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正式反壟斷起訴Google
2020年10月21日06:44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達摩克利斯之劍終於落下了。

  美國司法部今日正式向Google提出反壟斷訴訟,指控這家互聯網巨頭通過非法商業操作,擴大自己在搜索和廣告市場的主導優勢,阻礙競爭和扼殺對手。一道加入起訴Google的還有11個紅州(共和黨佔據主導)的司法部,阿肯色、佛羅里達、佐治亞、印第安納、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密蘇里、蒙大拿、南卡和得克薩斯。

  必須阻止壟斷行為

  在宣佈起訴的新聞發佈會上,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Jeffrey Rosen)表示,如果美國政府不起訴Google,美國會失去下一波創新,可能再也見不到下一個Google。羅森並沒有排除分拆Google的可能性,“一切都有可能”。起訴Google是一個“里程碑”,但並不是司法部對科技行業反壟斷調查的結束,“如果必要”也會提起後續訴訟。司法部助理副部長索爾斯(Ryan Shores)直接表示,必須阻止Google的壟斷行為。

  美國司法部在訴狀中提到,Google每年向Apple、Samsung、LG、Motorola等智能設備廠商以及Mozilla和Opera等瀏覽器廠商支付數十億美元,將Google搜索設置為預設搜索引擎,並且阻止他們與Google的競爭對手達成合作。“Google有效持有或控制著搜索渠道,佔據著美國搜索流量超過80%的市場份額。智能手機94%的搜索都是通過Google進行的。”

  Google首席法律官兼高級副總裁沃克(Kent Walker)對此表示,“司法部今日提出的訴訟有著嚴重問題,人們使用Google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他們被迫使用,也不是沒有選擇方案……司法部的訴訟依賴於存在疑問的反壟斷論斷,對於幫助消費者毫無助益。而且,(司法部的訴訟)只會人為抬高低質量的搜索方案,提高手機價格,讓消費者更難使用搜索服務。”

  Google針對司法部的指控解釋稱,向Apple等手機廠商付費將Google設置為預設搜索引擎這種操作,和其他企業付費推廣自己的產品沒有什麼區別,“麥片品牌都會付費給超級市場,把他們的產品放在貨架最醒目的位置”。Google抗議道,“美國反壟斷法律是意在鼓勵創新和幫助消費者,而不是為了向某些競爭對手傾斜,讓消費者難以獲得滿意服務。”

  背後存在政治因素

  在此次宣佈起訴之前,美國司法部已經對Google展開了14個月的反壟斷調查。調查人員分為兩組,分別調查Google在搜索領域和廣告領域的商業操作,而沒有涉及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統以及Chrome瀏覽器業務。據美國媒體此前報導,司法部內部對起訴Google沒有分歧,但對訴訟進展存在著分歧。調查人員希望有更充裕的時間進行調查,蒐集更多證據,以確保在隨後訴訟中佔據優勢。但司法部長巴爾卻主張盡快提起訴訟。

  今年7月,Google、Apple、亞馬遜和Facebook四大巨頭一道來到美國國會參加反壟斷聽證會。Google和Facebook在聽證會上成為了主要抨擊對象。不過,共和黨議員更關注兩大平台的政治言論立場是否公平,而民主黨議員更注重兩大巨頭的商業操作是否阻礙市場競爭。雖然兩黨關注點有所不同,但處理科技巨頭的壟斷問題卻成為了一個共識。

  上週美國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民主黨人主導)公佈了400多頁的反壟斷調查報告,明確表示四大科技公司都濫用了自己的市場地位,呼籲國會立法分拆他們的業務,也重點提到了Google在搜索領域的壟斷行為(亞馬遜的第三方平台、Apple的應用商店以及Facebook的收購操作也是反壟斷調查的主要目標)。眾議院的反壟斷報告還呼籲國會更新美國的反壟斷立法,將反壟斷的判定標準從以是否有利於消費者轉向是否有利於競爭。

  眾議院的報告是立法分支,而司法部的起訴是行政分支,兩套體系並不重合。儘管美國司法部調查了四大互聯網巨頭,但第一個起訴對象選擇Google,這多少存在著背後政治因素。眾所周知,Google與本屆政府的關係並不融洽,他們與前任總統奧巴馬的關係尤其密切。共和黨一直指責Google故意操縱搜索結果偏向自由派,雖然GoogleCEO皮查伊多次解釋自己的算法並不存在偏見,但這並沒有化解保守派的敵意。今天隨司法部一道起訴Google的11個州政府,全部都是共和黨佔據主導的紅州。

  市場份額過於懸殊

  這並不是Google第一次遭遇反壟斷調查。2010年奧巴馬政府的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就曾經對Google展開近兩年的反壟斷調查,調查重心同樣是Google的搜索業務。但當時GoogleCEO施密特和奧巴馬政府保持著良好關係,更親自幫助奧巴馬連任競選。2013年1月,美國政府宣佈不會對Google採取措施,Google也隨之逃過一劫。

  過去十年時間,Google在美國互聯網市場的優勢進一步擴大。如今Google在網絡搜索市場的份額超過了90%,在移動操作系統市場的份額超過80%,在網絡瀏覽器、地圖、視頻等細分服務市場的份額也超過70%。在目前遭遇調查的四大互聯網巨頭中,相比電商領域的亞馬遜(市場份額不到50%)、社交領域的Facebook以及移動領域的Apple,Google在自己的核心市場佔據著壓倒性的優勢地位。

  這次Google顯然不會再有上次的好運。過去兩年美國政界關於反壟斷的呼聲日益高漲,而且這是兩黨共同推進的議題。美國司法部和眾議院都在調查四大互聯網巨頭涉嫌利用主導地位扼殺競爭一事。再加上Google和特朗普政府關係惡劣,Google成為美國司法部第一個起訴的互聯網公司也在情理之中。

  過去一年,美國有20多個州與聯邦司法部合作,一道對Google搜索展開反壟斷調查。他們共同發表聲明稱,“我們對調查中的跨黨派合作以及與聯邦司法部的合作感到滿意。無論對聯邦還是州反壟斷部門,這都是一個歷史性事件。我們將共同保護科技行業的競爭和創新”。雖然今天只有11個州一道起訴Google,但未來數週還有更多州會加入訴訟,包括了科羅拉多、艾奧瓦、內布拉斯加、北卡、田納西、紐約州以及猶他州。

  二十年起訴一個巨頭

  毫無疑問,這是自1998年的聯邦政府及19個州共同起訴微軟之後,美國最大規模的反壟斷訴訟。目前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20年前正好是代表州起訴微軟的訴訟律師。似乎每隔二十年時間,美國政府就會對一家科技巨頭祭起反壟斷大旗。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是IBM,九十年代末是微軟,現在終於輪到了Google。從硬件公司到軟件公司再到互聯網公司,正好代表了美國科技行業的時代特徵。

  美國政府從1969年開始調查IBM,1975年正式提起訴訟。美國政府指出,IBM為客戶提供折扣價格的行為屬於掠奪性定價,且該公司從硬件、軟件到支援部門的縱向整合實質上是壟斷性擴張。雖然雙方最終在1982年達成和解,IBM逃過了分拆命運,但他們也不得不放棄了此前的競爭戰略,被迫將個人電腦的操作系統和處理器交給外部公司。沒有這起反壟斷訴訟,就不會有80年代的個人電腦時代,更不會有微軟的崛起。

  蓋茨的母親和IBM董事長在同一個慈善機構擔任董事。她向IBM推薦了自己兒子的軟件公司微軟。由於IBM和其他競標者沒有達成一致,最終在1980年選擇了微軟。當時蓋茨甚至沒有拿出自己的軟件產品,花了5萬美元買下了DOS系統稍作修改就授權給IBM的個人電腦,大獲成功後又授權給其他硬件廠商,最終成為PC行業的操作系統霸主。

  二十年後,反壟斷訴訟的主角變成了微軟。雖然微軟最終上訴成功,撤銷了地區法官的分拆裁決,但蓋茨也因為這起訴訟辭去CEO職位。微軟進入鮑爾默時代,在反壟斷的陰影下,放棄了激進擴張的戰略,轉而追求商業利潤。微軟遭遇美國政府反壟斷訴訟的另外一個影響是,出於保留競爭對手的目的,蓋茨同意向陷入破產邊緣的Apple投資1.5億美元,才有了後來喬布斯帶領Apple起死回生乃至造就輝煌的傳奇經曆。

  更有可能達成和解

  美國是世界上最早製訂反壟斷法律的國家。早在1890年就通過了《謝爾曼法案》(Sherman Act)對壟斷做出了明確規定,隨後又在1914年通過《克萊頓法案》(Clayton Act)定義了價格歧視和阻礙競爭,並以此創立了聯邦貿易委員會。隨後又通過一系列法律對反壟斷法律進行了一些修正。每一次重大反壟斷調查都會促使相關法律進行修正和更新。

  回顧過去一個世紀,真正因為反壟斷遭到分拆的美國企業巨頭並不多。1911年,洛克菲勒家族的標準石油公司被分拆成34家公司,石油帝國隨之瓦解,現在的美孚石油公司就是其中之一。1945年,美國鋁業公司(ALCOA)在經過8年訴訟之後被強行分拆,鋁業托拉斯就此終結,現在美國鋁業是其中之一。1984年,電信巨頭AT&T在經曆12年訴訟後分拆成八家子公司(一家長途電話公司和七家地區電話公司),電信巨無霸退出舞台,現在美國兩大運營商Verizon和AT&T都是此前貝爾系的成員。

  Google可能被強行分拆嗎?按照正常的訴訟流程,以及未來可能的上訴流程,從美國司法部起訴到最終宣判,很可能需要四到五年的時間。雙方更有可能達成和解方案,1998年的聯邦政府與19個州聯合起訴微軟案件,也在正式起訴三年之後達成和解。期間微軟一度被聯邦地區法官下令分拆成兩家公司,隨後在上訴法庭推翻了分拆判決。

  如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兩週後贏得大選,新的拜登政府司法部也可能有利於Google達成和解。美國司法部今天也沒有直接要求聯邦法院下令分拆Google,而是請求法院考慮對Google進行“結構性調整”。這裏的潛台詞是下令Google出售部分業務,或者停止某些被認為是非法的商業操作。

  巨頭不代表作惡

  美國信息技術創新基金會(ITIF)通過電子郵件向新浪科技就Google訴訟一事表示,“矽谷成長為全球羨慕中心的一個原因是美國政府為創業公司提供了肥沃的成長土壤,幫助他們成長為全球科技領導者。大多數國家都希望複製這種成功,很多國家通過諸多政策工具打壓美國科技公司,以提振他們國內的科技企業。因此,美國司法部在對美國科技公司進行反壟斷調查時需要考慮這一因素。司法部當然應該對損害消費者的不利於競爭的行為採取行動,但是他們也應該避免結構性調整,不應該簡單抱著‘巨頭就是作惡’這種反壟斷思維,他們還應該考慮政策對創新帶來的更廣泛影響。”

  ITIF是美國最具權威的科技行業獨立智庫組織,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董事會包括了兩黨的重要政要人士,其中涉及到現任的參議員和眾議員。他們的意見對美國政府的科技行業政策製定有著直接的影響。當然,Google是ITIF的重要贊助者。除此之外,過去十年Google每年都會投入超過千萬美元在華盛頓特區遊說國會和政府要員;2018年投入2170萬美元,2019年投入1180萬美元。去年政治遊說投入最多的企業巨頭是Facebook和亞馬遜,都超過了1600萬美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