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面童話,B面現實,接地氣的甜寵劇怎麼拍?
2020年09月04日07:08

原標題:A面童話,B面現實,接地氣的甜寵劇怎麼拍?

原創 骨朵網絡影視 骨朵網絡影視

文 │ 飛魚

“其實陸星成不是霸道總裁,他就是一個患有彼得潘綜合症的人。”

《我好喜歡你》的製片人孫金在長評中看到一位觀眾寫下的這句話,突然覺得小說、劇集和觀眾的心靈在這一刻被打通了。“陸星成就是那種在外人面前高冷傲嬌叱吒風雲,一旦面對喜歡的人,他立馬變成長不大的小孩。我覺得這種人不止我,不止陸星成,也不止言承旭。”

所有孩子都必須長大,只有一個人是個例外,那就是在夢幻島生活的彼得潘。蘇格蘭作家詹姆斯·巴利筆下這個極具代入感的男孩,被隔絕在成人世界之外,他是永遠的小飛俠。

或許,成人世界也是圍城一般的存在,孩子們每天祈禱長大進來,大人們則想逃出去放風,做一回彼得潘。

2017年,孫金正在經曆高壓的職場生活,當她讀到《交換吧!運氣》時,她感覺到這本小說帶她脫離了沉重的地心引力,她的思緒開始飛翔,她的分享欲前所未有地高漲。

三年之後,都市勵誌愛情劇《我好喜歡你》跟觀眾見面,一開播就因男女主的年齡差遭到不少“跟風黑”,但隨著劇集的播出,附著在作品表面的聲音散去,它真正的受眾被凸顯了出來。在大劇環伺的暑期檔,這部甜寵劇跟她們對上了暗號。作為這部劇的製片人,孫金覺得自己的初衷達到了,如今該劇即將迎來收官,孫金跟骨朵詳述了《我好喜歡你》背後的創作故事。

雙視角下,童話與現實交織

少女心是一種恩賜,這種感覺會隨著一個人心態的變化失而複得得而複失。少女心降臨的最明顯表現就是人會不自覺地笑,在孫金一口氣把小說看完的晚上,幾乎全程如此,於是她忍不住把有聲書和漫畫都消化了一遍,人物的二次元形象躍然眼前。再後來她離開老東家創立了劇好影視,第一時間買下了小說的版權。

“其實能讓人讀完有幸福感的小說,挺難遇上的。我看完就想,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呢?首先是男女主太可愛了。我覺得做劇的話一定要高度還原小說中的人設,這是少女心的根源。”

懷抱著設計師夢想的童小悠是個事事不順的倒霉蛋,而《CHIC》雜誌主編陸星成毒舌桀驁,是時尚圈以幸運聞名的傳奇人物。本應屬於兩個平行時空中的人,在一次意外接吻事件後,一個從眾星捧月到聲名狼藉,而另一個則從衰神附體到一夜成名,二人的命運緊緊糾纏在了一起,幸運兒開始體會倒霉鬼的人生。

孫金笑著說:“劇本是由一個留著大鬍子的男編劇寫的,這樣一來,在漠兮原著女性向基礎上增添了一層男性視角,讓這個故事變得更加全面。”

《我好喜歡你》設計了一個反轉的兩極世界,它的A面是童話,B面是現實。這也是為什麼它的甜度恰到好處的原因,它不會刻意撩撥觀眾,只是讓觀眾看到倒霉的人和幸運的人分別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這種雙角度敘述中,輕輕觸碰觀眾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有對比的地方就有喜劇,輕喜劇風是一開始時為這個劇定下的基調,而林子平導演的加入,則用更誇張的表現手法豐富了作品的喜感。其實在拍攝《我的少女時代》過程中,就可以看到林子平對笑淚交織式情節的鍾愛。在《我好喜歡你》中,不論是童小悠與家人的治癒線,陸星成與路言之的相愛相殺,還是溫惜、穆揚等人的前後轉變,打打鬧鬧的細節中總是不經意勾起人內心的酸澀。

除此以外,這部劇的色調也非常引人舒適,在後期製作上,《我好喜歡你》沒有使用飽受詬病的粉色、紫色等甜寵劇專屬濾鏡,而是採用的是撞色懷舊風來適配童小悠的“平凡童話”人生。

“我們想要達到一種效果,就是讓觀眾從這種色調中,能懷念起自己曾夢想過的那種生活。童小悠家中的配色跟美術討論了很長時間,最終選擇了湖藍、孔雀藍等顏色作為主調。因為童小悠很愛設計,時尚就是生活細節的一部分,她家裡一定不會很整潔,所以我們在擺件上將各種顏色進行了碰撞,這是她接地氣的一面,調色師也是我確定之後要一直合作的。”

“星悠夫婦”的誕生

《我好喜歡你》剛開播時,沈月和言承旭這對cp一度成為網友的槽點,這讓孫金有些意外。

“為了還原故事中35歲的陸星成與二十出頭的童小悠,在選擇演員上我挑了很長時間。首先童小悠是一個倒霉蛋,希望能找一個接地氣的女演員,而陸星成是一個有多年工作經曆的資深主編,身上背負著沉重的前史,需要帶一些滄桑感和神秘感。”

2019年,孫金偶然看到了《王牌對王牌》,那期節目中“老版”道明寺與“新版”杉菜再現了雨中分手這一經典片段。“這不就是我想要的陸星成和童小悠嗎?”看到言承旭和沈月的互動,孫金突然一下有了靈感,於是她第一時間聯繫到了言承旭和沈月。

“沈月從不知名演員到出演《小美好》走紅,接著成為《流星花園》的女主杉菜,大家對她的第一印象會是運氣很好,但接觸瞭解後你會發現沈月很努力,跟頑強生存的童小悠非常相似;而男主人選也考慮過一些年輕演員,但總感覺壓不住陸星成這個角色,他雖有天賦卻是在自責和愧疚中長大的,言承旭是有這種內心沉澱在的。”

有緣的是,導演林子平和言承旭兩人在《我的少女時代》中合作過。當言承旭飾演的成熟版徐太宇出現,對林真心說出“好久不見”的那一瞬間,電影院全場都在尖叫。而沈月和言承旭在綜藝節目中給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對這次合作也充滿期待。當時,孫金覺得自己碼到了一個能夠還原小說的完美組合。

現在,“星悠夫婦”的日常也成為很多觀眾的幸福感來源,而因為言承旭和沈月的加入,《我好喜歡你》也變成了一部非典型的小而美甜寵劇,畢竟兩人自帶熱搜體質。

“敬業、倔強、有靈氣。”孫金用三個詞形容了沈月這次的表演。她向骨朵透露,童小悠對陸星成酒後表白那場戲,沈月特地喝了酒,將情緒和台詞醞釀得非常到位後才開始表演的,她能接住言承旭拋出來的梗。如果說“沒有我童小悠做不到的事情”是女主的slogan的話,那麼可以說沈月生活中就是這樣一個不服輸的女孩。

“陸星成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的霸道總裁,只是性格傲嬌罷了。自從第一集二人接吻後,他運氣就變衰,還流落到了童小悠家。其實這麼多年以來,言承旭能一如既往擔當少女心狙擊手,跟他身上難得的少年感分不開的。”

甜寵,與年齡無關,與現實有感

少女心的力量就是這麼強大。在故事中,給童小悠一顆少女心,她能撬動整個地球;在戲外,它驅動著孫金一步步往前。

孫金錶示:“從小說到劇集就像培養一個孩子一樣,劇本在優酷內部劇本評估會上拿到了高分,說明它本身基因不錯,那我就給它最好的家教,最好的幼兒園和老師,買最好的書,讓它在更好的環境中成長。”

作為一部甜寵劇,其實《我好喜歡你》並不想去啟發觀眾,傳遞什麼深刻的道理。孫金認為:“現在人們面對的生活太複雜了,拍這部劇就是想給觀眾做減法,讓他們重新去感受一次純真:再倒霉的女孩也會遇到自己的真愛,幸運背後還是努力。”

雖然不想啟發觀眾,但通過這次的創作過程,孫金自己倒是得到了一些新的感想。“當時我們一致認為90偏95後會是目標受眾,但播出之後發現,28歲到30歲左右的女性對這部劇也很喜愛。”

根據骨朵數據顯示,《我好喜歡你》的女性受眾佔比71.55%,而25~34歲的女性和19~24歲的年齡段佔比數幾乎持平,與甜寵劇的一貫表現有所不同。

“其實甜寵劇跟年齡關係不是很大,就算都被歸為這個類別,每部劇的甜度也不一樣。在職場上處於中層的這群人或許更需要在精神娛樂上做減法吧,還有這也說明言承旭的粉絲是很長情的。能讓觀眾解壓、有幸福感,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作為從業多年的創作者,孫金認為:“沒有立場是很可怕的事情,堅持的就一直要堅持,不然很快你就會迷失,情感劇雖然一直在翻新,現實題材、偶像風、甜寵元素不斷變樣子,但觀眾需要的永遠是一種東西,就是男女主之間彼此需要、彼此給予,幫助對方成長。還有就是,不要以我們的想像去表達年輕人會是一種什麼方式生活和思考,而是真的要走入95後、00後的世界,體驗一下他們的生活。”

原標題:《A面童話,B面現實,接地氣的甜寵劇怎麼拍?|專訪《我好喜歡你》製片人孫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