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士在這裏已經是史上最佳,不服來戰
2020年10月26日16:00

  在缺少比賽的休賽期,球員2K能力值的變動在籃球圈也變成了一件大事。

  剛剛帶領湖人拿下冠軍的占士,順理成章地收穫了全聯盟最高的98能力值。

  35歲的占士仍然是聯盟第一人,這在遊戲歷史上似乎也是前無古人的。

  從2006年開始,占士的2K能力值就沒有低於過90,在此期間聯盟僅此一人而已。

  而且從2K11至今,占士就一直是2K能力值最高的球員,有時候是並列,有時候是獨占。不管怎樣,始終有他的名字。

  在10年時間里,占士始終佔據榜首,最起碼在遊戲里,他已經是無可爭議的GOAT了。

占士2k能力值98全聯盟最高
占士2k能力值98全聯盟最高
  

  不過,占士或許是最穩定的常青樹,但能力值最高的卻另有其人。

  遠在2K2時代,還效力於湖人的奧尼爾,以壓倒性優勢獲得高達100的能力值,也是2K遊戲歷史上唯一能力值達到100的球員。可見其湖人三連時期的奧尼爾,統治力有多麼可怕。

  但奧尼爾卻對自己誇張的2K能力值不以為然,甚至還有些謙虛。“其實我很懶,2K為什麼要給我這麼高的評分?”

2k遊戲里的奧尼爾
2k遊戲里的奧尼爾

  “為提高2K能力值打球”

  2K能力值雖然只是虛擬世界里的一串數字,但對於凡事必爭勝負的NBA球員來說,他們總是會認為2K給他們的能力值——太低了。

  即便是上賽季表現實在糟糕的保羅-佐治,也有勇氣對2K21給他設定的能力值感到不滿。

  在這個休賽期,2K將佐治的能力值調整到88,也是他三個賽季以來的新低。

  “這真的令人驚訝,當我聽到自己能力值的第一反應是,我準備去進行大量的訓練了,我保證下賽季結束他們會把我的能力調回到95。”

  在這次新公佈的2K21球員能力值中,拿到95分的是杜蘭特、居里和與佐治打嘴仗的列拿特。

  也就是說,下賽季的佐治要打出和杜蘭特、居里、列拿特相同的水平,才能說服2K給他95分的標準……

2k遊戲里的快艇雙核
2k遊戲里的快艇雙核
  

  當然,保羅-佐治不是第一個抱怨2K能力值的球員,在他前面還有無數找2K討公道的前輩。

  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或許是韋特塞德,甚至可以說,是他讓球員們開始在意自己的2K能力值。

  韋特塞德在2015年重回NBA,當時熱火以低廉的價格簽下了這名一度要到NBL討生活的高中鋒。

  由於期待值非常低,韋特塞德那時候的2K能力值只有59。

  不過,那個賽季的韋特塞德成了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他場均11.8分10籃板2.6封籃的精彩表現,令眾人驚呼熱火淘到了個大寶貝。

  在2015年1月份熱火對陣公牛的比賽,韋特塞德還拿下了14分13籃板12封籃的另類三雙。

  而他在賽後採訪時卻語出驚人,“我在為提高自己的2K能力值努力打球”。

  韋特塞德這令人啼笑皆非的回答,令NBA球員和虛擬世界的能力值真正捆綁到了一起,成為如今2K能力值發佈日盛宴的起點。

韋特塞德對於2K能力值存在執念
韋特塞德對於2K能力值存在執念
  

  其實,韋特塞德對於2K能力值的執念早在他未成名時就開始了。

  2011年的韋特塞德就曾經發過Twitter說,“2K12給了我堪比吉祥物的能力值”,當時他在遊戲里只有全員最低的49分。

  “我的2K評分太低了,但我還是控制自己拿到了40分,因為我把所有球權都給了自己”。

  當韋特塞德打出成就後,2K官方並沒有放走這個和韋特塞德聯動的機會,他們回應了韋特塞德的不滿,告訴他“只要好好打球,數值就能得到提升”。

  這似乎正如韋特塞德所說的“我在為提高自己的2K數據打球”。

  在此之後他的確交出了不俗的表現,簽下了大合同,而從2K16至今,他的能力值還沒有低於過80。

2k20中大韋些西能力值達到81
2k20中大韋些西能力值達到81
  

  別人結婚,你們居然在討論2K數值?

  當初大家都在嘲笑韋特塞德過於在意自己的2K能力值,但現實是,似乎所有的球員都開始和2K能力值過不去。甚至在參加婚禮時,2K能力值都是他們討論的重點。

  記者亞力克斯-甘迺迪報導過一則有趣的故事。

  2017年,夏理遜-班寧斯舉行婚禮,當時恰逢2K能力值出爐,而羅尼-辛格(NBA2K的市場總監,也是著名帳號@Ronnie2K的擁有者)也與40名NBA球員一同出席。

  不過,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們居然在婚禮現場討論起了2K能力值的問題。

  事情的起源是韋斯利-馬菲斯認為2K18給他78分的評價實在不公平,羅尼-辛格作為官方代表,顯然很難置身事外。

馬菲斯不滿自己78的2k能力值
馬菲斯不滿自己78的2k能力值
 

  “當時我在班寧斯的婚禮上,但人們關注的焦點卻是馬菲斯的能力值。”羅尼-辛格說。

  “他對自己78的能力值很不高興,他一直在和里克-卡萊爾抱怨。這下倒好,卡萊爾是婚禮主持,他當時在40名球員面前舉起馬克風對我說:要不羅尼你來主持?”

  “接著,我就在婚禮上向40名球員解釋了我們是怎麼設定數值的。但當時我們可是在參加婚禮呀,我想班寧斯的妻子當時殺了我的心都有了。”

  “當然,班寧斯夫婦都是好人。我只是一直在想,這不是談2K能力值的場合啊,但卡萊爾一直在使壞,所以我只能在現場解釋這個問題。”

NBA2K的市場總監羅尼-辛格
NBA2K的市場總監羅尼-辛格

  也有不拿數值當回事的人

  辛格還透露,有過一名效力於東岸球隊的球員私信要求提高自己的能力值,指明要比他的球星隊友更高,理由是他才是在訓練營表現最好的那個人。

  辛格的同事,NBA2K的社區經理,基斯-曼寧解釋了為何NBA球員如此在意自己遊戲里的能力值。

  “年輕的球員玩著2K長大,所以他們很看重這個,而且這些是圈子裡的談資。”基斯-曼寧說。

  邁爾斯-端拿的說法就契合曼寧的觀點,溜馬中鋒說,“我有點過度在意了,如果我的評分不好看,那麼所有朋友都會嘲笑我”。

  “我覺得所有球員都會認為自己的評分太低了,但數據會根據賽季的表現浮動,所以我會讓比賽說話,我知道我每年的能力值都有提高。”

  不過,端拿的能力值不像他說的那樣每年都在提高,2K19他的能力值從80提高到82,但2K20和2K21都下滑到了79。

  這也符合他現實比賽中的情況,最近兩個賽季端拿的成長的確不及期待。

端拿近兩個賽季的成長不及期待
端拿近兩個賽季的成長不及期待
  

  “年長一點的球員,就不像他們那麼在意2K數值。”曼寧表示。

  如果你玩過前些年的2K,你就會知道有一些球員的資料存在缺失,而這些人不全是不出名的邊緣球員,其中一些還是家喻戶曉的名人堂球員。

  這些名人堂球員沒有出現在遊戲里,不是因為年代久遠,而是因為授權的問題。

  退役球員不像現役球員可以直接通過聯盟的授權完成,2K公司需要同這些退役球員私下談判,這也是為什麼有一段時間佐敦沒有出現在2K遊戲里。

NBA2K16以佐敦為封面球星
NBA2K16以佐敦為封面球星
  

  如今,2K公司早在2K16時以佐敦為封面球星的契機加入了這位籃球之神。

  不過,與佐敦同時代的巴克利,現在還未將虛擬形象加入到遊戲中。

  雖然2K13和2K17的夢幻隊短暫出現過巴克利,但那隻是因為Jay-Z從中調和的臨時交易,巴克利仍未同意將個人形象交給2K公司。

  巴克利拒絕2K公司的原因是,他認為2K利用球員的形象賺了太多的錢,而他們為此付出的成本太低。

  另一位沒有把授權交給2K的列治-米拿也表示,2K沒有給他一份滿意的報價。

  但是,巴克利坦言自己並不是為了賺錢,他開出的條件是2K向退役球員工會捐助100萬美元,以提高退役球員的福利條件。

2K17的夢一隊短暫出現過巴克利
2K17的夢一隊短暫出現過巴克利
  

  很顯然,巴克利不在乎自己是否在2K遊戲里,這和現如今的年輕球員大相逕庭。

  當然,也不是每個球員都那麼在乎自己在遊戲里到底幾分,比如向來不在乎其他人評價的列拿特。

  “老實說,我真的一點也不在乎。”

  “我越來越不關注自己在遊戲里拿到幾分,我認為89(2K18)是個合理的數值,但我應該和同位置的最佳球員們放在一起比較。”

  如今,列拿特已經在2K21里獲得95的總評,而且,他還是2K21的封面球星。

  (brad ze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