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歲教授寫下“封刀信”:青春無悔
2020年09月03日07:53

原標題:69歲教授寫下“封刀信”:青春無悔

  手術中的廖革望醫生(右)

  廖革望醫生的“封刀信”

近日,年近七旬的湖南省腫瘤醫院退休教授廖革望應患者家屬請求,又走進了手術室,完成了最後一台手術。手術結束已是深夜,他隨手寫下一封“封刀信”,信中寫給科室成員的一句“當你老去,離開手術室的時候,覺得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青春無悔”讓許多人淚目。

廖革望醫生是湖南省腫瘤醫院婦瘤科唯一一位男醫生,行醫41年,做了10000多台手術,他說,“我年紀大了,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成長起來了,這應該是我最後一台手術。對手術台,我很珍惜,也很不捨。”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冰晶 受訪者供圖

“封刀信”

退休醫生應邀重回手術室

術後留信:“青春無悔”

聯繫到廖革望醫生時,他剛忙完手頭上的工作。

今年69歲的廖革望教授,是湖南省腫瘤醫院婦瘤科的婦瘤科大科主任。他三年前已經辦理了退休手續,雖被返聘,可他每週只看兩天門診,不做手術已經10個月了。“因為自己年紀大了,也退休了,本來不打算再做手術了。”

廖醫生說,之所以做這一次的手術,是因為那位從東北過來的病人之前在外院做過卵巢癌切除手術,淋巴結轉移至腹主動脈旁,手術難度很大。“那位病人和我說,她是在絕望之際,聽到女兒同事的媽媽曾在我這裏做手術很成功,所以這次來,她一定要我做手術。”看過了病人的病情,廖醫生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8月26日晚9點,廖醫生穿上了久違的手術服,做好一切消毒清潔措施,走進了湖南省腫瘤醫院手術室22間,重新操刀進行了這台腹部主動脈旁淋巴結清掃手術。病人被推進燈火通明的手術室,醫生護士各自有條不紊地忙碌著,麻醉醫生實施麻醉後,廖醫生熟練地操作手術刀、解剖剪、大彎鉗,輕聲囑咐助手如何分離隱匿處的腫塊。

“這個手術就是怕大出血,大出血的話就很危險,所以每一刀都要很精準。”廖醫生說,“這類手術我以前經常做,別看它時間不是很長,卻是我們這個領域里最難、最危險的手術。”

廖醫生寶刀不老,當晚11點多,在眭鴻穎主任醫師、李虎成副主任醫師等六七名醫護人員的共同努力下,手術順利完成。

廖醫生告訴記者,手術完成後,脫下手術服,想著這應該是自己人生中最後一台手術了,當天晚上就交出了自己在手術室的衣櫃、鞋櫃鑰匙。“當時已經是深夜,但我們科還有好幾台手術要做。我看著同事們很辛苦,回想自己做醫生四十多年都是這麼過來的,於是就在一張紙上寫了一些話,和鑰匙一起放著,留給同事們。”

廖醫生的信中寫道:“行醫四十多年,深知醫務人員的不易,更能感受到病人那無助、求治的目光,揪人心痛,看到你們那麼辛苦,我們這些安享退休金的老同誌深深感激你們,相信你們會明白:當你老去,離開手術室的時候,覺得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青春無悔!”

廖醫生向記者表示,深夜有感而發,隨便寫了幾句話,都稱不上是寫信,就是把當時心裡的想法寫了出來。沒想到當晚,同事們看到紙條後很受感動,有同事把紙條拍了照片發到朋友圈,還有同事說,看完後眼淚立馬掉了下來。

“本來是很小的事,沒想到被傳開了,讓我挺開心的是,今天去查房,看到那個病人已經出院了。”廖醫生爽朗地笑著,與記者分享這份喜悅。

婦瘤科唯一男醫生

有過委屈,那句“醫生救救我”觸動了他

41年前,廖革望從湖南醫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了湖南省腫瘤醫院工作,工作第一年,他在婦瘤科輪科時被留了下來,成了科室里唯一的男醫生。婦瘤科情況特殊,患者都是女性。剛開始工作的時候,男醫生的身份給他帶來了很多困難,有的病人一進診室門看到是男醫生,就不太願意了,也有的病人會在診療的過程中覺得尷尬。

而且,那時正處於上世紀80年代初,社會環境較為保守,認識的人也總是半開玩笑地問他放著那麼多科室不選,為什麼選婦瘤科。家人偶爾也會不理解,對於這些,當時年輕的廖革望時常充滿了委屈。

那麼,是什麼讓他這麼多年一直堅持下去呢?廖醫生說,在行醫的過程中,他漸漸瞭解到婦瘤科醫生的不容易,有的複雜的手術需要十幾個小時,這對醫生的體力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所以我覺得我們科室,需要我這個男醫生與大家一起分擔。”

廖醫生告訴記者,選擇留下來,也是因為很多年前,一位叫周琴的病人給了他很大的觸動。“這位病人三十出頭,老公是個理髮師。她來醫院看病的時候,已經是絨癌晚期了。原本年輕漂亮的她,看起來臉色蒼白,憔悴不堪。癌細胞已經廣泛轉移,嚴重貧血到血滴入水中,幾乎看不出紅色的地步。”廖醫生說,在那個年代,絨癌是治不好的,他記得那位病人躺在床上央求著:“醫生,救救我吧!”看著病榻上病人強烈的對生的渴望,彼時的他卻無可奈何,那種無奈感對他影響很深。廖革望感歎道:“她最後是死於貧血,那麼可憐。” 也是因為這件事,讓廖醫生決定一心一意留在科室。

讓廖醫生欣慰的是,行醫41年後的今天,醫院婦瘤科的醫療水平有了顯著的進步,達到了國內先進水平,“當時致死率達到90%的絨癌,即使是已經發生轉移,也很少再能帶走患者的生命了。”

回望職業生涯

做了萬餘台手術,如有需要還會出山

紫牛新聞記者瞭解到,廖革望醫生是湖南省腫瘤醫院婦瘤科尚在上班醫生中最老資格的教授,現在婦瘤科的主任醫生們,大多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學生。

婦瘤二科的胡醫生在朋友圈寫道:“他是手把手教過我的恩師,手術台上有諄諄教誨,(手術台下)更教我們立人,凡事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從來只收穫錦旗和感謝的老主任,像一面旗幟立在最前方。您說,當您老去,離開手術室時,覺得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青春無悔!是的,老師,我們越來越感覺到了!”

回望自己的職業生涯,廖醫生說他已經在手術台上做了10000多台手術。“對手術台,是惜別的,很珍惜,也很不捨,我還掉了眼淚。”

廖醫生告訴記者,自己現在很少做手術了,一是因為年紀大了,要服老;二是醫院年輕醫生們,特別是婦瘤二科的醫生人才貯備充足,像史彩霞主任,金誌紅,彭顆紅,眭鴻穎主任醫師都能獨當一面了。“他們在一點點的積累下,學識淵博,技術過硬,史彩霞主任的機器人手術都做得很好了,我可以休息了。”

寫這封信,是意味著封刀了嗎?廖醫生笑著說,年紀大了,也退休了,交還手術室的鑰匙是希望這是最後一台手術,可以說是“封刀”。“但是,如果以後有特殊需要的話,我還是會站出來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