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圈難的《穿越火線》? FPS和MOBA哪個更適合改劇?
2020年08月11日11:44

原標題:出圈難的《穿越火線》? FPS和MOBA哪個更適合改劇?

文| 趙二把刀

8月8日,老牌FPS端遊《穿越火線》在上海舉辦年度盛典,同步舉行的代表CF最高水準的CFPL總決賽中,老牌豪門AG惜敗,SV獲得冠軍。

作為一個從CS過渡到《絕地求生》的FPS玩家,讀娛君對《穿越火線》這款遊戲瞭解的並不多,但對AG戰隊中的老隊長、金槍雙修王李思楠已是“久仰”—李思楠在CF領域取得了相當好的成績,在吃雞火了以後也轉戰《絕地求生》,是相當給力的僱傭軍,在AG《穿越火線》項目遇到困境的時候,也是回到AG擔起重任。

看,每一個電競項目和電競俱樂部里,其實都是充滿了英雄色彩的選手,也會有很強的悲喜交織的強烈故事衝突。如果能夠將這些素材改編成劇集,或許更有真情實感,正在熱播的電競題材網劇《穿越火線》講述的也是一個獨闢蹊徑的電競兄弟情的故事。

電競劇為什麼出圈難?

就在CF週年慶典之前不久,由鹿晗、吳磊領銜主演的《穿越火線》電競劇上線,也是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

網劇《穿越火線》採用的是平行敘事的方法,分別講述了身處2008年和2019年的“網癮青年”肖楓和電競選手路小北通過遊戲相遇並最終實現夢想的故事。這部劇播出至今,豆瓣評分7.8,評論人數超過6萬——從豆瓣口碑到評論人數,其實都表現不錯,但仍然有很多網友似乎並沒有看到這部劇,在社交媒體似乎也沒有形成自來水式的口碑傳播,問題出在哪裡?

在社交網絡和朋友圈也會看到一些討論的聲音,方向大致是:電競沒有全民情懷、主演的以往表現以及觀眾的喜好……

第一個是觀眾的喜好。這個也是坊間內外對男頻IP劇或者男主劇難以突圍的一貫解釋,但至少這幾年,還是有不少男頻IP劇或者是男性為主的劇破圈的。當然,題材和時間節點不同,每個劇面臨的收視環境也都不一樣。

確實,相對其他題材,無論是宮鬥還是鬥小三的情感劇會受眾更廣泛,女性群體和爆款劇之間的關係也更緊密。

第二是主演的以往表現。鹿晗人氣其實還是很高、粉絲基礎也是濃厚,但在之前的影視劇里的表現來看差強人意,粉絲之外的觀眾緣也不太高,這也使得很多非粉絲或者非遊戲迷被勸退。

第三,電競沒有全民性?電競的受眾廣泛,但究竟覆蓋到什麼程度,一直以來都是需要打一個問號的。雖然動輒就是千萬乃至上億的用戶基數,大型電競賽事的觀看量也是天文數字,但電競項目之間的差異,以及電競用戶轉化為劇集觀眾的通道是否可以被打通,也都是需要被驗證的。

但無論原因是什麼,最終的結果就是《穿越火線》播的其實還不錯,但確實離爆款還有一些距離:

貓眼專業版數據,《穿越火線》開播後在“網絡劇”的熱度排名一路下滑,幾乎很少排進前10;

燈塔專業版的數據表現要好一些,但熱度也是前後被《重啟》《琉璃》《漂亮書生》等壓製……

更何況,在這個節點又碰上《三十而已》這樣的高話題、高關注度的女性劇,這對其他劇集來說,都是壓力巨大。

和其他劇相比,電競劇雖然出圈難度大,但一直以來也是被寄予厚望,畢竟,電競劇除了要收視率之外,更多的還是可以關聯到遊戲、IP的聯動,但目的的多樣化可能也是製約了電競劇的創作自由度。

讀娛君在看完第一集後下載CF手遊第一次玩就拿下超神。

電競劇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在和一位電競俱樂部的FPS項目負責人溝通的時候,他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當前的電競劇的目的其實是製約了劇集的品相的。

比如,《穿越火線》的排期和遊戲盛典的節點,肯定不是巧合的撞上,基本上還是平台的安排。說白了,就是要用這部劇給遊戲的12週年慶典獻禮,至於劇集的成本問題,更多的還是平台之間的內部消化——畢竟,從遊戲和賽事,以及製作和播出平台,都是企鵝生態的“內循環”。

細數近年來的熱門電競劇,背後借鑒的遊戲以及該項目的電競化程度也都各不相同。

2019年,大熱的電競劇《親愛的,熱愛的》,雖然被指為電競愛情劇,但熱度確實高。這部劇最初的遊戲背景是CS系列,國內的代理是完美世界,這款遊戲也被認為是CF的創意來源,兩者的相似度尤其槍械的近似度還是很高的;

同樣是2019年,《全職高手》也是相當火爆。《全職高手》的遊戲背景是更老的遊戲也就是橫版的DNF,一款用戶數更少、但更氪金的老遊戲;

另外一部熱門電競劇,《陪你到世界之巔》的遊戲背景則是MOBA類遊戲,借鑒了LOL和dota2的設定。

雖然FPS遊戲改編的劇集在目前來看在市場佔據上風,但MOBA類遊戲的電競化在國內其實更受歡迎,比如LOL就是最火的電競賽事,手遊《王者榮耀》的電競賽事也是受眾很廣泛。

反觀FPS類遊戲的電競賽事,CF的電競賽事基本上熱度不高,大主播也不多;CSGO毫無疑問是歐美佔據主流,國內處於陪玩狀態;《絕地求生》因為版號問題,只能說是江河日下,但手遊《和平精英》的電競賽事在國內也是非常熱鬧,所以,在上文中提到的,電競項目的差異非常之大,比電視劇的題材的差異要大得多……

舉個例子,很多網友是什麼電視劇都看,武俠、言情、宮鬥、刑偵和懸疑等等,作為觀眾是可以無門檻收看的;但電競項目之間的差異,比較主流的FPS和MOBA之間的鴻溝可能不是很多受眾能夠跨越的,不知道這是否會影響到電競劇的改編和受歡迎程度。

目的的多樣化,確實會製約劇集的表現。從目前來看,很多電競劇其實背負獻禮的重任的,也有聽說推廣手遊或者是試圖激活老遊戲的KPI的,在這樣的多重目的影響之下,劇組或者說主創需要考慮的事情也更多,對劇集最終呈現的效果也會出現或多或少的影響。

電競的被情感,應該是影視行業挖掘的寶藏

就在《穿越火線》熱播之際,又一部電競題材的劇集《你微笑時很美》也發佈了官宣的海報,但被很多網友diss。

《你微笑時很美》這部劇從項目曝光後就一直引發很多爭議,小說或者說影視劇對人物原型或者情節原型以及梗的使用,是合理的還是不合理的?這些或許需要更多的討論才會有個結果,但這也說明,電競是圈子文化很明顯的,梗用多了會被指抄襲和模仿,用少了會被認為不瞭解遊戲或者項目,所以,對於影視創作方來說,都是需要平衡的。

但讀娛君認為,電競劇對遊戲或者項目的還原或者是素材借鑒都是可以的,但比起所謂的梗,更值得挖掘的可能還是“電競人”身上的悲劇色彩,或者說是註定要從巔峰走到低穀的故事衝突……這點和傳統體育是一樣的,任何一個強大的電競選手最終都是要被新人取代,這個過程中人物的故事性非常強烈。

比如,前文提到的雙修王李思楠,他從CF項目到吃雞然後又回來的過程,就很有戲劇性……

但大多數影視劇的創作者其實並不太瞭解當下電競行業和電競選手,雖然能夠看到行業的榮耀和艱辛,但對人物的觀察和人性的挖掘其實都浮於表面,也就是傳統說法中的缺乏生活。

所以,無論是在電競劇的主創的採訪或者是媒體對電競劇的解讀中,最常見的電競人的名字是sky李曉峰——sky確實是標誌性的人物,他那個時代雖然並不久遠,但電競環境的變化早已經天翻地覆。

比如,被認為是某電競劇主角原型的PDD,不僅上了《吐槽大會》,曲線讓俱樂部進了頂級聯賽的同時,也因為身體原因多次入院治療;

又比如,在剛剛結束的《絕地求生》夏季聯賽中再次上演劇本殺的4AM戰隊的老闆韋神,就是從頂級的LOL選手轉型到PUBG項目,並且成為這個項目最有人氣的戰隊、不拿冠軍的熱搜常客……現實中的電競人的故事性已經很強烈,如何取材如何融入影視劇,並且將這種悲喜感拍出來,可能才是電競劇未來的方向之一吧。

但國內電競行業的特殊性對影視創作可能也存在一定的門檻,頭部的遊戲和電競項目以及影視製作和播出平台,都是“內循環”,外面的力量想進來,難啊!

最後:

對CF而言,劇和電競化其實都很難挽回人氣;就好像DNF一樣,雖然坐擁直播行業的第一大主播,但對新人的友好度太差,不氪金是一點體驗感也沒有的……那麼,傳聞中要以《王者榮耀》和《和平精英》為背景的國民度更高的手遊的電競劇會表現的更好嗎?要知道,手遊雖然受眾更廣泛、女性用戶也更多,但賽事的影響力和明星職業選手的知名度,和端遊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原創文章,轉載需註明出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