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心之戰!湖人還沒針對熱火,他們自己就先崩了
2020年10月01日17:21

  對熱火來講,總決賽第一場真是誅心之戰。

  占美-畢拿,杜拉基和阿德巴約的相繼受傷,只是球隊所遭遇到的困難之一, 更容易讓斯法烏斯特拉感到悲觀的,應該是策略上的無力。

  從觀感來講,我覺得沃格爾並沒有在防守上過分地針對熱火。

  在賽前分析里,我就講過我認為湖人應該怎麼安排開場對位,就是讓占士去追克羅達,讓一字眉去防畢拿,因為這樣可以更長時間地把一字眉留在籃下,好讓侯活外擴自己的防線,把身後的事都交給一字眉來打理。

  但是,湖人並沒有這麼做,他們的對位安排是很常規的三號位對三號位,四號位對四號位。這種安排的感覺就有點像是沃格爾在試探,想看看自己常規打能不能打贏熱火。

  但顯然,這個部署在一開始是讓湖人吃了一些虧的。

  像這個回合。

  杜拉基跟阿德巴約打擋拆,順到下面,一字眉過來協防,底角克羅達大空位,三分命中。

  但是你不要不過來補呢,阿德巴約這種下順就切的很舒服了。

  湖人最初落後到13分,除了自己進攻不順之外,防守端的問題是關鍵,侯活這點被針對的很厲害,而一字眉又被吊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幫不上忙。熱火裡突外投,節奏打的很順,湖人就不好應對了。

  但是等到湖人開始人員輪換,把一字眉擺到五號位以後,形勢就立刻發生了翻轉。防守端,湖人從中鋒在場時的延誤,變成了逢掩護就換,熱火在外線的第一機會不好出了。

  而進攻呢,在阿德巴約下場之後,熱火這邊拿上來一個小陣容,一字眉成了場上絕對的製高點,所有跑動都會吸引熱火整體防守的變動,每一次觸球,都能帶來多名防守人的合圍。這也就意味著一定有人處在被放空的狀態之中——波普藉著這個機會,在右側底角投進了兩記三分。

  像這球,一字眉一往下走,熱火馬上動了防守,波普這就出機會了。

  熱火見勢不妙,趕緊把阿德巴約拿上來。但因為這時候打5的已經是一字眉了,他對阿德巴約,不僅能蹲籃下提供高質量的護筐,也能在直接的擋拆防守中去做換防。熱火想再靠杜拉基和阿德巴約的擋拆來攻擊湖人,就很難奏效了。

  那為什麼到了第三節的時候,湖人沒有再吃侯活這點的虧呢?

  我覺得一部分的原因是杜拉基傷了,熱火隊內最擅長打擋拆錯位的發動機沒了,替代他上來的希羅,在這方面的能力遠不及自己的老大哥,熱火打擋拆去攻擊五號位的能力被削弱了,侯活就有生存空間了。

  而另一部分原因呢,是湖人的進攻比開局階段更平穩了。

  可能是因為忌憚湖人破聯防的能力,熱火這場比賽幾乎沒擺過幾次聯防,在大多數的時間里,他們都是在守人盯人。這個問題其實也是挺難選的,你擺聯防,一字眉容易去罰球線懲罰你,占士也可以去中間做策應,但你要不守聯防呢,占士的點名又會搞的你很頭疼。這是兩瓶防守毒藥,只不過熱火今天選擇了後者。

  上半場,熱火碰到占士點名,要麼就地形成夾擊,要麼上搶延誤,是儘量不做輕易地換防,然後占士的球全傳出來了。這點跟我們之前預計的一樣,占士的點名一定會帶來大量的進攻機會,未必會出在第一接應點,但一定會有人處在防守薄弱處。

  比方說這個回合,雖然助攻不算在占士的頭上,但熱火兩名球員收在占士這個點上,給古斯馬創造了錯位攻擊的機會,逼得熱火做內線防守的輪轉,然後才有了一字眉這個輕鬆空切的機會。

  所以湖人其他球員是否能把握住機會,就成了他們能不能打順的關鍵。

  至少在上半場,他們收到了很好的反饋。占士半場7個助攻,湖人投進了11記三分,刷新了自己的歷史紀錄。

  但到了下半場,熱火的策略就完全變了,夾擊和大延誤沒了,一律採取換防。我能理解史帥教練的意圖,延誤夾擊占士的代價的確太大,他的視野太好,出球太快,對熱火後續的防守輪轉要求太高,上半場湖人投那麼準,他有點不敢繼續給角色球員機會了,所以做了這個調整。

  但事實上,真不見得有這個必要。湖人是一支空位都能投出9中0,16中2的球隊,史帥其實不該被湖人箭如雨下三分給震懾到。

  而這一換,也是徹底給熱火換崩了。

  占士單打希羅跟鄧羅,要是不提前給協防,那真是純白給。

  可要是上協防呢?熱火又只有阿德巴約這一個內線製高點,一旦他被占士給調到了外面,下線就完全成了一字眉和侯活的後花園。

  比如這樣。

  熱火的整體陣容還是太小了,占士靠著半轉換的推進和陣地戰點名,打亂了場上的人員對位,製造出了成片的錯位,進一步放大湖人在形體上的優勢後,也幫助他們完全掌控住了比賽的主導權。

  之後熱火嘗試過納恩和奧利尼克,就這場比賽而言,效果還不錯,但由於分差拉開的過大,湖人並沒有再對此做出針對性的部署,這種高效不見得能延續到下一場。而且他倆的防守真的足以在正常的對局下,贏得史帥的信任麼?很難講。

  總的來說,這場比賽的進程始終沒有跳脫我們的賽前預期,熱火的防守沒有對湖人構成有效的威脅,他們的遠投手感受到了巨大的考驗,在攻防兩端都沒辦法做自己的情況下,輸波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

  至於下場比賽…

  斯法烏斯特至少還需要解決兩件事:

  ——如果杜拉基回不來了,這個點熱火該怎麼彌補?

  雖然占美-畢拿是這支球隊名聲最為響亮的球星,但事實上,杜拉基才是熱火今年季後賽發揮最為穩定的球員,也是他們最重要的進攻發動機。僅從現有的人員來看,這個點的損失幾乎是不可彌補的。

  ——如果湖人下場開始做針對性的防守調整,不讓你搶開局了怎麼辦?

  如果湖人選擇在下場比賽調開場對位,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一旦侯活這點不好被擋拆針對,開局階段的優勢搶不出來,等到湖人開始放小後,熱火還有更好的應對方式麼?至少在這場比賽里,我們是找不到答案的。這是一個需要史帥來予以解答的問題。

  雖說系列賽才剛剛打成1比0,勝負懸念還遠沒有到揭曉的時候,但不可否認,湖人現在的的確確已經站在最有利的位置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