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羅斯大選今日開鑼,國家如何走出困境或比誰是贏家更重要
2020年08月10日07:38

原標題:白俄羅斯大選今日開鑼,國家如何走出困境或比誰是贏家更重要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尚未老邁的白俄羅斯現任總統亞曆山大·盧卡申科的心情很是複雜。無論8月9日的總統大選結果怎樣,白俄羅斯仍將在逆境中蹣跚而行,其國內外的生存環境將更為艱難。

今年是64歲的盧卡申科第六次參選總統,但選舉的道路卻非一帆風順。眾所周知,白俄羅斯多年來遊走於俄羅斯和北約之間的縫隙地帶,可以說是一塊三夾板。

盧卡申科從上世紀90年代末就開始與俄羅斯探討統一兩國的可能性,近期又推出了《聯盟條約》,誓將俄白聯盟作為實現自己強國夢的夙願,但也因為批評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和俄羅斯的稅法改製與普京產生嫌隙。俄羅斯此次竟然沒有派觀察員對白俄羅斯大選進行觀摩和評論。同時,白俄羅斯與北約的關係也時好時壞,北約諸國屢次譴責明斯克打壓人權和反對派、干預媒體自由。原本希望改善與身邊兩個陣營的關係,但事與願違。

大選後的白俄羅斯將走向何方?白俄羅斯將如何解決自身的內憂外困?不妨做以下的分析預測。

白俄羅斯面臨的三個問題

第一,此次選舉鍛鍊了一批年輕的反對派(反對派基本上都是70、80後),盧卡申科繼續執政的道路將面臨重要挑戰。這次白俄羅斯大選出現了四個反盧卡申科的面孔,替夫參選的斯維特蘭娜·蒂凡諾娃,她的聯盟聲稱要創造一個全新的、誠信可靠的選舉環境來代替傳統的中央民主專政,傳統上她代表的是親俄派。另外一個叫做安娜·卡諾帕奇的親歐派女強人,她本人獲得了歐盟的大量支援,卡諾帕奇主張與歐盟一體化,拒絕和俄羅斯合併。另外一個總統候選人是起草了“白俄協定”的傳奇人物斯坦尼斯拉夫·舒什科維奇的副手謝爾蓋·切雷琴,他是候選人中的技術實力派。最後一位候選人是安德烈·德米特里耶夫,他是老牌反對派,支援進行總統選舉製度的改革。

這批年輕的反對派,有自己的政治思想,背後都有俄羅斯或西方國家的支援。他們在拉票和對抗中積累了大量的經驗。也知道合理運用自媒體的功效。他們利用白俄羅斯政府在此次抗擊新冠疫情中的不佳表現,代表著國家新生力量,提出新綱領、口號和增加國家內生活力的新方案,獲得了廣泛的民眾支援。今後反體製運動將加強,年青人將更願意活躍於政治舞台。

第二,俄白聯盟是真正的一體化嗎?白俄羅斯到底是不是俄羅斯的“附屬國”?俄羅斯聯邦金融研究所祖貝茨教授給出了答案:白俄羅斯在沒有俄羅斯的情況下可以生存,不過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即生活水平降低一半。盧卡申科和他的反對派們都明白沒有俄羅斯的援助和市場,白俄將一蹶不振,畢竟俄羅斯占白俄出口的40%和進口的60%。現在受新冠疫情影響,今年第二季度白俄羅斯GDP同比下降3.2%。2020年上半年經濟實際下降1.7%。而俄羅斯也自顧不暇,無法拉白俄羅斯一把。自身的經濟結構的劣性和相同的發展背景,使白俄羅斯短期內無法擺脫俄羅斯。

第三,白俄羅斯是繼續往東走還是輾轉西行。2020年初,新冠疫情全球暴發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快速訪問了幾個前蘇聯國家,其中就有白俄羅斯,之後立馬派遣美國駐白俄羅斯大使,恢復了與白俄羅斯的外交關係。正如盧卡申科去年底訪問奧地利時指出,“歐盟成為白俄羅斯的政治夥伴和重要的投資者”,以此拉近與西方的關係。白俄羅斯希望加大與西方的對話,換取製裁減免和抵禦來自俄羅斯的強大壓力。筆者認為西行是未來的方向,但東西兼顧,運籌帷幄才是白俄羅斯發展外交的當務之急。

大選贏家要解決的三個任務

如今白俄羅斯在困境中選出的新一任總統,將帶領這個900萬人口的東歐小國走一條怎樣的符合國情的發展道路?筆者認為,新總統首先要解決以下三個任務。

首先,進行經濟改革,特別是國有經濟的改革。白俄羅斯是以國有製為主體的混合所有製結構,國家干預與市場機製自發調節作用相結合的國民經濟管理體系。白俄羅斯又是一個出口導向型國家,其經濟極易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

白俄羅斯經濟結構單一,以工業為主,但無“強工業”。白俄羅斯經濟體製最鮮明的特點就是國有製為主體,國家主導調控經濟,帶有濃厚計劃經濟色彩。疫情使白俄羅斯經濟陷入嚴重停擺,截至7月1日白俄羅斯有 526億盧布(約合人民幣1495億元)的外債,比年初增加78億。只有對經濟機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才能引領國家新一輪發展。

其次,化解與俄羅斯的矛盾。“去俄羅斯化”成為白俄羅斯外交的重中之重。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同屬斯拉夫民族,同根同源。蘇聯解體後,白俄羅斯是保留蘇聯政治、經濟體製程度最高的國家。但由於俄羅斯居高臨下的姿態,反俄和“去俄羅斯化”勢頭最近在白俄有了明顯地提升。此次俄私人軍事公司成員在大選前夕於白俄羅斯國內被捕,以及2019年白俄羅斯信息部頒布法令,要求電視台縮減俄羅斯節目佔比,同時加大白俄羅斯語傳播,體現了“去俄羅斯化”的進程。

反俄主要是由於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和去年1月正式生效的俄羅斯石油稅改法案。該稅法法案導致俄向白俄羅斯出口的石油、天然氣價格上漲。據估算,三年內白俄羅斯因俄石油稅改將損失近45億美元,到2024年將再損失105億美元。

但是俄白雙方仍然有緩和餘地。最近美軍駐歐洲司令部已經從德國搬到了波蘭,同時在白俄羅斯北邊的北約成員國立陶宛也將部署反導系統,白俄羅斯事實上已成為了俄軍與北約對抗的最後一塊緩衝地,成為俄羅斯抗擊北約東擴的橋頭堡,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俄羅斯提供大量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讓白俄羅斯為其遮風擋雨的意圖非常明顯,顯然不可能放棄這個“兄弟屏障”。而白俄羅斯可借此討價還價,獲取更多援助。最近的調查顯示,只有6%的俄羅斯人認為俄白關繫緊張,52%的人對盧卡申科持積極態度。

最後,中國是否是白俄羅斯的一大選項。白俄羅斯總理格洛夫琴科近日提出,白俄羅斯的戰略發展將穩步而行,2020年GDP將實現零增長,2021年達到增長3.5%。最終實現2025年GDP達1000億美元(2019年為600億美元)。這個宏大的目標需要吸收更多的投資和創新項目。隨著疫情在歐洲的二次蔓延,各國無暇顧及對白俄羅斯這個彈丸小國投資。而中國是一個極為理想的合作夥伴。

中白的經濟合作始終圍繞著三個重要支柱:雙邊貿易、中方投資和中白“巨石”工業園。2018年,中歐班列過境白俄羅斯的貨運量達到33.2萬集裝箱,約占過境白俄羅斯貨運總量的90%。2018年白中雙邊貿易額達到44億美元,增長13%,創歷史新高。兩國2019年貿易有所減緩但也超過30億美元,這個數字背後有著巨大的提升空間。據白方統計顯示,中國從2010年到2018年對白俄羅斯投資只有3.68億美元,仍然有巨大的空間。

無論盧卡申科說不再將俄白兩國關係看做兄弟關係,還是把俄稱為“關鍵的外國夥伴”,俄白關係不可能像俄烏關係那樣走入絕境。雙方將圍繞各自的利益進行大小國的博弈,而西方也將為平衡俄羅斯和中國在東歐的影響力,對白俄羅斯展開更多拉攏,白俄羅斯近期內會成為各大勢力爭奪的香餑餑。

而中白的關係也不會因為一次總統的選舉而產生變化,疫情考驗了我們的真情,充分展現了中白兩國人民之間的全天候友誼,充分體現了守望相助、患難與共的真摯情誼。

(李立凡 ,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