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中國塔”設計師定製紋章瓷兩百多年後“回”到廣州靜靜展出
2020年08月08日04:09

原標題:倫敦“中國塔”設計師定製紋章瓷兩百多年後“回”到廣州靜靜展出

William Chambers家族紋章紋咖啡壺
清康熙五彩魚藻紋儲水掛罐及接水盆

  到訪過倫敦的人,有不少應該造訪過英國皇家植物園林——邱園。這座始建於18世紀上半葉的園林,是世界上著名的植物研究、蒐集機構之一。它的重要設計者,出生於瑞典的蘇格蘭人威廉·錢伯斯是中國園林的狂熱愛好者,他在邱園中設計了那座著名的“中國塔”。

  錢伯斯至少來過中國三次,在廣州住了不短的時間。他通過瑞典東印度公司定製了一批洛可可風格的瓷器。兩百多年後,其中的一件漂洋過海回到廣州,在省博物館的展廳里靜靜地等候觀眾。它不禁讓我們遐想:在那些連結了東西方的航路上,在那些街巷、村落、作坊、莊園里,還有多少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凝聚在這樣的“外銷品”里。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鬆竹

  通訊員黃蘇哲

  英國皇家植物園設計師

  曾在廣州鑽研中國園林

  這件在7日全新開幕的“驚豔‘中國風’:17-18世紀中國外銷瓷展”中展出的“清乾隆廣彩花卉瑞典William Chambers家族紋章紋咖啡壺”,整體裝飾頗具洛可可風,優雅精緻。壺蓋滿繪細小花朵。壺身繪有折枝西洋花卉,輔以絲帶、花朵花邊等裝飾。壺頸處繪 “VIGILANDUM”紋章紋。壺高24釐米,口徑6.7釐米,底徑7.5釐米。

  威廉·錢伯斯的父親是位商人。他自己則是首位研究中國建築和裝飾的歐洲人。1757年,他出版了自己的著作《中國建築設計》,產生了深遠影響。1757年—1763年間,錢伯斯作為威爾士親王的建築顧問,在奧古斯塔王妃的邀請下,對邱園進行了改造,使其原有的浪漫主義傾向得到強化,成為一座真正的繪畫式風格的園林。邱園從此名聲大振,成為錢伯斯最重要的園林作品。他又寫了《東方園藝論》,繼續研究中國建築。1796年,他逝世於倫敦。

  在1742年—1744年期間,錢伯斯曾到過廣州,並住了幾個月。他利用閑暇時間學習中國的藝術,蒐集了一些有關中國建築、園林、裝飾等方面的資料。這些成為他日後研究中國藝術、園林和從事建築創作的重要知識積累。

  粵博專家介紹,這件瓷器屬於當時的“高級定製”——彰顯個人尊榮的紋章瓷。在展覽的第三部分“高級定製”中,這樣的瓷器數量相當多,它們展示了西方“中國風”盛行時期,歐洲“來華定製”中彰顯個性和凸顯地位,以顯示器物主人的富有及身份尊貴的強烈需求。

  西方人鍾愛“青花仕女”

  認為是中國女性的代表

  廣州港在中國古代的對外貿易中一直佔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這種地域上的優勢,使廣東在古代陶瓷外銷方面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將展至11月8日的“驚豔‘中國風’”展,展出200餘件/套館藏陶瓷器,全面展現17-18世紀中國外銷陶瓷的面貌。面對這些展品,我們能看到當時的西方世界對中國的想像以及將中國風格、元素與本土的文化生活、使用場合相混融的努力。

  從明代晚期開始,青花仕女圖瓷器就很受西方人青睞,到清代雍正時期達到了極致。在當時歐洲人的想像中,嫻靜、優雅,溫柔地與小孩子嬉戲,終日與書畫棋琴為伴,衣著華美的女子,就是中國女性的代表。雍正時期景德鎮生產的外銷粉彩仕女圖盤,胎體薄而堅致,釉質細膩滋潤,繪畫精美,可謂是明清外銷瓷的巔峰之作。

  明清外銷陶瓷對歐洲的社會生活帶來了顯著的影響,中國陶瓷器成了西方人熱烈追逐的珍品。相應地,當時在西方已經流行的元素也反作用於瓷器的設計和燒造,從而產生了一些與中國習用的風格、器形、用料有著顯著區別的“中國造”瓷器。它們成為今天我們瞭解古代瓷工開放心態和大膽實踐的珍貴標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