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們也不準備討好你
2020年08月11日15:42

原標題:這一次,我們也不準備討好你

避免“誤傷”,是責任,也是善良

有一年高考前夕,兩個記者帶著一封沒有落款的舉報信,去某地瞭解考風問題。所見所聞讓人驚訝:走出考場的考生,對場外發送答案者抱怨“你是從17題給我發進來的”;一位考生的試卷直接被另一名考生搶走抄襲;考場之外,陪考家長們的熱門話題是討論如何作弊……

顯然,這是重磅新聞。高考首日,兩位記者就發回了詳盡報導。但是,並沒有當日發佈。

這麼做的理由是:高考正在進行,這種報導具有極大沖擊力,在發揮輿論監督功能的同時,會給那些清清白白的考生的帶來心理衝擊,或許,會影響部分考生的臨場發揮。

這則新聞在高考後次日刊發,旋即成為全網熱點,教育部和有關省份啟動追查。到第二年,該省為所有考場安裝了攝像頭。

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樣以“吸引眼球”為要,嚴肅媒體做新聞,經常要有一點耐心,有一點克製。

媒體的殺傷力有時很大,避免“誤傷”,是一種責任、一種善良。

“出現重大險情,對新聞工作者的最低標準是及時發稿。”

2020年的新聞,除了疫情,還有洪災。

江西九江的江洲鎮——一個四面環水的島鎮,發公開信呼籲在外的父老鄉親速回老家抗洪救災。《中國青年報》派出的記者很快到了那裡,發回報導證實“已有遊子回鄉”。

當眾多媒體轉發“江洲鎮居民全部撤離”消息時,這個記者焦急地告知報社:是分批撤離,不是全部撤離——勞動力需要留下抗洪。

也是九江,1998年,《中國青年報》的一位記者在齊膝深的洪水中,一邊行進,一邊用手機向報社口述了8段現場消息,後方編輯合成《九江段4號閘附近決堤30米》,成了九江決堤後見諸媒體的第一篇報導,獲得中國新聞獎特別獎。

一位微博用戶評價,這則簡訊完全可以當作如今的微博直播來看,“文字精煉,事實清楚,沒有一個字的廢話”。

為了這則簡訊,記者涉險上了長江大堤。那是真正的“逆行”,只不過當時記者說的是:“出現重大險情,對新聞工作者的最低標準是及時發稿。”

“我不想成為信息孤島。”

得承認,互聯網時代,這樣的操作,太“重”了。

派記者去採訪調查,人力和差旅成本不低,最後可能一無所獲。機器抓取、機器人寫作不香嗎?

或者,在高考日刊發的高考舞弊報導,豈不是更能獲得流量?

深耕受眾的感官,往往比深耕新聞更有流量。“標題黨”“震驚部”“突然宣佈專業戶”都是這樣誕生的,總歸要“恰飯”的嘛。

有沒有感覺,如今反轉新聞越來越多?缺乏紮實的調查研究,只有實時的抓取轉發,只有“網友曝”,新聞就容易反轉。

身邊一件真事:一位父親得知兒子要去一個地方出差,就上網瀏覽關於當地的信息,兩個小時後,他沒查到什麼信息,反而購買了一雙鞋。

對此,有報導為證:多家商業新聞資訊客戶端擅用新聞來包裝廣告,推廣的還是假冒偽劣產品。

算法揣摩我們的口味,製造出一個將人圍困的“信息繭房”,很強大很精準。

一項有關新聞獲取方式的調查中,眾多年輕人表示很反感碎片式閱讀,以及大數據推薦,因為這樣的“新聞”只會讓人越來越偏激,路越走越窄。把用戶按照喜好、習慣,分割成各種小塊群體會撕裂。有人說:“我不想成為信息孤島。”

我們相信:真實自有萬鈞之力

我們手機里的圖標太多了。

人生苦短,它們都在爭奪我們的時間。據說有一項調查:全球智能終端用戶,經常打開的客戶端在8個左右。看看這些程序的使用時長,會覺得頸椎隱隱作痛。

但是現在,還是要冒昧向你推薦一個圖標。

最近,中國青年報客戶端剛剛改版。在這裏,努力去做到的就是,不會誘導閱讀,只由職業新聞人來篩選和編輯有價值的信息,可靠、簡約,不偏不倚、不帶節奏。

缺點是:不討好讀者,不迎合情緒,只提供事實。

優點是:不討好讀者,不迎合情緒,只提供事實。

信息洪流兇猛,找到有價值的新聞和真正的好故事是一件不那麼容易的事。在這個信息過載、用眼過度的時代,我們希望提供一種能夠節省時間的閱讀。

問答網站上,有個提問是關於“你期待的新聞獲取方式”。答案林林總總,但是經常被提到的,是真實、深度、沒有“標題黨”,不帶節奏。對於一家傳統媒體來講,這些都是刻在基因里的。無論是在報紙還是客戶端,你都能看到這種基因的強大表現。

過去近70年里,這裏誕生過那麼多的名篇,入選過各類教科書,出現在那麼多的高考閱讀理解題和作文題里,影響過幾代人的語文,包括進入國慶70週年大型展覽里的《為了六十一個階級弟兄》,也包括許多人想起中國首枚奧運金牌就會想到的那個標題:《背了半個多世紀的“0”甩進了太平洋》。

從誕生那天起,《中國青年報》就始終以服務青年成長、推動社會進步為己任,致力於通過真實、理性的聲音,通過建設性的批評和對國家發展深沉的思考,使正氣得到弘揚、公平得到守護。因為相信,真實自有萬鈞之力。

它一直致力於發現值得一書的年輕人。這個國家每個時代最耀眼的心靈,在鋒芒初露的時候,往往會出現在中青報上。

它也在努力揭示和撫慰每個時代的痛點,凝聚共識,推動進步。它的名專欄“冰點”,曆來關注那些“‘冰’得無人理會的社會角落”,追求“新聞不止一天的生命力”。

比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中的一系列冰點報導,被同行撰文評述“集紀實敘事功能和社會反思於一體,展現出遭受疫情襲擊後中國社會的心靈創傷和精神恢復”,成為“構建集體認同的特定符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治癒集體記憶創傷的功能”。

如果從互聯網走入普通家庭開始,印刷媒體實際上已經被唱衰20多年了。1998年的最後一天,整個中國只有74.7萬台上網計算機。然後門戶網站時代到來。再然後,門戶網站也被唱衰了。

新聞的載體一直在變。竹簡曾經是新媒體,絲帛曾經是新媒體,石碑曾經是新媒體,線裝書曾經是新媒體,報紙曾經是新媒體,廣播曾經是新媒體,電視曾經是新媒體。

但是,不管怎樣變化,有一點始終不變:瀏覽只是消遣,閱讀是一種剛需。

坦率地說,做新聞客戶端,《中國青年報》是後來者,恐怕每一個版本都存在各種問題和漏洞,無論是用戶體驗還是內容形態,都有很大提升空間。用戶可以“狠狠”地給出實事求是的評分,督促它的升級。

當然,它的優勢也比較突出:背靠一傢俱有較強采編力量的新聞機構,新聞界的國家隊、輿論場的壓艙石之一。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受到新聞的影響。新聞通向人的“三觀”,對青少年來說尤其如此。一位小說家說:“封閉在課堂內的時間畢竟只占我們人生最初的十八年左右,此後的生涯都交給了新聞媒體,而後者對我們的影響超過了任何學術機構。正式教育一結束,新聞就成為我們的老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