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 女性 她打破了美國職業體育百年禁忌
2020年11月19日16:04

  上週,美國職棒大聯盟MLB邁阿密馬林魚隊官宣了一條重磅消息,聘用華裔體育經理人伍佩琴(Kim Ng)擔任球隊總經理。

  這個人事決定讓剛剛在本週二度過52歲生日的Kim Ng一下子創造了兩個歷史第一:

  ——美國職棒大聯盟第一位女性球隊總經理。

  ——第一位統帥美國四大體育聯盟(NFL、MLB、NHL以及NBA)球隊的女性總經理。

  與即將出任下一屆美國副總統,擁有非洲裔與印度裔血統的賀錦麗(卡瑪拉-哈里斯)一樣,伍佩琴得以在這個以往鮮見女性和亞裔的職位上掌握話語權,被美國各大媒體當做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時刻。

  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ESPN、《體育畫報》在內,各大媒體紛紛讚譽她是打破職場性別歧視壁壘的開路先鋒。

  女性+少數族裔,艱辛的職場路

  新浪體育公眾號曾在此前發佈過一篇稿件,談論亞裔在美國體育圈的地位和作用。

  基於學法和學醫更吃香的傳統觀念,美國亞裔投身職業體育圈的運動員少之又少,而能夠躋身四大體育聯盟的更是鳳毛麟角。

  這種現實,同樣適用於體育管理人才領域。

  忠實可靠、勤勉的亞裔助理可能很多,但是能夠做出殺伐決斷的亞裔管理層,則鳳毛麟角。

  原因很簡單,在由白人男性主導的職業體育管理職場,如果你是少數族裔,而且又是女性,那麼註定有個異樣的心理作怪,很難得到青睞。

  伍佩琴的家庭構成很有趣,父親Jin Ng是在美國出生的華裔後代,母親雖然來自泰國,卻也擁有華人血統。

  成長於紐約皇后區,高中在一河之隔的新澤西就讀的伍佩琴受父親影響,自小就是揚基隊的鐵杆球迷。

  不過在真正看懂棒球比賽前,學會的卻是棍子球(stickball,孩子們在街巷內玩的一種類似棒球的遊戲)。

  大學時期,伍佩琴加入了芝加哥大學女子壘球隊,擔任遊擊手的她一直是賽場上的明星。

  出於對棒球的熱愛,從公共政策專業畢業的她通過實習生應聘加入芝加哥白襪隊,從MLB經營與管理的底層職位做起,然後勤勤懇懇一幹就是30年。

  然而,就像是在律師事務所中從不鮮見的“鐵娘子”們一樣,雖然能力備受認可,業績出眾,工作起來也非常賣命;但對華裔女性來說,從初級律師開始,一步步爬到普通合夥人有可能,但若想更上一層樓成為權益合夥人,那就難上加難了。

  1998年,只有29歲的伍佩琴接受時任紐約揚基隊總經理白賴仁-卡什曼邀請,擔任其助理。

  隨後四年間,處於球隊歷史巔峰期的揚基在世界大賽中斬獲三連冠(MLB總冠軍),並且包攬了全部四個賽季的美國聯盟冠軍頭銜,可謂成績顯赫。

  在球隊的經營管理上,作風乾練,待人接物親和的伍佩琴,曾參與球隊與超級VIP德雷克-基特,以及另外兩位明星球員保羅-奧尼爾和馬里亞諾-里維拉的合同談判工作,深得卡什曼賞識與信任。

  然而,20年前,伍佩琴女性的身份時常會被輕視,因為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習慣了與自己打交道的都是一樣的大嗓門。

  有一次,在聯繫一名球員的經紀人,表達揚基的簽約興趣時,這名經紀人還沒等伍佩琴把話說完就粗魯的打斷了她。

  “如果揚基想來談我的客戶,讓白賴仁-卡什曼給我打電話!”

  那時候,整個MLB聯盟的球隊一共只有兩位女性總經理助理,很顯然,這名經紀人根本沒把一個女人放在眼裡。

  直到白賴仁-卡什曼把電話打過去,對這名態度傲慢的經紀人吼道:“你和伍談,她代表我。”

  的確,如果擠在一個房間里開會的100個人里有99個都是男球員、男經紀人還有男經理們,沒人會把剩下的那個,身高只有1米57的女助理放在眼裡。

  在揚基的4年,如果說伍佩琴學到了什麼,那就是做事果決、判斷準確,這幫助她隨後在洛杉磯道奇隊也得到了一份總經理助理的工作。

  2005年,伍佩琴參與了該隊對新一任總經理的招聘,但未能成功。

  隨後的15年里,她又相繼嚐試應聘費城人、紐約大都會、舊金山巨人、西雅圖水手以及聖迭戈教士等5支球隊的同樣職位,均敗給了白人男性競爭者。

  除了面對職場的性別壓製,生活中,作為少數族裔女性,伍佩琴也不可避免地要經曆美國社會系統性的種族歧視。

  2003年,在一次聯盟球隊總經理聚會上,伍佩琴被時任大都會總經理助理的59歲前球員比爾-辛格在喝醉後言語傷害。

  對方一直以嘲弄的口吻挑釁伍佩琴來自哪裡?“中國?你到這裏來幹什麼?”

  可想而知,這樣的經曆肯定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伍佩琴的先生東尼-馬克沃德說,從職場回到家中的妻子從不會抱怨自己遭受到的歧視與不公待遇。

  “我不認為聽到某些老派的傢伙以一種特定方式和她說話,對她來說是件輕鬆的事情,不過她時常接觸的這些人通常會忘記他們實際上是在與一個女人說話。”

  “但她卻喜歡與他們待在一起,或許這些作風保守的男人是挺大男子主義的,但在Kim眼裡她看到的卻不是這些,而是他們的經驗,她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的知識。

  從被她人鼓舞,到成為女孩的偶像

  在加入MLB30年後,伍佩琴在老相識、第一位非洲裔球隊CEO德雷克-基特的邀請下,終於圓夢成為了球隊總經理。

  馬林魚的官宣通過社交媒體火速傳播出去後,伍佩琴的手機上收到了超過1000條道賀短信。

  有其他球隊的總經理、昔日工作夥伴、聯盟的其他僱員以及許多合作過的球員,再就是當年慧眼識珠的老師白賴仁-卡什曼。

  “我曾以為希望非常渺茫,”伍佩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但這對那麼多人是有鼓舞力量的,如果你努力工作,堅持不懈,持之以恒,那麼夢想最終就會成真。”

  “過去10多年間,我應聘過許多次球隊總經理職務,但在這以前從未成功過,這很好的印證了你必須堅持下去。就像是你會告訴球員們,你們會有那麼幾天發揮不佳,情緒低落,但僅此而已,然後你必須告訴自己要站起來。”

  “我就是這麼做的,我失敗了這麼多次,每一次過後都特別泄氣,但你總是保持著希望。”

  對德雷克-基特來說,他選擇伍佩琴的原因可不是為了製造新聞頭條,而是他認可對方的能力可以幫助馬林魚重建成為一支偉大的球隊。

  “她在我們棒球管理團隊(伍佩琴此前任MLB棒球運營高級副總裁)中的領導力,將在幫助我們取得持續成功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2020年,上賽季戰績還慘不忍睹的馬林魚在球隊多名球員曾感染新冠的困境中,逆勢拿下國聯東區常規賽排名第二。

  雖然在季後賽第二輪被亞特蘭大勇士淘汰,但下個賽季,隨著伍佩琴的到來,重拾信心的馬林魚將設定更高的衝刺目標。

  在馬林魚,伍佩琴出色的球隊管理能力和簽約談判技巧將得到用武之地。而且作為大管家,她可以讓所有人做到心悅誠服,畢竟,在一個集體項目里,團結是取得成績最重要的基礎。

  “我會對這個挑戰全力以赴,”伍佩琴說道,“我的目標是把冠軍帶回到邁阿密。”

  伍佩琴的職場偶像是兩位女子網球傳奇——比利-簡-金與納芙拉蒂洛娃。

  前者聯合其他8名女球員共同創立了WTA女子網球協會,打響了女運動員追求平權的第一槍;而後者拒絕隱藏自己的同性戀身份,一直致力於為弱勢的LGBT群體發聲。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堅持幫助年輕女孩、年輕女性提升她們的職業道路,這對我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得到這樣一個高階職位,會更多的出現在公眾面前,就像老話說的,‘你能看到,就一定能做到’。”

  “我想我能給她們的建議就是,現在你能看到(榜樣)了。”

  扛起半邊天,女性體育人崛起

  如我們前面所說,在美國,要打破由白人男性佔據絕對統治地位的體育管理人才職場壁壘,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最近這幾年,情況有所變化。許多主流體育項目,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高級職業體育經理人的身影。

  這與所謂的追求政治正確無關,而是表明,作為優秀的體育管理人才,她們的能力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

  在老爸謝利-巴斯過世後接手洛杉磯湖人的珍妮-巴斯,今年成為第一位率隊獲得NBA總冠軍的女老闆。

  還有在本賽季被提攜成為NFL克利夫蘭布朗隊人事主管的卡麗-布朗森。

  該隊主教練凱文-斯特凡斯基預測,布朗森有一天會創造歷史,成為NFL歷史上第一位球隊女性主教練。

  此外,從今年起開始擔任美國網球公開賽賽事總監的斯黛茜-阿拉斯特,是賽會140年歷史中第一位女性賽事總監。

  在加入美國網協前,阿拉斯特曾擔任WTA總裁兼CEO,是女子網球能夠在商業運營上成為最成功女子職業體育運動的功臣之一。

  看起來,隨著越來越多高階女性職業體育經理人的就任,原有的壁壘正在逐漸被打破。

  在競爭激烈的職場,想站穩腳跟,能力終究是排在第一位的。

  而不在於你是男人,還是女人。

  (瘋狂的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