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中期肺癌現治癒之光
2020年09月22日04:10

原標題:早中期肺癌現治癒之光

  廣州日報訊 (全媒體記者何雪華 通訊員郝黎、張藍溪、靳婷、張鬆山)在我國,肺癌年新發78.4萬例,發病率、死亡率占全部惡性腫瘤的20.3%、26.99%,是名副其實的“首癌”。9月20日,《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正式發表廣東省人民醫院終身主任吳一龍教授領銜的ADAURA(術後輔助)研究成果,肺癌術後使用分子分型指導下的第三代EGFR-TKI靶向輔助治療,可降低IB-IIIA期EGFR突變肺癌83%的複發與死亡風險,讓早中期肺癌患者望見治癒之光。

  確診了肺癌,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能否手術切除病灶?是的,對於占肺癌約85%的非小細胞肺癌而言,I期至IIIA期,手術治療是明確的、主要的辦法。而且,部分IB期、II、IIIA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早中期肺癌”,推薦在手術後接受輔助化療。

  但吳一龍指出,上述治療並不令人滿意,因為除了IA期患者外,5年臨床治癒率不樂觀,IB、II、IIIA期的5年複發率分別是45%、 62%、76%,很多患者在手術後會複發,繼而進展為晚期肺癌。術後還有微小病灶、分子微轉移,被醫學專家認為是複發的重要原因。

  第三代藥物降低83%疾病複發

  從1985年以來,全球醫學研究者一直在探索如何提升肺癌術後生存率。2017年,吳一龍團隊曆時8年的ADJUVANT研究成果登上頂級腫瘤學雜誌《柳葉刀·腫瘤》,首次強有力證實第一代EGFR-TKI靶向藥物是伴有區域淋巴結轉移和驅動基因陽性肺癌患者術後輔助治療的重要選擇之一。這一發現中止了“肺癌切除後吃不吃靶向藥”的爭議。不過,吳一龍坦言術後輔助治療讓早中期患者的複發、死亡風險降低30%~40%,與臨床治癒有相當距離。

  ADAURA研究則被切切實實譽為“早中期肺癌的治癒之光”。“ADAURA研究證實,使用第三代EGFR-TKI靶向藥物輔助治療早中期肺癌術後患者,降低了83%的疾病複發、患者死亡風險。”研究發表的共同通訊作者、第一作者吳一龍教授說。

  “第三代EGFR-TKI靶向藥有望成為早中期肺癌術後輔助治療新選擇。”吳一龍進一步解釋,科學研究能讓老百姓獲益,應第一時間讓老百姓知道。

  5年生存率非常關鍵,這一研究在全球284個中心納入682例患者,從2016年8月至2020年1月,第三代EGFR-TKI靶向藥輔助治療,讓患者的中位生存期達到38.6個月,超過了3年。時至今日,術後5年生存被認為不夠,吳一龍認為,這一研究甚至給臨床治癒期擴至10年提供可能性。

  焦點問答

  哪些患者最得益?

  研究團隊估算,將有占肺癌總人群1/3的病人可應用新方案。吳一龍特別提醒,IA期患者並不建議吃三代靶向藥,他們術後的5年生存率已經是八九成了,複發風險低至目前臨床可接受範圍,且藥物本身是有皮疹等毒作用的,亂用弊大於利。

  新治療方案能讓患者活多久?

  這裏涉及到無疾病進展存期(PFS)和總生存期(OS),吳一龍指出,現在確實還沒有總生存期數據,患者用了兩三年的藥,還有八九成人好好地活著,而沒用藥的對照組,生存的只有三四成了,“我只能說,研究的OS,最快也要5年後才等到了。”吳一龍教授說。他同時表示,研究還會每年公佈生存率的變化情況。

  一代藥、三代藥選哪個?

  吳一龍進一步解釋,一代藥首先是可及性好,其次是進了醫保,患者自費比例低,第三是從一代用藥、後面藥接上,總生存期可達72.86個月,超過6年時間。

  三代藥雖然目前已經批準一線治療,但就連歐美都還沒批準輔助治療的適應證,他估計中國最快要到明年底批出適應證。其次是三代藥雖然有了耐藥期結果,但機製不明,尚無有效藥物接下去;最後是藥費問題,現在未入醫保,三代藥月自費達1萬多元。

  “個人認為,在這幾年間,在早中期術後靶向治療上,一代藥、三代藥將並存。”吳一龍教授說,至於選“蘿蔔”還是“白菜”,需要根據上述情況權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