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中間價創兩年多新高獲利回吐盤難改長期資金買漲
2020年11月11日00:42

原標題:人民幣中間價創兩年多新高獲利回吐盤難改長期資金買漲

隨著人民幣彙率快速上漲迭創年內新高,多空博弈驟然升級。

11月1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較前一個交易日調升226個基點,至6.5897,創下2018年6月27日以來最高值。

然而,截至11月10日17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CNY)報在6.6027,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CNH)則報在6.5926,均低於當天中間價。

“在隔夜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彙率一度創下年內新高6.5649後,獲利了結盤大量湧現,暫時遏製了人民幣彙率漲勢。”一位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向記者指出。

在他看來,目前選擇獲利了結的,主要是部分海外對衝基金。11月初他們就大舉買漲人民幣,如今累計獲得逾700個基點的彙兌收益,獲利了結意願相當高。

“不過,這似乎不會改變海外機構持續看漲人民幣的熱情。”這位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分析說。由於歐美疫情嚴峻導致歐美央行可能採取更大力度的貨幣寬鬆措施,令人民幣利差優勢進一步擴大,正吸引越來越多海外資金青睞人民幣。

“相比以往都是熱錢炒作人民幣升值套利,此次持續買漲人民幣的,主要是長線投資機構。”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彙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記者直言。因為中國經濟複蘇好轉程度將在相當長時間遠遠跑贏其他國家,令人民幣彙率長期受益趨於穩健上漲。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民幣多空博弈升級,不少外貿企業的追漲熱情正在悄然退場。

“前3個月企業高層一再要求我們延後購彙,但本週他們突然讓我們可以加大購彙力度。”一位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告訴記者。這背後,是企業主擔心過去5個月人民幣彙率大漲8%後,未來升值空間似乎受限,乾脆早早購彙以鎖定較低彙兌成本。

長期資金買漲

在多位外彙交易員看來,11月9日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一度快速上漲創下年內新高6.5649,很大程度受到投行的推波助瀾。

高盛發佈最新報告指出,在美國大選局勢逐步明朗後,未來一年名義貿易加權美元將貶值6%,令未來12個月人民幣兌美元彙率有望升至6.3。

受此影響,不少海外對衝基金紛紛加大人民幣彙率買漲力度,有些基金甚至將人民幣買漲頭寸增加至整個新興市場外彙投資組合的40%,較一個月前增加逾10個百分點。

這同樣觸發獲利回吐盤湧現。

“從美國大選起,部分看好民主黨獲勝的對衝基金就開始加倉人民幣多頭,如今累計獲得逾700個基點的彙兌收益。”前述香港銀行外彙交易員向記者分析說。隨著美國大選不確定性減退令美元有望觸底企穩,他們短線獲利離場的情緒驟然升溫。

Marc Chandler表示,11月9月晚起,獲利了結盤一度左右著人民幣彙率走勢,令在岸市場人民幣彙率從6.55一路跌至6.6附近,若非11月10日美元指數從92.83回落至92.62觸發人民幣彙率技術性買盤入場,當天人民幣彙率有可能直線跌至6.63-6.64之間。

“這背後,也有不少對衝基金此前買入的一個月期、執行價格在6.6附近的人民幣看漲期權在11月10日到期,因此他們不希望人民幣彙率大幅漲破6.6,導致期權無法行權令收益落空。”他指出。在11月10日期權頭寸到期因素消減後,目前不少海外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又開始加倉人民幣多頭。究其原因,他們預期歐美疫情嚴峻將令歐美央行啟動更大力度的貨幣寬鬆,而中國央行相對穩健的貨幣政策令人民幣潛在利差優勢進一步擴大,因此買漲人民幣反而成為當前勝算較高的外彙交易策略之一。

在Marc Chandler看來,這也是11月以來離岸人民幣彙率持續高於在岸人民幣彙率的重要驅動力之一。

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鑒於中國經濟好轉程度領跑全球,中外貨幣政策分化等因素,他們的投資模型均預估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均衡彙率將觸及6.45-6.5之間。

“事實上,當前外彙市場多空博弈,更像是多頭之間在押注未來人民幣漲幅高低。目前很少看到空頭入場。”Marc Chandler向記者透露。本週也有對衝基金討論在過去5個月人民幣大漲8%後,是否會出現大幅技術性回調,但多數投資機構認為當前人民幣彙率仍被低估,因為當前製約人民幣彙率回調下跌的各種因素都在減弱。

外貿企業謹慎操作不再“追高”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民幣彙率多空博弈升級,越來越多外貿企業紛紛選擇“謹慎操作”。

“此前在人民幣彙率處於6.6-6.7期間,企業高層一再要求我們延後購彙,本週人民幣彙率上漲至6.55附近時,企業突然要求我們加大購彙力度。”上述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告訴記者。這背後,是企業主認為人民幣彙率在過去5個月大漲8%後,可能短線見頂。

一位股份製銀行對公市場業務部門主管直言,本週以來選擇逢高購彙的企業明顯增加,凸顯市場自發的逆週期調節能力。

外管局發佈數據也顯示,今年前9個月,企業、個人等主體境內外彙存款餘額較上年末增加354億美元,尤其在三季度增長明顯,體現在人民幣升值的情況下,越來越多企業可能選擇逢高購彙以壓低彙兌成本。

在這位股份製銀行對公業務部門主管看來,儘管當前外彙存款的利息極低,但考慮到企業逢高購彙可能省下約8%的購彙成本,其彙兌收益已遠遠超過外幣存款利息收入,進而驅動越來越多企業選擇“購彙操作”。

記者多方瞭解到,在美國大選明朗化後,不少外貿企業購彙熱情顯得格外上漲,因為他們認為當前彙率已觸及階段性最高點。

“這種做法依然帶著賭彙率味道。”上述股份製銀行對公業務部門主管指出。因此他們適時向眾多外貿企業推薦掛鉤LPR的人民幣外彙貨幣掉期產品。具體而言,外貿企業可以按固定彙率將美元貸款換成人民幣用於生產經營,並按時向銀行歸還掛鉤LPR的人民幣利息;等產品到期時,企業再按相同彙率將相應人民幣換成美元(償還美元貸款本金)。此舉有兩大好處:一是企業可以享受LPR利率下降的融資成本調低實惠,二是美元結售彙價格一致,無需再冒風險賭彙率。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