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冠病毒已出現變異!傳染性會更強嗎?安倍晉三:避免再宣佈緊急事態
2020年08月09日19:40

原標題:日本新冠病毒已出現變異!傳染性會更強嗎?安倍晉三:避免再宣佈緊急事態

據日本廣播協會電視台統計,截至8日20時(北京時間8日19時),日本當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1565例,連續兩天單日新增病例超過1500例。另據日媒當天報導,該國最新研究發現,6月中旬以來日本出現了變異後的、具有新型基因序列的新冠病毒。

日本研究發現變異新冠病毒

據新華社消息,統計數據顯示,日本累計確診47464例,累計死亡1042例。東京都8日新增確診病例429例,累計確診15536例。當天新增確診病例較多的還有大阪府178例、愛知縣177例、福岡縣150例、神奈川縣128例。當天,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中共有39個報告了新增確診病例;沖繩駐日美軍通報了7例新增確診病例,累計確診病例達310例。

據《讀賣新聞》當天報導,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最新研究發現,6月以來在日本擴散的新冠病毒是變異後的、具有新型基因序列的新冠病毒。研究稱,今年3月起日本疫情擴大,主要是由歐洲相關基因序列的新冠病毒導致,但在5月下旬已暫時平息。6月中旬起,以東京為中心出現了具有新型基因序列的新冠病毒,並向全國各地擴散。目前日本國內大量增加的確診患者大都屬於這種變異後新冠病毒的感染者。

安倍:極力避免再次宣佈緊急狀態

據海外網,針對當前疫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日表示,政府將極力避免再次宣佈緊急狀態,以減少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衝擊。

據日本時事通信社9日報導,8日,日本多個都府縣新增逾百例確診病例,其中東京都新增429例,大阪府新增178例,愛知縣新增177例,福岡縣新增150例,神奈川縣128例,日本全國累計確診47457例,累計死亡1058例。

安倍9日在長崎市舉行新聞發佈會時,就政府是否會再次宣佈緊急狀態表示,“必須採取措施極力避免(宣佈緊急狀態),因為這會對就業情況和日常生活造成影響”。安倍還表示,4月份的緊急狀態對日本經濟造成了沉重打擊,據估算,日本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下跌超過20%,為美國次信貸危機以來的最大降幅,為了更好的平衡經濟和社會生活,政府計劃在疫情結束後修改相關法律。

新冠病毒變異毒株是否更具傳染性?

據新華社報導,美國《科學美國人》月刊網站7月中旬刊文稱,自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人們就一直在討論這種病毒的變異以及這些變異如何可能令病毒更具傳染性。

此前,一篇預印本研究報告已經引發關注,它研究的是一種涉及新冠病毒病原體刺突蛋白的特定變異,該報告現已經過同行評審併發表在《細胞》雙週刊上。這篇論文詳述了新冠病毒中一種氨基酸的改變,這一改變可能令病毒更具傳染性。但病毒學家遠未就這種變異可能帶來的影響達成共識。

這篇論文指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中的一個天冬氨酸(D)變成了甘氨酸(G),這項氨基酸改變對於病原體的傳染性十分關鍵。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計算生物學家、這篇新論文的主要作者貝特·克貝爾說:“這種刺突蛋白在病毒的生命機理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克貝爾和同事在用多種方法對兩種毒株進行研究後得出了這一結論。首先,他們進行了一項統計學分析,分析顯示了常被稱為“G毒株”的變異病毒是如何在多個大洲趕超與其同時存在的最早版本的新冠病毒“D毒株”,從而獲得支配地位的。

然後,研究人員對新冠肺炎患者體內的病毒數量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G毒株在人體內產生的病毒超過了D毒株。但G毒株並沒有帶來更高的住院率,這意味著它顯然並沒有導致更嚴重的疾病。

最後,研究團隊成員將含有D或G氨基酸的新冠病毒刺突蛋白植入了其他致病病毒,從而製造出了“假型”病原體。他們在一個實驗室培養皿中用這些假型病毒感染了人體細胞,對這些病毒進行了測試,結果顯示,攜帶G氨基酸的病毒更具傳染性。

然而,並未參與這項研究的瑞士巴塞爾大學分子流行病學家埃瑪·霍德克羅夫特說,在培養皿中研究細胞不同於用人體免疫系統對多種類型細胞進行試驗。霍德克羅夫特說:“對於得出什麼程度的結論,我們需要非常謹慎。”

早在7月初,在世衛組織新冠肺炎例行發佈會上,世衛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曾表示,實驗室研究發現,新冠病毒D614G變異可能導致病毒加速複製,意味著可能加強其傳播性。但實驗室結果同病毒在實際傳播中發生的變化間,還有很大區別,科學家已對該變異進行監測。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瑪麗亞·範·科霍夫表示,其實2月份就已發現D614G變異,歐洲等地發現的早期病毒基因序列中就已出現該變異,有研究顯示29%的新冠病毒樣本都出現了該變異,但目前並無證據顯示其會導致更嚴重的病情。

“日本抗疫模式”會成為反例嗎?

據央視新聞,在日本,負責抗疫的“C位”官員是經濟再生大臣,而不是傳染病方面的專家。由此可以看出,抗擊疫情日本關注的重點是什麼。

單日確診人數屢創新高 群體感染頻現

從數字上看,現在是日本自疫情暴發以來情況最嚴重的時刻。而且,疫情還在蔓延中。今年4月到5月,日本曾經曆了一個多月的緊急事態狀態,之後生活恢復正常。時隔不久,日本“第二波疫情”又來了嗎?

日本的核酸檢測量一直非常低,之前每天的檢測量僅幾千例。在5月下旬,日本每天新增確診人數隻有幾十例,很多人對此心裡打了一個問號。到6月底,東京的確診感染者人數激增,東京都政府的解釋是:核酸檢測量增加了。究竟是感染病例突然增多,還是被檢查出來的感染者多了?沒有人能給出肯定的回答。

6月底發生的病例主要集中在有陪伴性質的居酒屋,確診者當中有7成傳染路徑明確,為此政府宣稱,確診者大部分是年輕人,且大部分是輕症,疫情是可控的。結果,因為沒有大規模篩查密切接觸者,沒有公佈發生感染的居酒屋,更沒有強製這些場所停業,在一個月內,日本的單日新增確診人數屢創新高。

疫情不斷擴散,日本各方此前卻始終迴避緊急事態宣言。7月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表示,現在沒有必要再次發佈“緊急事態宣言”。27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也表示,目前不會再次發佈“緊急事態宣言”。

在防疫和穩經濟間艱難尋找平衡

在日本,負責抗疫的“C位”官員是經濟再生大臣,而不是傳染病方面的專家。由此可以看出,抗擊疫情日本關注的重點是什麼。

7月下旬,疫情正在日本全國蔓延,政府推出了“Go To travel”計劃,鼓勵人們旅遊拉動內需,向日本國內的旅行者推出了很多誘人的減價活動。流動的是人,擴散的是病毒。這也讓日本的防疫政策非常混亂:這邊用真金白銀的誘惑鼓勵大家旅遊,那邊又呼籲7成的上班族居家辦公。儘管多個地方政府要求餐飲店縮短營業時間,但因為政府的要求沒有強製性,餐飲店普遍表示,不會按要求執行,不然就要關門了。

街頭喧囂依舊 醫務人員憂心忡忡

現在東京的大街上,並沒有疫情期間的氣氛,人們依然在吃飯逛街,但醫務工作者卻憂心忡忡。東京河北醫院是接收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指定醫院,院長杉村洋一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醫務人員越來越疲憊。雖然目前重症者不多,醫院床位還有空餘,但是7月底東京的新冠肺炎住院人數是6月底的五倍左右,從全日本來看,為新冠肺炎感染者準備的病床使用率已經超過了40%。

在一部分國家疫情已經得到了控製的時候,日本的疫情卻出現非常嚴重的反複。人們擔心的是,幾個月前安倍口中驕傲說出的“日本抗疫模式”,會不會成為一個反例?

來源:央視新聞、新華社、海外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