,他還與人共同成立人才管理公司TalentX,成立飲料品牌Ani Energy。Josh Richards還加入TikTok較小競爭對手、初創企業Triller的高管層,擔任首席策略官,並且獲得該公司的部分股權。

  現在,Josh Richards正在把自己定位為思慮周密的媒體高管。這可與他之前的形象大不一樣——原本,他是TikTok的心動偶像,走壞男孩路線。他在加拿大多倫多附近居住,去年進駐TikTok,憑藉舞蹈、歌曲和對口型視頻快速走紅。Richards還表示,自己之所以能火,還靠了“焦躁少年”的人設。他與其他網紅在社交媒體上有過節,自己卻將其炒熱。另外,他與人共同成立了TikTok社群Sway House,該社群以聚會和搞怪出名。(5月,該組織兩名成員因為藥物相關罪名在德州被捕。此前,二人還違反了加州的防疫封控措施)最近,Richards離開了該群體位於洛杉磯的基地。他說:“(Sway House的)情況一片混亂。在那裡,我走上了一條先前沒計劃走的路。”

  6. Michael Le/120萬美元

  Michael Le可不是個害羞的人。他說:“(譯自英文報導,下同)我一直在努力成為TikTok最紅的網紅。”說這番話時,他正攤在洛杉磯一處住所的床上,襯衣也沒穿。房子是他和4個人合租的。和其他幾位上榜者一樣,Michael Le也成立了一個TikTok社群——Shluv House,總部就設在面積9,000平方英呎的住宅里。“Shluv”是結合”self-love”而創造出的詞。20歲的Le說:“我知道怎麼把攤子支起來——怎麼讓每條視頻都能逗人樂,內容不是(隨便拍些什麼)的東西,不會讓人看了後就把手機放下(不接著看了)。”

  他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兩條視頻已經躋身TikTok上分享量最多的視頻之列,總觀看量達到4.78億次。視頻的內容是他在一條正在下降的滾梯上跳舞。5歲的弟弟Jonathan也在其中一條視頻中出場(Jonathan還是Shluv的聯合創始人)。Le與能量飲料Bang簽下了為期數年的合作協議,每週以該品牌的名義發佈數個視頻。他表示,下一個就是YouTube。兒童視頻在YouTube上極火,Jonathan也會和Le一起在該平台探索星路。Le有什麼目標?他說:“推5個——5個以上——的系列。要真的做大。”

  6. Spencer X/120萬美元

  Spencer X特別期望聽到這樣的消息:“科切拉音樂節方面說,Spencer,就選你了,你來做beatboxer,當音樂節的主角;下週,你來上週六夜現場,當主持人。”

  在TikTok上獲得一點名氣,人便可能產生聽起來挺瘋狂的夢想。28歲的Spencer自然也是如此。童年時期,Spencer迷上了在YouTube上學習beatbox,夢想成為第一流的beatbox歌手。從Purchase學院輟學後,二十幾歲的他拚命尋找表演的機會,能去哪兒演,就去哪兒演,曾與鄉村藍草音樂組合、無伴奏合唱五人組還有俄羅斯搖滾樂隊等多種風格的樂隊合作過。

  2019年2月,Spencer入駐TikTok,當年秋天就搬到了洛杉磯,在那裡教人衝浪,銀行里只有幾百美元,同時努力把1,000萬粉絲的TikTok賬戶變成貨真價實的事業來做。很快,Uno、Oreo和Sony表示願意進行代言合作。Spencer的夢想一下子真實了許多。現在,他在荷李活有一處兩層樓的住處,一邊住在那裡,一邊打磨第一批單曲。“我來到這裏,就是要向大家證明:我們本以為不可能的事情,其實很多都大有可能。”

  製榜方法

  我們估算了上述網紅的2019年6月30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稅前收入。為估算其收入,我們與網紅本人、其經紀人、經理人、營銷人員和投資者進行了交流。本榜單關注的網紅是TikTok原住民,因此並沒有涵蓋也已在全美走紅的Dwayne Johnson、Jason Derulo等明星,也沒有涵蓋Zach King、David Dobrick等Youtube網紅。當然,上述幾人在TikTok上也有大量粉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