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
2020年09月05日13:51

原標題: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

2019年3月18日,河北女企業家張豔因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法院一審判決張豔無罪。隨後,檢方提起抗訴。

今年4月,秦皇島中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張豔敲詐勒索罪成立,但以案件系兩個民營業企業在投標過程中的演變產生,具有一定特殊性,對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判處有期徒刑3年,並層報最高人民法院核後生效。秦皇島中院宣判後,將該案報請河北省高院複核。

9月4日上午,秦皇島中院給張豔送達河北省高院複核的裁定書,認定張豔犯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不清,撤銷秦皇島中級人民法院(2019)冀03刑終196號刑事判決,發回秦皇島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河北省秦皇島市軍之友裝具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豔。/受訪者供圖
河北省秦皇島市軍之友裝具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豔。/受訪者供圖

1 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

今年51歲的張豔是河北省秦皇島市軍之友裝具有限公司(簡稱:軍之友公司)董事長。2017年10月19日,軍之友公司在參與某公司招標採購時,因發現其他招標公司報價成規律性差異,招標文件的標底出現中標公司的名稱,對其他公司涉嫌圍標串標提出質疑。同年10月24日,在規定期限內,軍之友公司向招標單位提出了“其他五家公司報價明顯呈規律性差異涉嫌圍標串標”的質疑。

2017年10月底,中標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某得知張豔遞交質疑函一事,與其溝通要求撤銷質疑。經雙方協商,張豔予以撤回,中標公司支付張豔120萬元賠償款,先付30萬元,賸餘90萬於3個月內付清,並寫下欠條。11月7日,張豔向招標單位提出撤回質疑。同年11月16日,經招標公司核實,軍之友公司所提質疑情況不夠成立,鑒於各投標企業在報價上成規律性變化、投標文件存在問題,本次招標結果廢除。

2018年2月,欠條約定時間到期,張某某仍未按時付清90萬欠款。同年3月,張豔發短信表示,若錢不到位,將把中標公司造假的證據發到招標群中。

一審判決書顯示,2018年3月22日,張某某安排從銀行支取了90萬元現金後,通知張豔本人取走,張豔還寫了收條。次日,張向陽到秦皇島市公安局海港分局海濱路派出所報案。

2018年4月16日,張豔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捕。同年11月15日,秦皇島市海港區檢察院指控張豔犯敲詐勒索罪,向海港區法院提起公訴。

2019年3月18日,秦皇島市海港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張豔無罪。

2019年3月18日,秦皇島市海港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張豔無罪。/受訪者供圖

2 檢察院抗訴 二審改判3年

一審宣判後,秦皇島海港區檢察院抗訴書認為,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錯誤。一審法院判處無罪時,沒有告知檢察院,未履行告知義務,顯然程式違法;對被告人張豔的判決未開庭公開進行宣判,未通知檢察院,判決書是直接到看守所送達給被告人張豔,顯然程式違法。

2019年12月20日,張豔被訴敲詐勒索一案在秦皇島中院二審開庭。辯護律師朱孝頂作了無罪辯護,要求二審法院駁回檢察院抗訴,維持一審判決。

2020年3月25日,秦皇島中院作出(2019)冀03刑終196號刑事判決。該判決載明,“中標公司答應付給張豔120萬元,並先行將30萬元交給張豔,對賸餘的90萬元按張豔的要求出具了‘業務費’的欠條。”雙方的行為均在中標公司作為預中標人,招標公司未針對本次招標作出最終處理的基礎上進行。招標結果廢除後,張豔在索要90萬欠款時以披露造假的方法相要挾,足以使中標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某產生恐懼心理。

該判決書還稱,鑒於本案系兩個民營企業在投標過程中演變產生,具有一定特殊性,較其他典型敲詐勒索社會危害相對較小,遵循我國《刑法》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判決結果應當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最後秦皇島中院判決,被告人張豔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後生效。

3月25日,秦皇島中院判決張豔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受訪者供圖

3 河北高院複核後發回重審

張豔的辯護律師朱孝頂告訴上遊新聞記者,《刑事訴訟法解釋》第336條規定,被告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抗訴的,應當依照第二審程式審理。第二審維持原判,或者改判後仍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應當依照前項規定層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另據《刑事訴訟法解釋》第338條規定,對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予以核準的,應當作出核準裁定書;不予核準的,應當作出不核準裁定書,並撤銷原判決、裁定,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或者指定其他下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9月4日上午,秦皇島中院給張豔送達河北省高院人民法院裁定書,河北高院裁定,認定張豔犯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不清,因此,撤銷秦皇島中級人民法院(2019)冀03刑終196號刑事判決,發回秦皇島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朱孝頂表示,河北省高院6月9日就做出了裁定,直到9月4日才向張豔進行送達。自2018年4月16日至今,張豔被刑事拘留已經872天,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的權利保障遠未實現。

9月4日,河北高院裁定,張豔犯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不清,發回重審。/受訪者供圖

4 法學專家:張豔的行為不具有敲詐勒索性質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興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明楷、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阮齊林、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光權、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講師耿佳寧通過研究認為,敲詐勒索罪的手段表現為以告知惡害(重大不利)相威脅索取財物。

本案中張豔的行為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張豔向招標單位發出質疑函,對預中標結果提出質疑。在該階段,張豔提出的質疑確對張某某不利,但其提出質疑程式、內容均合法有據,且未見任何向張某某索財的行為或意圖。第二階段,撤質疑是張豔應張某某要求作出對張某某有利、對張豔不利的事,並非以施加惡害相威脅。故,兩個階段都不具有敲詐勒索性質。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的規定,串通投標不正當競爭糾紛屬於民事案件案由之一。在張豔依法有理由向張某某主張賠償的前提下,當事人可選擇訴訟處理,也可選擇協商解決。本案中雙方對此已有協商,且現有證據顯示,此項目軍之友公司可得預期收益在100萬元至160萬元之間,卻因張某某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無法取得。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張豔索要120萬元事實上並未超出法律規定的可賠償範圍。

記者 李洪鵬 編輯 蘇航

原標題:《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