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套路得人心 如今賣慘換現金
2020年10月21日05:26

原標題:自古套路得人心 如今賣慘換現金

自古套路得人心 如今賣慘換現金

楊傑

很久以前,我們嘲笑選秀節目上選手總是賣慘,一個經典笑話是父親告訴兒子,“等我死了你再去參加比賽,不然連海選都過不了。”起初我們對身世淒慘但天賦異稟的選手予以同情,後來哭天抹淚的人實在太多了,同情心都不夠用了。

這些年,“賣慘學”在網絡分支里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和大街上斷臂殘肢的乞討者、抱小孩的婦女一樣,網絡賣慘幾乎成為一種職業。你一定看到過一個鬍子頭髮花白、滿臉褶皺愁容的農民大爺,他旁邊是醒目的幾個大字:“幫幫我們”“果農心急如焚”“欲哭無淚”“××滯銷”……滯銷前面的詞,可以是廣東徐聞的菠蘿、山西臨猗的Apple、安徽的蜜橘。滯銷商品千千萬,只有大爺還是那個大爺。

2018年,網上一篇爆款文題為《痛心!四川大涼山眼看大雪封山,50萬斤脆甜醜Apple搶收不及,求你幫老人孩子渡過這個難關!》。文里說,因天災頻繁,交通不便,漫山遍野的醜Apple難運出售賣。裡面還提到一位五年級的小女孩家裡有3萬斤Apple待售,“她最大的愛好是看書,說起她帶著弟妹苦苦操持家裡時,忍不住哭了出來,可能下年她就要出山去務工了”。文末,自然奉上Apple的購買鏈接。

很快,這篇文章就被打臉了——當地政府說,當年Apple產銷兩旺,經銷商已經開始搶貨了。媒體調查後發現,發佈文章的是廣東一家公司,圖片是網上下載的,故事是編的,“屬故意營造悲情畫面,惡意引導消費者”。

那家廣東企業被封了號,但時至今日,網絡賣慘仍以千奇百怪的方式存在著。有體面的老闆,在辦公室默默抹眼淚,受疫情影響,外銷的蠶絲被被退單,發不出工資,原價499元,現價99元;有堅強的寶媽,被丈夫拋棄,帶著3個孩子頑強拚搏,就靠著在網上賣點面膜維持生活,希望大家支援一下……

我前兩天還刷到一個短視頻,一位博主路遇拾荒老人,給她又扛米、又送面,老人家徒四壁、衣衫破爛,博主臨走時給她一遝錢,老人追著汽車下跪感謝。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故事太過圓滿,設計的痕跡頗濃。後來發現類似的情節反複上演,善良的博主如天降神兵,看望孤寡老人,給他們做飯打掃,或者買下老人所有的貨品,還要多給一兩百塊。

博主們樸實無華的作品賺取了眼淚和粉絲,據說粉絲眾多的大號,一條廣告報價少則三五萬元,多則十幾萬元。真是自古套路得人心,如今賣慘換現金。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靠同情積攢起的信任,一旦翻車,後坐力驚人。大家也許還記得2016年羅爾的那篇《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網友覺得自己的愛心被消費了,感動的淚水終究是錯付了。孩子最終沒能留下,大人也受盡牽連。

本月,B站抗癌博主虎子去世了,生前經曆的一場風波讓他從雲端跌入穀底。本來,他在視頻里是一個肺癌晚期、家境慘淡、父母重病、家裡欠債的不幸者,常在鏡頭前以蒼白的臉色示人,鼻子插著呼吸管,有氣無力地說想留點錢給兒子和父母。人們看他記錄生命的最後曆程,無不為之感動,解囊相助,幫忙填著醫藥費的窟窿。

後來,有網友突然發現虎子的大眾點評賬號上,常有人均幾百元的餐廳消費記錄、住五星級酒店,還有一部寶馬車,輿論瞬間反攻,虎子視頻里鼓勵暖心的彈幕幾乎全變成了嘲諷和謾罵,生命最後的那段時間,他的艱難應該不止病痛。

一個人選擇怎樣的消費方式本來無可厚非,尤其對時日不多的人來說。直到現在,人們也說不清虎子到底是否刻意賣慘,如今人走了,空留一地喧囂。

英國經驗論哲學家一般認為人有兩種本能,一種本能是利己,還有一種是同情。能夠幫助他人,證明你是有價值的,是正向的自我反饋。此外,在幫助他人的時候,我們希望當自己遇到困難也能有人支援,因此人們樂於施以同情。

這恰恰給了別人機會,利用人性賺錢。營銷學認為,如果企業的營銷活動能使人的大腦釋放催產素,產生同情,人們就會覺得品牌或產品比較可信,從而容易建立信任關係。但是,賣慘換取財富密碼會帶來一種扭曲的價值觀滲透,好產品不如慘故事。未來,或許商家們得準備好如唐伯虎進華府般的比慘故事,才能從網友的口袋里掏出點碎銀子了。

而且,賣慘能賣幾回,愛心會耗盡,等到真正需要援助的個例發生時,人們的同情心已經磨出一層繭子,不再敏感了。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0月21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