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男子給陌生女孩捐獻兩次骨髓,多年後他們終於相見
2020年09月29日08:17

原標題:商丘男子給陌生女孩捐獻兩次骨髓,多年後他們終於相見

“其實我真沒有想過兩次給我捐骨髓的人,具體是什麼容貌什麼性格,我只知道他是一個好人,是一個有責任感的好人!”

今年9月15日,在首都北京,武漢女孩胡磊終於見到了兩次給自己捐獻骨髓的恩人黃偉。那一刻,她熱淚盈眶,滿懷感激地深深鞠了一躬!這是在北京舉行的慶祝中華骨髓庫捐獻突破一萬例暨第六個世界骨髓捐獻者日宣傳活動上發生的動人一幕。

近日,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胡磊說:“我見到黃偉大哥後很激動,也瞭解到他除了捐骨髓救我,還長年組織、參與水上救援隊工作,救過好多條人命。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更是一個有愛心的好人。”

一則新聞觸動了他

決心捐獻造血幹細胞

胡磊眼中的好人黃偉來自河南商丘,採訪黃偉時能感受到,他性情直爽、快人快語,是個熱心腸的中原漢子。因為喜歡冬泳,看到一些溺水事故發生在身邊十分不忍,於是2008年黃偉發起併成立了商丘市水上義務救援隊,他擔任隊長。

喜愛冬泳的黃偉

捐獻造血幹細胞的念頭源於2013年春節前夕。黃偉在商丘電視新聞上看到一則女醫生為白血病兒童捐獻造血幹細胞的新聞。其中一個情節深深打動了他:受捐者是一個六歲的小孩,給這位女醫生寫了一個卡片:阿姨,你救了我,你是好人,我長大後也要做好人。

“當時這個情節對我觸動很大,造血幹細胞到底應該怎麼捐獻,對身體有沒有影響,我當時一無所知。但我覺得這麼瘦弱的女醫生能做這事,我肯定也能做。”黃偉說。

救援隊里有好幾位醫生,黃偉就跟他們諮詢造血幹細胞方面的知識,聽到隊里已有好幾位隊員成為捐獻造血幹細胞誌願者了,就跟這些隊員瞭解捐獻細節。當時的他已經43歲了,而誌願者的年齡限製在18至45歲,這讓黃偉有點著急。終於在2013年的6月,黃偉等救援隊14名符合年齡條件的隊員一起在婦幼保健院集體通過采樣加入了中華骨髓庫。

黃偉(前排左四)組織隊員參加造血幹細胞誌願者捐獻

黃偉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是十分幸運的,在加入中華骨髓庫11個月後的2014年6月,就接到商丘紅十字會的電話,問他還願不願意捐獻,“我加入就是為了捐獻,我正等著呢!”黃偉這樣回覆紅十字會的人。經過體檢,黃偉各方麵條件都符合要求,成為水上救援隊里的捐髓第一人。

患病女孩:

三四天找到合適配型很幸運

和黃偉配型成功的白血病患者正是胡磊。

80後女孩胡磊出生於武漢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小時候在廠礦子弟學校就學。此後的胡磊是同齡女生中的佼佼者和幸運兒:名牌大學新聞專業畢業,看好互聯網發展前景,先後就職於兩家一線門戶網站,而後應聘到杭州阿里巴巴總部,事業順風順水,令人羨慕。

胡磊做公益看望老人

然而,意外總是不期而至。2014年初,每天堅持跑步爬樓上班的胡磊,在單位體檢中查出異常,父母把她接回老家武漢,3月份通過活檢,確診她患上最嚴重的T母淋巴細胞淋巴瘤晚期,病情危重,唯一的希望就是做造血幹細胞移植。

面對重病打擊,胡磊說:“爸媽只有我一個女兒,我不能輕言放棄,我要對他們負責任好好活下去。”

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與病魔鬥爭是艱難的,但幸運的是找到了合適的配型。一開始找骨髓庫沒有抱很大希望,因為幾率非常小!但是上天對我實在太好了。大概只有三四天,我就找到了骨髓,而且跟我是全相合。我當時覺得,生命真是太神奇了。”

首次捐髓

三個故事刻骨銘心

2014年9月5日,是正式捐獻的日子。黃偉提前一週去鄭州腫瘤醫院做捐獻準備。第一次捐獻非常順利,這次捐獻過程中碰見的三件事深刻影響了黃偉。

第一件事是在黃偉到達鄭州的第二天,商丘的一名隊員帶著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來看望黃偉,說是代表所有的患者來表示感謝。她跟黃偉講述了自己的故事。2010年,她30歲,孩子還只有半歲,還在哺乳期,她被查出白血病。在親屬中匹配無果後,有幸在骨髓庫找到了非常相似的骨髓。就在她準備進行化療的時候,主治醫生告訴她捐獻者悔捐了,她說當時的心情就是從希望到失望再到最後的絕望,怎麼從醫生的辦公室回到病房的都不知道了,腦子裡面一片空白。幸運的是,她後來通過自移植的辦法成功獲救。

第二件事是遇見了商丘老鄉趙鵬。趙鵬8歲時就查出了障礙性貧血,一直在找配型做移植,找了十幾年了,在2014年的時候找到了,也完成了手術。但是手術的高昂費用讓這個農民家庭入不敷出,術後的藥物費用更是難以負擔。為給家庭減輕壓力,趙鵬把一天吃兩次藥改成一天吃一次,結果三個月之後複發了。知道這件事情後,黃偉去看望了趙鵬,回來後設法提前預支了5000元的捐髓補助,把錢捐給了趙鵬。遺憾的是,9月6日,在黃偉回到商丘的當晚,接到了趙鵬已經離世的消息。

第三件事是收到了胡磊父親手寫的感謝信。黃偉是9月5日上午8點多鍾開始採集血樣,一共186毫升,整個過程4個小時左右,循環了一萬多毫升的血液,大概是身體總血量的兩倍。在即將結束的時候,胡磊所在醫院的誌願者來取造血幹細胞,帶來了一個小禮物和一封感謝信。晚上送走了朋友後,黃偉才開始讀這封感謝信。黃偉說自己對這封信的內容印象十分深刻,有一段話更是一直刻在他的腦子裡:無數次夢見自己代替女兒得了這種病,然而笑醒後發現,殘酷的現實不會因父愛母愛而改變。

“所有父親在孩子生病的時候,都願意代替孩子生病。我也有女兒,所以特別理解作為父親,孩子生病時那種心情。捐隨表面上挽救的是一條生命,實際上挽救的是一個家庭。”黃偉說。

首次捐隨的黃偉

受捐女孩:

我這一輩子過了兩世

胡磊回憶自己第一次接受捐髓時的情景:“主治醫生來到我的移植倉說,你放心,捐獻的骨髓已經來了,大概晚上十點給你回輸。晚上十點,我就看到那袋骨髓了。供者的骨髓流進身體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力量,我重生了。我感覺這輩子特別幸運,人家一輩子就一世,我這一輩子過了兩世。”

重生的胡磊,踏上了跌跌撞撞的康復之路,她更加深刻理解了生命的意義。她去背包旅行,去做義工,讓自己的生命更有價值,也盡力給社會帶來價值。

胡磊在做公益照顧老人

回到商丘後,黃偉仍活躍在水上救援的公益一線,同時呼籲成立一個專門為造血幹細胞捐獻者服務的服務隊,主要工作圍繞三方面,首先是招募更多的誌願者;其次提供諮詢,為那些準備捐獻的人做思想工作,減少悔捐;最後是資助那些有困難的捐獻者。至今服務隊運作將近6年了,在商丘招募了3000多名誌願者。黃偉的行動也影響了身邊的人。2016年7月,黃偉的女兒主動加入了誌願者,採集了血樣。他的兩個姐姐以及外甥都參與了誌願活動。

二次捐髓:

60天高強度鍛鍊消除“三高”

2016年,在武漢家中養病的胡磊,病情出現了反複:醫生告訴胡磊,她的病疑似複發了。

2016年的3月21日,正在組織招募誌願者工作的黃偉發了條朋友圈,此時商丘已經有了19名捐獻者,黃偉開玩笑地問,誰會是第20位捐獻者呢?結果下午4點,商丘紅十字會打電話來說他就是第20位。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兩年前受捐的女孩如今病情複發了。但是這種為同一個人捐獻兩次造血幹細胞的案例並不多見,工作人員表示他可以回去考慮考慮自己的情況,再聽聽家裡人的意見,過兩天再給回覆。但黃偉當時就給了回覆:“我不需要考慮,救人救到底。”

黃偉二次捐獻骨髓

然而,第二次捐獻並不順利。黃偉的身體體檢沒有達標,血糖、血脂、血壓、膽固醇、尿酸等指標都偏高。黃偉請求給他一點時間鍛鍊,他會達到捐獻標準的。

說到做到!從接到通知那天起,黃偉開啟了鍛鍊模式。首先練暴走:慢慢地從5公里、6公里、7公里……到後來最長的一次是一天暴走了15公里。然後游泳,下班後遊,每天堅持不少於兩公里。飲食方面,黃偉不敢吃麵、豬肉,主要吃素菜,肉類只吃一點牛肉和魚肉。一個月後,各項指數基本都合格了,黃偉又重新向骨髓庫提出了申請。

黃偉直到捐獻前的那一天,都一直都保持著高強度鍛鍊,總共堅持了60多天的時間,一共暴走700多公里,游泳120多公里,體重減掉了9.5公斤。最後所有指標全部合格,2016年5月26日完成了第二次捐獻。黃偉說,也有人建議他用藥物控制住三高等症狀,但他擔心骨髓會殘留藥物,鍛鍊能讓自己用最好的身體狀態完成捐獻,也是對受捐者負責。

黃偉二次捐獻骨髓

康復女孩:

我要好好活下去延續這份愛

儘管已經捐獻過兩次造血幹細胞,但出於醫學倫理學要求,作為非親緣造血幹細胞供患雙方,黃偉和胡磊在移植後兩年內不能見面。黃偉依舊做著自己的水上救援工作和誌願者服務隊的工作。胡磊雖然還在恢復期,但只要身體狀況允許,她就去堅持做公益,她也登記了遺體捐獻,希望能為醫學事業做一些貢獻。

胡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雖然一直沒有見過捐獻者,但他一直是我的榜樣,他的愛心一直激勵著我好好活下去。”

今年是中華骨髓庫捐獻突破一萬例,又是第六個世界骨髓捐獻者日,有關方面決定舉辦一次全國性的宣傳活動,邀請黃偉參加會議,活動方一直囑咐黃偉一定要去參加。直到活動前兩天,工作人員才告訴他說有驚喜。黃偉此時才猜測可能是會和那個女孩見面。他為女孩準備了禮物,一件誌願者馬甲和一隻杯子,寓意一輩子從事誌願者事業。

現在,曆經重病磨難的胡磊辭職回到武漢父母身邊,邊養病邊探索創業。她說,這次生病最大的收穫是認清了生命的本質是精神的充實。自己現在只做兩件事:一是自己感興趣的,二是能幫助別人的。胡磊想用自己在電商業積累的知識和經驗,幫助偏遠地區農民解決綠色農產品銷售難題,讓自己的生活充實起來。

紫牛新聞記者|楊誌敏

實習生 |鄭星雨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