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全球塑料排放量或達5300萬噸,10億人力也難以清理
2020年09月26日11:25

  在香港海灘上發現的一次性口罩。圖片來源:oceansasia.org

  來自《科學》的一項新研究顯示,未來全球的塑料排放量可能達到 5300 萬噸,這是聯合國標準(800 萬噸)的 6.6 倍。而新冠疫情期間產生的一次性醫療防護用品(PPE)廢料更加劇了目前的汙染情況。研究人員認為,全球塑料產業的轉型是達到塑料清理目標的唯一路徑。

  本文轉載自“科研圈”(ID: keyanquan)

  撰文 | 李姍珊

  編輯 | 魏瀟

  今年 2 月,海洋亞洲(OceansAsia)的誌願者在中國香港的索罟群島(Soko Islands)海灘上發現了衝到岸上的一次性醫療口罩。儘管彼時全球正經曆醫療資源短缺危機,生態系統中卻不乏塑料製醫療防護用品的身影。散落至生態系統的塑料醫療垃圾進一步加劇了塑料汙染情況的惡化——上週發表於《科學》(Science)雜誌的新研究顯示,進入地球航道系統中的塑料排放量已達到了近年新高。該研究的作者之一、多倫多大學研究員 Stephanie Borrelle 表示,2015 年時人們認為超出(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 800 萬噸塑料排放量是無法接受的,但 2030 年全球年度塑料排放量可能達到 5300 萬噸——這足足超標了 6 倍多。

  觸不可及的清塑目標

  多倫多大學環境與進化生物學系的助理教授 Chelsea Rochman 帶領一組跨國團隊展開了研究,希望借此弄明白我們究竟需要投入多少精力,才能將全球塑料汙染量降低至 800 萬噸以下:團隊首先估算出每年進入水生生態系統(aquatic ecosystems)的塑料排放約為 2400 - 3400 萬噸。隨後,他們根據目前的塑料汙染應對策略建立模型,預測未來的塑料汙染情況。塑料汙染應對策略包括三部分:降低廢塑料產量(包括禁塑令等政策)、加強對現存廢塑料的管理以及繼續清理環境中的塑料垃圾。

  圖片來源:Pixabay

  研究團隊發現,即便將治理目標根據策略拆解成三個小目標,它們依舊是幾乎難以達成的。更何況想要完成它們也不是件容易事:首先,需要將全球塑料產量減小 25 – 40%;同時,將塑料的回收管理水平應提高 60%;此外,環境中的塑料排放清理水平還得增加 40%。我們可以把這些數字轉換成更直觀的人力消耗——“要想將清理水平提升 40%,至少需要消耗 10 億人力——這是海洋保育協會 2019 年投入國際海岸清潔人力的 660 倍。”

  疫情期間的塑料經濟學

  更加令人擔憂的是,在新冠疫情影響下,塑料汙染的治理變得難上加難。自疫情發生以來,各國政府紛紛出台隔離政策,人們的出行減少,對石油的需求也隨之降低。石油需求的下跌導致了供需差異的增長。其中一個後果是:新塑料的生產成本要比舊塑料的回收再生成本更低了——極低的成本誘惑促使各國通過石油原料生產新的塑料(virgin plastic)來製作醫療防護用品。

  與此同時,全球對塑料製品的需求急速上升。根據中國疫情期間的數據,今年二月我國每天生產的一次性口罩就達到了 1.16 億個,《紐約時報》稱這是疫情前醫療口罩產量的 12 倍。醫療塑料垃圾的產出也隨之上升——在今年的疫情峰值期間,武漢的醫療系統每天都能產出240 多噸的一次性塑料製醫療垃圾。

  一家口罩生產工廠。圖片來源:Aly Song/Reuters

  此外,疫情帶來的生活方式的改變也提高了塑料需求量。在新加坡為期八週的隔離生活中,人們對於外送服務的需求急劇增長。在這期間產生的塑料垃圾,包括食物外賣的塑料包裝、送貨上門的日用品包裝袋等,造成了整個城市共計 1400 噸塑料垃圾增量。根據商業分析網站 BusinessWire 的報告,疫情期間全球塑料包裝市場規模估值將從 2019 年的 9092 億美元增長到 2021 年的 10126 億美元。

  為了盡快處理數量過多的塑料醫療垃圾,疫情期間出現了許多廢塑料處理的不當策略,如移動式焚燒,直接填埋或就地焚燒等等。然而,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 2020 年的報告,即便只有 1% 的口罩經過不當處理,都可能產生質量高達 30 到 40 噸的塑料垃圾,這些垃圾可能隨風飄散至地球的各個角落。例如前文提到的在中國香港海灘上發現了疫情相關的塑料垃圾,這在全球範圍內這很可能不是孤例。

  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面對嚴重的塑料汙染現狀,要想扭轉局勢,唯有推動整個塑料產業的轉型。Chelsea Rochman 表示:“在無法一鍵關停全球塑料生產的情況下,我們需要將塑料產業轉變為以回收為主導的模式,人們應當重視廢塑料的利用價值。我們必須通過國際合作,通過兩條途徑從根本上改變塑料產業——一條是減少新塑料的生產,另一條是探索回收利用廢塑料的新方法。”

  同樣,來自莫納什大學的 Tanveer M。 Adyel 在《科學》發表通訊文章指出,我們的社會目前迫切需要施行“循環經濟”策略,包括對於對於塑料汙染的嚴格管控以及對廢塑料積極回收。企業需要履行他們的社會與環保責任,在限製新塑料的生產和增加舊塑料回收上付出更多的精力。倘若這個社會沒能在環境保護問題上共同努力,我們追上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可能性將變得微乎其微。

  論文信息:

  Borrelle S.B。, Ringma J。, Law K。 L。, Monnhan C。 C。, Lebreton L。, Mcgivern A。, Murphy E。, Jambeck J。, Leonard G。 H。, Hilleary M。 A。, Eriksen M。, Possingham H。 P。, Frond H。 D。, Gerber L。 R。, Polidoro B。,Tahir A。, Bernard M。, Mallos N。, Barnes M。, Rochman C。 M。(2020), “Predicted growth in plastic waste exceeds efforts to mitigate plastic pollution”, Science, 369(6510), 1515-1518。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9/6510/1515.ful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