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東京審判最後一位親曆者高文彬:他熱愛祖國、潛心治學
2020年09月19日23:03

原標題:追思東京審判最後一位親曆者高文彬:他熱愛祖國、潛心治學

“九一八”事變紀念日警鍾猶響。從9月7日至9月19日,東京審判最後一位全程親曆者高文彬已逝世十三天。

作為我國著名國際法學者、東京審判中方代表團全程親曆者、上海海事大學資深教授,高文彬先生曾總結說:“我這一生大概就這樣兩件事情:一是東京審判,一是大詞典。”

眾人眼中,高文彬的形像有共同之處:熱愛祖國、潛心治學。回想與之相處的過往,他的親人、同事、學生、法律學者又各有讚歎:生活一絲不苟、追求生活樂趣、有著強大的定力。

他是親曆者,講國際法特別有說服力

“高老和其他老師不一樣,在國際法課上,他以親身經曆的東京審判中所涉及的戰爭罪行和相關法律實踐,為學生們講解國際法理論和製度,講得特別鮮活、有說服力。況且,他是親曆者。”上海四維樂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周琦至今仍記得,高文彬教授上課時,講述了一批優秀的中國法學家,為審判戰犯而作出的卓絕努力,令學生欽佩不已。

9月13日,上海海事大學舉行了高文彬教授追思會。原本,這應是紀念他從教40週年的座談會。

多位學生說起高文彬的課堂,都表示“獲益良多”。這與他一生沉浮堪稱傳奇的經曆有關。

1945年,高文彬從頗負盛名的東吳大學法學院畢業,1946-1948年東京審判期間,作為中國檢察官向哲浚的秘書兼翻譯,他與其他成員一道,配合中國檢察組起訴、舉證、辯論、庭審和量刑,最終將日本戰犯繩之以法。

改革開放後,他進入上海海運學院(今上海海事大學),在國際法領域耕耘四十載。

作為東京審判的“活歷史”和見證人,高文彬始終認為,自己有責任讓更多的人知道那次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審判。

女兒高嵐也說,父親常常提及:“要讓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瞭解這段歷史,珍惜現在的和平環境,更加熱愛祖國,為國家的繁榮昌盛多做貢獻。”

未曾見過本人,但被他的校訂手稿感動

追思會出席者之一,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鄭戈說,自己可能是會上唯一沒有見過高先生的人。是《元照英美法詞典》的編寫,成就了他和老先生的緣分。

鄭戈也曾參與這部詞典編寫。他說,當時的編寫團隊很年輕,多為法學專業的研究生或是剛任教的法學老師,因而需要權威、富有經驗的前輩來把關。

1997年,高文彬欣然答應了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薛波的請求,參與《元照英美法詞典》的審訂工作。

對於這項沒有酬勞的工作,高文彬傾注了大量精力,夜以繼日工作,甚至累倒住院。他的審閱工作做得極為細緻,由年輕人草擬好的詞條交給他,他把每條修改意見都用鋼筆工工整整地批註在旁,甚至有些詞條的每個字都有改動。

“凡是看過稿子的,都非常感動。”鄭戈說,高文彬教授當初沒有考慮是什麼人擔任主編,他是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從這能看出,他有很深的歷史使命感。

2003年,這部詞典一經出版得到海內外學術界的一致認可。

生活上一絲不苟,關愛後輩

在許多人的回憶中,高文彬總是西裝革履的模樣。

從影像資料看,在上海海事大學2019年舉辦的110週年校慶活動上,在2019年9月18日“東京審判”主題展覽開幕時,時年97歲高齡的他,需要依靠輪椅行動,但領帶、襯衫、西裝一樣不少。

看著曾經與高先生的一張合照,上海交通大學東京審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回憶,合照當天很熱,高老來到辦公室,仍舊穿著整潔的襯衫、皮鞋鋥亮,頭髮梳得一絲不亂。

這種老派文人風格不止體現在穿著上,高文彬對生活也一向如此。言談間,上海海事大學法學院退休教師唐兵還是將自己視作高老的學生,他曾每年到恩師家拜訪,每次去之前,總要遵從老人的習慣,提前說好,不做不速之客。

當時,高文彬已經80多歲了。令唐兵印象深刻的是,家裡收拾得整整齊齊,老人總是對他說,“不能來了就走,必須在家吃飯。”至於吃什麼都經高文彬本人看過,有的甚至由他親自去買,去哪家店買也有講究。唐兵說,高老對小輩非常關愛,見到來家裡的學生,常常詢問工作如何,學習如何,還要留他們在家吃飯。

華東政法大學副校長陳晶瑩也是高文彬教過的學生。在追思會上,她想起去年校慶活動最後一次見到高老的情景,“我們和高老師約好,等哪天他方便時,還想去他家裡吃碗麵,再聆聽他的教誨。”陳晶瑩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