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長頸鹿手術後當月死亡 醫生撰文卻稱術後5個月情況良好
2020年08月12日07:53

原標題:南京一長頸鹿手術後當月死亡 醫生撰文卻稱術後5個月情況良好

  小長頸鹿的一條腿被同伴踩踏受傷

  在雜誌上發表的文章

  文章中寫道:“術後5個月電話隨訪,患鹿患肢恢復良好”

去年5月,南京金牛湖野生動物王國的一隻小長頸鹿遭踩踏骨折,園方曾在網絡上求助,之後由南京AMC中心動物醫院的骨科團隊進行了手術,牽動不少市民的心。近日,有網友爆料,這隻小長頸鹿最終還是不幸去世,在術後的一週左右因感染沒能挺過來。但是在今年的一期專業刊物上,一篇關於這個手術的文章中寫道:“術後5個月電話隨訪,患鹿患肢恢復良好。”引來網友質疑。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多方核實,證實接受手術的小長頸鹿確實在手術當月就已經死亡。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劉瀏

還原真相

小長頸鹿手術後沒過得了感染關

記者瞭解到,這隻去世的小長頸鹿時年2歲左右,是一隻雄性長頸鹿,由於同伴的踩踏,左後腿的蹠骨骨折。從當時的圖片可以明顯看出它的後腿變形,甚至有骨頭暴露在外,還流了不少血。由於手術難度大,園方向社會醫療組織進行求助,當時在網絡上引起不少南京市民的關心。後來,南京AMC中心動物醫院的醫療團隊攜帶設備,上門進行手術。手術後專家曾表示,手術成功,小長頸鹿已經能夠進食,能否恢復主要看抗感染治療。而此後,這隻小長頸鹿的情況則不為人所知。

今年8月10日,一位網友發文爆料:“術後真相:接骨成功,鹿卻沒了”,並表示自己上個月去了野生動物王國,詢問去年手術的長頸鹿術後狀況,工作人員表示,長頸鹿在做完接骨手術後一週左右,就因術後感染死亡了。記者隨後向金牛湖野生動物園核實,園方一位負責人沈先生向記者確認,情況屬實。“當時的情況是,如果不做手術小長頸鹿肯定活不了,做手術還能有一線生機。”沈先生介紹,由於這類大型動物的骨科手術難度大,園方做不了,才向社會求助。

“AMC中心醫院是周邊設備條件等方面比較好的醫院,所以來給小長頸鹿進行手術。”對於小長頸鹿死亡的結果,沈先生告訴記者,和醫院方面沒有在這件事上再溝通過。六合區農村農業局一位郭科長也向記者證實,去年5月曾收到過動物園方面的報備,有一頭長頸鹿死亡。“我們屬於監管單位,這方面的事情他們需要彙報,並向我們出具一份書面的說明。”

網友質疑

醫生發表的文章有弄虛作假嫌疑

該爆料網友還貼出一篇刊登在期刊《畜牧與獸醫》上的文章,署名中有為小長頸鹿做手術的劉醫生和董醫生,文中有一句結論:“術後5個月電話隨訪,患鹿患肢恢復良好。”不少網友認為,身為南京某大學在讀博士的醫生,在這一點上有弄虛作假之嫌疑,並指出,術後是否有給長頸鹿拆除固定鋼針,有沒有拍片複查,這些內容沒有出現在文中。

記者查閱到這篇文章題目為《1例長頸鹿蹠骨骨折的診斷和治療》,發表在《畜牧與獸醫》2020年第1期第52捲上。文章署名第一作者的是劉某某,另有包括董某某在內的四人共同署名。記者瞭解到,該期刊由教育部和南京某大學主辦,為行業內的核心期刊。

文章從影像學檢查、手術治療與麻醉等方面進行介紹,並附上術前和術後的照片。引起爭議的一句話出現在“術後護理及注意事項”中,其中提到“術後第2天患鹿已能暫時性踏地,術後5個月電話隨訪,患鹿患肢恢復良好。”網友認為,正是這樣一個結論給人一種手術非常成功的誤導,而既然還沒有過感染這關,能否拿出來在業內分享也存疑。

醫院表態

確有不嚴謹之處,當時救治是免費的

8月11日下午,記者來到位於河西的該動物醫院,園內宣傳欄中介紹,醫院法人代表同時是院長的董某某為南京某大學臨床獸醫學在讀博士,從事小動物臨床工作近20年,擁有海外進修履曆,對動物的骨外科和神經外科緊隨國際前沿。而劉某某同為獸醫學在讀博士,主攻骨外科、神經外科等手術,也赴海外獸醫學院進修過。

醫院出面接待的張女士告訴記者,他們在上午就關注到這個情況,也進行了核實,“我們承認有不嚴謹的地方。”張女士說,由於董院長不便接受採訪,她代為表達。“這不算是一篇論文,只是一個討論手術可行性方案的文章,只關注了自己想關注的點,後續和園方溝通上有一些問題。”

“手術本身是成功的,當時我們也向媒體表示,小長頸鹿下一道難關就是抗感染,但是這些是交由動物園的醫療團隊來做的,我們只負責手術這塊。”張女士回憶,為長頸鹿治療確實困難重重。“長頸鹿很敏感,園方的獸醫都不讓靠近,只有飼養員能夠靠近,服藥很不容易。”

張女士告訴記者,這隻小長頸鹿手術難度非常大,時間也很緊。“當時我們帶了一批設備來到現場,X光機、大型讀片機器等等,還去了十幾個醫生。這些都是免費的救助,在這方面就相當於做公益了,沒算過成本。”

她介紹,由於長頸鹿獨特的生理原因,不能全麻躺下手術,只能站著局部麻醉進行手術。園方製作了一個鋼架子固定住長頸鹿。醫院方面特地定製了6mm的克氏針用來手術,在手術過程中一方面矇住眼睛減少長頸鹿的恐慌,還在電焊的同時澆水降溫,減少痛苦。“這類手術國內少有先例,所以我們也是考慮了很多方面。”

張女士說,南京周邊一些動物遇到疑難雜症需要治療,或者野生動物需要救助,醫院基本都會免費進行幫助。“去揚州救過海豚,誤吞筷子的犀鳥之類,關於術後我們很少一個個嚴格去核實,一般沒有繼續的求助反饋過來或者壞消息傳來就好。”

雜誌回應

目前不會撤稿,還需專家論證

下午,記者致電《畜牧與獸醫》雜誌社,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文責自負,這是最基本的,作者應該也知道,我們負責的是對文章的編校和審稿。今天已經有不少人打電話來問,就我們瞭解到的情況,目前還不會對這篇文章進行撤稿。”這位工作人員說,如果能提交權威的證據,證明文章進行學術造假,雜誌社確實會撤稿。“作為行業外人士,可以提出質疑,但是這個問題是否影響文章的學術性,是否存在主觀造假,這個應由業內的專家進行論證,給出權威的意見。”

紫牛新聞記者瞭解到,質疑醫生的爆料網友與醫院曾有過糾紛,今年4月她的一隻寵物犬經治療後,醫治無效死亡。該網友告訴記者,醫院的宣傳中,包括長頸鹿的救治等案例給她營造了醫院很專業的形象,有誤導大眾的嫌疑。並且在治療中推薦的高價藥無效,導致她花費巨資也沒能挽救寵物犬的生命。醫院方面則向記者表示,在對該寵物犬的救治中己方並無過錯,更希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