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抑鬱,正成為摧毀女性的第一大殺手
2020年10月29日07:09

原標題:婚後抑鬱,正成為摧毀女性的第一大殺手

原創 任麗 丁丁心理

✦你恐婚嗎?✦

豆瓣上,看到了一位全職媽媽的泣血呼聲:

我丟下一歲的娃,離婚了。

不要罵我狠心、自私。我也心痛,可是,如果我活著,孩子才會有媽媽。假如我離開了這個世界,對孩子不是更糟糕?

9月27日,日本女星竹內結子被丈夫發現陳屍家中,警方初步判定為自殺,享年僅40歲。

2019年,竹內結子與現任丈夫結婚,這是她的第二次婚姻。今年1月才生下兒子,沒想到8個月後,看起來婚姻幸福美滿、事業成功的她,竟然選擇拋下了還在哺乳期的兒子,結束了年輕的生命,給我們留下的的卻是她那永遠燦爛的笑容。

據說,她生前就患有抑鬱症。但是抑鬱症的爆發因素有很多。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婚後抑鬱”這件事。

壹.

“已婚女性的壓力 ”

對於女性而言,婚後抑鬱包含了產後抑鬱、更年期抑鬱與空巢抑鬱。這些抑鬱摻雜著職業選擇、家庭關係、婚姻關係、親子關係等諸多面向。

女性在開始新生活時,面臨前無法言說的壓力,而這些壓力或許被社會或者家人看來,都是一個女人、一個妻子、一個媽媽理所應當承擔的責任。

據統計,女性是抑鬱的易感人群,這與她們過於敏感,情感在生命中的重要程度有著直接的關聯。在一個男權社會中,女性想要活出自我,變得尤為困難。

孩子如果身體不好,是媽媽沒有照顧好;

孩子學習成績不好,是媽媽沒有教育好;

丈夫總是不回家,是妻子不夠體貼、善解人意;

事業上沒有起色,是女性員工太顧家……

社會似乎對做了媽媽的女人少了很多的寬容,讓女人想要做自己想做的,實現自己的理想,變得舉步為艱。

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柏格在《向前一步》中呼籲,女性們要大膽地向前一步。可你知道嗎?要跨出這一步,前面有多少攔路虎,後面又有多少的拖油瓶?

貳.

“女性在不同人生發展階段所面臨的困境 ”

1、職場人士到全職媽媽的角色轉換

為什麼重回職場,那麼難?

電影《82年後的金智英》中,金智英是一個職場白領,因為生孩子,不得不放棄工作,成了一名全職媽媽。

成為媽媽後,她成了別人生活的背景,沒有了自己。

為丈夫忙,為孩子忙,為婆婆家忙。大家好像都非常自然地使用著她,讓她變得越來越麻木,越來越像機器。

她經常一個人在家發呆;

她在人群中,聽著別人談笑風聲,而自己卻遊離在外;

她帶著孩子坐在空曠的公園椅子上,一隻腳機械地搖晃著嬰兒車,就像一個機器人。

她變成一個“活死人”。沒有了激情,沒有了願望,沒有了活下去的樂趣。

她快瘋了。在看到家門口小店貼出的招聘廣告後,她萌生了想要工作的願望。

那些阻礙她去工作的究竟是什麼?

對母親的認同:媽媽從小成績很好,卻只讀到了小學,然後外出打工供哥哥們讀書。哥哥們出人頭地後,她才嫁人生子。她認同了自己做為一個犧牲者的角色,在結婚後,為了成就丈夫,為了家庭,必須犧牲自己的事業與愛好。

對女性身份的貶低:母親在生完第一個女兒後,跟婆婆說對不起,生下第二個孩子智英後,母親再次表達了抱歉,第三個女孩不得已墮胎。在這個家庭中,女性是不被尊重的,甚至可以是可以隨便拋棄的。這樣的女性,有什麼資格去談自我實現呢?

社會的規條:女性在外面打拚有什麼意義?擁有一個溫暖的家,才是女性的最好的歸宿。女人帶孩子,不是天然就會的嗎?如果做不好,那真是太無用、太無能了……

圍繞在智英周圍的所有人,父親、母親、婆婆、同事、孩子幼兒園同學的家長們,似乎都在傳遞著某種約定俗成的共同意向:做為女人,照顧好孩子是你的第一要務,作為媽媽,你沒有資格為自己考慮!

金智英在絕望中不斷地尋求自救的方法,她用症狀在為自己呐喊,讓家人去感受她的痛。好在感同身受的媽媽,愛她的丈夫給了她支援,這個家庭系統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因為她的病,丈夫開始遷就她,母親鼓勵她,父親嚐試去關心她,弟弟學會去理解她,姐姐支援她,同事去幫助她。

她終於能重返職場,變回了那個自信的金智英。

2、失去自我與尋找自我的衝突

女性在婚後很容易成為一個犧牲者或者依附者,而逐漸喪失了自我,而這種喪失可能在很長時間內都是被自己視而不見的。

當孩子上學後,當女性開始空出時間與空間時,一種孤獨感與低價值感就會迎面襲來。這時,女性開始思考,我是誰?我要為誰而活?我要怎樣才能過得有意義?

在電影《婚姻故事》中的女主角妮可,原來是一名小有名氣的演員,在嫁給才華橫溢的丈夫後,她成為了丈夫背後的人。

在紐約狹窄、快節奏的環境下,在被丈夫無視與貶低下,她有些抑鬱了。

她帶著兒子離開了擁擠的紐約,離開了事業如日中天的丈夫,來到了陽光明媚的洛杉磯。其實,兩個城市代表了兩種不同的生活空間,她想要換一種活法。

是留下還是離開?是忍受還是改變?是妥協還是堅持?女性總是面臨著兩難的選擇,而無法走出迷茫,甚至失去希望時,她們往往會表現出抑鬱的氣質。

每個人都想要活成一束光,而並不總是想成為那個被照亮的人,女性也不例外。

3、失去情感、婚姻的恐懼

一位48歲的女性因為失眠而走進諮詢室。原來,她怎麼也想不到,結婚20年的丈夫說他在外面有人了,要跟她離婚。

她不甘心啊。

自己跟丈夫一起吃了多少苦,才有了今天衣食無憂的日子?孩子如今也考上了大學,本來想著再過兩年退休,可以過上逍遙自在的日子。丈夫來了這一出,她的世界完全坍塌了。

家沒有了,活著還有什麼盼頭?她眼中突然透出一種決絕:堅決不離!拖也要拖死他!她跟丈夫鬧過,吵過,但都無濟於事,她開始整晚地失眠,大把大把地掉頭髮,開始擔心自己得了絕症,變得有些神經質,對什麼都失去了興趣。

這位中年女性處在孩子離家的空巢期,而在生活中又遭遇了情感的背叛,現在又面臨著失婚的危險,她用過去經驗建構起來的自我幾乎被催毀了,你想,這種境遇怎麼會不失眠,不抑鬱呢?

叁.

“如何擺脫婚後抑鬱?”

1、照顧好自己

在一次諮詢中,我曾經問我的一位女性來訪者,假如將你的家人和自己按照重要程度來排序,你會怎麼排?她的結果是:

女兒>父母>姐姐和她的孩子>自己>老公

這個排序挺有意思的,當時她與老公的關係很糟糕,所以老公排在了最後。如果撇除老公,她最不重視的就是自己了。

其實,只有照顧好自己,才能把最好的自己交給身邊人。

你是一個愛自己的媽媽,你自己的情感需要得到了滿足,你也就會更容納孩子的情緒,對孩子保有耐心;你擁有了自信,也就可能在物質上與精神上更富足,也就可以在父母需要的時候有能力幫助他們。

不會照顧自己,其實你沒有能力照顧好別人。

2、重回職場,重塑自我

後現代的心理治療不會著眼於解決當下的問題,而是用前瞻性的視角來看待困境。

那麼,婚後一路抑鬱的轉機到底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學會獨立思考、正確判斷。

做女人,耳邊和心裡永遠會有質疑的聲音,重回職場的目的之一,就是學會換一個角度,換一種身份去檢視這些質疑的聲音。

很多過來人會用自己的血淚教訓驚呼,“千萬不要做一個全職媽媽”。

其實,除了社會給全職媽媽的配套支援機製不夠充分以外,長期囿於家庭中,也會讓自己的視野越來越狹窄,生活圈子越來越封閉,這樣會導致自己老是往死胡同里鑽。

就像前面那位48歲的女士,假如她不那麼依附於家庭,假如她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興趣愛好,有自己的事業,那麼,離婚這件事,可能對她來說就不是致命的,她也可以較快地從創傷經曆中走出來,因為她擁有的這些資源就是她複原力的來源。

3、重塑關係

關係是治癒婚後抑鬱的良藥,無論是與丈夫的關係、朋友的關係,甚至與諮詢師的關係,都是療效因子之一。

在產後期,妻子可以邀請丈夫一起去照顧嬰兒,比如給孩子喂奶、洗澡、哄孩子睡覺等等,跟丈夫一起分享育兒的辛苦與快樂。同時,爭取獲得老人的支援,尋找積極可利用的資源,這樣也有機會快速地返回職場。

在更年期,與丈夫保持積極的溝通,在精神上保持同步。很多中年夫妻在養育孩子、照顧老人,以及工作的擠壓下,沒有了二人的空間,結果夫妻關係變得越來越淡漠,所以保持情感上的鏈接尤為重要。另外,也可以嚐試發展出夫妻間新的共同的愛好,保持對生命的好奇。

在空巢期,可以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擴展自己的社交圈子,享受更多的自由時間與空間。比如參與到一些學習型的團體,攝影團、美食團、舞蹈團等等,甚至可以把兒時想要學習的東西撿起來。

婚姻跟孩子不是完整人生的必需品,而獨立完整的自我,才是你值得來此一遭的必需品。

作者介紹:任麗,丁丁心理簽約諮詢師,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碩士,心理學動力學取向,擅長婚戀與人際諮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