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法院受理一二審涉黑涉惡案679件
2020年09月17日04:09

原標題:穗法院受理一二審涉黑涉惡案679件

  掃黑除惡進行時

  9月16日上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新聞發佈會。據通報,專項鬥爭開展以來截至今年8月底,全市法院共受理一審、二審涉黑涉惡案件679件3948人,已審結660件3683人,在收案總數、結案總數、審結的省督案件總數、涉黑案件總數上,均居全省首位。其中,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罰的涉黑被告人376人,判處追繳違法所得和財產刑共7.7億元。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魏麗娜 通訊員黃乾、李倩雯

  涉黑案犯重刑率53.21%

  廣州中院副院長吳筱萍介紹,今年7至8月廣州法院共受理一審、二審涉黑涉惡案件15件213人,審結23件213人,判處追繳違法所得和財產刑共計9375萬餘元。  近期審結的一審涉黑涉惡案件有以下特點: 一是審結的案件數量多。共審結一審涉黑涉惡案件19件148人,是全省法院同期結案最多的轄區法院。二是重大案件多。兩個月內,共審結省級督辦案件7件,是全省法院同期審結省督案件最多的轄區法院,約占全省法院總量的30%。三是涉黑團夥犯罪多。共審結一審涉黑團夥犯罪案件11件109人,涉黑案犯人數占涉黑涉惡全部案犯人數的73.65%;廣州法院堅持依法從嚴的工作方針,依法從嚴懲處涉黑犯罪,涉黑案犯重刑率為53.21%。  通報指出,面對臨近收官,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主戰場逐漸轉移到法院的形勢任務,廣州兩級法院秉持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除惡務盡的信心決心,落實領導包案,為案件的順利辦結提供有力保障。例如,在本期審結的重大涉黑案件中,由廣州中院院長王勇包案的“917”專案已於8月底一審宣判。  面對案件多、難案多,時間緊、要求高的任務形勢,廣州法院全體刑事審判幹警迎難而上。為應對疫情影響,避開遠程視頻使用高峰,常常在晚上開庭、週末宣判。一字一句趕出了個案10多萬字、30多萬字、40多萬字的判決書。其中,在吳筱萍副院長包案督辦的“509”專案中,審判團隊加班加點,連續作戰,最終在預定的時間內寫出了984頁、60多萬字的一審判決書。  廣州中院對涉黑涉惡案件的辦理流程進行了全面梳理,出台《廣州法院辦理重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惡勢力犯罪案件審判工作指引(試行)》,明確各個環節的工作要求,進一步促進了辦案的規範、高效。

  典型案例

  案例1:涉黑團夥“當選”理事長 放半小時鞭炮慶祝

  法院查明,2017年6月,陳廣成串聯陳家鈞等人,通過“賄選”“霸選”“騙選”的方式“當選”為廣州市荔灣區東沙街南漖股份合作經濟聯合社的理事長。陳廣成上任後,大肆排除異己,將團夥成員紛紛安插到該村的要害部門,公然踐踏、破壞基層組織,使基層組織淪為其謀取私利的工具。

  該犯罪團夥為大肆斂財,將村集體土地、物業租給組織成員牟利,對不屈從該組織的原租戶通過威脅、滋擾等手段,逼迫其退出經營。假借“三線改造”之名,糾集團夥成員肆意提高該村網絡收費,通過多種手段強迫不接受其條件的運營商退出該村的經營活動;採用威脅村民、阻攔混凝土運輸車輛進入該村等手段,迫使村民向該組織成員購買混凝土。該犯罪團夥為慶祝上台,在該村主要幹道、市場燃放爆竹大肆慶祝,燃放時間長達半小時,嚴重影響村民通行及生產、生活秩序。

  花都區法院一審宣判,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職務侵占罪、故意傷害罪等罪名,判處組織、領導者陳廣成有期徒刑19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其餘17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6年至1年8個月不等,並處相應財產刑共計511萬餘元,判令追繳違法所得346萬餘元,責令退賠29萬餘元。其中判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有8人。

  花都區法院院長李娜表示,法院克服疫情防控困難,為實現眾多被告人的遠程庭審專門進行了法庭改造,在徵得控辯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曆時3天耗時30多個小時完成庭審,實現一次開庭查明全案事實。審理中嚴把事實關、證據關、法律關,堅持“既不人為拔高,也不降格處理”的定罪量刑標準,順利完成案件清結任務。

  案例2:威脅、恐嚇競選對手退選 控制基層組織長達十幾年

  法院查明,2005年,被告人關慶珠(綽號“西遊記”)為了控制廣州市增城區新塘鎮塘美村第一經濟合作社(以下簡稱東埔社),把持農村基層組織,達到非法斂財、稱霸一方的目的,安排其長子被告人關浩偉參選東埔社社長,通過威脅、恐嚇迫使競選對手退出競選,使被告人關浩偉順利當選東埔社社長,被告人關金星、關澤輝、關銳強、關鏡池、關浩橋、關偉權、關澤槐等7人當選東埔社社委人員。此後,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控制東埔社基層組織長達十幾年之久。

  2005年至2017年期間,該組織及其成員利用被告人關浩偉把持東埔社的職務便利,通過欺騙、逼迫村民在空白紙簽名、偽造簽名、偽造土地出租公示等手段壟斷東埔社的土地租賃,侵占集體資產;採取虛增土地面積、私自在租地協議上增加補充條款、行賄等手段,侵占村社巨額徵收補償款;採取持槍打砸等暴力、威脅手段,攔車堵路、敲詐勒索、強迫交易、非法採礦,控制東埔社及周邊的工程建設,為組織提供經濟支援,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了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今年8月25日,增城區法院一審宣判,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職務侵占罪、行賄罪等罪名數罪並罰,判處組織、領導者被告人關慶珠、關浩偉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和二十三年,均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餘2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至1年6個月,同時判處沒收個人財產、追繳違法所得、責令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罰金共計約五千多萬元。

  增城區法院院長助理黃威介紹,針對審理過程中發現的行業管理突出問題進行研判,及時向有關部門提出了一批具有針對性的司法建議。例如向廣州市增城區新塘鎮黨委及新塘鎮政府就整治村社違法選舉、打擊非法採礦等發出司法建議,建議上述單位加強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選舉的指導和監督,規範農村集體資產和財務管理,落實屬地管理責任,打擊非法採礦行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