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所高校本科生可落戶上海背後:潛在受惠群體僅數千人,上海如何破局人口難題?
2020年09月25日15:05

原標題:6所高校本科生可落戶上海背後:潛在受惠群體僅數千人,上海如何破局人口難題?

未來,上海是否還會進一步將畢業生可落戶的高校擴圍,吸引更多的大學生?

9月23日,上海學生就業創業服務網發佈《2020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

其中,對於應屆碩士畢業生,“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應屆碩士畢業生、“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建設學科應屆碩士畢業生,符合基本申報條件即可落戶。

更引起廣泛關注的是6所高校的本科生符合基本申報條件即可落戶,在此前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之外,上海增加了複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

“定向”選人的落戶方式,引起了些許爭議。事實上,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僅就這6所高校的本科畢業生而言,潛在受惠對象或許僅有5000人左右,這其中還包括了相當一部分原本已經有意向在上海就業的畢業生。這也意味著,對於上海而言,這6所高校的本科畢業生給它帶來的常住人口增量十分有限。

一方面,上海希望控制人口,另一方面,在人口老齡化、各地人才競爭等背景下,上海不得不加入“搶人”戰局。此次上海將本科畢業生落戶的高校由清華、北大擴展至6所,信號意義明顯,值得關注的是,未來上海是否有可能讓更多的高校畢業生加入?

受惠本科生群體有限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了6所高校2019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本科畢業人數總共僅18710人,其中,直接選擇就業的本科生人數僅6177人。

這6177人當中還包含了一定比例的上海籍學生。尤其是上海本地高校,上海籍學生的比重一般比較高。以上海交通大學為例,在其2019屆3557名本科生中,上海生源就有807人,佔比高達22.7%。

此外,華東師範大學是教育部6所直屬師範大學之一,有一部分公費師範生,按照相關規定,公費師範生畢業後的就業選擇有一定限製,並非可以自由留在上海。2019年,該校協議就業的本科公費師範生人數為509人。

這也意味著,6177名左右的“潛在受惠”群體人數還需要再打個折扣。

6所高校2019年本科畢業生去向情況

(數據來源:各高校2019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註:直接就業的本科生人數里,既包含了簽約就業,還包含了靈活就業等其他情形。)

2019年,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本科畢業生已經可以享受到直接落戶上海的政策,這是否提高了他們去上海就業的積極性?

數據顯示,北京大學2019屆簽訂三方協議就業的畢業生中,留在北京本地的占43.55%,去廣東的占20.62%,去上海的僅占6.48%。168名簽約就業的本科畢業生中,僅有7人去了上海。此外,北大有483名靈活就業的本科畢業生,學校未披露其具體的城市去向。

清華大學的學生相對更青睞上海。在簽三方就業的154名本科生中,有24.0%去往上海,這超過了留在北京本地的18.2%,僅略低於去向為廣東的25.3%。不過即便如此,去上海就業的也僅有37人。同樣,清華大學有336人靈活就業的本科畢業生,未知其具體城市去向。

當然,上海本地4所高校的畢業生留滬的比例非常高。譬如複旦大學畢業生留在上海就業的占72.75%,華東師範大學畢業生留在上海的占全部就業去向統計人數的61.49%。

整體看來,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選擇就業的本科畢業生基數非常小,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傾向於留在大學所在地北京,並且還有同樣低門檻落戶的廣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競爭,上海落戶政策的吸引力相對有限。

而上海本地的4所高校,已經有相當高比例的本科畢業生傾向於留在上海,對於他們而言,落戶政策無疑是“錦上添花”,並且增加了他們長期在上海紮根的可能性。而在原本打算離開上海的本科畢業生中,有多少會因為可以落戶而留下來?這一部分增量空間還有待觀察。

上海人口困局

以最近5年的常住人口增長情況來看,上海有2年出現負增長,3年正增長,目前,上海常住人口基本穩定在2400多萬,2019年的最新數據為2428.14萬。

2018年,《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5年)》正式發佈,這份規劃提出,緩解人口快速增長與資源環境緊約束之間的矛盾,嚴格控制常住人口規模,至2035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萬人左右。

這意味著,從當前到2035年長達15年的時間里,上海僅剩下約70萬人的增長空間。

2018年,上海統計局發佈了一篇《上海人口老齡化現狀和預判》文章,其中指出,本市戶籍人口老齡化顯著偏高,2017年,上海每不到3個戶籍人口中就有1位60歲以上的。但占全市常住人口40%且整體年齡偏輕的外來常住人口,大幅拉低了全市老齡化程度。

由此也不難看出,一旦控制外來人口,一個可能的後果是老齡化加速。

根據上海市衛健委發佈的《2019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齡事業監測統計信息》,2019年,上海全市戶籍人口為1471.16萬人,其中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361.66萬人,占戶籍總人口的24.6%。

以同樣控制人口的北京作為參照,2019年末北京常住人口為2153.6萬人,其中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46萬,佔比為11.4%,全國的這一比例為12.6%。上海僅戶籍人口中的65歲及以上老年人就已經大幅超過北京所有的常住老年人。

四大一線城市在校小學生人數變化

(數據來源:各城市統計局)
(數據來源:各城市統計局)

再看在校小學生數量,與北京、廣州和深圳相比,2019年上海在校小學生人數是最少的,僅有82.6萬。但上海的常住人口總量目前仍然是四大一線城市中最多的,尤其遠多於廣州和深圳。

並且,相比於2015年,上海近幾年間的在校小學生人數增量也是最少的,僅有2.7萬。2016年和2017年,上海在校小學生人數均出現了負增長。

一般而言,在校小學生數量被視為衡量人口流動的一個重要指標。因為全國小學入學率接近100%,小學生數量幾乎是“數出來”的實數,小學生背後的家長,正是城市里的青壯年中堅力量。此外,小學生數量也一定程度反映了城市未來的勞動力增長潛力。

一方面,在老齡人口總量較大、青壯年人口增長有限的情況下,以及出於城市產業發展的客觀需要,上海急需導入年輕以及高學曆、技能人口,但另一方面,上海面臨著控制人口的製約。僅對部分重點高校的學生敞開落戶大門,或許是上海在兼顧兩方局面之下為數不多的選擇。

值得關注和期待的是,如果有限度放開落戶之後,上海未能取得預期中的效果,未來,上海是否還會進一步將畢業生可落戶的高校擴圍,吸引更多的大學生?

(作者:王帆 編輯:耿雁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