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崢女兒被嘲“最醜星二代”,陶虹坦蕩回應:你不美,但獨一無二
2020年10月17日13:16

原標題:徐崢女兒被嘲“最醜星二代”,陶虹坦蕩回應:你不美,但獨一無二

原創 Cheryl 精英說

在前不久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家鄉》中,徐崢不但和妻子陶虹久違同框,一同出鏡的還有今年剛剛11歲的女兒徐小寶。

在影片爆出的幕後花絮中,徐小寶身穿黃色衣服,在一旁安靜地聽著爸爸講解戲份。

表演殺青的時候,作為導演的徐崢還給女兒送上鮮花,祝她殺青快樂,並領著女兒和偶像王俊凱一起合影。

11歲的徐小寶乖巧可愛,雖然是第一次面對電影鏡頭,和一眾老戲骨同台,但絲毫沒有怯場的表現。

然而,更多的網友們把注意力轉向了徐小寶的顏值上,吐槽她長得根本不像媽媽陶虹。

一些媒體甚至用“最醜星二代後繼有人”這樣刻薄的話語來評價一個女孩的容貌。

頂著星二代的光環,媽媽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但因為自己長相普通,徐小寶在學校里也不止一次被同學們譏笑嘲諷,這讓她一度感到十分自卑和難過,回到家委屈地直哭.....

其實,不僅僅是暴露在燈光下的星二代,我們普通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可能都曾碰到過各種各樣的“審美霸淩”和“樣貌歧視”,因為不夠美麗的外形而深感自卑、飽受困擾。

知乎上,類似“被嘲笑長相該怎麼辦”的問題不勝枚舉,很多網友都在評論區中匿名講述自己的故事。

圖片來源自知乎

親戚有意無意的調侃、父母狀若無心的評價、同學指指點點的嘲笑...... 就是這些時刻,讓一個孩子產生了深深的自我懷疑和相貌焦慮。

一個孩子的一生

要經曆多少次審美霸淩

每個人都有愛美之心。當我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也會傻乎乎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咯咯笑,然後給鏡中的自己一個可愛的吻。

可是當我們慢慢長大,有些人就不那麼願意照鏡子了,甚至不喜歡自己的長相了,這是為什麼呢?

在成長過程中,大多數人對於自我外貌的審視,除了對美麗認知的具像化,更多的來自他人的評價。

法耶是一位13歲的小女孩,住在丹佛。雖然媽媽總是告訴她你很漂亮,但學校總有人罵她長得難看。

於是,她自己拍攝了一個視頻並放到了Youtube上,然後讓大家評論:“我是長得漂亮還是難看?”

沒多久,她收到13000+個評論,除了一小部分善意的肯定,更多的網友是用惡毒的語言抨擊她,說她長得醜陋。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在她人生中情感最脆弱的時刻收到的回覆。

而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上傳這樣的視頻。他們中大部分都是年紀尚小的女孩,用這樣的方式來接觸外界,在小心翼翼的不確定中,獲得來自四面八方或善意、或惡意的評價。

美麗與否,成為了公然物化和人身攻擊的途徑。你的臉不夠小、皮膚不夠白、腰身不夠細、屁股不夠翹..... 一點不合心意,都成為了明晃晃的缺點。

一旦不符合主流審美標準,就成為了大家群起而攻之的對象。

演員 Anya Taylor-Joy 在進入娛樂圈發展之前,就曾因自己的外貌遭遇校園霸淩。

因為兩隻眼睛的眼距比較寬,同學們譏諷她長得像“魚”,集體孤立她,甚至將她鎖在儲物櫃里,不讓她進教室。

原本平靜的讀書時光對於 Anya 來說恍若地獄:“我的眼睛真的離得很遠,所以一直被欺負,我不是躲在廁所哭,就是趴在書上哭。”

一直到後來,Anya 遇到了經紀人 Sarah Doukas,憑藉著獨特的相貌和高冷的氣質,順利成為了電影屏幕和時尚雜誌的寵兒,但這段校園時光仍然是她少年時光中不可磨滅的陰影。

還有從創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 Yamy 郭穎,她曾在微博曝光一條公司會議錄音。

在錄音中,上級領導徐明朝在公司大會公開對她的長相、時尚感、商業價值等方面大肆抨擊與貶低,三番五次強調:Yamy 非常醜!並強迫員工認同他的審美標準,令 Yamy 的內心受到極大傷害。

或許有的人會覺得,把他人容貌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只是一件無傷大雅的小事,但那些被過分評價中傷的人,可能一輩子也無法釋懷。

Meaghan Ramsey 曾在演講中指出,在學生時代,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青少年不願意參加課堂辯論,理由就是不想讓別人注意到他們的長相。而這種自卑感將伴隨著他們的成長日益增長,對他們未來的人生產生深刻影響。

看臉的世界

讓美麗變成一種束縛

近年來,隨著女性獨立思想的崛起,越來越多的女性信奉對於美麗的追求是出於自我意誌,而不是取悅他人。但縱觀社會對於容貌的嚴苛凝視,整容逐漸呈現“低齡化”的趨勢,其背後更多地折射出日益蔓延的社會審美焦慮。

2005年出生的周楚娜是全網年齡最小、整容次數最多的網紅,花費超400萬,接受了超過380次醫美手術。

她在接受一條採訪的時候說到:“兩年以來,我每天都在恢復期,每天都在去醫院做項目的路上,現在的我和13歲時的我容貌是完全不同的。”

13歲時的周楚娜

現在的周楚娜

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評論區里都不甚惋惜,但促使她們作出整容選擇的,無非是對自己的不自信,對外界的不信任,以及對主流審美的妥協。

社會要求女性重視外貌,以致於每到寒暑假,醫院醫學美容科門診室外的走廊里,擠滿了在討論具體項目的家長和孩子。

在一些人眼裡,出眾的外貌就是就業、升學、找對象的“敲門磚”,提早做好容貌上的“改造”,是對未來的一種“有效投資”。

美麗對於很多女性來說,既是一種美好的期待,更是一種無形的枷鎖。即使是大家眼中的“外貌受益者”,同樣深陷於審美焦慮。

維秘超模 Cameron Russell 曾在 TED 演講視頻中坦言:“我永遠不會說的是,我沒有安全感。”

因為我必須每天都要擔心,我看上去怎麼樣。

可能你曾經也會想過,如果我的大腿更瘦、頭髮更好,我就會開心。但你去看看那些模特就知道了,她們有最瘦的大腿、最漂亮的頭髮、最酷的衣服,但她們卻是世界上最沒有身理安全感的女人。

圖片來源自網絡

類似的話,小S也說過。

曾經,活力四射、元氣滿滿的小S天不怕地不怕:“如果60歲看起來像30歲,不是很詭異嗎?因此等到我60歲,我就要成為最迷人的60歲的女人。”

但這樣的她,為了留住美麗,在40歲的時候去打了玻尿酸,注射肉毒杆菌。

錄製節目播出之後,網友們嘲笑她“僵臉怪”,看上去皮膚鬆弛,身材走樣,盡顯老態,她哭著說:“其實身為藝人,我每天都活在否定自我的恐懼中。”

超細 A4腰、反手摸肚臍、鎖骨養金魚,外界的審視催促著女孩們:還要更瘦一點,還能更美一點。

但無法抵達的美麗巔峰就像是籠罩在眼前的海市蜃樓,女性對於外貌的普遍焦慮和執著追求如同通向無盡黑夜的光束,永遠也觸不到盡頭......

越是在意,越是焦慮。

外表不是全部

美麗由你定義

如果我們要求一個健康的社會不只存在一種聲音,那麼一個健康的社會,同樣不該只有一種美麗的標準。美麗的規範從來不由別人定義,它應該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

小S第一次在網絡上曬女兒們小時候照片的時候,就被網友吐槽:長得醜。

小S反駁道:我覺得她們不像我,也不像我老公,她們不像傳統漂亮小孩,有大眼睛、嘟嘟嘴、卷頭髮,但在我眼裡,她們很前衛,也很有國際時尚感。

當14歲的大女兒許曦文首個代言照片曝光的時候,很多人讚歎她氣質十足,很有時尚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憑什麼需要符合大眾的“審美期待”?

同樣對大眾審美髮出勇敢挑戰的還有韓國女團 Mamamoo 成員——華莎。

要知道,韓國女團向來以膚白貌美作為選拔藝人的硬性標準,但華莎的長相和大眾印象中的“傳統美女”相差甚遠:單眼皮、高顴骨,五官不夠精緻,經過女團流水線般的包裝之後,根據無法發揮自身優勢。也因為沒有太多的記憶點,華莎早期順利泯滅於一眾女愛豆之中。

但後來,她慢慢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道路。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性感大膽的打扮,不需要甜美可人,姐姐靠魅力照樣迷倒眾生。

她的一句:“如果我不符合大眾審美標準,那我就來成為那個標準”,不知道鼓舞了多少人。

對於華莎來說,她最需要的不是討所有人喜歡,不是統一規範的模版,而是勇敢自信、獨樹一幟的自我。而那個完整的自我,會成就獨一無二的美麗。

曾一度飽受爭議的超模呂燕,塌鼻樑、厚嘴唇、高顴骨、短下巴、丹鳳眼,她從始至終都不是大眾眼中的美人兒,卻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上模特的最高舞台,她說: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長得漂亮,可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活得漂亮。”

幾個月前,一則視頻曾在微博上瘋轉,視頻中一位4歲的小女孩看著鏡頭裡的自己,突然沮喪地說:“我好難看”。

注意到女孩的情緒變化,髮型師姐姐立刻停下手邊的工作,認真地對她說:

“你超好看的!因為你有兩個小甜窩,你有健康的巧克力色的皮膚,還有一口漂亮的小白牙。你自己,本來就很好看。 而我們愛你,僅僅因為你是你自己。

長相不會限製你做任何事,未來你會成為你夢想中的老師,不會凶巴巴的,而是很和善。你該是個快快樂樂的小寶貝。”

同樣,當女兒因為被同學嘲諷長得醜而難過大哭時,陶虹表現地很坦然,她誠實地告訴女兒:“你不醜,你也不漂亮,但是你長得獨一無二,誰都沒辦法複製你。”

沒有人有資格去定義我們,因為美麗本就沒有標準,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我們時常驚歎於自然界的千變萬化,卻膚淺刻板地為人類的“美麗”套上條條框框的邊限,用尖銳的話語去刺痛一個本該受到平等尊重的個體。

在一個健康的社會里,每個人都應該自由地成為最好的自己,不受長相的阻礙,成為他們最想要成為的人,大膽地獲得他們想要的人生!

作者:Cheryl,精英說90後作者,英國海歸,用心寫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