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沒有人真正地“老死”,最自然的死亡方式產生可怕劇痛!
2020年08月10日09:29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8月10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長壽是老年人群期望實現的願望,有可能他們會實現,假設某人能夠存活900年,回想100歲的時候自己所期望的長壽願望,或許會感到一點無聊和空寂。但這僅是一種假設,一些人死於某些疾病,一些人死於意外事故,還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老死”。相比之下,最後一種死亡方式更讓人容易接受,但老死究竟是什麼狀況呢?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伊麗莎白·德曾(Elizabeth Dzeng)

  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副教授

  實際上沒有人“老死”,總會有其他已存在的疾病或新發疾病導致死亡。

  在我們當今社會中,提及某人“老死”是很常見的,但事實上沒有人真正地“老死”,他們終會因其他已患疾病或者新發疾病而死,“老死”是不會寫在死亡證明上的死亡原因,通常最有可能是心臟驟停所致,這與潛在的身體問題有關,例如:感染、心臟病發作或者癌症等,血栓可能進入肺部,阻止大腦為身體器官供氧,從而導致心臟停止跳動。當某人死亡時,無論是他是年輕人還是中老年人,一些疾病或者疾病過程已導致其身體機理停止工作。

  老年人疾病可能以不同方式出現,隨著年齡不斷增長,我們的身體會出現正常的衰老跡象,對疾病的免疫力和恢復力有所下降。此外,近年來出現許多年輕人死於老年性疾病——心臟病發作、肺血栓等,但是老年人群對這些疾病的反應方式可能不同。例如:感染肺炎的老年患者可能不顯示正常的疾病徵兆,他們感染肺炎的症狀可能是高血糖指數,如果他們患有癡呆症,可能僅表現出精神狀況問題——思維意識高度混亂,無法從事一些正常行為活動。當我們變老時,此類事情會發生,我們可能不會將它歸咎於潛在的疾病過程。

  人們總說“希望在睡夢中死去”,但這並不是一個特定現象:一些人在睡夢中死去可能只是在睡覺期間一種未被探測的癌症或者感染髮作,而不是在清醒時期發生的。需要注意的是,有時當人們患有嚴重疾病時,例如:充血性心力衰竭晚期或者癌症晚期,他們可能會選擇“自然死亡”,他們會放棄任何治療,放鬆自己的身體,此時會有一種釋然感覺,減輕症狀出現暫時的舒適感,而不是前往醫院接受積極治療。

  傑西卡·漢弗萊斯(Jessica Humphreys)

  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副教授,擅長安寧療護。

  值得強調的是,我曾在烏干達和印度進行大量的安寧療護工作,在工作中我對“自然死亡”產生客觀認知,實際上所謂的自然死亡會帶給患者更多痛苦。畢竟世界大多數國家沒有阿片類藥物,從某個角度講,最“自然”的死亡方式是可怕的劇痛。

  人們經常說:“我希望晚上睡覺時安然地死去……”每個人最終的死亡結果都一樣:心臟停止跳動,但這是最終的結果,當親屬填寫死亡證明時,必須填寫死亡原因,例如:心肺驟停、血栓進入肺部、診斷出癌症等。我經常訓練學生們思考:人們的死因是什麼?在此之前何種因素導致身體感染和病變?

  我是一名安寧療護醫師,我的工作是照顧病危患者,其中許多患者瀕臨死亡,我首先要做的是與患者坐在一起,談論死亡的過程,讓他們正確看待死亡。“自然死亡”這個詞對我而言意味著是一種溫和的死亡過程,人們不會意識到死亡是什麼,這一過程究竟發生了什麼,完全不必對死亡產生恐懼。

  但現實情況是人們的死亡過程很少出現“自然死亡”,現今一位健康狀況良好、沒有任何疾病的人,一夜深睡之後心臟病發作導致死亡的概率極低。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人們常說希望在睡夢中死去,但我們很少知道死者是不是在睡夢中死亡,除非我們徹底對他進行觀察記錄,他們很有可能是夜晚遭受痛苦折磨,清醒狀態下死亡。

  在美國“自然死亡”通常是這樣的:我們發現某人出現一些問題,然後試著治療他們——減輕他們的痛苦,延長其壽命,然而我們的各種嚐試以失敗告終,然後我們開始思考如何將注意力轉移至儘可能改善他們的生活,直到生命彌留之際。

  大衛·卡薩雷特(David Casarett)

  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醫學教授和安寧療護部門主管,《震驚:冒險復活剛死去的人》等書的作者。

  “衰老會讓你面臨癌症、癡呆症等各種疾病風險,而任何一種疾病都可能終結你的生命!但是這些疾病不能歸咎於人們年齡變大。”

  你想老死嗎?嗯……但你不會。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想法,確實有很多關於“老死”的傳統觀點,這是很多人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我的患者嚐試要做的。他們想滑雪者一樣,躲避一個又一個威脅生命的疾病,在心臟衰竭、前列腺癌、肺炎和當前的新冠疫情之間迂迴前行,所有患者都希望能夠平靜地“老死”。

  但事實上並沒有“老死”現象,這並不是指隨著年齡的增長,你的心跳會變得越來越慢,直到某天深夜心臟不再跳動。隨著人們年齡不斷增長,有可能患癌症、癡呆症等各種疾病,其中任何一種疾病可能終結你的生命,但是這些疾病不能歸咎於人們年齡變大。

  例如:我的祖母是在103歲死亡的,我們希望能繼承她的長壽基因。隨著祖母年齡增大,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保她仍保持著思維清晰和較好的精神狀態,她每天差不多閱讀一本書,其中包括我的小說。

  但她並不是“老死”,她的年齡和身體衰弱加大了髖部骨折的風險,接著是一次高風險手術,雖然手術很順利,但術後出現了中風。祖母死亡時103歲,最後幾年精神狀況很好,身體非常健康,但她並非死於“老死”,而是死於一系列不幸的事件,其高齡加快了這些事件的惡化趨勢。

  這就產生一個有趣的問題:你希望如何死亡?如果你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膽固醇,就不會死於心臟病,生前多吃羽衣甘藍,這樣就不會死於結腸癌,避免吸煙,就不會患有肺氣腫,那麼你將如何死亡?還有什麼死亡風險因素嗎?

  我的導師喬安妮·林恩(Joanne Lynn)博士20年前首次提出這樣的問題,但迄今我也找不到合理答案。

  如果你成功避開了世界拋給我們的導致死亡的各種疾病威脅,是否會“長生不老”呢?我祖母的故事就是該問題的一個答案,她生前保持著健康快樂的生活方式,幾乎所有關於健康的事情都做得很對,進入晚期仍保持著超乎尋常的清醒和冷靜,但這些生活方式只能讓她走得更遠,然後終將面臨因身體衰老而跌倒、中風、心臟病或者肺炎。

  我曾說過:並沒有“老死”現象,但某些人會在老年時期死亡,這是需要記得的一個區別,許多活到高齡的人都能保持精神敏銳度,大部分身體機能運行正常,直至生命最後時刻,許多人可能會在半夜睡覺時死亡,但絕大多數是保持清醒狀態,他們的死亡不會是無覺的,很可能承受無力掙紮的痛苦和折磨。當然,如果你20多歲,很可能沒有任何徵兆就會死亡,也沒有時間準備面對死亡,這可能不是你想要的方式。但如果你年過半百,並且面臨過一至兩次生命警告,那麼夜晚睡眠中安然死亡可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這可能是高齡死亡人群與普通人之間的差別,許多90多歲死亡的老者已經看淡死亡,他們一生做了該做的事情,將生後的事情都已囑咐完畢,也許他們已經迎接死亡的到來許多年。因此,以我作為一名安寧療護醫師的從業經驗來看,通常高齡者在生命彌留之際很少有掙紮,也很少嚐試在最後一刻採取激進手術或者延長療程的化療,如果“老死”有什麼意義的話,那就是看淡死亡,對人生過往說再見,將生命的最後時光過得平淡充實。

  艾倫·安德拉德(Allen Andrade)

  美國西奈山伊坎醫學院老年病學、安寧治療副教授

  “死亡是一個自然過程,通常是平靜的,依據時間和原因導致死亡,人們可能出現氣短等症狀,疼痛或者精神錯亂。”

  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建議醫生們不要使用“老死”或者“自然死亡”這樣的字眼,因為它們對醫學理論的價值有限。這些字眼被廣泛用於導致死亡的不確定事件的級聯,是無法載入死亡證明的。然而,這些術語頗受公眾歡迎,因為它們傳達了死亡不是意外或者創傷事件,而且有助於避免與死亡原因相關的敏感問題。這是因為我們都努力地保持“年輕和健康”,我們都希望避免一種使人衰弱、長期的嚴重疾病,和出生一樣,死亡是一個與強烈情感相關的“警訊事件”,通常是人們選擇迴避的話題。

  有趣的是,大多數人並不害怕死亡,而是害怕死亡的整個過程。在沒有人工生命維持設備(呼吸機等)的情況下自然死亡人群通常會有類似的死亡過程,決定死亡過程的是身體有多快停止正常運轉,死亡過程可以持續數週至數月、數天至數週、幾個小時至幾天,或者幾分鐘至幾個小時。死亡時間跨度為幾週至幾個月的通常會出現身體機能穩步下降,通常會花更多的時間坐著或者躺著,更多地依賴他人來滿足個人護理需求,死亡時間持續幾天至幾週的人會出現注意力越來越難集中,對周圍環境的認知意識減弱,對食物和水的需求也減少。在幾個小時至幾天內死亡的人通常對周圍環境沒有意識,進食困難、呼吸困難,看上去非常衰弱,就像剛完成短跑衝刺一樣,在幾分鐘至幾個小時內死亡的人會失去意識,呼吸紊亂。

  總之,死亡是一個自然過程,通常是平靜的,依據時間和原因導致死亡,人們可能出現氣短等症狀,疼痛或者精神錯亂。(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