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寶儀律師:「除了work hard and play harder,也要懂得不能凡事攬上身。」
2020年10月02日02:07

我自小志願其實是當教師,不是律師。父母認為選一些專業科目比較好,細心思量下,發覺成績雖然不差,但數學根基弱,不宜當會計師;自己細膽又怕血,不能當醫生。 當時受電視節目薰陶,感覺律師很正義,便讀上法律。

雖然選擇了法律,但做教師的心仍然沒變,決定畢業後先接受實習,累積一些實戰經驗,成為律師後再去執教鞭。 誰不知在實習期間已經獲邀教授保險課程中的法律科,突然發現原來兩者是可以共存。這樣身兼兩職多年,雖然忙碌,但喜在心頭。

[caption id="attachment_124430" align="alignnone" width="390"]

頸鍊: ILIA Jewellery Co. Ltd[/caption]

另外我另做過區域法院暫委法官、調解員、專欄作家、出書(《法律陷阱》1及2),最近又多了個身份,跨出法律界,變做「IT人」。當我還是見習律師的時候做legal research,找尋案例需要由幾寸厚的紙本Law Book逐本查閱。雖然後來司法機構電子化了判決書,並開放於網上經關鍵字搜尋,但要找到適合的案例亦是一個很冗長及沉悶的過程。而律師一般是按時間收費,所以客戶需就律師搜尋案例所花費的時間付出不菲的律師費。我稱這沉悶又重複的工作為「牛仔的工作」。我認為律師的時間應該用於要「食腦」的工作,如談判、分析案情及理解客戶的要求等。現今科技發達,「牛仔的工作」應該交給科技解決,所以決定找一些IT朋友替我完成這個夢想。 經過兩年近萬次的測試,我們開發了一個名為JURU–The Smart PI Master的電腦軟件。而JURU 1.0終於在今年7月推出,邀請了一些客戶免費試用。現有超過10間律師樓及保險公司受邀試用,反應令人豉舞。

[caption id="attachment_124432" align="alignnone" width="613"]

圑隊正密鑼緊鼓製作有更多features的JURU2.0[/caption]

「Work hard and play harder」是我常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話。在工作時要全力工作,但在工餘時玩樂亦要盡情投入。要做到work-life balance,除了時間管理外,還要懂得effective delegation (有效地把工作適量地分配給適當的人)。就像在開發JURU時,我在科技上的知識欠奉,便要找能信任的科技專家,不能每個環節都「攬上身」。管理律師樓的時候我亦會用相同方法,這樣大家才能有效率、有水準地完成手上工作,盡快收工去玩。此外,工餘時間也要多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充電,我除了愛四處遊山玩水,也有參與慈善工作,雖然需要付出時間,但精神上卻是個充電過程。每次和一班有心人成功完成一個慈善活動工作,興奮之情實非筆墨可形容。我可能比受惠者賺得更多!

[caption id="attachment_124431" align="alignnone" width="362"]

早前當義工導師協助敎授小童書法班[/caption]

香港有很多在職母親 ,她們上班時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強人,下班則化身為細心的母親及溫柔的太太照顧家人。我真的很為香港女性驕傲,她們很多在我眼中都是wonder women!

Image/ 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舞台劇演員楊螢映:「我覺得香港女生像雞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