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木乃伊身上,竟藏著這種年輕的疾病
2020年10月14日07:41

原標題:千年木乃伊身上,竟藏著這種年輕的疾病

原創 trombonist 物種日曆

1991年9月19日,意大利和奧地利兩國交界處的奧茨塔爾阿爾卑斯山脈(Ötztal Alps),一對登山的德國夫婦發現了一具冰土中的遺體。起初,他們以為這是一名遇難不久的不幸登山者。不過通過後來的研究,人們發現,這位死者真實生活的年代離我們已經大約5300年了。

根據發現地,人們給死者起名奧茨(Ötzi)。是的,他就是著名的“冰人奧茨”(Ötzi the Iceman)。

面朝下、被凍在冰土裡的奧茨。圖片:Helmut Simon

奧茨是目前歐洲發現的最早的天然木乃伊。在他生活的年代,歐洲正從新石器時代邁入青銅時代;通過分析遺體本身以及附近散落的物品,人們得以一窺這段過渡時期的風貌。

除此之外,奧茲其實還有另一個較為特殊的身份——人類歷史上已知最早的一例萊姆病患者。

年輕的疾病

萊姆病(Lyme disease)在北半球廣泛流行,它的病原是一類叫做疏螺旋體(Borrelia spp.)的細菌。不過,並不是所有疏螺旋體都能引起萊姆病,而且不同地區的病原菌種有所不同:在北美主要是最著名的伯氏疏螺旋體(B. burgdorferi)和 B. mayonii,在歐亞大陸則是另外兩種(B. afzelii 和 B. garinii);另外還有一些菌種只在局部地區有過報導。

暗視野顯微鏡下的伯氏疏螺旋體,放大400倍。圖片:CDC

2010年的一項屍檢使得人們發現奧茨曾經感染過疏螺旋體。起初人們以為那是伯氏疏螺旋體,不過進一步的研究證實,罪魁另有其菌。多說一句,奧茨身上還有箭傷(可能是致命傷)、骨折,並且感染過寄生蟲和幽門螺杆菌,真是命途多舛。

萊姆病的傳播離不開一類小蟲子——硬蜱(Ixodes spp.,在北美主要是肩突硬蜱 I. scapularis),它們不是昆蟲,在演化關繫上和蜘蛛是一家(蛛形綱)。

硬蜱的一生相當純粹:以在春天被產下的卵為起點,從幼蟲、若蟲再到成蟲,曆經兩載春秋,每一步蛻變都依賴吸血。硬蜱主要通過叮咬鼠類(也有鳥類)獲得疏螺旋體;當被感染的硬蜱叮咬人時,萊姆病就有可能因此傳播。

肩突硬蜱成蟲 I. scapularis。圖片:Scott Bauer

儘管“萊姆病”這個名字誕生至今不過45年,但早在17世紀,到達新英格蘭地區(今美國東北六州)的英國探險者就已經注意到了當地猖獗的蜱蟲:“夏季,那些去過灌木叢的人們,長襪上掛滿了蜱蟲;它們爬上衣服,鑽進長褲,叮咬人類。”1740年代,林奈最重要的門徒之一佩爾·卡姆(Pehr Kalm)造訪北美,他也在自己的見聞中留下了“紐約的森林滿是蜱蟲”的記錄。

此後兩百多年里,人們陸續將一些關節疼痛、皮膚紅疹、神經症狀等問題和蜱蟲叮咬聯繫起來——直到1975年在萊姆鎮的那次爆發,萊姆病的面紗才被正式揭開。

1980年代初,科學家們第一次從硬蜱樣本中分離得到伯氏疏螺旋體,這一最早被鑒定的萊姆病病原。

1975年,美國康涅狄格州萊姆鎮(Lyme, Connecticut),一起“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集中爆發,後來被證實是一種新發現的疾病,即萊姆病,病名來自該鎮與鄰近小鎮。圖片:JJBers Public

此螺旋非彼螺旋

疏螺旋體屬於螺旋體家族,這是一類較為特殊的細菌,它們與其他細菌最顯著的差異在於運動器官——鞭毛。通常情況下,數量不等、佈局不同的鞭毛排布在不同細菌(主要是革蘭氏陰性菌)的外表面,但螺旋體的鞭毛卻在菌體內部(確切說是在周質間隙)。螺旋體的鞭毛也叫軸絲(axial filament),沿菌體長軸縱向排布,正是這些軸絲的扭轉給螺旋體提供了運動的能力。

螺旋體鞭毛示意圖。圖片:cronodon.com

運動的螺旋體。圖片:gfycat

回顧人類疾病史,我們會發現,除了伯氏疏螺旋體外,不少螺旋體其實都留下過“濃墨重彩”的一筆,比如引起鉤體病的鉤端螺旋體(Leptospira spp.)、引起梅毒的梅毒螺旋體(Treponema pallidum pallidum)、引起熱帶肉芽腫的梅毒螺旋體亞種之一(T. p. pertenue)等等。

電子顯微鏡下的梅毒螺旋體。圖片:David Cox / CDC

從名字來看,螺旋藻、螺旋菌是兩類容易與螺旋體混淆的微生物。三者的共同之處在於,它們都屬於細菌這個大家族。不同的是,螺旋藻屬於藍細菌(確切地說是節螺藻屬 Arthrospira 的幾種細菌),存在於海洋中、為我們提供了絕大多數氧氣的原綠球菌也是藍細菌;“螺旋菌”則並非系統分類學概念,而是單純從外觀上將一些呈螺旋狀的(且非螺旋體的)細菌歸到了一起,比如幽門螺杆菌、空腸彎曲菌等,不同“螺旋菌”之間的關係可能相差很遠。

鈍頂節螺藻(左)和空腸彎曲菌(右)。圖片:Joan Simon;Janice Carr

小心蜱蟲,這很重要

讓我們回到萊姆病。

如果被帶有疏螺旋體的硬蜱叮咬,大約一週後,局部便可能出現紅疹;這是萊姆病早期較為典型的症狀,雖然不痛不癢,但紅疹會逐漸擴大。如果得不到及時正確的治療,關節肌肉疼痛、心悸等問題可能隨之而來,甚至發展出關節、神經方面的長期症狀,揮之難去。好在萊姆病的治療方法已經比較明確,因為螺旋體本質上是細菌,所以治病的主力就是抗生素。

萊姆病早期的典型紅疹,有人形象地把它叫做“牛眼”(bull's eye)。雖然有藥可醫,但目前還沒有被證實有效的萊姆病疫苗。圖片:James Gathany / CDC

雖然硬蜱叮咬引發萊姆病的概率並不高,但我們仍不能太掉以輕心,因為萊姆病不是硬蜱傳播的唯一疾病(還有巴貝斯蟲病等),所以發現被叮咬後,及時除蜱是第一步;蜱蟲在你身上停留的時間越短,螺旋體進入你血液的可能性就越小。通常的方法是找一把小鑷子,儘可能靠近被咬出的皮膚,夾住蜱蟲的口器,然後將其拔出;切記不要手捏蟲子或左右搖拽,以免口器斷裂在皮膚里。

蜱蟲,宜夾。圖片:CDC

這一步的難點有二:首先,自己不會除蜱(所以條件允許的話還是及時就醫);其次,一部分患者未曾發現自己被硬蜱叮咬過。春夏兩季是硬蜱叮咬引發萊姆病的高發期,這期間的若蟲通常只有幾毫米長,非常不起眼;同時,若蟲的分泌物會起到麻痹作用,降低人們對瘙癢疼痛的敏感性。

飽餐一頓的硬蜱,可能也只有這麼大。圖片:Thomas Hedden

最佳的“治未病”措施自然是避免被硬蜱叮咬。蜱蟲偏愛潮濕的林地、灌叢、草叢和落葉堆,如果你想外出遊玩,帶好長褲、長袖、帽子、含有避蚊胺的驅蚊水,以及把褲腿紮進襪子裡都是可行的個人防護手段;如果家有貓狗,給它們做好皮膚檢查和定期驅蟲也是有效的預防方法。

與傳染病相識相殺

萊姆病並非無藥可醫,而且目前看來幾乎不會致命,然而人類所要面對的局面並不簡單。有研究預測,由於氣候變化和城市化等人類活動的影響,適合媒介硬蜱的棲息環境變多,人蜱接觸的機會將相應增加——實際上,萊姆病的擴散已經發生。

在亞洲,人們發現了新的致病菌株;在歐洲,從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英國每年確診的萊姆病患者數量幾乎一直呈增長趨勢。相比之下,北美的形勢更加嚴峻,萊姆病不斷在加拿大境內擴張自己的勢力;在美國,人們估計每年新增的病例數在三萬到三十萬之間。如果你關注北美娛樂圈,或許就會知道不少明星都曾有過同萊姆病抗爭的病史。

直到今天,新英格蘭地區仍是美國萊姆病的高風險區域。圖片:CDC

人類開拓的腳步從未停止,傳染病如影隨形,它們有的已經伴隨人類百年,有的則是在最近一個世紀、甚至最近幾十年里才與人類相見。好在,在不斷髮現、求證、糾謬的過程里,人類逐漸學會與這些傳染病共存,甚至控制、消滅它們。

這樣的相識相殺,還會繼續。

原標題:《千年木乃伊身上,竟藏著這種年輕的疾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