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里誇鄭成功的一段話,其實嘲笑了晚清命運
2020年08月11日11:11

原標題:《鹿鼎記》里誇鄭成功的一段話,其實嘲笑了晚清命運

原創 團隊特邀作者 朝文社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3171,閱讀時間:約8分鐘

地震高岡,一脈溪水千古秀;門朝大海,三合河水萬年流。

略偏燃向的BGM中,《鹿鼎記》緩緩登場。一時間,公子王孫,江湖草莽,一個個鮮活的人物次第走到讀者面前,帶來了一幅如史詩般壯麗的恢弘畫卷。

這其中,最令人心潮澎湃的橋段,當屬《鹿鼎記》第35章里陳近南、林興珠與韋小寶大談國姓爺收複台灣的壯舉。

當時陳近南的心腹林興珠介紹說,鄭成功收複台灣時,一開始也讓荷蘭人的火槍打的很慘,但後來陳近南從林興珠在地上打滾躲避槍彈的動作中受到了啟發,發明了讓士兵練習地堂門刀法砍馬腿的戰術,終於一舉戰勝了荷蘭兵。

熱血沸騰的故事,讀來實在讓人覺得痛快。不過,倘若這段故事的“主人公”,指揮大軍收複台灣的“老延平王”鄭成功還活著,聽到這番話後,只怕會立刻拍案大怒,把陳近南他們幾個拉下去大刑伺候外加碎碎念一句:什麼什麼什麼,還得用地堂刀來收拾荷蘭人,你當我鄭成功沒見過火槍嗎?

聽說大軍打了勝仗,國姓爺為何不喜反怒呢?《鹿鼎記》里的這一仗,究竟有何玄機呢?

一、東渡征台

《鹿鼎記》中林興珠等用地堂刀法砍馬腿之戰的原型,可以追溯到1661年鄭成功大軍東征台灣一戰。

那一年,鄭成功率領大軍,向盤踞台灣島38年的荷蘭軍發起攻擊。荷蘭軍隊仗著己方火槍厲害,用火槍戰術瘋狂射擊鄭成功大軍。

眾所周知,大航海時代,荷蘭是歐洲數一數二的軍事強國,號稱海上馬車伕。早在16世紀,荷蘭步兵就已經按照尼德蘭總督莫里茨編寫的操典進行火槍訓練。他們每150個人到200個人組成一個連隊,然後將占總人數三分之一的火槍兵排列成五到八排,第一排士兵首先進行射擊訓練,結束後退至最後一排裝彈,第二排士兵再開始同樣的射擊訓練,如此循環往複,每排士兵依次進行火槍練習。

這種火槍陣,與《鹿鼎記》中記載的一致。而荷蘭士兵精良的訓練與領先世界的火槍裝備,也著實讓鄭成功大軍苦惱了一陣子。

因為,就在東征台灣之前,鄭成功在北伐南京的戰役中吃了個大敗仗,將原本可以再來對付荷蘭人的火器幾乎損失殆盡。如此一來,如何對付荷蘭人的火槍,就成了鄭成功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但國姓爺不愧是身經百戰的大將,雖然他明知道掉進了武器裝備極其不對等的大坑裡,卻憑藉著非凡的智慧,在沒有火槍的情況下打響了收複台灣一戰。

本以為靠著火槍穩操勝券的荷蘭人,顯然沒有想到鄭成功竟敢主動進攻發起戰役。一些荷蘭官兵甚至在戰前還頗有些樂觀的想:中國人受不了火藥的氣味,只有放一排槍,打中幾個人,鄭成功大軍就會土崩瓦解。

帶著這樣天真而樂觀的想法,荷蘭貝德爾中尉帶著二百四十名火槍兵走上了戰場。他們以十二人為一排,逐漸逼近鄭成功大軍。

隨後,荷蘭人滿懷信心地放了一排槍,卻驚訝地發現鄭軍非但沒有潰敗,反而藉著弓箭掩護迅速挺近。驚慌失措的荷蘭官兵急忙再次放槍,可一連放三排槍,鄭成功大軍不僅不退,還以更加密集的箭雨,迎戰荷蘭人的火力。

正當荷蘭軍隊苦於無法擊敗面前的中國軍隊時,另一支鄭成功的軍隊已經悄悄抄襲了荷蘭人的後方,荷蘭軍隊頓時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尷尬處境。

緊接著,鄭成功的兩路大軍前後夾擊,一起對荷蘭軍隊發起進攻。一時間,荷蘭士兵死的死,傷的傷,餘者全都嚇破了膽,一些士兵甚至直接扔了槍就跑,任憑指揮官如何厲聲嗬責也充耳不聞。

這一戰,鄭成功大軍在沒有火器助攻的情況下,最終擊斃荷蘭軍兵一百一十八人。如此輝煌的戰鬥成績,離不開鄭成功多年的戰鬥經驗。那麼,鄭成功對付火槍的經驗,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

二、火器大師

說來荷蘭軍隊實在是運氣不佳,他們這次遇到的鄭成功,恰好就是一個火器製造的大行家。

明末清初,荷蘭殖民者侵擾東南沿海,與此同時,大量西方的軍火技術,也傳入我國。

先進的軍火技術促進了沿海軍工業的發展,當時福建與廣東一帶民間製造火炮的技術空前發達,帶動著那裡的鐵匠與鑄匠名聲大噪。

民間技術很快反哺官方,並給官方帶來了大量的人才輸送。如此良性循環下,我國火器製造業走向了一個繁榮時期。

先進的軍火技術也吸引了鄭成功目光。1646年,清軍攻克鄭成功的家鄉福建。鄭成功棄文習武,走上了反清之路。他在家鄉招募士兵,發展海上貿易,同時大力發展火器製造業。

鄭成功的努力沒有白費,在他的指揮下,大軍不但熟練掌握了火器技術,還能批量生產大量精良火器。

隨後,鄭成功將這些生產出來火器,用來組建了一支精銳部隊“鐵人軍”,專門對付清軍。

比如在鄭成功北伐南京的瓜州之戰中,本以為鄭成功大軍不堪一擊的清軍提督管效忠,帶著1.5萬名綠營步騎向鄭成功大軍發起衝鋒。鄭成功派出“鐵人軍”迎戰,其中前鋒部隊以長刀砍殺騎兵,後方大軍則以弓箭、銃、火炮支援。

隆隆槍炮聲中,清軍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紛紛落荒而逃。一些士兵為搶奪生路,甚至發生了嚴重的踩踏事件,事後管效忠清點部隊,發現大軍死傷慘重,就連他直屬的4000精兵,也僅剩140人了。

清王朝恨得牙癢癢,決心將打擊重點放在鄭軍的火器上,後來清軍終於靠著“詐降”扳回一城,讓鄭成功損失大量火器,以致鄭成功在收複台灣初期進展艱難。

不過,等到圍困台灣熱蘭遮城後,鄭成功便騰出手來,再次啟動了火器生產,還順便調來了重型火炮支援前線。

於是,就有了1662年鄭成功對荷蘭殖民者的總攻時,鄭軍28門重型火炮齊發的精彩一幕。據史料記載,在2小時內,鄭軍發射炮彈2500發,將城牆炸開250多個洞,最大的深達1米,幾乎把堅固的熱蘭遮城摧毀。

戰鬥進行到最後關頭時,鄭成功還派人從東南沿海運來了四十三門發射二十四磅、二十八磅甚至更重炮彈的重型火炮過來,其中每門火炮還配了三百顆炮彈,這在當時絕對是領先世界的精良武器。

在鄭成功強大的火力打擊下,荷蘭殖民者只得舉旗投降。可以說鄭成功收複台灣的偉業,乃至其後“明鄭政權”在《鹿鼎記》里的超然地位,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槍炮好。

誰曾想,鄭成功收複台灣的硝煙未散,林興珠等就宣傳起延平王的部下是靠“地堂刀”對付洋人的火槍,只怕國姓爺地下有知,棺材板就要按不住了。

三、一語成讖

國姓爺心裡默默吐槽林興珠這幫下屬好生看不起人之際,《鹿鼎記》正在用另一個關於火炮的橋段,昭示晚清的悲慘命運。

這處如預言家般的情節,就是韋小寶返京後自作聰明地和康熙說,不如用明朝的火炮打吳三桂,“轟他個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康熙聽後笑道:單買鬼子的槍炮可不行,倘若咱們跟鬼子打起仗來,他們不肯賣了,如何是好?咱們得自己造,那才不怕別人製咱們死命”。

說這話的時候,康熙一定不會想到,若干年後就在他腳下的這片土地上,爆發了第二次鴉片戰爭。

大清積貧積弱,無力抵抗列強,眼睜睜地看著英法聯軍一路打到了家門口。

這時,大學士瑞麟突然想到,當年康熙年間平定台灣時,繳獲了南明鄭成功政權十八門火炮,一直存在北京的。於是他連忙上奏朝廷,請求將鄭成功的炮拉上前線,保我大清江山。

用南明的火炮保清朝?瑞麟提出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建議,其實也是無奈之舉。誰讓清王朝這二百多年間,軍工技術不斷退步,到了瑞麟那個時代,好些康熙年間的火炮圖紙都丟光了,比來比去,好像還是鄭成功的火炮最厲害。

只可歎《鹿鼎記》中康熙想要自主造炮還言猶在耳,後世子孫就在一天天貪腐放縱下,將康熙的擔心變成了現實。這樣的大清王朝,也難怪會掉到落後挨打的大坑裡了。

歷史的風煙飄蕩百年,吹散了康熙的壯誌豪言,只留下一段段落滿灰塵的血淚過往,徒留後人歎。

參考資料:黃一農《考據與文史研究》、郭曄旻《雅克薩大捷:為1840年屈辱埋下伏筆》、逯鵬《明鄭集團火炮在中西火器交流史上的地位》、陳思《17世紀中葉荷鄭台海軍事力量對比評述》、趙雅丹《鄭成功水師與荷蘭海軍裝備、作戰方式差異之探析—以台江之戰為例》、曹凜《明末清初鄭氏武裝海商集團》

往日文章精選:

原標題:《《鹿鼎記》里誇鄭成功的一段話,鄭成功聽了要罵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