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里沒有巨鯤,不過海里確實有海怪
2020年10月31日17:22

原標題:手機里沒有巨鯤,不過海里確實有海怪

原創 紅色皇后 物種日曆

兩年前,一群造型狂霸的大魚海怪,以“巨鯤”的名義攻占了手機。當我們點擊這條鯤,卻發現只是普通的仙俠手遊,連條水煮魚都沒有。廣告上酷極了的大魚也不是鯤,而是盜用羅賓森(Ruairi Robinson)導演的科幻電影《利維坦》。

“鯤”雖然是騙玩家的把戲(你要說“遊戲里沒有鯤”也不對,有人蹭熱點做過鯤主題的遊戲,但都沒有廣告看上去那麼好玩),但在這個萬聖節,我們可以欣賞一下真實存在的海中巨怪,只要看到它的照片,你就會發出“艾瑪,一鍋燉不下”的感歎。

渾身灰撲撲的海怪

姥鯊(Cetorhinus maximus),現存第二大鯊魚,成年體長6~8米,有可靠測量數據的最大個體達12.27米,只比排名第一的鯨鯊(Rhincodon typus)略小。整天張著個一米寬的大嘴,在海里蕩來蕩去,很“怪獸”的樣子。

說“啊”!圖片:pikrepo

不過它對吞噬升級沒有什麼興趣。姥鯊的主食是橈(ráo)足類(Copepoda)的小動物(《海綿寶寶》里的痞老闆就是一個橈足類),也吃魚子、藤壺的幼體、蟹的幼體等。它的鰓上密密排列著黑色梳子樣的軟骨細條,稱為鰓耙,具備濾網功能。鯨鯊會主動吞嚥到口的浮遊動物,但姥鯊依賴遊動時流進嘴的海水,把食物帶進嘴裡,30~60秒才吞嚥一次。

鯨鯊跟姥鯊一樣本性溫和,給人的印象卻是天差地別。鯨鯊身上點綴著繁星一樣的美麗斑點,是水族館的明星,《海賊王》里還有個甚平大叔給它掙面子。姥鯊卻是渾身灰撲撲,好像來自《盜墓筆記》片場,在人類文化里,它扮演的角色也多少有些獵奇,與萬聖節群魔亂舞的氣氛合拍。

都是濾食性的鯊魚,鯨鯊的顏值和人氣要高得多了。圖片:Pxfuel

瑞洋丸發現的海怪

1977年,日本掀起了自《哥斯拉》上映之後最強烈的“怪獸熱”,這要歸功於漁船瑞洋丸號(Zuiyō-maru)的大發現。在新西蘭附近,它的拖網撈起一個長約10米,重約兩噸的怪物,已經高度腐爛,有一個長脖子,鰭狀的四肢,酷似蛇頸龍。船長擔心死屍把船上的魚獲帶壞了,下令扔掉。但船上的生產助理矢野道彥(Michihiko Yano)是個有心人,知道這個東西不同尋常,給它做了簡單的測量,拍了幾張照片,還留下了一些鰭上的軟骨條。

瑞洋丸號發現的“怪物”。圖片:Wikipedia

且不說蛇頸龍早已滅絕,許多傳說中的怪物,如“尼斯湖怪”,也常被懷疑是蛇頸龍。這個發現的震撼可想而知。報紙、廣播、電視媒體競相報導,玩具公司製作怪物和漁船的模型。瑞洋丸船長遭到臭罵,居然把寶貴的“怪獸”標本搞丟了!後來有多國船隻來到發現怪物的地方進行打撈,但都一無所獲。

科學的天職就是破壞小孩子的夢想(不對)。東京漁業大學(Tokyo University of Fisheries)聯合了生物化學、魚類學、古生物學等方面的專家,對“怪獸”的資料和軟骨樣本進行了研究。次年結果發表:“怪獸”很可能就是一條姥鯊。他們提供的證據很多,我在這裏列舉比較明顯的幾條:

蛇頸龍的屍體一般能保留頜骨和牙齒,但“怪獸”都沒有。鯊魚是軟骨魚,死後骨架很容易解體,鰓弓和上下頜脫落之後,很像一個長脖頸帶著小腦袋。尾巴和背鰭掉落,但比較結實的胸鰭和臀鰭還連在身體上,像四肢。

姥鯊的軀體腐爛解體之後,看上去居然很像蛇頸龍。圖片:Wikipedia

根據Yano的測量結果,屍體的頭連著脖子、身體、尾巴三部分的比例是1:3:1。這作為蛇頸龍實在太“胖”了,擁有長脖子的蛇頸龍,脖子應該是身體最長的一部分。Yano憑藉回憶畫的畫,怪獸有6個頸椎,太少了。蛇頸龍中脖子比較短的上龍亞目(pliosaur),至少也有13個頸椎,長脖子的蛇頸龍甚至更多。

“怪獸”的四肢里是鯊魚翅那樣的軟骨條,蛇頸龍應該是一小塊一小塊的指骨。最重要的是,對怪物軟骨的分析發現,它的氨基酸成分跟一種叫“elastoidin”的蛋白很像。這是軟骨魚特有的膠原蛋白。

傳說還在繼續……

瑞洋丸的發現不是孤例。早在1968年,神秘生物專家(這世界上研究什麼的人都有)厄韋爾曼斯(Bernard Heuvelmans)就研究過十幾個“發現死怪獸”的案例,結果都是死掉的姥鯊。最著名的一例發生在1808年,英國的斯特朗塞島(Stronsay),一條腐爛解體的巨大姥鯊被衝到海岸上,有人認為它是歐洲傳說中的蛇形海怪(sea serpent),還給它起了個學名。今年10月,愛爾蘭的圭多爾(Gweedore)剛剛發現了一條死姥鯊,海怪的傳說還在繼續。

斯特朗塞的“怪獸”與鯊魚的對比。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活著的姥鯊也能出演怪獸。如果有兩條以上的鯊魚前後排列,浮到海面上,露出水面的背鰭和尾鰭尖,可能被當成一個大怪物的背峰。

雖然有海怪之名,但歷史上人類曾捕殺大量姥鯊,吃它的肉,用它巨大的肝臟提取魚肝油,1989到1997年間,挪威上岸了14263噸姥鯊肝。姥鯊和鯨鯊巨大的魚鰭軟骨,被視為魚翅里的上品,美其名曰“天九翅”,這無疑也是一個威脅。姥鯊的繁殖速度很慢,漁業極可能對它的種群造成了傷害,但具體有多嚴重還是未知數。

從遠處目睹的姥鯊背鰭。圖片:Anita / inaturalist

IUCN把姥鯊定為瀕危級,華盛頓公約列為附錄二,國際間貿易受管製。不幸的是,我們對地球上姥鯊的數量,以及性別、年齡比例,幾乎一無所知。保護措施是否有效?如今姥鯊的種群有恢復嗎?問題很難回答,雖然“怪獸”的面紗已經揭掉,但姥鯊還是十分神秘。

原標題:《手機里沒有巨鯤,不過海里確實有海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