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字長文解密:5G有什麼用
2020年11月03日00:24
攝影:馮誠傑
攝影:馮誠傑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30秒快讀

  1、舊時,人們喜歡形容上海時冠以“摩登”二字,因為獨一無二、中西合璧的“上海氣質”。時隔百年,如今的上海,科技與人文水乳交融,依然“摩登”,因為有了5G。

  2、一棟有機器人“外賣小哥”的高樓、一家向5G演化的醫院、一片有“軍師”治理的老洋房、一家擺脫機器“尾巴”的黑燈工廠、一款不需要下載的手遊......

  3、儘管現在對於5G的未來,還有很多不確定,但在上海,這些不確定性,如同“薛定諤的貓”,正在等待它的答案。5G大爆炸,奇點臨近。

  用數據繪製一個“孿生”的摩登上海,是5G在這座都市的使命,而這樣的故事已經開始:

  上海寶山區仁和醫院的醫生,利用5G網絡可以遠程給社區醫院的病人做遠程診斷,B超室外排隊的病人少了;寶鋼的“物流超級特種兵”,有了5G,無人駕駛也能穩穩將數十噸鋼材送上碼頭;老洋房林立的瑞金二路街道,5G讓城市治理更加精細……

  01

  一棟有機器人“外賣小哥”的高樓

  2014年,4G發牌。那年底,浙江慈溪市開出了一家機器人餐廳。送餐機器人依賴地面的光感磁條行走,也需人工輸入訂單桌號。

  6年後,那家機器人餐廳銷聲匿跡,但和通信技術一起更新迭代的機器人仍未停止“更像人”。2020年,發牌一年後,5G進入建設加速期,魔都誕生了一座5G機器人樓宇——上海信息大樓。

  白色機身印有Hello 5G標語,5台機器人穿行在大堂中央。來回間,兩台機器人正面相逢,然後退後,給彼此留出轉身的空間。

  只需輸入收件人的樓層和電話,這些機器人“小哥”便可以送外賣和快遞。你不用怕送錯件,當它們抵達相應樓層時,會主動撥出電話,取件人需要輸入手機尾號才能取件。

  5G機器人加入配送最後一公里的故事正在上演。

  5G+AI:機器人行動更加靈活

  5G來了。如今機器人不再笨拙。

  要進入信息大樓,人臉識別驗證入閘是你的第一步。但閘機顯然對機器人更熟悉,當機器人靠近閘機時,閘門早已自動打開。而當機器人靠近電梯時,電梯的上下行鍵已亮起,甚至電梯知道機器人想要前往的樓層,自動亮鍵。

攝影:費鋒
攝影:費鋒

  電信NB-IoT技術令機器人和閘機、電梯相連。得益於5G高帶寬、低時延特性,機器人發出的指令能被快速傳遞和響應。

  行動過程中,如今5G機器人主要通過鏡頭實時捕捉行人、障礙物軌跡,並在AI算法下計算出合適的路徑。這是機器人能夠相互避讓的原因。此外,由於信息大樓的5G機器人沒有爬樓梯功能,AI模型下它們還能主動避開扶梯區域。

  另一種靈活表現在機器人體型上。5G網絡結合雲計算、邊緣計算通過雲-網-端融合,將計算能力放在雲端,讓機器人自身算力不再是短板。少了對計算硬件依賴,機器人有望變得更輕巧,降低了製造成本,也有利於普及。

  人機之戰:

  外賣、快遞小哥會被替代嗎?

  等待用戶下樓時,信息大樓里的外賣、快遞小哥駐足圍觀5G機器人。機器和人在這裏有著替代關係的宿命感。

  機器人能7×24小時工作,能有效節省時間成本,搭載電子簽收、核對功能後,還能降低人為出錯風險。

  疫情期間,為了降低人傳人風險,多家企業試點無人車、機器人進行最後一公里配送,催化了行業熱度。

  但我們距離無人配送仍很遙遠。

  目前無人配送只限於特定場景,經過簡單場景配送後,無人車、無人機器人仍需經曆替代部分人工以及結合城市智能基礎設施配送的考驗。

  此外,配送成本依舊是落地應用的關鍵。據中信證券預計,未來無人配送車的成本有望從如今20萬元-30萬元降低至10萬元,每單配送成本降至0.8元。而目前快遞、外賣每單成本在2-6元不等。這些均需要5G建設發力和雲邊端技術的加持。

  02

  一家向5G演化的醫院

  長長的白色走廊上,5G機器人正在進行一次徹底殺毒,它們可以24小時不間斷地工作,做流行病史調查、量體溫、配送手術耗材和血液樣本。

  “病人吃過飯氣體比較多,看不清病灶怎麼辦?”“探頭加點壓,讓病人側身45度,做個肋間切,膽囊底部沒有拍全,讓病人深吸一口氣屏住看血流。”兩位醫生看著眼前的大屏,不時指點著,儘管病人在幾公里之外的社區醫院,但絲毫感覺不到時延。

  CT間,病患和醫生被隔離開,AI進行人體精準定位,醫生不再需要輔助病患擺正位置,無須接觸,檢查便能做完,AI甚至會自動標註病灶,CT影像通過5G雲平台實時上傳。

  上海寶山區仁和醫院正在進化成一座5G醫院。席捲全球的疫情,讓“智慧醫療”的到來比預想快了很多,5G+智慧醫療成為戰“疫”重要力量。

圖源:仁和醫院
圖源:仁和醫院

  讓AI多看數據,讓醫生少看數據

  在仁和醫院,除了5G超聲遠程診斷,在隔離病房,還隨處可見5G機器人,它們承擔著消毒、發熱病人流行病史初篩等工作。

  這些機器人與疫情期間奔赴武漢的“機器人護士”師出同門,都來自上海鈦米機器人。

圖源:鈦米機器人
圖源:鈦米機器人

  2018年底,上海電信與鈦米機器人成立5G創新中心,如今5G+機器人已經在武漢協和醫院、上海仁和醫院、上海仁濟醫院、上海華山醫院等各大醫院“上崗”,在5G的賦能下,機器人的工作效率更高,能做的工作也越來越廣,最大程度地幫助醫護人員減輕了壓力和危險。

  機器人背後的“超級大腦”正在演化。上海仁濟醫院建起了國內首個5G+智能機器人管理系統,電梯里、走廊上隨處可見機器人在工作,每個機器人身上都裝有5G通信網關,連接部署在邊緣MEC上的“超級大腦”和機器人的“手眼四肢”,即各種雷達和體溫計、血壓計等醫療應用模塊。

  讓數據多跑路,讓患者少跑路

  5G砌起了隔絕病毒和醫患的“牆”,在上海各大二三級醫院,護士用一塊平板就能控制機器人消毒、配送試劑甚至初步篩查發熱病人;5G打破了二三級醫院和社區醫院之間的“牆”,用5G遠程超聲檢查、遠程4K查房等場景,緩解了病人小病往大醫院跑、社區醫院招不到醫生的雙重困境。

  10月24日,上海首家互聯網醫院在青浦區朱家角正式進入試運營,醫療儀器用5G連接,查房醫生與中山醫院的專家通過一塊屏幕對講,免去了查房會診來回跑。

圖源:醫院供圖
圖源:醫院供圖
圖源:新民晚報
圖源:新民晚報

  患者在互聯網醫院拍攝的CT和MRI影像,也能讓中山醫院的影像學專家團隊可以第一時間對疑難雜症進行遠程會診。醫療數據、醫保數據互聯互通後,長三角共享上海優質的醫療資源成為可能。

  讓數據多跑路,讓患者少跑路;讓AI多看數據,讓醫生少看數據、少跑路……5G+AI正在徹底改變傳統的看病模式。

  03

  一片有“軍師”治理的老洋房

  陽光下的上海老弄堂被鍍上了一層金色,斑駁的紅磚牆和幽深的拱門浸透了歲月的故事。

  這裏是歷史人文底蘊深厚的瑞金二路街道,保留著上海最原汁原味的風貌,孫中山、周恩來、張學良、巴金等名人都曾在此生活。轄區2/3面積地處衡複風貌保護區,歷史保護建築有68處。

攝影:馮誠傑
攝影:馮誠傑

  雖然建築試圖將歷史的美定格,但老弄堂里的居民卻不曾在時代面前停步。垃圾滯留、共享單車進小區、電瓶車進樓道等不文明現象漸生。怎樣保護好這些“老古董”令社區治理人員頭疼。

  AI讓老小區變得更聰明

攝影:馮誠傑
攝影:馮誠傑

  上海電信為瑞金二路街道打造的場景化AI視頻應用應運而生,頓時令老小區變得更“聰明”。

  布設在小區出入口、垃圾投放點等位置的鏡頭有了AI算法的加持,能夠第一時間捕捉垃圾占道、車輛亂停等情況,還支援人員在崗識別、重點人員管理等功能。

  當檢測區域內有上述動靜時,系統便會向平台推送告警和畫面截圖,方便社區治理人員及時知曉並處理。

  “技術可以做到事先發現和預警,再結合社區事中高效處置和事後追溯,將數據入湖,我想這便是新基建的力量。” 瑞金二路街道辦事處主任米文蕾說道。若非人工智能,單靠人力進行全天候監測必然成本高昂。

攝影:馮誠傑
攝影:馮誠傑

  如果智能鏡頭搭載了5G會怎樣?上海電信ICT部智能視頻應用中心副主任孫曉凱表示,5G具有高帶寬和低時延特性,在瑞金二路這樣的城市治理業務中,高帶寬可以提供更加高清的移動接入視頻,使得不具備固網部署條件的場景也可以加載智能視頻業務。

  包括AI智能分析研判;低時延能夠快速對AI分析結果進行現場反饋,如發現異常情況可以現場告警提示住戶規範行為,如不亂丟垃圾、不推電瓶車進電梯等。

  聽懂城市說的“話”

  “5G+社區治理”並不是空中樓閣,作為城市管理者的“軍師”,它們在智慧社區建設中已經初露鋒芒。美麗家園示範標杆的鬆江區泰晤士小鎮,近一年來便不乏5G新型應用的探索。

  譬如5G安防機器人,配備了紅外熱像儀、可見光攝像機、自主導航定位器等傳感裝置,能夠在巡邏中快速識別可疑人員或打架、鬥毆等危險事件,並由5G網絡將畫面和數據傳輸至遠端監控系統。

  抬頭望向小鎮上空,或許還能捕捉到5G無人機這位新“網紅”,5G無人機高空巡邏成本更低,可實時上報飛行路徑內異常情況,而且支援更精準的3D建模。

  小區變聰明只是智慧城市的一幅縮影。從防控疫情到復工復產,從風險預測到精準治理,智慧化手段對城市治理的賦能幾乎遍及各行各業。當人類治理經驗與AI大數據能力相結合,有限資源將得到最大化運用,依靠透明化、可追蹤、體系化的系統建設來提升城市的精細化治理水平。

  隨著多地加碼5G佈局,智慧城市的活法想必還會有更多大不同。

  04

  一張望聞問切後的精準“處方”

  城市是有生命的。人身體有恙,做個CT或核磁共振就能找到根源,城市“亞健康”了怎麼辦?

  廣袤農場里 5G不能缺席

  高樓林立、人員密集的場所只是無人機巡檢的一隅之地,地域開闊、人煙稀少的田野也值得它們大展拳腳。

  今年5月,中國工程院院士、華南農業大學教授羅錫文及其團隊研究建設的水稻無人農場在廣州增城區正式投入生產應用。盤旋在農場上空,無人機不僅可用於航拍巡檢,還能進行播種、施肥、施藥等作業。

  院士團隊中的胡煉教授告訴《IT時報》記者,5G無人農場也在他們的考慮之列。目前農場覆蓋的是4G網絡,採用了三種類型的無人機分別進行航拍巡檢、施藥以及播種施肥。

  巡檢用的無人機會拍下田間照片後,研究人員會通過模型來計算水稻的氮含量,得出“施肥處方圖”。將該“處方”導入施肥用的無人機後,它就會根據施肥量的不同自動調節位置,確保整片水稻長勢均勻。

  “如果有5G的傳輸速度,那無人機就可以將數據上傳到雲端分析,並實時下發到終端去執行。屆時就能同時執行巡檢和施肥的動作了,直接省掉一台設備。”胡煉對5G農場充滿了期待。

  他表示,由於4G在某些場景下時延明顯,無人駕駛設備尚不能做到實時決策。有時還得靠無線電遙控代替4G發送指令以避免時延造成的風險,譬如當收割機和運糧車並行運作時,稍有延遲就可能產生偏差甚至導致撞車。

  在他看來,想要實現“智能在雲,控制在端”的智慧農業,5G顯然不能缺席。

  隨著新技術、新工具打破了“人體極限”,讓城市開始“說話”,並讓城市管理者聽得懂這些“話”,它們正不斷創造新的應用場景、塑造新的產業形態,重構城市“有機體”。

  05

  一家擺脫機器“尾巴”的黑燈工廠

  機械臂上下翻飛地銲接著,不時飛濺出紅色火花;無人運輸車(AGV)在地面上靈活地相互躲讓著,停停走走全靠“自覺”,機器電纜“尾巴”成為歷史,柔性生產才是現實……

  今年7月28日的全市工業互聯網工作推進會議會上,上海彙眾汽車製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彙眾汽車”)的無人工廠宣佈啟動,在上海彙眾汽車製造有限公司智能製造科長陳翰淩的設想中,建成之後的工廠將是一個安靜的“黑燈工廠”。

  彙眾汽車是上汽旗下華域集團全資子公司,也是國內領先的汽車底盤製造商,年銷售收入超200億。

  “此前,工廠在生產組織的網絡搭建中有兩個痛點,”陳翰淩告訴記者,一是在原有廠房的AP搭建中,信號干擾強、布線成本高;二是面臨越來越不確定的移動網絡需求。比如在AGV或者自動物流項目中,物流設備的移動路徑會因為規劃改變,原先可能要從中心交換機重新部署固網,而現在則有了5G,物流規劃做到哪裡,網絡就佈局到哪裡,大大縮短了交付週期及布線費用。

  基於以上痛點,彙眾汽車與上海電信合作打造了5G MEC立體雲網,上海電信統一規劃建設MEC節點,形成5G+MEC立體雲網,確保在5G網絡高網速、低時延的情況下滿足彙眾汽車的生產需求,並為智能工廠提供通信、算力及安全保障。

  雙方還首創了一種5G工業互聯網建設的合作模式,大大降低了製造業進行信息化升級改造的門檻。

  打造一個無人工廠,除了相應的信息化硬軟件改造升級外,還需要配備AGV、叉車等硬件設備,整套成本不菲,而對於利潤率原本就稀薄的製造業而言,往往會陷入兩難:不升級,被淘汰,想升級,沒成本。

  彙眾和上海電信全國首創的MEC租賃模式,上海電信負責基建投資,彙眾汽車按需租用雲資源和流量,大大降低了企業的使用門檻,為快速推廣5G應用帶來便利。

  在中國製造業高地——上海,像彙眾這樣正在進行無人工廠建設的企業,正蔚然成風。ABB機器人、上汽乘用車臨港基地、諾瑪高端智能液壓、三菱電梯智能機器人倉庫等一批無人工廠項目和彙眾同批宣佈啟動建設。

  根據上海近期發佈的《關於推動工業互聯網創新升級 實施“工賦上海”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到2022年,上海工業互聯網核心產業規模實現從800億元提升至1500億元,建設服裝、建築、工程機械、高端裝備等20個具有全國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建設百個無人工廠、無人生產線和無人車間,成為全國工業互聯網資源配置、創新策源、產業引領和開放合作的高地。

  06

  一條無聲的“重載之路”

  秋風瑟瑟,毗鄰長江的碼頭上,一輛輛藍色的重載框架車穩穩地沿著預定的路線,不斷地從寶鋼運輸部灘塗一期的卷材倉庫將待裝船的成品卷材運出,送往附近的寶鋼全天候成品碼頭。

  在上海電信5G網絡的加持下,沒有司機、沒有工作人員的人聲鼎沸,6萬平方米的倉庫,每天10萬噸的鋼卷周轉量,都由搭載上海電信5G設備的AGV(自動導引運輸車)在“無聲”中完成。

圖源:上海電信
圖源:上海電信

  物流超級“特種兵”

  這是我國冶金行業首次投入工業化應用最大的重載公路無人駕駛車輛,也是全球第一台自然導航,集信息感知融合、決策規劃、導航、智能控制和調度於一體的全天候無人駕駛特種運輸車輛,被稱為“物流超級特種兵”。

  它不再需要司機,通過安裝在地面上的引導磁釘、車頭的超高清鏡頭以及超聲波碰撞感應系統的三重保障,可將多方感知數據實時採集並傳送到平台,指揮中心隨時根據需求,對車輛進行路徑規劃與軌跡控制,因此打破了夜間作業的壁壘,可以24小時持續工作。

  經改造後,鋼材倉庫的人員配置從同等面積傳統倉庫的130人減至30人以內,平均單卷作業時間為3分30秒,大大低於人工作業時間,每年節約倉儲費用過億元。

  工業互聯網被稱為5G至關重要的“落點”,在5G賦能的過程中,行業龍頭企業正在和電信運營商一起合作,打造數字化製造的“燈塔工廠”。

  今年寶鋼上述項目已進入二期階段,電信將與華為共同打造5G“超級上行”解決方案,可令覆蓋區域內上行速率至少提高20%。

  接下來,上海電信還將與中國寶武持續開展全方位的深度合作,並計劃成立聯合實驗室進行工業機器人的開發和應用研究。

  智能製造的“安全員”

圖源:上海電信
圖源:上海電信

  平均重達20噸的鋼卷,往返於倉庫和碼頭之間,一旦發生運輸事故後果不堪設想;高溫、濃煙、高粉塵的煉鋼區,勞動強度大,倘若鋼水飛濺,人員燙傷、燒傷在所難免;資源豐富的礦區,礦井深達千米,作業環境亦相當嚴苛。

  當無人化技術開始賦能工業,這些高危作業場景或許最有話語權,而5G往往為它們扮演了保駕護航的角色。

  上海電信和寶武集團旗下寶鋼工程技術集團有限公司掛牌成立了首個5G聯合實驗室,準備在煉鋼區域全面推進復合型智能機器人的研發,代替高溫、濃煙、高粉塵環境下的人工作業。

  不久前,甘肅金川集團二礦區帶來了國內首個5G網絡井下遠程遙控礦車試點成功的好消息,在千米井下,基於井下及地表5G網絡,操作室內的駕駛員可以像打遊戲一樣遠程操控無人運礦車在井下作業。

  繼美國、日本之後,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三個擁有礦用車無人駕駛技術的國家。對採礦業來說,運輸成本一直是“大頭”,有些礦一年的司機費用可達千萬元。隨著5G在智能製造領域的普及,更少的事故和更多的產出都有望成為可能。

  07

  一座“讓你忘記現實”的ShoppingMall

  每逢週末、節假日,魔都晶耀前灘商場B1區一個名為“雲XR娛樂空間”的體驗區總會人潮湧動。

  人群中央,一群頭戴VR眼鏡的小朋友或者年輕人,手持一把VR虛擬槍,通過虛擬現實場景,在10-15分鐘內完成一次酣暢淋漓的遊戲體驗。

  在遊戲中,玩家需要通過VR虛擬槍與霸王龍、翼龍等諸多恐龍展開一番搏鬥,逃離生天。這個名叫《重返侏儸紀》的遊戲是5G體驗中最受歡迎的VR遊戲之一。

  對於喜歡追逐潮流的年輕人而言,想要在上海體驗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的樂趣已經不是難事。走進魔都高端的大型商場,就能輕易找到與之相關的體驗,即刻進入AR/VR的世界。

  商場處處見XR

  今年9月,正大集團與中國電信聯合打造了5G雲XR(擴展現實)娛樂空間,為消費者提供極致的沉浸式、高保真、大規模混合現實應用體驗。坐上VR蛋椅,佩戴上VR眼鏡,你便可以在熱氣球上俯覽城市,也可以坐上礦車感受古墓驚魂,更能身臨其境享受大擺錘帶來的瘋狂。

  在上海,借助一部手機,進入“VR智能逛”的界面,便能看到國金中心和環貿iapm內的360度全景,這是上海蛙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蛙色VR”)為消費者打造的“雲逛街、雲購物”體驗。

  如果對某家門店感興趣,它還會化身成為一個實景導航,將消費者帶進門店;如果對門店裡的商品感興趣,輕觸屏幕中的商品,與之相關的售價信息和購買鏈接便會出現在眼前。消費者甚至足不出戶,就能通過VR瞭解併購買商場的物品。

  參觀上海博物館時,通過亮風台AR技術,只要呼叫“小銅小銅”,就能實現導覽路線跟隨、展品語音互動、展品模型交互、智能場館、定位導航等功能,為遊客帶來別緻的逛展體驗。以上這些場景都只是XR落地魔都的一角,沉浸其中,人們將更容易“忘記現實”。

  期待百元級VR眼鏡

  上海自帶XR基因。近期舉行的2020世界VR產業大會上,“中國VR 50強”名單出爐,來自上海的亮風台、影創、樂相科技、宏達通訊、上海曼恒、小派科技等企業都出現在名單上,業務涉及VR/AR內容生產、硬件製造、應用開發等領域,上海XR企業數量穩居全國前列。

  今年8月,經信委指導的上海5G聯合創新中心正式揭牌,是上海市經信委2020年5G重大專項之一。

  “5G、VR/AR、AI等現代化信息技術應用的落地,不僅能有效化解疫情對上海第三產業發展的衝擊,也解決了上海5G在管理、服務及營銷等方面的痛點和難點”。

  上海5G雲VR產業聯盟成立於2019年12月的上海5G雲VR產業聯盟,聚集了中國5G上下遊產業內的多個業界夥伴,在研究製定產業鏈間形成的共性技術和相關標準,推動產品和業態的創新方面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無論是VR內容創作還是VR消費,門檻都很高。一台VR直播相機價格近萬元,消費級VR眼鏡價格在2000元左右,VR應用的普及仍處在起步階段”。

  蛙色今年平台的5G VR直播在全國落地了500場,占網絡商業直播萬分之一,蛙色VR CEO葉宇分析,未來兩三年內,如果硬件設備的價格降低至三字頭,將會有效促進VR產業更快地發展,VR內容也將迎來全民創作、分享的大爆發時代,“而這是可期的。”

  08

  一輛不需要人駕駛的汽車

  從上海汽車博物館到某酒店,3公里路程要途經5個紅綠燈。對於很多老司機而言,這隻是一段10分鐘的車程,但坐在車子裡的記者有些忐忑。操控這輛車的是AI和算法。

  這輛無人駕駛汽車在4G網絡下以50公里/小時的速度行駛。當一位外賣小哥突然闖入汽車視野,車子自動急刹,直至目送外賣小哥飛馳遠去。這是《IT時報》記者在嘉定體驗滴滴無人駕駛時的場景。

  沒有司機干擾,機器迅速做出判斷,無人駕駛技術令人驚歎。只是,似乎還缺少一絲“靈氣”。

  更快速的反應,更敏銳地判斷,那份靈氣或許可以由5G來加持。在這裏,《IT時報》記者試圖尋找未來智能時代下無人駕駛的更多可能。

  百萬級成本、算力受限

  滴滴無人駕駛汽車Robotaxi車頂裝有6個不同方位的鏡頭,加上車尾的鏡頭以及激光雷達、GPS天線充當“眼睛”角色。車子前後左右的其他車輛信息、路障、路面信息可以被看到。

  通過IOT技術,部分交通燈的信息也能被汽車識別。《IT時報》記者發現,目前距離馬路十幾米遠人行道上的共享單車和路人狀況均能被記錄在汽車屏幕上。

  但這套傳感器設備價格昂貴,據滴滴運營透露,Robotaxi的成本在百萬級,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無人駕駛商業化進程。

  通過傳感器捕捉記錄大量的視覺、圖像信息,是實現無人駕駛的第一步,此後數據還需要經過分類,直至AI做出如何轉彎、掉頭、停車、避讓行人等指令。4G網絡下,計算、決策通過安置在汽車後備廂中的計算單元完成。

  無人駕駛技術達L3級別(受條件製約的自動駕駛),對應計算能力在30-60 TOPS間,即每秒完成30萬億-60萬億次計算。如果要往L4(高度自動駕駛)及L5(完全自動駕駛)躍遷,對應的算力需要突破100TOPS和1000TOPS。

  一般車載電源功耗不超過1KW,限製了算力,而要提升車內電源功耗還需解決散熱問題,目前主流做法是將空調風道引入後備廂。

  目前4G網絡下,L4級別無人駕駛技術只在特定路段測試,而車輛仍對極端天氣無能為力。

  距離沒有安全員

  還需等5年

  工信部曾發表公告稱,無人駕駛有望成為5G應用最早的場景之一。理論上,相比4G網絡,5G的下行速度最高可達10Gbit/s,傳輸速度比4G快10-100倍。與此同時,理論上5G的時延在毫秒級,意味著更快的網絡響應時間。

  這讓海量數據計算遷移至雲端、邊緣端成為可能。數據快速傳輸,指令實時傳遞,也令無人駕駛在散熱、算力間徘徊的困局成為過去。

  5G網絡的廣連接性能理論上可以實現每平方公里接入100萬個終端,這令車路協同V2X技術實現信息共享成為可能。由此帶來的則是減少無人駕駛汽車對感知設備的依賴,間接降低改造成本。

  一位滴滴的運營人員對無人駕駛的未來充滿期待:“如果車輛不再配備安全員,意味著無人駕駛的時代真正到來!”

  這一天並不遠。根據中信證券預計,2023-2025年將會出現由領先科技公司主導的各場景L4-L5商用車量產,而2025-2030年,乘用車智能駕駛滲透率將會從50%往80%提升。

  英特爾預計,2030年,全球將有1.2億輛無人駕駛程度不同的汽車上路;2035年,無人駕駛汽車將占全球汽車銷量的四分之一。

  走下Robotaxi時,《IT時報》記者的手機接收到了5G信號。這意味著5G信號仍在加速滲透中,距離無人駕駛有“靈氣”的那一天,似乎並不遙遠。

  09

  一款不需要下載的手遊

  在一部5G手機上選擇天翼雲遊戲App,點擊《新神魔大陸》,即可進入魔幻的克蘭蒙多世界:

  天生完美的面具刺客伏地一擊,便是天崩地裂;機敏可愛的神槍手一個轉身,耍出帥氣槍花;憂鬱的精靈遊俠拈弓射箭,千里之外取獵物性命;美顏的紅髮法師嫣然一笑,取自然之力電閃雷鳴……

  這是一部史詩級的魔幻燃戰遊戲,但無須下載安裝包,即點即玩。這是專屬雲遊戲的魅力。

  “手機內存不夠,安裝不了想玩的遊戲怎麼辦?”遊戲越做越精緻,佔用的內存也越來越多,你有沒有碰到這個問題?5G時代,你不需要為要不要“氪金”一部遊戲手機而焦慮,哪怕用千元機,也能暢玩動輒100G內存起步的3A大作。

  手機不用下載安裝包,所有的渲染都在雲端完成,終端更多隻是承擔視頻顯示功能,這樣的雲遊戲概念,多年前便已提出,但時延、帶寬始終是掣肘的兩大瓶頸。對遊戲玩家而言,速度是剛需。

  何以解憂,唯有5G。低時延、高帶寬的5G特性彷彿為遊戲量身定製。

  根據實際測試,目前5G端到端的時延在10-20毫秒,而戶外速率一般都在500Mbps左右。記者測試《新神魔大陸》時,整個過程非常流暢,毫無卡頓和拖影,可以完全體驗操作的快感。

  伽馬數據發佈的《2020年雲遊戲產業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雲遊戲市場預計超過10億,未來兩年,預計每年增長率超過100%。這意味著,誰能搶占先機就有可能掌握主動權。

  雲遊戲所引發的行業變革,不再是遊戲內容或模式,而是生態,很多與遊戲行業相隔甚遠的企業跨界而來。

  除了遊戲製作公司、硬件廠商,雲服務提供商、技術服務商都在發力雲遊戲(包括雲VR遊戲)。在這個賽道里巨頭林立,暴雪、任天堂、微軟、Google、華為、騰訊、網易等都在搶灘入局。

  電信運營商也要分一杯羹。7月17日,中國電信上海四川北路營業廳正式升級為中國電信電競營業廳,由此中國電信首家電競營業廳正式落“滬”。

  該電競營業廳共配置5根千兆寬帶,整個場館內網絡無死角覆蓋;專區還劃分了競技區、大屏區、觀賽區、選手休息區等9大區域,兩個房間里均配置5台高配電腦和5把專業電競椅,很有電競賽事“內味兒”。

  9月,中國電信還聯合5G雲遊戲產業聯盟、視博雲、星遊紀等行業夥伴發佈了天翼雲遊戲大賽,共設置2000萬元獎金,推動雲原生遊戲的開發。

  隨著5G逐漸形成規模,更多公司、團隊、人才將接踵而來,5G+遊戲的新玩法將被充分挖掘,遊戲,或許將不再僅僅是娛樂,它將是生活。

  10

  一次與遙遠太空的“握手”

  在商場內,想要去某個品牌店,手機導航會告訴你應該上幾樓,左轉、右轉或是直行等等,直接聽語音提示就成;在室外開車時,導航地圖“知道”自己行使在哪根車道上,並提醒駕駛人,前面要不要變道……

  未來,只要拿著一部5G手機,你可以到達自己想要到達的任何地方,無論是室內還是室外,都不會迷失方向。

  這樣的場景並不遙遠,因為中國的5G網絡和北鬥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均已蓄勢待發,兩項“國之重器”正攜起手來,提供更高精度、室內外融合定位的服務。

  雖然定位導航技術在現實中已經運用了相當廣泛,出行駕車時、外賣小哥送餐時……手機導航都已成為必須工具,但依然存在室外定位精度不高、室內定位不足的遺憾。

  目前普遍使用的民用GPS導航定位精度偏低,基本在5-10米之間,因此車載導航只能粗略告訴你行駛路線,卻無法實現車道級定位導航。

  室內定位更是難題,衛星信號無法穿透至建築物室內或者橋樑下面,所以你經常會聽到“GPS信號弱,請行駛至開闊地帶”的導航提示音。

  不過,隨著5G日益普及,北鬥組網成功,新的篇章即將翻開。

  今年7月我國北鬥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建成並開通,開啟了服務全球的嶄新篇章。作為後起之秀,北鬥三號能力的定位精度更高。

  數月前,我國發佈的北鬥高精度定位服務平台2.0版,將手機定位精度提高至1.2米,能夠實現車道級導航定位。

  5G精準定位的能力也越來越強。今年7月凍結的5G R16標準,引入了多種5G空口定位技術,定位精度提高十倍以上,可以達到米級的定位精度,未來的5G R17將可實現亞米級定位精度。

  5G與北鬥的“聯手”,恰好滿足了傳統室外定位向室內外複雜場景無縫覆蓋的趨勢。

  近日,上海電信已與國內首個投入運營的北鬥產業園區——中國北鬥產業技術創新西虹橋基地達成合作,雙方著重探索“5G+北鬥”室內外融合精準定位等應用,要將上海打造成為“5G+北鬥”融合應用發展的高地。

  未來,要問你和我之間有多遠?嗯,可能是2753.89米。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蘊坤 孫妍 孫鵬飛李丹琦 李玉洋 錢立富 郝俊慧

  編輯/挨踢妹

  排版/黃建

  圖片/馮誠傑、費鋒、上海電信、仁和醫院、鈦米機器人、新民晚報、網絡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