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囚禁,謀財害命,原來你是這樣的花
2020年10月15日20:48

原標題:勾引,囚禁,謀財害命,原來你是這樣的花

原創 沙漠豪豬 物種日曆

很多植物都會提供花蜜、花粉等美味佳餚,讓昆蟲在飽餐之餘順便給自己傳播花粉,就好像開餐館賺錢一樣,可是,和現實中一樣,植物里也有開黑店的,它們有些會強留顧客住宿,還有些如同《水滸傳》里的張青和孫二娘一樣謀財害命。

01

王蓮:舒服的禁閉

這些開黑店的植物里,最著名的可能要屬王蓮了,它包括兩個物種:亞馬孫王蓮Victoria amazonica和克魯茲王蓮Victoria cruziana,其中亞馬孫王蓮是世界上葉片最大的水生植物,葉子的直徑能達到兩米。王蓮的花朵遠看就像是大號的睡蓮花,會在傍晚時分鑽出水面,沐浴著月光慢慢開放,等到了半夜,它就已經展開了純白色的花瓣,準備好招待客人。這個時候,它的雌蕊已經成熟,能夠接受花粉,不過雄蕊還在發育當中,無法釋放花粉。

王蓮的花非常美麗。圖片:Bilby / Wikimedia Commons

給王蓮傳粉的主要是一些甲蟲,它們被王蓮花初開時散發的強烈甜香氣吸引來,一頭鑽進層層疊疊的花瓣中央,那裡有著營養豐富的美餐,而且還不是花蜜、花粉這些大路貨,而是雌蕊心皮上的澱粉質附屬體。同時,花中的溫度也會升高,比周圍環境能高出8~10℃,對於甲蟲來說,王蓮的花既溫暖,又有吃喝,足以讓它們在幸福中忘卻時間,就這樣,它們在這美好的一夜裡,無意間就把身上的花粉傳給了雌蕊。

不小心跌進王蓮花心中的甲蟲。圖片:BBC Studios / youtube

當第二天太陽升起時,王蓮的花瓣就逐漸閉合,把甲蟲關在花中,這時雄蕊也發育成熟了,把花粉散播出來,沾在甲蟲身上。這個香甜而美麗的牢籠並沒有關閉太久,第二天的傍晚,它就會重新展開,重獲自由的甲蟲自然是還不長記性,被下一朵剛剛綻放的花朵吸引,再次強留一夜。而轉過來到了第三天,王蓮的花瓣就會變成紅色,失去了對甲蟲的吸引力,慢慢沉入水下發育成果實。在同一株王蓮上的花苞,不會在相鄰的兩天里開花,所以第二天晚上從花中逃走的甲蟲,再次進入的一定是其它植株剛開放的花朵,只要不出意外,王蓮一定不會發生自交。

02

馬兜鈴:有內味兒的黑店

王蓮的這個店呢,餐飲和住宿條件還是不錯的,而馬兜鈴Aristolochia debilis以及它那一大堆同屬親戚的店,條件就要差一點了。好多人都是從《西遊記》里知道馬兜鈴這個名字的,它的果實成熟以後會開裂,北宋寇宗奭說它“狀如馬項之鈴,故得名也”。這“鈴鐺”的前身,是一朵形狀更為奇特的花,看上去就像個朝天彎曲的喇叭,它沒有單獨的花瓣,“喇叭口”和“喇叭管”都是由花萼特化而成的花冠管,這也是它引誘和囚禁昆蟲的機關。而最下方膨大的球形部分中,就是雄蕊和雌蕊生長的位置。

馬兜鈴屬的花形狀十分奇特,圖為大葉馬兜鈴(A. macrophylla)。圖片:Maja Dumat / Wikimedia Commons

給馬兜鈴傳粉的昆蟲,主要是一些蠅類,花剛開放的時候,“工具蠅”們被花冠腐肉爛草一般的顏色和花中散發的臭氣吸引過來,以為這是一堆“誘人”的腐肉,順著“喇叭管”深入,打算飽餐一頓,順便再產一產卵。

當它們摸到隧道的盡頭時,就會意識到自己好像已經中計,因為這裏空空蕩蕩,雖然也有花蜜可吃,但卻完全不適合後代成長,想原路返回就已經晚了。因為花冠管內壁上生有許多向深處傾斜的硬毛,進來時候順著毛走,毫無阻礙,出去的時候就要被硬毛迎面懟上,可以說是寸步難行。沒有辦法,只得暫時留在沒毛的花冠深處歇息,以後再做計較。

馬兜鈴屬A. esperanzae剖開的花,中間佈滿了硬毛。圖片:George J Shepherd / Flickr

這個時候,馬兜鈴的雌蕊已經成熟了,可以接受花粉,而雄蕊要等到第二天才會成熟,“工具蠅”在花里慌不擇路的時候,就會把身上攜帶的花粉撲騰到雌蕊的柱頭上,完成傳粉。什麼?你問它們身上的花粉是哪來的?當然也是從上一朵花中帶來的啦。

等到了第二天,馬兜鈴的雄蕊成熟,如同淋浴噴頭一樣,給昆蟲身上噴滿花粉,同時花冠管內壁上的毛也開始萎蔫,讓出昆蟲離開的通道,畢竟,還要靠它們去給下一朵花傳粉,老這麼關著也不是個事啊。

蒼蠅被大花馬兜鈴(A. grandiflora)吸引,鑽到了花冠內。圖片:Cary Bass / Wikimedia Commons

02

天南星:有去無回的“母夜叉”

馬兜鈴的繁殖策略雖然略顯雞賊,但昆蟲被它關住那一晚也沒太吃虧,花里挺安全的,也有蜜吃,只不過是浪費了一天時間而已。有些天南星屬植物就不一樣了,它的傳粉過程那可是要命的。

天南星屬植物的花辨識度很高,外邊一般都有一層形狀誇張的佛焰苞,中間一個棒狀的肉穗花序,雄花長在花序的上半部,雌花長在花序的下半部。很多天南星都是雌雄同株,一個花序內的雄花和雌花都可育,也有少部分是雌雄異株,雄株的雌花和雌株的雄花都只是擺設,沒有繁殖能力,傳粉時候“謀財害命”的,是緣毛南星Arisaema ciliatum等一些雌雄異株的種類。

緣毛南星,外面有條紋的薄片是佛焰苞,內側棒狀的是花序。圖片:陳敏愉 / PPBC中國植物圖像庫

這些天南星可以通過氣味,吸引蕈蚊等以真菌為食的昆蟲,昆蟲被吸引來以後的命運如何,那就要看它們的造化了,如果遇到的是雄株那就能活,如果遇到了雌株,那就離死不遠了。雄株的佛焰苞底部,積累著一層花粉,都是從雄花里落下去的,佛焰苞的內壁很光滑,昆蟲進來以後沒法原路爬回去,就只能在花粉堆中尋找其它的出口。好在天無絕蟲之路,雄株的佛焰苞基部沒有完全合攏,敞著一個口子,昆蟲可以輕而易舉地帶著一身花粉爬出去。

如果它逃出去以後再進了雌株的“黑店”,那就慘了,雖然不至於被做成蟲肉包子,但這一條小命肯定是要交代在花里了。雌株的佛焰苞外形和雄株差不多,唯獨沒有底下那個洞口,也就是說,如果昆蟲誤入,就只能在爬上爬下的過程中把自己身上沾的花粉傳給雌花,最後精疲力竭,累死在佛焰苞底。

天南星屬的雌花花序底部,昆蟲被困死在裡面。圖片:Beatriz Moisset / Wikimedia Commons

不知你發現沒有,這些把花改造成“黑店”來迫使昆蟲傳粉的植物,雌、雄蕊要麼不在同一天成熟,要麼幹脆就不長在同一株植物上。謀害昆蟲實際上都是避免自花傳粉的措施。花粉自產自銷雖然很方便,但是卻會大大降低後代的多樣性程度,從而降低後代在複雜多變的環境中生存下去的概率。這些植物通過“陰險”的方式來保證異花傳粉,從人類的眼光來看,也算是一種優(避)生(免)優(自)育(攻)措(自)施(受)了吧。

原標題:《勾引,囚禁,謀財害命,原來你是這樣的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