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重審宣判無罪
2020年10月23日19:21

原標題: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重審宣判無罪

10月23日,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從河北省秦皇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當日,秦皇島中院在刑事審判庭對原審被告人張豔犯敲詐勒索罪一案進行了重審公開宣判,終審裁定依法駁回海港區檢察院抗訴,維持海港區法院原一審對被告人張豔的無罪判決。

此前,上遊新聞刊發的《河北女企業家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一審無罪二審改判3年,省高院裁定發回重審》報導顯示,河北女企業家張豔質疑招標造假被訴敲詐勒索罪,一審被判無罪後,檢方提起抗訴,秦皇島中院二審認定其構成犯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此後秦皇島中院報請複核該結果。9月4日,河北省高院向張豔送達刑事裁定書,省高院以張豔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不清”為由,將案件發回重審。

10月23日,秦皇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刑事審判庭對原審被告人張豔犯敲詐勒索罪一案進行了重審公開宣判,判決張豔無罪。/秦皇島中院

1 一審無罪二審3年,省高院裁定發回重審

2017年,張豔在參與某公司招標採購時,因報價過低未中標,對其他公司涉嫌圍標、串標提出質疑,中標企業老闆與她溝通時要求其撤銷質疑,並同意支付包括前期欠款、業務費在內的120萬元賠償款。

2018年4月16日,這筆賠償款被中標企業老闆描述為“敲詐勒索”,張豔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捕,同年11月15日,河北省秦皇島市海港區檢察院指控張豔犯敲詐勒索罪,向海港區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一審判決無罪,檢方提起刑事抗訴。

今年4月,秦皇島中院認定張豔敲詐勒索罪成立,但以案件系兩個民營業企業在投標過程中的演變產生,具有一定特殊性,對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判處有期徒刑3年。

9月4日,秦皇島中院給張豔送達河北省高院複核的裁定書,認定張豔犯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不清,撤銷秦皇島中院(2019)冀03刑終196號刑事判決,發回重審。

10月15日,該案在秦皇島中院再次開庭,張豔的辯護律師朱孝頂說,張豔代表公司向招標公司提出質疑,是在公示期內的合法權利,而張某要求張豔撤回質疑,雙方為此進行協商,則屬於民事行為,公訴機關指控張豔在答應撤掉質疑過程中索要的120萬元為敲詐行為不能成立,“這是張豔公司作為投標人依法享有的法定權利,又是特定招標項目結果公示文件所明確賦予的權利,至於其質疑是否被招標單位審核後確認成立或不成立,不影響其提質疑的合法性。”

秦皇島中院裁定,對抗訴機關認為張豔的行為屬於非法索財,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抗訴意見,不予支援。/受訪者供圖
秦皇島中院裁定,對抗訴機關認為張豔的行為屬於非法索財,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抗訴意見,不予支援。/受訪者供圖

2 中院: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主觀要件

10月23日上午,秦皇島中院作出的(2020)冀03刑終282號刑事裁定書載明:張豔基於公司利益,根據《帳篷採購預中標結果公示》內容,向招標單位提出質疑,屬於行使合法權利,符合相關法律法規規定,並無不當。張豔提出質疑並未公開且並不希望其他人尤其張某某知曉此事,因此不能認定其有以提質疑為由向張某某索財的故意。張某某在與張豔就撒回質疑事宜進行協商後,同意支付張豔120萬元費用,且先行支付30萬元,並就餘款90萬元出具了欠條。因此,張豔向張某某索要欠條載明的款項,因前述背景屬事出有因。

法院認為,雖然張豔在索要錢款的過程中實施了一定的脅迫行為,但在案證據不能排除張豔行為的本意是索要其自己認為應有的債權。該債權是否合理,雙方確有爭議,不能因此認定張豔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錢財的目的,其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主觀要件。對於抗訴機關認為張豔的行為屬於非法索財,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抗訴意見,不予支援。對於張豔及其辯護人主張張豔不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意見,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予以採納。對抗訴機關就此提出的抗訴意見亦不予支援。

法院認定,依據相關法律規定,裁定駁回海港區檢察院抗訴,維持海港區法院原一審判決。此裁定為終審裁定。

記者 李洪鵬 編輯 鍾瑩曈

原標題:《女企業家獲賠償款被判敲詐勒索 秦皇島中院重審宣判無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