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破訓練節奏 河南自行車何以飛車驚四座?
2020年08月07日08:46

  “那場比賽是我們跟幾個省、市隊組織的對抗賽,為了增強運動員的比賽感覺,不是正式比賽。”7月31日,身在廣州的河南省自行車隊場地自行車短組主教練高亞輝說起幾天前在廣州大學城的那次比賽,多少有些“輕描淡寫”,“雖然各種比賽因為疫情暫停了,但訓練成果還得用比賽檢驗,所以要‘創造’比賽。”

  正是這場比賽,多名河南自行車運動員在團體競速賽里跑出了非常亮眼的成績,讓現場觀戰的省體育局競體處處長李岩連讚“突飛猛進,始料未及”。

  “一切準備都按正式比賽的規格,但沒有做專門的比賽調整,練到什麼程度就拿什麼程度上陣,用模擬比賽檢驗真實的訓練效果。在場的同行都說,你們河南這個成績不得了。”李岩說。

  “不得了”的成績,首先當然要歸功於科學訓練。李岩介紹,對於此次受疫情影響而充滿不確定性的封閉訓練來說,科學並且目的明確的訓練太重要了。

  “2019年9月20日開始在廣州集訓,一直到現在。”高亞輝告訴記者,幾個月後疫情突如其來,打亂了備戰大賽的所有既定節奏。

  困局之中,高亞輝及時調整了訓練方向和節奏,既尊重規律又不循規蹈矩,大膽加速訓練進程。

  “參考世界一流運動員的要求和各項指標,讓隊員在這些方面接近甚至超越世界一流標準;根據生理生化指標安排不同的訓練計劃,讓運動員每天都能夠在不疲勞的情況下達到極限。通過持續挖掘潛力、提高能力,幫助運動員在體能、專項技術、專項力量等方面都達到一流水準,到了這個時候,出現一流的成績是必然的,不僅僅是贏得一場模擬賽這麼簡單。”高亞輝說,科學訓練就是從數據找問題、看進步,科學地設定目標、實現目標。

  高亞輝的訓練日常,也做足了“科學功夫”,不僅用計算機輔助軟件分析處理數據,還利用機械和力學原理計算每個運動員在不同階段的傳動比配置,同時還強調訓練方式的多樣性。“你天天安排跑100米,運動員跑都跑煩了,還談什麼良性刺激和保持高水平訓練模式?得跟吃飯一樣,米飯、麵條、餃子換著上,今天100米,明天后天50米、150米。”高亞輝解釋。

  對於科學訓練,21歲的河南場地自行車短組女將郭裕芳感受很直接:“什麼時候他都知道你缺什麼,該練什麼,心裡特別踏實。這段時間強化體能,我在體能方面確實比之前有挺大進步。”

  訓練場之外,高亞輝和運動員們的“零距離”情感交流,也保證了訓練的順利高效。

  “訓練場上我是教練員,運動員必須無條件執行訓練計劃;出了訓練場,運動員的家庭、生活、上學、未來規劃甚至包括這次長時間封閉訓練等能引起思想波動的問題,我們都會通過各種渠道及時幫運動員舒緩心理壓力、解除後顧之憂,讓他們感覺到關愛,全身心投入訓練。就是將心比心,以心換心。”運動員出身的高亞輝說。

  由於鄭州沒有符合全國和國際比賽要求的場地,遠赴北京、廣州甚至海外“外訓”成為常態,全隊上下無論是教練員、運動員,還是隊醫、科研、司機、機械師等後勤保障人員,也因此常年“外漂”無法回家。今年春節,高亞輝再次沒能回家,自從2009年出任短組主教練以來,他回家過年“不超過三次”。他想對家人說的,是“對不起,虧欠家人實在太多了”。

  自行車是河南體育的強項,早在1965年第二屆全運會就開始了全運會的奪金之路,2004年河南省自行車現代五項運動管理中心成立之後,至今的四屆全運會更是屆屆都有金牌入賬。39歲的高亞輝本人則是第十屆、第十一屆全運會3枚金牌得主,2017年天津全運會,他的弟子宋超睿為河南奪得女子團體競速賽金牌。將近三年後的今天,擁有16名隊員的河南場地自行車短組,已成長為擁有多位世界冠軍及亞錦賽、全錦賽冠軍的勁旅,郭裕芳、鮑珊菊、宋超睿三員女將開始在國際賽場嶄露頭角。

  “競速賽這種團體項目,他能練出一撥兒隊員來,而且成績預判準確、胸有成竹,說明計劃、方向和針對個體差異的因材施教都沒問題,對訓練的總體把控初步成熟。”李岩點評高亞輝的執教。

  與此同時,放眼奧運賽場,中國場地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項目曆經4屆奧運會的淬煉,終於由宮金傑、鍾天使在里約奧運會實現登頂。2021年7月,中國自行車女將要在日本東京為榮譽而戰。

  說起奧運會,高亞輝表示:“教練員的願望,就是把運動員送上職業生涯的頂峰,不管是全運會還是奧運會,我希望隊員們都能取得好成績,同時也為國家、為河南的競技體育盡一份力。”

  洛陽女生郭裕芳的回答則乾脆得像她的啟動速度:“我的夢想就是奧運會的領獎台!”(河南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