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友誼被低估了嗎
2020年08月23日22:00

原標題:夜思 |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友誼被低估了嗎

小年說:

《乘風破浪的姐姐》要結束了,很多人或許有些失望,因為並沒有看到期待中的“互撕”鏡頭,反而被女性之間的相互扶持、激勵感動。

有作家說,女性之間的友誼,是源於她們共同的命運。互相欣賞,更愛自己。

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友誼被低估了嗎

來源:看見心理 | ID:kanjianxinli1

文 | 陳沉沉

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話說,“為什麼《乘風破浪姐姐》越來越難看,我還是每期都爆哭?”

就在前天,第五次公演,幾乎看哭了編輯部的所有小姐姐,在網絡上也引起了熱烈的討論。

不知不覺中,《乘風破浪姐姐》已經來到了尾聲。

兩個月前,節目剛播出時,網友最期待的,還是看這30個人「互撕」。

但回顧《浪姐》,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女性之間那種聯合的力量,和惺惺相惜的「友誼」。

例如:

萬茜對崩潰的海陸說:女性是可以幫助女性的。

阿朵對失去信心的袁詠琳說:這是你的功課。

寧靜對鄭希怡說:他們覺得你不好,是因為不瞭解你。

伊能靜表白張雨綺:你是能保護女人的女人!

而張雨綺回她說:你讓我敬佩,眼前的你很可貴。

之所以《浪姐》能讓眾多觀眾“爆哭”,或許是因為她們的互動時的相互鼓勵和支撐,以及表演時的情緒表達,讓女性感受到一種靈魂的共振——

它增強了我們對女性這個身份的自我認同感。

西蒙·波伏娃說:

男人之間的友誼,是建立在個人的觀點和興趣上;

而女性之間的友誼,則是源於她們共同的命運。

女性友誼5大心理功能

女性友誼,是怎樣的存在呢?

在一本心理書中,作者闡述,女孩之間的友誼,意味著兩方面:

一方面是連接「過去」——即跟母親的聯繫。

女孩最早的友誼,是試圖重建女孩與她們母親之間曾有的那種無比和諧和親密的經驗。

小女孩之間牽手,穿同樣的衣服,做同樣的動作等等,都是在驗證他們的親密,這實際上是在重建和延續與母親那種親密互動。

另一方面,許多心理學家認為:女性友誼是為「未來」與他人建立任何關係打下基礎的。

許多心理學家將閨蜜這種行為看作是為之後的愛情而練習,好像女孩之間的感情是未來戀愛的影子。

女孩之間友誼的動力,是所有關係的動力學。

如果說在孩童時期,女孩在友誼里學習關係的複雜;

那麼成熟時期的女性,在這份複雜的情感中,發展出了更深層的情感。

友誼,對女性來說,有以下5個好處:

1)女性友誼有益身體和心理健康

“親密的關係,作為一種預防性措施,一種對於免疫系統的支持,能夠降低疾病對人的威脅,無論是頭痛腦熱還是心臟疾病以及各種嚴重的身體失調等。”(中國婦女報,2008)

美國心理學家開瑞·米勒博士在調查報告中公佈:

87%的已婚女人和 95%的單身女人認為:

與閨蜜傾心交談,是最好的解壓方式。

她們說:同性朋友之間的情誼是生命中最快樂、最滿足的部分。

這種情感關係也是最深刻的,為她們帶來一種無形的支持力,就像空氣般可靠。

她鼓勵女性把同性友誼列入各項事情的首位。

Dana Jack(1991)發現:

友誼在幫助女性戰勝抑鬱中起到重要作用。

我們的一位編輯,就曾分享過閨蜜帶給她的一次“抑鬱情緒的急救”。

今年春節,因為疫情的衝擊,所有人閉門在家,我們團隊在年三十悄悄恢復了線上工作:做心理援助。

幾乎參與的每個同事都承受了雙重壓力:

一方面是沉浸於疫情新聞導致的代替創傷;

另一方面是工作壓力帶來的心理負擔。

而她同時還經曆著至親的死亡,那幾天她暫停了工作,尋求線上的心理諮詢,緩和了抑鬱情緒……

但最終讓她感覺到徹底放鬆的,是一次跟女性好友的通話。

在那通電話裡,兩人整整聊了三個小時,大多是關於此時此刻的感受,以及一些日常的八卦。

她這樣形容那通電話:“聊完嘴巴像撐了一個衣架,不自覺地笑,當天晚上終於安心地睡了個好覺。”

在跟好友通話時,多數時候都是她訴說,好友在傾聽——

“嗯嗯你說”

“沒事,我在”

諸如此類的回應,給了她一種“我會包容你的一切”的安穩可靠的感覺。

2)確認自我

“女性朋友的凝視就是「一面鏡子」,

她希望從中看到對她肯定和安全的鏡像。”

女孩從小就是在與同性朋友的交流分享中,確認自己行為和思考的合理性。

當女性向好友說出自己的獨特的秘密和體驗時,對方點頭激動地說出:

“對,我也一樣”

“我也有過!”

這樣的肯定,能讓女性覺得自己是正常的,沒有瘋;

其次也減少了女性的「自我指責」和「羞恥感」。

同樣的,你也能從對方身上,來理解你的情感和生活。

3)終生好友,是你的生命記錄者

“男人總是來了又走,孩子只知道我在他們出生後的事情,只有阿莉莎,是我生命的記錄,我對她來說也是”——多蘿西

“我們已經20多年感情了,我說一個詞,她就能理解我經曆了什麼,不用過多解釋。”,同事劉星雨跟我提起她20年的好友時這麼說,“這是無論誰都不能代替的,即使是伴侶也無法做到”。

這樣有默契的關係,會給女性帶來一種充分的存在感。

一個終生的好友,就像你的生命記錄者,你們記錄彼此的重要事件和品行喜好。

4)彌補缺失的母愛

在浪姐節目里,萬茜作為團隊中的leader,幾乎所有隊友對她的評價都是——她很會照顧人。

她對金晨說了一句“我給你帶湯過來喝”,讓金晨脫口而出——“你好像媽媽啊。”

隨後金晨、黃齡和萬茜三人用親昵的肢體動作擁抱成一團,繼而是整個萬茜組疊起了羅漢。

女性之間的親密與依戀,讓人聯想到女孩們與媽媽;

她們那種「細膩」和「照顧者」的特性,也能夠在互動中,讓對方體會到母親的溫暖;

你很難在男性友誼中看到這樣親密的一幕。

5)學習人際關係的複雜

在書中,作者強調:“友誼是女性「學習人際關係的快樂與痛苦」的場所”。

女性友誼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壞,但也不是只有美好。

女性之間存在的微妙感,也包含了具備破壞性的一面——例如嫉妒、背叛、拋棄、爭奪。

但正如作者所強調的,這些友誼中存在的痛苦,是所有人際關係里最真實的一部分,是女性們需要經曆和從中學習的。

當我們能直面這些複雜,友誼不是變得脆弱,而是更加堅固;

這也為女性日後去面對日益複雜的世界,積攢經驗。

成熟的友誼

多了安全感,少了敵意

年輕時候的同性友誼,大多會受困於“嫉妒情緒”之中。

這是同性競爭的本能以及文化對女性情誼的塑造使然。

但到了中年,女性的友誼開始轉折。

特里和朱塞林在書中提及:

很多中年受訪者提及同性友誼時,都說到了一個詞:解脫。

受訪者說:

“現在我可以開始和她們交談,而不去想她們會認為自己更優秀。”

“不再受自我懷疑和嫉妒的束縛。”

“不再需要向朋友隱藏自己糟糕、淩亂的一面。”

成熟的友誼,多了安全感,少了敵意。

到這裏,筆者想想分享兩個同事很棒的經曆。

我曾經是無法替我的閨蜜開心的。

說起來是有些黑暗,但現在明白了,是自己不夠自信,什麼都要比。

可隨著成長才明白,正因為閨蜜的不同,她在某個方面跟你不一樣,比你強,你才覺得這個人有趣,你們的關係才有了驚喜。

@劉星雨

同齡好友聽到我有很好的發展時,她的反應不是羨慕,而是發自內心替我開心——

“你有那麼棒的支持和發展空間,意味著我和你這段關係,也會變得更有力量。”

我們好像一直是這樣。

誰更有能量的時候,誰就去做那個支持者。

@五花鹿

曾幾何時,我們會害怕最親近的閨蜜,會突然超越你,碾壓你,讓你感到自卑。

但進入更加成熟的人生階段,我們理解了人生的起起伏伏,認識到人各自有自己的局限和不完美之後……便能夠對“優秀”和“對比”中解脫出來。

你不再害怕展露自己的不完美,

也對對方的不完美多了包容和接納。

經常聽到一句話叫:

“我希望你好,但我不希望你比我好”。

這句話也很想女性之間的微妙的情感——比較。

但是,在“你比我好”和“我比你好”之間,存在第三條路,叫——

“你有你的好,我有我的好”。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生,也不存在絕對的標準能夠去衡量你過得好不好,有的只是不同的選擇。

欣賞同性,讓你更愛自己

到這裏,本文進入尾聲,我們談論女性友誼的意義,其實是想讓女性認識到兩件事:

第一,成長過程中,或許我們在同性友誼里感受到傷害,但可能也遺忘了她們對我們的重要性。

這些重要性包括了姐妹給我們的「支持」,還包含了我們從姐妹關係中的「破壞」學習到的去面對世界的能力。

第二,當我們能發自內心地欣賞女性,我們也能夠更好地欣賞自己。

就如同《乘風破浪的姐姐》給了女性一個空間,去體會到一種叫“女人真美好”的感覺。

我們在欣賞她們的同時,也增加了自我認同和自我接納。

當我們能從容地欣賞到另一個同性的美的時候,我們也能更從容地應對身邊各類複雜的關係。

你說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