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單換占士的人 現在成了占士最大幫手
2020年09月27日16:00

  湖人正向著總冠軍發起猛烈衝擊,這支球隊能從上賽季的無緣季後賽蛻變為總決賽球隊,無疑要感謝戴維斯的加入。

  但除了占士,戴維斯是湖人履曆最光鮮的球員嗎?似乎不是。

  迪韋侯活曾經也是與占士並駕齊驅的高中生狀元,他2009年帶隊闖入總決賽,2008-2011連續三年拿下最佳防守球員,連續入選8屆全明星以及一度是全明星票王。

  曾經被譽為聯盟第一中鋒的侯活,甚至還是當年唯一能“單換占士”的寶貝。

  儘管老魔獸早已沒有當年的統治力,但西決聊發少年狂的侯活,再度走入了球迷的視野。

  放下自尊

  西決第四場,侯活獲得了本賽季第三次正選機會,也是季後賽的第一次。而他也不負期待在23分鐘內拿下12分11籃板,其中還有6個前場籃板以及83.3%的命中率。

  而侯活的正選機會,是通過前三場任勞任怨、幹盡髒活累活換來的獎賞。

  “我要努力扮演好球星身邊的綠葉,與隊友做好溝通,減輕他們的壓力。”

  許多年前,老尼爾遜曾經這樣評價在小牛打球的王治郅,“他和德克之間差的就是籃板”,被老尼爾遜譽為天才的王治郅在NBA搶不到籃板球,無法獲得更多出場機會,一直讓老尼爾遜甚為惋惜。

  有時候,你實在是說不好“天賦”和“務實”,哪個更重要?

  侯活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近些年已經因為能力斷崖式下滑,以及比賽態度欠佳被業內外敬而遠之。

  卻因為放下身段轉型工兵型重新找到了工作,而且在西決舞台靠著小伎倆和不惜力的纏鬥,限制了如今的第一中鋒約基治,受到廣泛好評。

  當侯活這輪系列賽踏上球場的第一秒,他就和約基治形影不離,化身為中鋒版的比華利。甚至,侯活會趁對手不注意,偷聽對方戰術。

  如果是過去的侯活,會像今天這樣糾纏約基治嗎?

  歷史已經給出過答案,8年前頂著巨星光環為湖人打球的侯活就常常因為“不滿進攻端的球權”喪失比賽積極性。

  “他就像個要糖吃的小孩,需要給他設計一些低位戰術,他才願意去搶籃板、防守。”

  這是當時外界對侯活的一致評價。

  頂尖的天賦成就了侯活,但也讓侯活套上了枷鎖。巨星的尊嚴要求他像奧拉祖雲那樣利用腳步、通過低位技術打出”漂亮籃球”。

  但現實是,侯活從來都不是奧拉祖雲,他其實是一個把輔助技能拉滿了的豪華“工兵型”。

  可他曾經無法放下身段,像個真正的工兵型那樣去幹髒活累活,這就讓侯活變得“燙手”——“自損八百,但殺敵到不了一千”。

  “在奧蘭多打球,我的自信達到了最高點。”侯活這樣回憶自己的巔峰。

  “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令我失去自信,在休斯頓,我的自信極速下滑,我上網看自己的比賽錄像,我都不敢相信打得那麼差勁的人居然是我。”

  34歲的侯活似乎明白了自己從來不是奧拉祖雲,現在他在場上,能一絲不苟地執行每次掩護、卡位、搶籃板、防守。

  而這放在過去“像要糖吃的小孩”那個侯活身上,是不可想像的景觀。

  對於自己的改變,侯活給出了回答——想要繼續在聯盟生存,“我必須讓曾經的自尊死去”。

  “每個球員都要經歷這個過程,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夠好了,然後重新找回打球的火花。”

  “我必須讓自尊死去。”

  他是球隊毒瘤嗎

  2012年加入湖人的侯活,與去年加入湖人的侯活,處於兩種不同的狀態。前者正值巔峰,後者則是處於穀底。

  去年湖人正式簽下侯活之前,還經過了一次嚴格的試訓,而且湖人的首選並不是侯活,只是因為祖金-諾阿的身體狀態不達標準,才簽下侯活作為球隊板凳席的補充。

  這種心態上的變化,甚至還投射在侯活對高比的態度上。

  2012年的侯活和高比,除了爭吵和鬧劇,沒有給球迷留下其他回憶。

  但去年的侯活主動向高比示好,並且為自己過去的愚蠢行徑道歉。用接地氣的話說就是,侯活的酒杯壓得很低。

  不過,侯活在這件事情上,真的如外界所說的那樣,為一己私利而漠視球隊利益,犯了大錯誤嗎?

  他是毀掉湖人F4的罪魁禍首嗎?

  2012-13賽季,侯活狀態不複以往,傷病是一大原因。而當高比被問到侯活的傷勢時,前者的言辭中卻透露出“不要把傷病當作藉口”的嚴厲,畢竟高比自己就是一個從不把傷病當藉口的鋼鐵男子。

  但這件事情,卻演變成外界指責侯活的根源。

  “當時我受到了髖關節撕裂的傷,這不是小傷,很多球員都需要做手術休息一個賽季,但我整個賽季只休了6場。”侯活回憶道。

  “媒體會問高比關於我的傷情,這就像他們想要一個故事,但這不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2012-13賽季,侯活出場76次,這個數據似乎不能說明他是一個“拿傷病當藉口”的軟蛋。但在這次事件之後,似乎每個人對侯活的看法都帶上了這樣的標籤。

  “我對此感到不解,因為我是他的隊友,他應該為我說話。”

  “這次事件影響了我,讓我在比賽中感覺很艱難。”

  “我的身體狀態還沒準備好出場,但我需要顧全大局,上場讓體系運轉起來。”

  “不止是高比的評論。是整件事情的張力都向你襲來,這真的很令人傷心。”

  帶傷上場事件只是侯活和高比詭異關係的一個縮影,另一個更為現實的問題是——高比和正值當打之年的侯活,誰才是湖人的老大呢?

  從那個賽季湖人球權和戰術上的混亂能夠看出,他們並沒有理清楚這個問題。媒體稱侯活抱怨自己球權太少,也不滿高比出手過多,但他不接受高比的領袖地位嗎?事情似乎又不是這樣的……

  “我會做任何球隊讓我做的事情,我來這裏想和所有前輩學習,向高比、加素、賈米森、拿殊學儘可能多的經驗,因為他們打球的時間比我長。”

  “高比是其中一個影響力不止在NBA的人,我可以從他那裡學到很多。當他退役,我希望他可以說,現在你們有德韋特接班了,這是我當時的想法。”

  湖人、高比、侯活之間的關係就像一出羅生門,作為局外人實在很難覓得真相。

  而這似乎也在提醒我們,所有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侯活和高比有矛盾不假,但他並非就是毀掉球隊的罪人。

  “我認為當時湖人沒有成功的原因在於傷病,傷病可以毀掉一支球隊,我覺得這就是當時湖人的情況。”

  所以,我們很難用一個刻板的標籤去描述侯活。

   都是成長的過程

  作為球員,過去的他既是第一中鋒,也是不夠自律、固步自封的問題球員。

  侯活回憶自己曾經每晚比賽前都要吃一大餐麥當勞,這是因為有一次他吃完之後發揮出色,所以就將這一“傳統”保留下來。

  嗜糖如命的侯活也承認,自己一度每天要吃12條糖果。

  但是現在的侯活早已經戒掉了這些對自己保持運動壽命無益的食物,每天有專人為他設定規範的菜單。

  在減脂期間,每天只吃一頓飯,運動訓練完用青蘋果和蔬菜水果補充能量。

  在加入湖人前,侯活就已經從277磅(251斤)減到了249磅(226斤)。

  “如果我要成長,那麼過去的一切都要丟棄,包括食物。”

  人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侯活也是如此。用他自己的話說,“你們看到的是我成長的過程”。

  外界對侯活常常詬病的是,鏡頭前的陽光快樂大男孩,場外卻是有5個私生子的風流情種。

  去年的侯活在記者格拉漢姆-本辛格的採訪中,他們談及了這個敏感話題,對此侯活並沒有掩飾,而是通過一種自省的方式講述了自己的心路曆程。

  “當時的我很年輕,是全國的焦點,毫無疑問會有很多異性來找我。而我對兩性的事情從未有過經驗。”

  “我就像一個從未吃過糖的孩子,突然擁有全世界的糖果。”

  “如果你是一個18歲的孩子,進入NBA,看到豪宅、豪車,一切都那麼夢幻,你也會想要更多,特別是一個以前不曾擁有過這些的孩子,更容易沉迷其中,這會成為一個問題。”

  “有時候,你需要克製慾望,這是我們人生中終須明白的一課。”

  “運動員、藝人,我們的生活會被全世界關注。我們會犯錯,我們會受到批評。但這是我們成長的過程。”

  顯赫的名聲、大量的財富讓18歲的侯活擺脫了貧困的生活,離開了毒販和黑幫聚集的街區,住上了35000英呎的豪宅。

  但也隨之為他帶來了許多危險的誘惑。

  但是,如果18歲的你擁有相同的名聲與財富,會比侯活做得更好嗎?

  “生活中的每個人都會犯錯。對於NBA球員、藝人、歌手們而言,這是個誘惑更多的世界,進入這個世界無疑令我們大開眼界,我很確信如果其他人也擁有這樣的機會,他們也會犯同樣的錯誤。”

  “但重要的是,你要從中學習。”

  現在的侯活沒有逃避自己五個私生子的責任,在美國文化里,這也並非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甚至是普遍現象。

  如今的侯活甚至能夠在鏡頭前談論如何撫養孩子,以及與孩子們的母親溝通。

  “我要和10個不同的人格交流,5個孩子就有5個人格,還有5個是他們的母親。”

  在如今侯活的談吐中,至少能看出現在的霍華打比起18歲的他更成熟了。

  他一直在提及自己在學習如何為人父母,而且在美國疫情大流行期間,他也把5個孩子接到了自己的住處。

  在複賽之前,他其中一個孩子的母親因為癲癇發作不幸離世,侯活也因此一度抗拒複賽,因為這樣要遠離家人。

  當然,筆者不認為以此能下結論侯活是個“好好先生”,他受教育程度不高,曾經因為用皮帶抽打孩子被控訴(他說自己從小也是這樣在皮帶下長大的,不覺得有問題),而且還支持疫苗陰謀論。

  但另一面,侯活對球迷的舉動又非常暖心。

  國外REDDIT論壇有球迷發表過一篇帖子,標題稱讚侯活是他心中的大好人。

  這個球迷曾經守過火箭隊的球隊大巴,而當球員到來時,夏登直接無視了他們,其他球員熱情也不高。

  只有侯活看到這些球迷,到大巴上放好行李又專門折返,為在場的二十來名球迷簽了名。而且當時正處嚴寒,侯活沒有穿外套,也沒有戴手套。

  縱覽侯活的職業生涯,既有錯誤和汙點,也有閃耀的弧光,不論場內還是場外都是如此。

  這些複雜又自相矛盾的故事,不正如每個普通人的成長一樣嗎?

  時隔11年光景,侯活將迎來職業生涯的第二個總決賽。

  這一次,不同的魔獸,會有不同的結局嗎?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