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人搞明白了兩件事!但也別急著說橫掃金塊
2020年09月19日18:29

  湖人今天這場球,應該分成兩個部分來看。

  第一節,他們在試驗,後三節,他們在收割。

  我認為湖人第一節大概在試圖搞明白兩件事。

  第一件,麥基到底能不能用?

  湖人照舊還是在先發里擺了麥基,這是他們的常規路數。但在賽前分析里我也講了,麥基防約基治,不見得好用。因為麥基是屬於那種防守意識不佳,選位比較糟糕,能防多少全看運動能力和臂展能補回來多少的中鋒,碰到約老師和梅利的二人轉,他吃虧的概率很大。

  所以開場他只打了6分鐘,就失去了機會。

  在麥基下場前的兩個防守回合是這樣的。

  第一個回合,他站在了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既沒切斷梅利的分球路徑,也沒處在一個能夠干擾約基治下順的位置,讓對手輕鬆打成了一個擋拆下順的配合。

  這個球一打完,一字眉立刻示意麥基換防,由他來主防約基治,讓麥基管米沙柏。

  接著就是梅利立刻叫米沙柏上來做了一個擋拆,麥基跟波普出現了防守溝通上的失誤,讓米沙柏獲得了一個巨大的投籃空當。

  這其實是一個可以預期的結果,但沃格爾還是對他進行了嘗試,結果就是麥基搞砸了。

  等到第二節侯活上來之後,他在防守端的表現怎樣,我想已經不需要再做過多的贅述了。無論是選位,意識,甚至是搞心態的能力,霍師傅明顯都在麥基之上。

  如果後面真的需要調整,那侯活上先發會是選擇之一,一字眉開場直接打5,則是選擇的另一種。

  第二件事,沒有中鋒行不行?

  在首節還剩5分30秒的時候,湖人擺出了波普+朗度+卡魯索的三後衛陣容,搭古斯馬+一字眉的鋒線組合。然後在接下來的3分18秒里,湖人丟掉了11分。

  金塊在這段時間里,頻繁地利用梅利和約基治的高位擋拆,把一字眉吊在了高位,來製造禁區防守的真空。

  比如這樣。

  當然,這個問題在湖人開始讓一字眉打5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只是在占士下去,古斯馬又被波特調到弱側三分線之後,湖人連個做二次換防的人都沒有了。因為底線留給約基治的三名防守人,都是小後衛。

  於是就有了上圖這樣的回合。

  緊接著沃格爾拿上了占士,然後我們又看到了這樣的回合。

  約基治持球推進,基爾格過去跟約基治打擋拆,湖人交出換防,但古斯馬又防不了約基治,一字眉被迫夾擊約基治,這時候占士被波特吊在了上線,基爾格空切到籃下,過來補的人是卡魯索,被輕鬆完成單吃。

  再然後,約基治快速推進半場,趁著湖人還沒完全落位,先卡住古斯馬,做了一個提前點名,又給背身碾了一輪。

  這幾個回合打的就很有快艇那輪系列賽的味道。在西岸準決賽里,我們看到了很多這種四五號位的擋拆,讓約基治去背身單吃莫里斯/尼納特,逼快艇過來夾擊,只要一夾擊,約老師準能在場上找到機會。

  之後湖人會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是進一步增加侯活與約基治匹配的時間?還是通過占士的提前換防來緩解這種錯位的壓力?因為分差和犯規的問題,約基治打的時間很短,所以我們也只能從下場比賽里尋找答案了。

  說完試驗,我們再來說收割。

  湖人一開始有一點做的不太好的地方,是他們很容易的就交出了自己的一五號位換防,然後讓自己的中鋒去做了很多沒有上線協防援助的錯位防守。這讓梅利獲得很多輕鬆單突麥基的機會,也給湖人後續的人員輪轉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但這種情況在之後的比賽里就有了明顯的好轉。

  比如這個回合,梅利跟約基治打擋拆,湖人交出了換防,梅利對侯活,絕對的錯位小打大。如果是第一節,湖人的協防一定是等到梅利殺到禁區,他才會過來。但現在不一樣了,梅利剛準備起速,波普立馬從中路過來切過來,格連馬上輪轉到弧頂的約基治,堵他的三分投籃,逼他往里走。

  雖然最後這球約基治上進了,但讓對手的中鋒去做這種失誤率極高的長距離面筐突破,即便沒防住最後一下,也是湖人所能夠接受的事。

  同樣道理的還有這個回合,波普追防梅利,先卡住他跟約基治傳球的路線,等到格連協防到中路之後,他立刻跟侯活完成換防,梅利沒法繼續向下走,只能往弱邊45度分球,而謝利米-格蘭特,是我們在賽前就已經知道湖人必定會嘗試放空他,來解放自己防守人做協防的外圍弱勢點。

  縱觀整場比賽,湖人所做的事還是跟我們在賽前的設想比較契合的:

  ——一字眉是金塊無法破解的對位難題,米沙柏防不了一字眉,約基治又在腳步移動上極其吃虧,他們或許可以考慮讓格蘭特來防約基治,讓基爾格去對位占士;

  ——占士嘗試過擋拆後的錯位攻擊,在對上梅利和夏里斯這兩個點時,他的進攻極具威脅,金塊似乎也沒法阻止占士做向下的擋拆。由於今天打的太順,這樣的場面並不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必然會是湖人在遭遇阻擊時,拿來破防的一大利器;

  ——湖人對梅利的防守還是分階段的,在沒有約基治的時候,湖人對他的夾擊做的很凶,尤其是在走中路的時候,甚至會採用三人的協防圍剿;

  ——湖人切斷了金塊球員間的聯繫,給球的傳導施加了極大的壓力,很多時候約基治都被當成了牽製一字眉誘餌,進攻的主導權落到了梅利的手裡,這顯然不是金塊希望看到的畫面。

  雖然湖人這場贏的很輕鬆,但不見得這輪系列賽就一定場場都會這麼順風順水。

  一方面,金塊的核心球員在這場比賽里遭遇了非常嚴重的犯規危機,這也直接打亂了他們的人員輪換和比賽計劃。這是一個極大的意外因素。

  另一方面,金塊這場比賽對於放空投籃這件事的回應是不夠的,11次大空位的三分出手一共只進了2球,命中率是慘淡的18.2%。如果格蘭特們能在湖人移動協防時投進一些三分球,讓湖人的夾擊變得猶豫一些,或許場上的局面就會變得明朗許多。

  當然,占士也還沒有完全進入攻擊模式。

  兩隊顯然都還留著一些變招和後手,系列賽才剛開始,別急著下定論,有快艇這個前車之鑒擺在這,湖人大意不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