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寶寶胎盤相通,姐姐“搶走”了妹妹的營養
2020年11月04日07:01

原標題:兩個寶寶胎盤相通,姐姐“搶走”了妹妹的營養

原創 龍大大 果殼病人

提筆要寫這篇文時,內心很糾結,擔心幾千字無法把這麼多問題一一陳述。兩個娃兒現在9個月了,回想這一年多來的經曆,比中500萬還刺激。

希望兩個娃能同步成長,

起名叫均均和勻勻

2019年2月發現姨媽沒來,早孕試紙測出雙杠杠,建檔時B超醫生看了好一陣說,“你這雙胎啊,哎呦,還是單絨雙羊的”。

單絨雙羊?我一臉懵,還沒來得及喜悅,就被醫生潑了一盆冷水,“單絨雙羊很容易得雙胎輸血綜合徵(TTTS),簡單來說,就是你這兩個娃的胎盤可能存在血管吻合,當胎兒A把血輸給胎兒B時,胎兒A就貧血、不發育,胎兒B血又太多,兩個娃的體重、羊水量差距就越來越大,很容易兩娃都丟了”。醫生要求之後每半個月來做一次B超,時刻觀察娃的情況。

從此,我開始了提心吊膽的懷孕生活。因為希望兩個娃能共同成長,還給起了小名叫“均均、勻勻”。

懷孕早中期情況一直都還挺好的,娃的大小相差不多,羊水量也相近,只是胎兒A的臍動脈收縮末期峰值與舒張末期峰值比值(S/D值)有點高。醫生告訴我,臍動脈S/D值越高就代表娃的臍帶血流阻力越大,可能會出現缺氧、缺血等問題。

這裏先悄咪咪地預告一下,胎兒A是妹妹,胎兒B是姐姐。

超聲檢查結果 | 作者供圖

孕26周出現宮縮,

得盡快讓娃長成熟

繼續煎熬著,到孕周26+2那天,我散步時感覺肚子硬得像石頭一樣,非常不舒服,很想尿尿。第一次懷孕真的是沒經驗,不知道這就是宮縮,還心大地回家等了半天才去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立馬給上了胎心監護,宮縮2分鐘一次,半小時輸完了一瓶硫酸鎂。當時我的心跳特別快,終於知道什麼叫小鹿亂撞,汗把衣服濕了個透,然後就住院了。

住院期間做了各種檢查,發現兩個娃比實際孕周大概小了2周,醫生又增加了氨基酸之類的營養液、促進胎兒肺成熟的針以及每天吸氧1小時。醫生解釋,因為我隨時可能生產,讓娃的肺部盡快長成熟一點,存活幾率就能大一點。

接著,我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張病危通知書。醫生反複告訴我,你這是胎兒選擇性宮內生長受限Ⅰ型(sIUGRⅠ型),要做好心理準備,你的孕周太小了,娃出來不一定能好好的。

不過我這人挺樂觀的,因為工作的原因,邊住院還邊把論文寫了。一共在醫院住了兩週,隔三天檢查一次B超,胎兒A(妹妹)臍動脈S/D值還是高,而且數值不穩定,她的體重開始落在胎兒B(姐姐)後面。

在簽了一份“生死狀”順利出院後,我繼續每三天到醫院做一次B超及胎心監護。

妹妹的體重逐漸和姐姐拉開差距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的我和娃們堅持到了30周,這期間我翻閱了很多關於TTTS和sIUGRⅠ型的文獻。我瞭解到sIUGRⅠ型預後還是不錯的,孩子的生存率較高,由sIUGRⅠ型發展到Ⅱ型或Ⅲ型的幾率不大,大約20%,我稍稍鬆了口氣(這口氣真的鬆得太早了,各種刺激還在後面等著我和寶寶們)。

孕30+1周例行檢查時,妹妹的臍動脈S/D值突然升高到14.29,大腦中動脈血流阻力減低,這意味著臍帶血流阻力太高,妹妹的身體已經減少向四肢供血,儘量保證大腦發育。

我立馬被扣下住院,這次,主管醫生很鄭重地跟我說,臍帶血流阻力高對孩子腦的供氧、供血有影響,出生後智力是否會受到影響說不準,需要考慮是否現在就把孩子剖出來。

說不害怕是假的,但立刻複查B超時妹妹的臍動脈S/D值下降到了8.33,又綜合之前看的文獻、我和娃各方面的情況,我選擇了繼續觀察,於是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二張病危通知書。我想再保保我的娃,讓她們在肚子裡再長大一點(小夥伴們還是要聽醫囑,不要自己做決定)。

住院期間妹妹的臍動脈S/D值一直處於高水平,體重也和姐姐也逐漸拉大差距,有往TTTS發展的趨勢,醫生開始和我談是否要做胎兒鏡了(激光燒灼胎盤血管吻合支,阻斷血流)。我從醫生的話語中聽出,如果再發展下去,就建議放棄妹妹了。

胎兒鏡丨fetusjapan

還好妹妹爭氣,之後臍動脈S/D值又下降到4~6,體重也在緩慢增長,我又得以出院。

就這樣,我們熬到了孕34+2周,這次B超檢查發現妹妹的羊水深度突然從5釐米下降到了2.9釐米。醫生立馬問我:“有沒有破水、肚子疼,小孩的胎動怎麼樣?”我說都挺正常的,醫生讓我多注意,羊水突然減少不是好現象。

接下來的三天,我夜裡上廁所很頻繁,宮縮也變多了。不過當時我一直樂觀地以為能和娃堅持到36周,因為我整體狀態真的挺好,走路都還帶風的那種。

碰上20%的幾率,

我立馬上了手術台

然而,做完孕34+5周的B超,醫生遲遲沒有把報告給我。我正納悶,醫生又把我叫了進去,複查了一次B超,然後把報告交給了我。

我一看,報告寫著妹妹的臍動脈S/D值無窮大,羊水也在減少。二話不說,我立刻衝去了住院部,病房的醫生立馬把我按住,說已經從sIUGRⅠ型變Ⅲ型了。我心裡真的是一萬隻草泥馬狂奔過去,為什麼這20%的幾率我也碰上了。

醫生要求立馬剖宮產,我一個人簽字不成,還得家屬簽字,我老公上班還要上交手機,打了無數個電話才終於找到了他。簽字期間,我還弱弱地嚐試討價還價:“這個情況一定要剖了嗎?”醫生給了我一個白眼,嚴厲說道,必須剖。

就這樣,我什麼都沒準備,什麼都沒帶來,就上了手術台。

做腰麻時,麻醉師摸索了一陣子,又換了另外一種麻醉方式,並告知這種麻醉腿是可以動的,所以在手術時要保持淡定,不要亂動。我連連點頭,心想著,你讓我動我也不敢啊。

接著手術開始了,最初頭頂的無影燈可能角度不對,我清楚地看到了醫生把我肚子劃開,就跟醫生說,“能把燈的位置調一下嗎?我看著你們切我,怪難受的”。

終於,一陣吸水聲後,醫生提著寶寶過來,“看看是男孩女孩”。我一看是個女生,心裡樂開花了。接著是第二個寶寶,出來時醫生驚歎怎麼這麼小個(就是臍血流一直不好的妹妹)。

至此,我的生產告一段落,姐姐阿氏評分10分(滿分),體重1830克,妹妹評分9分,體重1380克,3分鐘後評分10分。這兩姐妹像是說好了一樣,體重可以不同,但是數字要一樣喲!

接下來還有另一個關於姐姐的故事,歡迎繼續收看!

醫生點評

石俊霞 | 北京婦產醫院產科主治醫師

雙胎妊娠可分為單卵雙胎和雙卵雙胎,其中單卵雙胎更為少見。單卵雙胎是由一個單獨的受精卵分裂而來,根據分裂時段的不同,可分為雙絨毛膜雙羊膜囊雙胎、單絨毛膜囊雙羊膜囊雙胎或單絨毛膜單羊膜囊雙胎。

早孕期通過超聲檢查明確雙胎的絨毛膜性非常重要,本文的主人公在孕早期就通過超聲檢查明確了“單絨雙羊”的診斷,為後期的監測和治療提供了方向。

雙胎妊娠在給準爸準媽帶來中獎般喜悅的同時,也增加了準媽媽和孕期胎兒各種狀況的風險,如早產、妊娠期高血壓、自然流產、產後出血、一胎兒丟失,以及文中提到的雙胎輸血綜合徵(TTTS)及雙胎生長不一致,甚至還有更加少見的聯體雙胎、雙胎一胎無心畸形情況出現。

所以,根據雙胎妊娠的絨毛膜性,嚴格按照產檢醫生的要求,進行超聲和後期的胎心監護檢查是完全有必要的。

當單絨雙羊兩胎兒出現明顯羊水量異常,即羊水過多(胎兒最大羊水深度>8釐米)或羊水過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