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識雅集類繪畫
2020年09月05日08:08

原標題:閑識雅集類繪畫

雅集是體現文人精神的一種遊樂形式,也為畫家們所津津樂道。因此曆朝曆代都湧現出過精彩紛呈的雅集類繪畫。如宋代李公麟的《西園雅集圖》,宋徽宗的《文會圖》,宋王詵的《金穀園圖》,宋馬興祖的《香山九老圖卷》,明王問的《建安七子圖》,明代仇英的《金穀園圖》、《蘭亭雅集圖》,傳明唐寅的《蘭亭雅集圖》,明文征明的《蘭亭雅集圖》,明謝環的《杏園雅集圖》,清袁江的《梁園飛雪圖》等。

雅集類繪畫的功能之一,就是其記錄性。一次影響比較大的雅集活動,將其再現於圖畫,或出於記錄需要,或出於後人的傾慕,都是古人沒有攝像技術時的唯一選擇。曆史上的雅集類繪畫其主題可分為兩類,其一是寫實性主題,繪畫者是雅集活動的參與者之一,活動後,用筆墨對此次雅集活動進行記錄。其人物、背景、器具等皆為寫實,繪畫中的人物皆為繪者的文友良朋,這類雅集繪畫在傳世的雅集類繪畫中占少數,至今流傳並著名的有宋李公麟的《西園雅集圖》、明謝環的《杏園雅集圖》、明沈周的《魏園雅集圖》等。

還有一類是追古寄思的雅集類繪畫,也有其記錄功能,但所描繪的雅集活動多是前朝的賢人高士所聚會的雅集。或出於傾慕前賢,或出於追思古雅。這類雅集類繪畫占此題材繪畫的大多數。著名的如宋徽宗的《文會圖》,明王問的《建安七子圖》,明仇英的《金穀園圖》、《蘭亭雅集圖》、《竹院品古》等,明呂紀、吳文英合作的《竹園壽集圖》,清華喦的《金穀園圖軸》,清袁江的《梁園飛雪圖》等等。

雅集類繪畫的呈現形式以手卷為多。無論是紀實性的雅集類繪畫,還是懷古類的雅集類繪畫。或有大量的雅士題詩,或有雅集主人以及後人的題跋,所以,手卷這種裝裱形式,是最為實用便捷的雅集類繪畫的裝幀形式,可以大量的聚集與活動有關的詩畫信息,也便於展卷把玩。詩、跋、繪畫裝於一卷,這就完整地記錄了雅集的內容、場景以及參與者或後人的手跡。

雅集類繪畫的另一種呈現形式是捲軸。相比於手卷,其詩文題跋篇幅受限,但這種呈現形式較為莊重,大氣,表現雅集的場景一目瞭然。也是表現雅集場面很好的一種呈現形式。

古代的雅集類繪畫,如古代繪畫史王冠上一顆璀璨的明珠,將文人精神推向極為耀眼的頂峰。曆史發展到了現當代,雅集類繪畫在大的曆史潮流中漸漸有所消沉。尤其是18世紀末,西學的大量湧入,無論從政治、經濟,以及整個社會體製,傳統都受到極大的挑戰。文化藝術自然也不例外。之後新文化運動的興起,打倒孔家店等口號的提出,在給中國文化注入新活力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使傳統文化中的精粹部分受到了冷落及遺失。

民國時期,雅集類繪畫像一顆被遺失的明珠,偶爾也被人拾起回味。如陳少梅也曾畫過《西園雅集》這一題材。錢祿新的《蘭亭雅集》、《竹林七賢》。此時的雅集類繪畫承襲了古人的題材氣息,但已是奔泉之末,空有形式而再無生機。

新中國成立後,建立了新的文化秩序。提倡描繪現實生活,反映勞動人民工作生活,提倡文藝為最廣大勞動人民服務的文藝方針。“雅集”這種文人聚集形式不再為人們所提起。因此雅集類繪畫自然也就被湮沒在曆史的舊塵之中。直到文革十年,傳統文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雅集”這種文人聚會方式以及由此而產生的雅集類繪畫,自然也就灰飛煙滅了,所以雅集繪畫也就無人問津。

直到七十年代末,文化全面複興,古典題材又回到了畫家們的筆下。古代高士、文人、雅事又成了畫家們涉獵的範疇。文人雅集體裁逐漸又被一些畫家所重新提及。如九十年代初方增先的《蘭亭雅集圖》等。但仍是繪畫領域鮮有碰及的題材。近幾年,雅集類繪畫逐漸又被熱捧,但卓然而立者尚不多見。

近幾年雅集類繪畫的重現,體現了人們對雅集這一傳統文化形式的重新認可以及再認識。雅集,一再被人們重新提起以及倣傚。而雅集類繪畫也被一部分畫家重新拾起。但目前仍處於被畫家或墨筆草草,或偶爾提筆寫玩的創作狀態。因此,所創作的雅集類繪畫尚浮於表面,遠不能體現其深厚的人文精神,體現其雅、文的精神內涵。其創作心態也遠不能達到古人那種尚、敬、謹、嚴的行思境界。

任何一種繪畫門類,離不開對傳統的尚古傳承,否則則成為無根之木,無源之水。應以傳承為基。但也不能一味泥古不化,與古為奴,否則不能緊隨時代,隨時而進,體現時代精神,從而使繪畫停滯不前,失去了繪畫的意義。因此,創作出以傳統為基,而又能呈現出個人雅正風貌,體現新的視覺情感,體現時代特色的雅集類繪畫,成為擺在雅集類畫家們面前的一個嚴肅的課題。

近幾年在文人雅集類繪畫的探索中,筆者有幾點粗淺的創作體會。文人雅集,首先,無論是人物、鬆、蕉、竹、石等繪畫因素中,從造型上,從筆墨上,要體現其“雅”的精神內核。人物其神態、衣著、動作以及攜帶的器物都要體現雍容、文氣、雅厚的精神氣質。鬆、蕉、竹、石等景物也要清、透、雅、古,不怪不野,不倚不偏。古雅中正,是其應有的精神內質。

作為新時代的雅集類繪畫,又不能囿於“古”中不能自拔。人物、器物、景緻,既要有古雅的內核,又要體現出新時代的審美習慣及美感,也要透露出有個人符號的繪畫風貌。筆者在創作中融入了自己的審美方式,即個人對雅、古的形象理解。整體構圖加入平面構成及滿構圖的創作方式,極力使畫面雅古中透露出裝飾性、神秘感而又古意盎然的一種畫面氣息。高士、童子、仕女優遊於山林野境,與鬆、石、蕉、竹錯落疊列,從而形成一幅閑、逸、舒、雅的畫面呈現。這是筆者多年以來的追求。

雅集類繪畫從誕生到現在,已經經曆了上千年的曆史。這期間,它有繁盛、有低穀、有平穩、有跌宕。但它畢竟記錄過、追思過曆史上最有趣、最華彩的一段文人往事。使文人雅集這一活動以圖畫的形式,傳以後世,也使雅集類繪畫,卓然屹立於畫壇之巔。因此,我們要繼承好,發揚好這一獨特的文化現象,使之無愧於這個偉大的時代。

趙晶藝術簡曆

趙晶:1974年出生於煙台,1995年畢業於煙台師範學院美術系,2016級南京藝術學院美術學院中國畫山水碩士研究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