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年後,再一次追“梅”逐夢
2020年10月22日21:11

原標題:126年後,再一次追“梅”逐夢

原創 小克勒 克勒門文化沙龍

“秋風起/落葉飄/秋月掛天上”,這是京劇《嫦娥奔月》中的一段唱詞。

正如這句詞中所唱的,除了城市中正濃的秋景,這個時節的梨園秋色也格外動人,而126年前的今天更是尤甚——那一年的10月22日,著名京劇大師梅蘭芳出生了。

梅蘭芳

梅蘭芳,歐陽予倩稱他為“美的創造者”,張庚稱他為“一代宗匠”,馬少波說:“梅蘭芳這個名字,標誌著我國戲曲藝術的水準,而且早已超越國界,成為國際公認的‘美的象徵’。”

我們“克勒門”也曾經舉辦過一次特別的沙龍活動,與一眾名家共同戲夢逐影,探尋梅蘭芳先生在上海留下的傳奇,揭開京劇在上海走紅的歷史面紗。

名家雲集的“克勒門”現場

今天,小克勒就在梅先生的誕辰之際再一次帶大家追梅逐夢,探尋他與京劇在上海經曆的那段奇緣......

“梅花詩屋”的傳奇

梅蘭芳先生的外孫,梅蘭芳女兒梅葆玥的兒子,範梅強先生曾在我們“克勒門”的現場分享了他所珍藏的老照片,還用上海話回憶著曾與家人們一起在上海生活時的故事。

左:範梅強在梅蘭芳故居草坪上

右:範梅強在“克勒門文化沙龍”現場

當年梅先生一家四世同堂,生活在馬斯南路121號,今思南路87號。

這是1944年,範梅強的舅舅梅葆玖(左2)開始學戲時留的影,照片中梅蘭芳(左4)與懷抱貓的夫人福芝芳(左3)及範梅強的媽媽梅葆玥(左6)。

後邊的那幾位,都是很有名的崑曲老師。名旦朱琴心(右3)、弟子顧正秋(左5),後來去了台灣,被人稱為“台灣的梅蘭芳”。

範梅強小時候玩耍的大草坪上,還曾閃過一顆耀眼的流星。照片中與梅蘭芳如出一轍,婀娜地舞著雙劍的男子,正是梅蘭芳當年最得意的弟子——李世芳。

彼時梅蘭芳蓄鬚明誌,不為民族敵人唱戲。思南路的小樓里,便常見到這對師徒唱戲的身影。

可惜的是,李世芳年僅26歲便因空難過世了。這不僅讓梅蘭芳傷心欲絕,更是京劇界的一大損失。

二樓的客廳里,梅蘭芳最得意的女弟子,言慧珠(中間)與梅蘭芳夫婦及梅葆玥姐弟在這裏留下了身影。

這是一張很著名的照片,照片中梅蘭芳坐於上海故居的會客廳里。梅蘭芳在上海的故居,為何又稱“梅花詩屋”?皆因這背後的一幅畫。

原來梅蘭芳的繪畫老師湯定之,為表揚梅蘭芳抗戰時期蓄鬚明誌的精神,特意繪製了這一幅青鬆贈予。

這幅備受梅蘭芳珍視的畫作,後來隨著他去了北京,至今仍掛在梅蘭芳北京的四合院里。

天蟾壓軸的驚豔

梨園界有一條“京角兒不到上海不成名”的規定,其中的原因之一便是作為全國經濟中心的上海,龐大的市場讓京角兒在這裏賺的盆滿缽滿。

同樣的,梅蘭芳這位京劇大師也是在上海成名。

梅蘭芳演出頭、二本《一縷麻》戲單(1916年)

當年,“鳳二爺”王鳳卿帶著19歲初出茅廬的梅蘭芳,第一次來到十里洋場花花世界的大上海。

王鳳卿原本安排梅蘭芳唱壓軸戲,即倒數第二出戲,作為最後一齣戲的“大軸”則由王鳳卿自己演,結果觀眾特別喜歡梅蘭芳,三天打炮戲後,有些觀眾看完梅蘭芳的演出就“抽籤兒”回家了。

(京劇行話“抽籤兒”指演出期間個別觀眾離場,多數觀眾離場叫“起堂”。)

梅蘭芳演《女起解》戲單(1930年)

第二天,這原本唱“大軸”的伯樂王鳳卿,便主動找劇場經理要求與梅蘭芳互換。要知道,這不僅是一個位次,更是直接關係到收入的事啊!

就在劇場經理為難的時候,這“鳳二爺”真是個人物,當即表示把他自己的包銀,拿一部分給梅蘭芳。聽見這話,劇場經理也不好意思了,最後按“大軸”的價給了他們二人。

當年的天蟾大舞台

從此,19歲的梅蘭芳便在上海一炮打響,成為了唱“大軸”的頭牌。

京劇入滬的風靡

前面咱們就說到,梨園界有一條“京角兒不到上海不成名”的規定,不僅梨園“造星捧角”的鼻祖是上海人,連京劇這一稱呼,最早都是由上海人叫出來的!

京劇的起源一般來說在皖東和鄂西,經過了徽班進京和皇室獻演的歷史洗禮,讓北京來的徽班唱的戲逐漸變得雅俗共賞,傳到上海後更是被上海人青睞有加。

當年上海丹桂茶樓看戲的盛況

為了區別上海本土和來自北京的兩種不同徽班,上海人便稱北京來的為京班,還為了京班造了很多劇場,吸引了更多的京班不斷南下,在上海形成了一個看京班的熱潮。

1876年,上海人終於忍不住給北京來的徽班定了名——當時在上海的《申報》刊登了一篇文章,而這裡面便出現了“京劇”兩個字。

從此,“京劇”便被上海人定下了。

上海《申報》刊登的文章里最早出現“京劇”二字

“京劇”在上海的紅火,讓當時的“天蟾大舞台”成了一個梨園界的奧斯卡,“不到天蟾不成名”就自然而然成了衡量京角兒紅不紅的標杆。

後來,隨著京劇在上海的風靡,上海本身特有的氣質也給京劇注入了全新的文化底蘊和開拓精神。

京劇學者、劇作家翁思再曾在我們“克勒門”的沙龍現場為京劇在上海總結了“六個第一”,還展示了當年京劇的華麗佈景、舞台機關、劇場、以及現代戲、連台本戲等,讓人驚歎這座城市與京劇的淵源,亦感歎上海對京劇的影響。

翁思再

在梅蘭芳先生誕辰的今日,追梅逐夢過後的小克勒不禁感歎,原來京劇自一開始就帶著兼收並蓄、集成創新的基因,所以才如此貼合地與上海這座城市的精神氣質融為了一體。

我們今天所追懷的不僅是對一代宗師的敬仰,更是一份對藝術和美好的熱愛,一份走向世界的文化自信。

克勒門

是一個在上海

發現美、創造美、傳遞美的文化沙龍

如果你還不瞭解我們

就看看看我們講的這些故事吧

點擊以下文字直達

特別感謝

上海國際信託有限公司

靜安區文旅局

上海國際貴都大飯店

對我們的大力支援

喜歡此內容的人還喜歡

原標題:《126年後,再一次追“梅”逐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