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主演患結腸癌去世……早期篩查是否能帶走癌症?
2020年08月30日10:59

  來源:果殼  

  北京時間8月29日上午,漫威電影《黑豹》主演查德維克·博斯曼與結腸癌鬥爭4年後,在家中去世, 而三個月後就是他的44歲生日。

  博斯曼在2016年被診斷為III期結腸癌。這令人們在惋惜他英年早逝之餘,不禁有一絲悵然:結直腸癌是最容易在早期被篩查出的癌症之一,早期結直腸癌的治療也相對簡單;如果發現得更早一點,博斯曼的生命是否可以再延長?其他癌症,是否也可以憑藉早期篩查發現呢?

  癌症早期篩查是近年來理論上最有前景、進展最快的領域之一,然而,它並非無所不能的神術,仍是有很多缺陷的、發展中的技術。即使同被冠以“癌”的名號,不同癌症的差異卻非常大,癌症篩查也不能只劃一根標準線。

  在今天的推送里,我們會為你介紹癌症篩查的本質、類型、適用範圍以及缺陷,為你是否要進行篩查提供儘可能客觀的參考信息。

  癌症篩查,防微杜漸

  美國疾控中心將癌症篩查定義為“在尚無症狀時,檢查身體是否有癌症存在”。

  “無症狀”不代表“無癌症”,因為癌症不像食物中毒,三五個小時就能鬧得天翻地覆。除了一小部分急性腫瘤會迅猛生長引人注目,大多數腫瘤都善於不動聲色地悶著壞,直徑僅僅一兩釐米的腫瘤,在體內或許已經潛伏了好幾年。

  在腫瘤韜光養晦期間,如果沒有長在神經或者血管附近,它也並不怎麼挑事兒。而等到患者有不適感,要去看醫生拍片子的時候,腫瘤常常都已經大到影響正常生理機能,才會引發症狀了。

圖丨pixabay
圖丨pixabay

  癌症篩查,就是在“腫瘤萌芽了”和“腫瘤搞事兒了”這段窗口期之間的檢查。

  結果發現沒腫瘤當然最好;如果發現腫瘤,也可以欺負它身量尚小,採取一些醫療手段爭取把它消滅乾淨——早期和晚期癌症的治療難易度以及相應的存活率大不一樣,比如結腸癌,據美國2006年—2012年的統計結果,局部(local)結腸癌的五年相對存活率是90%以上,而區域性(regional)的則會降到70%左右,發展成轉移性(distant)後存活率更是只有10%上下[2]。

  癌症篩查,就是防微杜漸,希望將腫瘤截殺在早期,提高患者存活率。

  現在主要採用的癌症篩查手段,有常規體格檢查(比如用觸摸的方法去尋找乳腺癌和睾丸癌的腫塊)、實驗室取樣化驗(檢查血液、糞便或者其他體液,尋找腫瘤標誌物),以及對組織做儀器成像(各種CT、X光、MRI)等等。

  可篩之癌寥寥無幾

  結腸癌是其中之一

  美國疾控中心參照美國預防服務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簡稱USPSTF)的報告,給出的建議是:對於乳腺癌、宮頸癌、結直腸癌,以及肺癌,某些年齡段和人群值得進行篩查,某些癌症則不一定,比如前列腺癌、卵巢癌等。

  以下幾種癌症,在早期發現時進行治療,都有較好的預後。目前來說,也只有這幾種值得篩查。

  結直腸癌:某些年齡段非常推薦篩查

  結直腸癌的結腸鏡檢測則不分性別,它採用前端有鏡頭的軟管探入腸道,讓醫生能直觀地觀察腸道內部,如果發現息肉和異常組織,可以直接就切除掉。這幾十年來結直腸癌死亡率下降了40%多,很多人都覺得跟早期篩查有一定關係(也可能和治療手段進步、人們生活方式改變有關)。

  USPSTF推薦50-75歲的人不論性別,每十年做一次結腸鏡檢測,推薦級別是A;超過75歲的人,因為考慮到做腸鏡也有一定手術風險,推薦級別是C。如果有結直腸癌家族史等,則應更早、更積極地檢測。

  腸鏡不是唯一的結直腸癌篩查手段,還有糞便潛血檢測、鋇餐造影、糞便DNA檢測等多種檢測手段,多是三五年做一次,可以由醫生和患者酌情採用,相輔相成地起效。

結腸鏡檢查示意圖
結腸鏡檢查示意圖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中國結直腸癌診療規範 (2020年版)》:

  根據廣州、上海、天津、北京對全市 50 歲以上及高危人群的結直腸癌篩查,結果顯示結直腸癌發病率持續升高,通過篩查提高了早診率,降低了病死率。主要方法包括根據年齡、家族史、糞便潛血檢查等篩選出高風險人群,繼而進行內鏡篩查。

  2018年《中國結直腸腫瘤早診篩查專家共識》的推薦篩查人群為40-75歲一般人群,以城市人群為優先對象(城市地區的發病率明顯高於農村地區)。

  乳腺癌:某些年齡段推薦篩查

  據報導,由於早期檢測的普及化,美國女性乳腺癌患者的死亡率從1989年的高峰到2014年間降低了38%——按美國人口基數算,這表示有接近30萬名女性的生命要感謝乳腺癌篩查[3]。

  但就算如此,乳腺癌篩查也不能一概而論。

  USPSTF推薦的篩查是乳房造影術,即用低劑量的X光照射處於擠壓狀態的乳房,檢測腫塊。對於50-74歲的女性,兩年做一次造影的推薦級別為B,即比較推薦,不過推薦級別略遜於非常推薦的A級。

  年輕一些的,40-49歲的女性,情況就很複雜,推薦級別為C,要醫生和患者酌情而定。因為對於年輕女性來說,假陽性(也就是沒有腫瘤誤報成有腫瘤)的情況要比年長女性多,大概有十分之一的異常結果最終都是虛驚一場。如果誤報,不但會造成心理負擔,還可能會導致過度治療,反而得不償失。

  所以有家族病史的,或者測序發現自己攜帶易感基因的人,可以跟醫生商量後決定要不要每兩年篩查一次。對於這些人群,或許還要加上MRI,在更年輕的時候(30歲以後)就開始保持警惕。

乳房造影術拯救了很多生命,但並不是每個年齡段的女性都推薦做這項篩查丨Wikipedia,上傳者BruceBlaus
乳房造影術拯救了很多生命,但並不是每個年齡段的女性都推薦做這項篩查丨Wikipedia,上傳者BruceBlaus

  宮頸癌:某些年齡段非常推薦篩查

  對於宮頸癌,USPSTF推薦21—65歲的女性保持三年一次的宮頸刮片(巴氏塗片),級別為A,還可以做人乳頭瘤病毒(HPV)的檢測,HPV跟宮頸癌有很強的正相關性。現在已經有HPV疫苗,有條件的適齡女性可以考慮接種。

  而對於21歲以下或者65歲以上的女性,以及那些接受過子宮切除術的女性,則是D級,不推薦。

  肺癌:某些人群推薦篩查

  肺癌的一大誘因是吸煙,在美國,80%由肺癌導致的死亡都可歸罪於吸煙史[3]。如果發現和治療得早,可以收到較好的治療效果。

  USPSTF推薦55—80歲有重度吸煙史(每天1包煙、菸齡20年,或每天兩包煙、菸齡10年)、現在還在吸煙/戒菸不超過15年的人群,每年做一次螺旋CT檢查,推薦等級為B。

  其他癌症不推薦篩查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1,目前使用的腫瘤標記物特異性不夠,如果在分辨正常組織、良性腫瘤和惡性腫瘤的時候,用來確認腫瘤存在與否的標記物的精確度達不到可接受的級別,那麼檢查結果就沒有太大的參考價值;

  2,有的篩查手段可能造成假陰性(有癌沒查到)或者假陽性(沒癌查到假的癌),弊大於利;

  3,某些腫瘤生長緩慢,而且通常發生在高齡人群中,查到後若採用侵入性治療,給患者造成的負擔或許會超過放任不管的潛在危害;

  4,就算查出來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去解決的那種,那麼查不查也沒差別。

  基因測癌靠譜嗎?

  需要說明的是,美國也有其他機構給出對於癌症篩查的建議,比如美國癌症學會(ACS),它注重的是癌症,USPSTF則是對各種疾病都有涉獵,二者對於癌症篩查的建議並不完全一致,也很難說誰比誰更可信。只不過,由於USPSTF認定為A和B級別的篩查費用有醫保賠付,所以他們的建議成為了大多數美國人的篩查指南。中國的情況和美國也有不同,具體做法還要聽從醫生建議。

  那經常被提及的基因測癌是否可行呢?

  很多人信奉安吉麗娜·祖莉的經曆,她因為有乳腺癌家族史而進行基因組測序,發現自己有較高幾率患乳腺癌,因此切除乳腺以絕後患。

安吉麗娜•祖莉的做法曾帶動了一股篩查乳腺癌的熱潮
安吉麗娜•祖莉的做法曾帶動了一股篩查乳腺癌的熱潮

  事實上,現階段的基因檢測還很初步,受限於遺傳學對人體基因組的理解,並不能通過提取幾個口腔上皮細胞DNA就預告你一生的故事。這種檢測目前只對寥寥可數的幾種疾病有指導意義,而且能給出的也是“會不會患癌”的幾率,並不能告訴你現在“有沒有患癌”。

  因此,多年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對基因測序的態度也是搖擺不定——商業化的基因測序公司“23&me”最初可以向顧客提供由基因組測序結果推導出的患病幾率信息,後來被FDA禁止了,只許他們給顧客繪製家族譜系,到了去年,FDA又允許他們給出疾病信息了,不過仍限於阿爾茨海默、帕金森等等跟基因組關係明確的疾病。

  與癌症治療一樣,普遍意義上的癌症早期檢測仍是醫學難題,甚至癌症發病原因也未完全被人類瞭解,因此癌症篩查的有效性、適用度還有待發展,篩查並非多多益善。

  對於癌症,好在還有一些信息是明確的,比如遠離菸草、酒精、檳榔等明確致癌物,一旦發現癌症病情,積極配合治療。現代醫學誕生數百年來,曾奪取無數人性命的疾病慢慢被攻克,今日的絕症或許也會很快被攻克,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們也不會停止保護健康的努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