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開閘泄水的十年
2020年08月30日12:46

  來源:創業邦

  作者丨獅刀

  編輯丨雨喬

  圖片來源丨小米

  2020年8月23日,雷軍在微博發了這樣一段文字:

  “今天的小米,要想躺著過去的業績上過日子,毫不疑問,完全不可能。要想繼續不管不顧、猛衝猛打、粗放成長,這條路也走不通。這就是我們今天面臨的複雜局面。要想破局,我們還是需要拿出‘重新創業’的熱情,豁出去幹!”

  51歲的雷軍,連同10歲的小米,在經曆了高潮迭起的輝煌時刻之後,漸漸迎來了自己的退潮期。五十知天命的雷軍似乎並不認“天命”,反而要拿出“重新創業”的熱情“豁出去幹”。

  不信天道酬勤,提倡順勢而為的雷軍,10年前借了中國製造業發展的勢,借了消費升級的勢,借了互聯網發展的勢。10年後的雷軍,想要“重新創業”,這次他會順什麼勢呢?

  《一往無前》這本書詳細闡述了雷軍在中國製造業風起雲湧的大潮中,是如何用十年時間一手打造小米帝國。今天我們把這本書分成蓄水、開閘、平穩、改革和下一個十年這五個部分,講述小米從瘋狂崛起到瓶頸之困,再到突破上揚的反轉曆程。

  書名取為《一往無前》,或許正如老版《西遊記》主題曲歌詞唱的那樣,“一片赤誠,一往無前,不到靈山,不回不還”。

  在這部由小米200多位員工口述、作家範海濤整理的自傳里,我們將看到一個更為完整的、嶄新的小米。

  蓄水:順勢而為

  用“開閘泄水”來形容小米發展的這10年似乎十分合適。

  無論是漫長的蓄水過程、開閘後大江奔騰的高光時刻,還是步入低潮、漸趨柔和的平穩狀態,對應小米發展的若幹個標誌性節點,都顯得那麼妥帖。

  “風口浪尖上,豬都能飛起來”。

  20世紀末,確實是風口浪尖的年代,不過雷軍並不是那隻任由風吹的“豬”,也不是摸著石頭爬山的那個人,而是到達山頂踢石頭下山,改變風向的那個人。

  小米的創立有跡可循,如果不是小米,也會有大米、紅米、黑米。2007年,隨著3G時代到來和IPhone問世,Android系統的權重陡然上升,UC瀏覽器出現,這彷彿都在暗示智能手機時代即將到來。

  而這些信號,都被雷軍趕上,並捕捉到了。他提出的鐵人三項“硬件+軟件+互聯網”,不是天才式的空想,而是實幹者的總結。早前,三個項目中雷軍自己親身試水了兩項。

  雷軍本科就是計算機系,手機狂熱發燒友。

  他畢業後進入金山公司,寫過程式,拆過零件,推廣過WPS,開發過UC Web手機瀏覽器。隨後他對標亞馬遜,創立卓越網,又轉戰網遊,成為天使投資人。雷軍是互聯網新時代的實施者、助推者、操盤者。

  他非常敏銳地看到,未來十年,是互聯網的十年。

  2009年,雷軍下定決心做手機,2010年,他創辦了小米。

  這時,雷軍腦中的鐵人三項計劃已成清晰的模式。早期的創始人都是被這個模式打動,計劃要“干場大的”。兩位元老級創始人,林斌和黎萬強,一個是業務往來的熟人,Google核心技術總監,一個是金山老部下。

  其他的創始人,如黃江吉、周光平、洪鋒等都是團隊熟人介紹來的,絕大部分人來自金山、微軟和Google的一流工程師。

  沒有供應商,連一枚螺絲釘都沒有商家願意提供,雷軍親自下場去一線約談。沒有生產線,劉德開始跨界學習逐個拜訪。沒有液晶屏,雷軍一行三人去日本Sharp,當時正逢日本核泄漏。

  多年後,雷軍談起此事哈哈大笑,他說:“整個飛機上只有我們三個人”。

  開閘:大江奔流

  2011年8月16日,北京798藝術中心。

  當1999元的價格伴隨著隕石降落的音效出現在PPT大屏幕時,全場沸騰,掌聲和尖叫聲持續了將近半分鐘。這場小米1代手機的發佈會上,雷軍用78分鐘詳細介紹了小米的商業模式和手機配置。

  雙核1.5G手機,4英吋屏幕,800萬像素鏡頭,通話時間900分鐘,待機時間450小時。互聯網模式開發的手機操作系統MIUI,百變鎖屏,千變主題。比肩Apple的配置,價格只要一半。

  從小米1代研發時,雷軍就堅持用高配置、高性價比的手機秒殺市場。

  此前,雷軍和團隊在論壇上蟄伏了三年之多,將產品性能、外觀等設計因素全權交給用戶來定義。論壇中的手機發燒友會對手機的某些功能、元素提出個人建議,小米團隊據此進行修改升級,真正實現了手機研發與用戶群體“面對面”地交流。

  2008年8月,MIUI第一版發佈時,論壇上已經彙集了100個頂尖手機玩家,這成了小米的核心用戶。為了表達對這100名核心用戶的感謝,設計師甚至把他們的名字寫到了開機畫面上,MIUI團隊還為這個開機畫面起了一個特別的名字,“感謝,勇敢的上帝。”

  正是這樣的口碑營銷,使得小米1代在面世前,就已經有了50萬論壇潛在用戶,30萬活躍用戶,所以第一次發佈會就賣了40萬台。

  這是小米成長壯大的標誌性事件。自此,小米一路開掛,所向披靡。

  2012年4月6日,小米公司成立兩週年。當天,10萬台合約機在6分05秒內一搶而空。

  2013年7月31日,小米正式殺入千元智能手機市場,紅米手機上市定價799元,900萬用戶通過QQ空間進行購買預約。

  2014年,小米登頂封神。

  這一年,小米成為中國最大的智能手機廠商,衝到了市場份額中國第一、全球第三的位置,市場估值達到了450億美元。

  也是在這一年,華為Mate系列扶搖直上,普通機型大搞“千縣計劃”,OPPO和VIVO線下地毯式開設門店,阿里入股銀泰百貨。

  這些彷彿都發出了一個信號:中國商業接下來會進入到線上、線下相互融合的階段。單純線上市場已趨於飽和,互聯網流量紅利正逐漸減少。

  而此時,小米線下店舖僅有負責售後維修的“小米之家”。

  平穩:走向低潮

  古人云:物極必反。

  伴隨著紛至遝來的鮮花、掌聲,一些隱患和危機也在舉杯慶祝中慢慢滋生出來。

  在小米巔峰時期的2014年,管理層曾做出一個決策,放棄來自軟銀的70億注資。原因是小米不缺錢,沒必要讓出股份來融資。直到一個月後,雷軍才意識到,小米實際的資產實力遠不及市場估量的那樣樂觀。

  隨後,小米開始走向低潮期。

  供應商支援力度不夠,一些產品在宣傳和問世之間存在時間差,導致熱度降低,銷量不足;海外印度市場50萬部庫存滯銷,10億成本貶值;雙十一銷量無增長突破,和以往“想怎麼玩怎麼玩”的狀況相比,這次小米通過給用戶發放50萬代金券才勉強拿下了銷售第一;企業內部管理層紊亂遭工程師當面質問。

  組織架構內部的混亂帶來的產品疲軟,似乎有跡可循。

  小米公司小而精的組織結構,在創業初期是一支攻無不克的利箭,體量小,運轉快,指哪兒打哪兒,猛衝猛打、粗放成長,是小米創業前期的功臣。但到了後期,450億的市場估值讓這個公司底盤體量變大,以往的管理模式成了小米繼續衝刺的阻礙。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在小米創業初期,公司一直採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一度被人稱為完美的“烏托邦”。雷軍還曾解釋道,“扁平化是基於小米相信,優秀的人本身就有很強的自驅力和自我管理能力,我們的員工都有想做最好的東西的衝動,公司有這樣的產品信仰,管理就變得簡單了。”

  據說,辦公室曾經有一個打卡機,買回來後從來沒用過,全憑大家自覺。

  然而到了2014年,“小米的巨大成功讓所有人都膨脹了,包括我。”雷軍說道。

  項目組整體割裂嚴重,溝通嚴重不足,有些組到了“狂傲不可理喻”的程度。小體量的創業團隊,在面對450億的巨大底盤時,似乎有些帶不動了。

  雷軍發現,小米竟然是在組織結構如此脆弱和人力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去打仗的。

  改革:知恥而後勇

  2016年,是小米發展史上最低潮的一年,也是小米發展態勢的轉折之年。

  雷軍曾說,知恥而後勇。這一年,雷軍親自接管手機部門,調整內部組織架構,儘量彌補上一輪融資的錯誤決定,帶領小米重新出發。

  在組織架構上,雷軍將以往各自分離的項目組重新組合,設立產品部和項目管理部,成立核心器件部門;同時進行民主選舉幹部,由雷軍親自培訓。

  在產品生產上,雷軍帶領團隊優化全部供應鏈,理清真實成本,調整採購價格。供應商給小米的螺絲釘定價是其他企業的五倍,降!說明書成本貴,設計不人性化,改!

  與此同時,雷軍正式進軍線下,建設“小米之家”。僅一年時間,“小米之家”就在全國開了50家店面,正式邁入線上、線下雙戰場。到2016年底,小米實現線上銷售76%、線下銷售24%的渠道佔比。

  一戰封神,又被打得倒退,再次出發的小米又迎來了曙光。

  紅米的極致性價比在印度市場勢如破竹,趕上了印度電商第一波騰飛的紅利;小米生態鏈穩步向前,智能家居、小米手環、電飯煲、插線板,幾十家企業上百個產品孵化成功,銷售額破百億;不計成本研發出世界上第一款全面屏手機,顯示屏面積占90%,像一整塊玻璃。

  2016年,雷軍憑藉全面屏黑科技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有媒體報導,說這是“品牌再造,回歸初心”。其後,AlohaGo四勝圍棋選手李世石,人工智能大數據時代到來。小米再次緊跟潮流,推出小愛同學智能音響,直擊AloT。

  2018年,小米在港交所正式上市,上市估值539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雷軍和董明珠的賭約也在這一年落下帷幕。

  2013年12月12日,小米的雷軍和格力的董明珠在一檔頒獎盛典上結了一個賭約,如果小米5年之內銷售額能超過格力,那麼格力就要輸給小米10億元作為賭注。

  最終,雷軍雖輸了賭約,卻讓全國消費者看到了小米的突起之勢。五年之內,小米的市值從200多億漲到了1749億,互聯網收入同比增長61%,生態佈局慢慢完成閉環。

  2019年,小米成為最年輕的世界500強公司。

  小米:下一個十年

  屬於智能手機的黃金十年已經過去,下一個十年是悄然而至的5G+AIoT時代。

  雷軍曾說,自己不信天道酬勤,更相信“順勢而為”。

  剛畢業的那幾年,雷軍進入金山公司,也曾擔任職業經理人努力奮鬥過,但沒能改變WPS被微軟打敗,卓越網不盈利被賣的事實,這些都令他十分“挫敗”。

  那時雷軍意識到,成功者是歷史與環境的產物,是機遇和經驗的積累,創業者要對未來趨勢有精準把握,要時刻走在風口浪尖上,他為自己沒能抓住互聯網時代的機遇而深深懊惱。

  好在,雷軍迅速捕捉到了IPhone智能手機問世發出的風口信號,看到了智能手機的廣闊市場,也看到了中國山寨機橫行之下,代工式的製造業現狀。

  2010年,當雷軍重新選擇創業時,他擁有的,不僅僅是得天獨厚的機遇,還有從業十餘年帶來的商業判斷能力,操盤卓越網帶來的互聯網運營能力和管理能力,以及作為天使投資人帶來的廣闊人脈。這對於小米創立前期的研發、運營、融資都是宿命式的蓄力。

  如果仔細研究你會發現,當前的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等,其創始人都是70後或80後。在2005年中國互聯網風口打開之時,他們都已到了而立之年,有了一定的知識累積和戰鬥經驗。既有發現機遇的眼光,也有把握機遇的魄力。

  小米的商業模式與戰略前瞻性已經得到了認可。隨著5G元年的到來,智能手機線下零售渠道將由大型購物中心取代通信一條街的狀況,這正是小米深耕四年的長板戰線。

  2019年起,小米積極加速4G手機的庫存清理速度,加大5G手機的研發投資力度。同年底,小米第一家智能工廠開始首批手機的生產,小米有望批量化進軍AI時代。

  對於這個年輕的企業來說,新的時代,或許才剛剛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