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禾特的價值!塞爾特人重新把難題拋給熱火
2020年09月20日17:15

  過去兩場,我一直在強調一件事情:熱火是在執行策略和打擊防守弱點上做的更加堅決的那支球隊。

  但今天,情況變了。

  首先是場上對位發生了改變。

  這場比賽,塞爾特人改讓肯巴去對克羅達了,前兩場狀態火熱的杜拉基被安排給了斯瑪特,而杰倫-布朗則主要負責追防鄧肯-羅賓遜。

  這麼做有兩個好處:

  第一,獲加這個點被藏起來了。

  克羅達的自主進攻能力還是比較弱的,獲加主防他,不會過分暴露自己的弱點。雖然熱火可以做向下的點名,而且效果還算不錯,以首節為例,無論是吸引協防分外圍三分,還是直接在轉換中衝擊獲加,熱火嘗試了5次,有3次都要到了分。但從場面上來看熱火還是更習慣叫阿德巴約上來做掩護,向下點名嘗試的並不多。

  第二,塞爾特人可以更好的限制杜拉基了。

  斯瑪特顯然是比獲加更好的一對一防守人,速度快且強壯,杜拉基要單吃他沒那麼容易,同時,斯瑪特又非常擅長在防守中干擾對手的傳球與判斷,防擋拆時的攔截面積也要來的更大。

  這就非常有利於塞爾特人在擋拆中破壞熱火的進攻發起了。

  塞爾特人在防杜拉基的擋拆時,基本是這麼做選擇的——如果是鋒線擋拆,那就換防。如果是跟中鋒做掩護,走中路,那就是防守人擠過,內線下沉,儘量避免直接讓熱火打成連線配合,這點一開始做的並不好。走邊路,內線適當上提,追防人幹擾出球,給持球人壓力,增加他的出球難度。

  全場比賽打完,杜拉基10投僅2中,只拿了11分,還出現了5次的失誤,這是塞爾特人希望看到的畫面。

  其次,是塞爾特人的針對性增強了。這點從他們開場的頭兩次進攻里就體現的極為明顯。

  這是第一攻。

  這是第二攻。

  仔細點看,其實這兩個回合打的是同一個戰術。泰斯和塔圖姆站弱邊,帶開了熱火隊內最好的兩個協防人,強側留著的是兩個白人球員,加一個橫移不太夠看的克羅達。意思其實很明確,就是一開場就要強攻你的防守弱環了。

  塞爾特人開場打成的4次進攻,除了上面這兩個回合,還有一次是直接拉開防守給布朗一對一單吃鄧羅,另一次是斯瑪特,塔圖姆和泰斯在同側做一個三人間的交叉掩護,把鄧羅帶到了塔圖姆的面前,泰斯把畢拿卡在了籃下,讓塔圖姆一對一單吃掉了鄧羅。

  這個往死了吃你防守弱點的架勢,是塞爾特人在前兩場比賽里沒有過的。這個策略被塞爾特人貫徹了一整場,在他們沒有擺聯防的回合里,鄧肯-羅賓遜的生存環境簡直如同地獄。

  接著我們再來講最重要的一環,破聯防。

  在上篇文章里我說,希禾特的回歸應該能幫助塞爾特人更好的破解2-3聯防。從這場比賽來看,的確如此。他的決策能力在這場球里得到了很好的展現。

  比如這個回合。

  雖然獲加沒有投進,但希禾特在罰球線觸球的瞬間就找到了協防人過來的方向,分給了處在機會點位上的隊友。

  再比如這個。

  塔圖姆往罰球線一站,希禾特立刻做了一個傳球的假動作,誤導了祖高域里克鍾斯的防守判斷,然後就甩給了弧頂的獲加,命中三分。

  希禾特的歸來,往塞爾特人的陣容里又加了一個策動點,當他在場上的時候,熱火要擺聯防的這個決定,下的就沒有前幾場比賽那麼輕鬆了。

  當然,破解聯防這事絕不是希禾特一個人的功勞。

  今天塞爾特人全隊在處理熱火的2-3聯防時,都表現的要比過去幾場更冷靜和耐心。

  比如他們在用核心球員把沉底兩翼的防守點往上拉扯一點後,又加了一部分球員在底線的橫向移動。又比如他們強化了上一場的策略,更多的選擇了早攻,在對手的聯防陣型真正落定之前,就提前完成了快下。

  除此之外,塞爾特人也儘可能地切斷了阿德巴約與隊友的聯繫。無論是手遞手的掩護配合,還是罰球線站定了的策應接球,甚至就連擋拆之後的來回呼應,熱火做的都沒有過去兩場那麼自如。

  他們不僅攻不到綠軍的腹地,在對手不斷施加的對抗面前,就連往日神準的三分,都失去了神采——雖然塞爾特人極其針對重點人的三分,但他們的角色球員,比如奧利尼克和克羅達,其實仍舊有著不錯的投籃空間,只是多數最終都偏離了籃筐。

  隨著希禾特的復出,以及塞爾特人戰略的調整,現在這難題又重新回到了熱火這邊,系列賽重新開始變得有趣起來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