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楚門秀》來描述我們生活的世界,不同的是沒人能和楚門一樣最終找到逃離的出口
2020年09月24日17:17

原標題:借用《楚門秀》來描述我們生活的世界,不同的是沒人能和楚門一樣最終找到逃離的出口

原創 新傳研讀社 新傳研讀社 收錄於話題#新聞傳播2#新傳研讀社4#媒體1

寫在前面:

本期為你推送的是著名傳播學者Mark Deuze撰寫的隨筆《論媒體生活》(Media Life)。這篇隨筆發表在2011年一經發表,便引發了許多關注,也帶來了不少爭議。Deuze借用《楚門秀》的比喻,來描述我們生活的世界,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沒有人能和楚門一樣,最終找到逃離的出口。Deuze認為:我們不僅live with media,更是live in media,並據此提出了媒體研究的本體論轉向。

在當今流動的現代社會中,我們的生活都在不斷應對持續的變化,無論在家中、公司中還是娛樂中。在過去幾十年中,由於媒體、信息和通訊技術的使用,人類生存的這些關鍵領域出現的融合。曾經,我們認為媒體是我們從周圍世界中挑選的技術和內容,因此,媒體只是一種影響我們的外部行動者。然而,事情正在發生變化,Roger Silverstone等學者將如今這個世界稱為“媒體城邦”(Mediapolis):這是一個被媒體全面介入的公共空間,在這裏,媒體支撐著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體驗和表達。

在這篇隨筆中,我想表達的核心觀點是:我們並非與媒體共存(live with media),我們就生活在媒體之中(live in media)。媒體的重要性不僅在於它無處不在,更在於它已經消失了。這種視角或許應該成為21世紀媒體研究的本體論基準。我稱之為“媒體生活”(media life)。

媒介研究與媒介生活

在既有的研究中,與“媒體生活”類似的概念也有很多。例如媒介環境學和中介化。一般來講,這類研究旨在探討社會發展如何與媒體的趨勢相互作用。如今,也許是時候再往前走一步了:我們應該使用“媒體生活”的本體論,來理論化和操作化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我們(可以)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

在當今的媒體文化中,人們越來越多地在世界中穿行,構建了一個深度個性化的媒體系統——換句話說,人們生活在他們自己的個人信息空間中。這一觀點可以形成我們對日常生活進行調查和理解的基礎。Manuel Castells闡述過一種新的社會化傳播形式的興起:大眾自我傳播(mass self-communication)。他認為:

“我們的確身處一個新的交流領域之中,換句話說,我們面對著一種新媒介:它的主幹是由計算機網絡構成,它的語言是數字化的,並且其發送者是全球分佈和全球交互的。誠然,(即使是如此革命性的)媒介並不能決定其信息的內容和效果。不過,它使兩件事情成為可能:其一,傳播擁有了無限的多樣性;其二,大多數傳播流(communication flow)都基本是自發的,這些傳播流無時無刻不在建構和重構公眾頭腦中意義的全球和本地生產。”

相仿,正如Sonia Livingstone所說,21世紀的媒體研究必須建立在這樣的假設基礎上:首先,媒體起到了中介作用,進入並塑造個人之間以及個人與社會之間世俗但普遍存在的關係;其次,不管是好是壞,媒體具備了前所未有的中介作用。“中介一切”(mediation of everything)是以媒體的不可見性為前提的,換句話說,媒體與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都不可分割。一旦媒體變得不可見,我們的身份意識,甚至我們對現實本身的體驗,都會發生不可逆轉的改變。

楚門秀中的媒體生活

我們的生活現實已經不能在媒體之外發生。打個比方,我們現在都活在自己的《楚門秀》(Truman Show)里:這是一個媒體無處不在的世界。我們深深地沉浸其中,無法自拔。我們是其中的明星,支配和塑造著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影片中,加拿大裔美國演員Jim Carrey演繹了一個叫楚門·伯班克的角色。他不知道,自己的整個生活就是一部大型真人秀表演,被全球上百萬人觀賞。作為唯一的“真正的人”,楚門的出路,就是憑藉自己的能力,分辨出在他生活中出現的人是否是演員;哪裡是舞台、哪裡是真實世界,這之間的界限能否被準確描述。

在我們身處的個性化社會之中,我們面臨著相似的困境。同樣,解決這一令人煩惱的困境,也只能依靠個人的能力。這部劇為什麼能如此成功地讓楚門相信,他的世界是真實的?真人秀的導演回答說:“我們總是願意接受呈現在我們面前的世界,就是世界的現實本身。”請注意,這一敘述似乎並不認為,楚門的世界就是不真實的。它不過是真實世界的另一種版本:它被精心地上演,並被完美中介。

當然,用《楚門的世界》來比喻我們身處的“媒體生活”,也有一個缺陷。在影片的結尾,楚門逃離了攝影棚。實際上,這可能是整部影片中唯一真正不現實的地方。因為對我們而言,想要從中介化的生活中逃離,是不可能的。

楚門秀並不僅僅是一個電影。2008年夏天,精神病學家Joel和Ian Gold診斷出了一種新的病症,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他們取名叫做楚門秀妄想症(Trueman Show Delusion,簡稱TSD)。患者認為自己和楚門一樣,生活在一個虛擬的世界,身邊的人和事都是安排好的,他們一直被人監視和記錄,甚至認為他們的精神病醫生都是演員。

從現實意義上講,TSD對我們的啟髮式:(1)它放大了整個人口中一種明顯的不確定和不安定的感覺;(2)它加速了個體自我認同的緊迫感;(3)間接承認了這部電影的另一種結局:楚門沒有(不能)離開,而是留下來,繼續講述自己的故事。

媒體生活與社會

鮑曼認為,人們無法控制的不確定性滋生了一種特殊的恐懼。這種恐懼的基礎是:我們對即將到來的威脅、即將發生的事情,統統保持漠視。在鮑曼看來,更有趣的事情是,在一個快速移動的“失控世界”(runaway world)中,人們對自己前景的不確定性和高度個人化社會的結構和後果之間,存在某種聯繫。鮑曼說:“在硬幣的一面,刻著新個人主義、人類紐帶的消失、團結的萎縮,而硬幣的另一面,則刻著全球化的印記。”

媒體在“連接”和“隔離”兩面中都顯示出的不可思議的能力。它讓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大,同時也越來越小。因此,對於21世紀的媒體研究來說,我們必須直接考察人們這種生活在媒體之中的現實體驗。正如在討論TSD時所指出的,這種體驗根植於人們的感覺——現實已經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或者說,現實已經成為了一種個體獨特的經驗。媒體生活中的人們不可避免地在唯心主義(我們所感知的)和唯物主義(什麼是顯而易見的)之間不斷移動,並以此為基礎理解現實。

簡言之:我們能否在被中介的同時,仍然獲得自由?

無聲迪斯科的世界

在文化轉向、語言學轉向和空間轉向之後,未來的媒體研究或許可以受益於一種新的本體論轉向。我在這篇評論中指出,我們生活在媒體之中,而不是僅僅與媒體共存。我們絕不能認為媒體與我們是分離的。當然,由於媒體的無孔不入和無處不在,它正在變得不可見,一般人甚至沒有注意到媒體在他們生活中的存在。因此,研究不僅應關注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如何使用媒體,而是應該超越媒體和社會的“生產-內容-接受”的研究前提,積極挑戰日常生活中任何想當然的技術推論。

與我們之前的觀點相似,Henry Jenkins在觀看《楚門秀》時,也認為結局中楚門的逃離是一種不可能出現的選擇。這一結局的假設是:就像True Man這個名字所暗示的,人類存在一個“真實”的自我。然而,這種觀點是有問題的,我們作為人類的本質,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我想說的是,從媒體生活的角度來看,我們面對的是無窮無盡的自我選擇和自我版本,人們對這些選擇的困惑和焦慮,很大程度上源於他們在媒體中定位的努力,以及社會為他們生產的自我模板(例如民主中的“公民”,或者資本主義中的“消費者”)。由“媒體生活”支配的社會,就像許多網站一樣,永遠在建設中。不過,建設者並不僅僅是政府和企業的全景堡壘中那些看不見但卻無所不能的守護者,而是我們所有人。

這種社會的一個強有力的隱喻,便是所謂的“無聲迪斯科”。在這裏,參加聚會的人隨著耳機里接收到的音樂跳舞。他們聆聽不同的、個性化的音樂,並在一起度過美好時光。然而,在每一個人的經曆中,這仍然是一個人的世界。“無聲迪斯科”的隱喻抓住了“生活在媒體中”這一概念,在那裡,人們的聯繫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密——無論是通過那些無邊界的問題(全球變暖、恐怖主義、全球移民),還是通過互聯網和移動通信。人們越來越多地參與進基於自我興趣的社會結合(social cohesion)。然而,由於人們身份(公民、消費者、工人)的混亂,他們塑造社會環境、培訓行動能力、成功干預社會的能力又是可疑的。

媒體生活的主導原則是在全球連通性背景下完全中介化的自我創造。本文的主張是:我們不應過多地糾纏於存在主義的思考,而是應該去更多理解媒體的可供性,以及人們如何使用這些技術,在生活中創造藝術。正如Michel Foucault所言:“為什麼燈或房子應該被歸類為藝術品,而不是我們的生活?”事實上,鮑曼也認為,“我們都是我們生活的藝術家——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願意還是不願意,喜歡還是不喜歡”。

在這個藝術作品中,人們是獨立的——就像尼采所提倡的那樣——但從來不是獨自的(我們必須有一個觀眾!)。當然,我們可以按需斷開連接,但既有研究數據似乎表明,我們並沒有這樣真的做了。我建議人們(不管是學者、政治家、商人還是公民)應該像E. M. Forster在《霍華德莊園》中寫道的那樣:“只要把散文和激情結合起來,兩者都會得到昇華,人類之愛將會達到頂峰。我們便不再活在碎片中。“

參考文獻 Deuze, M. (2011). Media life. Media, culture & society, 33(1), 137-148.

原標題:《Mark Deuze:論媒體生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