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發現高考舞弊,這家媒體曾暫時“壓”了下來
2020年08月10日14:00

原標題:當發現高考舞弊,這家媒體曾暫時“壓”了下來

看完這個標題,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先別急著“罵”這個媒體,也不要忽略了標題中的“暫時”兩個字。

看完這件事的起因經過結果,或許你的想法會轉變。↓↓↓

這是一則有關高考的舊聞。

有一年高考前夕,《中國青年報》記者帶著一封沒有落款的舉報信,去某地瞭解考風問題。所見所聞讓人驚訝:走出考場的考生,對場外發送答案者抱怨“你是從17題給我發進來的”;一位考生的試卷直接被另一名考生搶走抄襲;考場之外,陪考家長們的熱門話題是討論如何作弊……

2009年6月8日中午,全國統一高考吉林省鬆原市扶餘縣第三中學考點門外,一名考生(左二)在與場外發送答案的青年男子(右二)交流。這位女生抱怨自己收到的選擇題答案不完整,對男子說:“你是從17題給我發進來的。” 中國青年報記者 張國攝

顯然,這是重磅新聞。高考首日,兩位記者就發回了詳盡報導。但是,並沒有當日發佈。

這麼做的理由是:高考正在進行,這種報導具有極大沖擊力,在發揮輿論監督功能的同時,會給那些清清白白的考生的帶來心理衝擊,或許,會影響部分考生的臨場發揮。

這則新聞在高考後次日刊發,旋即成為全網熱點,教育部和有關省份啟動追查。到第二年,該省為所有考場安裝了攝像頭。

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樣以“吸引眼球”為要,嚴肅媒體做新聞,經常要有一點耐心,有一點克製。

媒體的殺傷力有時很大,避免“誤傷”,是一種責任、一種善良。

在高考日刊發的高考舞弊報導,豈不是更能獲得流量?

深耕受眾的感官,往往比深耕新聞更有流量。

最近剛剛改版的中國青年報客戶端,努力去做到的就是,不會誘導閱讀,只由職業新聞人來篩選和編輯有價值的信息,可靠、簡約,不偏不倚、不帶節奏。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的特點是15個字:不討好讀者,不迎合情緒,只提供事實。

這15個字,有人說是中青報的缺點,但也有人說是中青報的優點。

先別急著下定論,不妨再看一個例子。↓↓↓

2020年的新聞,除了疫情,還有洪災。

江西九江的江洲鎮——一個四面環水的島鎮,發公開信呼籲在外的父老鄉親速回老家抗洪救災。《中國青年報》派出的記者很快到了那裡,發回報導證實“已有遊子回鄉”。

當眾多媒體轉發“江洲鎮居民全部撤離”消息時,這個記者焦急地告知報社:是分批撤離,不是全部撤離——勞動力需要留下抗洪。

也是九江,1998年,《中國青年報》的一位記者在齊膝深的洪水中,一邊行進,一邊用手機向報社口述了8段現場消息,後方編輯合成《九江段4號閘附近決堤30米》,成了九江決堤後見諸媒體的第一篇報導,獲得中國新聞獎特別獎。

一位微博用戶評價,這則簡訊完全可以當作如今的微博直播來看,“文字精煉,事實清楚,沒有一個字的廢話”。

為了這則簡訊,記者涉險上了長江大堤。那是真正的“逆行”,只不過當時記者說的是:“出現重大險情,對新聞工作者的最低標準是及時發稿。”

或許有人會問,派記者去採訪調查,人力和差旅成本不低,最後可能一無所獲。機器抓取、機器人寫作不香嗎?

但,《中國青年報》一直堅持在做的是,到現場尋找事實!

“不討好讀者,不迎合情緒,只提供事實”,中國青年報客戶端的這個特點,你喜歡嗎?

坦率地說,做新聞客戶端,《中國青年報》是後來者,恐怕每一個版本都存在各種問題和漏洞,無論是用戶體驗還是內容形態,都有很大提升空間。用戶可以“狠狠”地給出實事求是的評分,督促它的升級。

當然,它的優勢也比較突出:背靠一傢俱有較強采編力量的新聞機構,新聞界的國家隊、輿論場的壓艙石之一。

如今,中國青年報客戶端剛剛改版,但在堅持團中央機關報基本職責定位和正確輿論導向前提下,“不討好讀者,不迎合情緒,只提供事實”的特點始終堅守,歡迎你去體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