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史與馬華文化的現代化轉型
2020年11月19日17:07

原標題:會議︱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史與馬華文化的現代化轉型

馬來西亞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國家,而馬來西亞華人又是世界上最多的海外華人群體,也是海外最早開展華文教育的地區。馬來西亞華人的華文教育史見證了馬來西亞華人文化現代化轉型全過程。正因為華文教育不斷在地化發展,才推動了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從舶來移民文化逐步發展為馬來西亞多元文化體系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終形成了體系龐大的現代馬華文化。因此,馬來西亞華人的華文教育史是窺探馬華文化現代化轉型的重要窗口。

11月1日,由武漢大學國家文化發展研究院主辦、由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家莫泰熙,美國杜魯門州立大學歷史系教授令狐萍,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盛靜,武漢大學國家文化發展研究院副教授韓晗等學者聯合發起的“馬來西亞華人的華文教育、族群認同與多元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成功舉辦。因為新冠疫情,此次會議以騰訊會議形式舉行。來自武漢大學、馬來亞大學、南方大學、拉曼大學、中山大學、暨南大學等二十餘位學者與會。

會議期間,專家學者們圍繞“馬來西亞現代華文教育先驅們的事蹟與活動”、“馬來西亞的早期華文教育與文化交流”、“馬華文化的歷史資源的現代化轉化”、“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如何走出歷史、面向未來”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與交流,本文擇要歸類,以饗讀者。

從林連玉、陸庭諭到莫泰熙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源遠流長,是馬來西亞溝通中西文化的重要方式。但是現代華文教育還承擔著馬來西亞華人群體爭取文化權利的歷史責任。以林連玉、陸庭諭與莫泰熙三位華文教育家為代表的現代華文教育先驅及他們接力運營的“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會總會”,在馬華文化教育事業當中起著重要的領軍作用。

馬來亞大學中文系主任潘碧華副教授以《林連玉的古體詩詞與自我形象》為題,探討了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先驅林連玉(1901-1985)的文學創作。生於中國福建永春、客居馬來的林連玉以團結教師、捍衛華文教育、爭取公民權以及促成“三大機構”成立而為人所稱道,被尊為“馬來西亞現代華文教育之父”。除此之外,林連玉還是一位古體詩詞作家,而這個身份長期被學界所忽視。終其一生林氏創作了大量的雜文與古詩詞,大部分都曾在新馬各大報章副刊發表。其詩作多是生活中吉光片羽的記錄,雖然很大程度上表現他的物質生活與精神世界的真實面貌,但卻為我們提供了走入他內心世界的憑據。證明了即使是有血性的文化鬥士,其內心深處也有不可避免的迷茫和脆弱,因此,林連玉的詩詞為大家展現了一個感性、完整的“馬來西亞現代華文教育之父”的形象。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先驅、著名僑領林連玉先生(1901-1985)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先驅、著名僑領林連玉先生(1901-1985)
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華研究院助理教授林誌敏、葉秀清則以《抗爭與堅守之間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之反思——兼悼陸庭諭老師》為題,從23年前自己師從於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先驅陸庭諭先生並在陸先生講授的“馬來西亞教育史”課上所撰寫的課堂報告出發,談到了馬來西亞華文教育一直以來的發展困境,再反觀當前面對的新挑戰,重新省思“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概念界定。認為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會總會在這個全球化時代,更應當繼承陸庭諭先生的遺誌,堅守核心原則,調整行動策略,變通而不失其正,致力於開創未來。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泰鬥陸庭諭先生(1930-2020)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泰鬥陸庭諭先生(1930-2020)

作為目前馬來西亞華文教育領域仍然健在的元老之一,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會總會前首席行政主任莫泰熙則以結合自身所經曆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奮鬥史,以《馬來西亞的華人與華文教育》為題,追溯自己親身經曆的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進程,進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主旨演講。在莫泰熙看來,華文教育的坎坷發展之路也是一代代同仁為華文教育事業戮力前行之路。面對各種打壓、種族的同化與社會不認同等不利因素,大家為推廣華文教育雖九死而未悔。

最後莫泰熙指出,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目前仍面臨統考文憑不被承認、華文小學數量嚴重不足等問題。但只要大家視華文教育為根,保持對中華文化的熱忱,華文教育就能世代流傳,華文教育的目的在於“為了讓我們子孫永遠比較像華人”。

馬六甲:見證馬來西亞的早期華文教育與文化交流

馬六甲又稱滿剌加,是世界的港口重鎮,更是海上絲路的地理要衝。六百年來,馬六甲在東西世界文明對話中起著不可或缺的樞紐作用,也成為了馬來西亞華文教育與馬華文化的重要起點,可以說是馬來西亞文脈所繫之地。以馬六甲為中心,探討馬來西亞的早期華文教育與文化交流,是本次會議的一個重點。

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中文系教授王潤華以《鄭和登陸馬六甲以後:中華文化的傳承與多元教育創新》進行主旨演講。王潤華認為,作為曾經的殖民地地區,在長期的霸權話語之下,過去一直片面地認為是西方人在推動馬六甲文化發展,現在新的相關史料證實了,華人在當中做了很多推動工作,尤其是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更是源於馬六甲,可以說馬六甲是華文教育與馬華文化的共同起點。

位於馬六甲的鄭和文化館
位於馬六甲的鄭和文化館
王潤華從不同時期的歷史案例出發,深入揭示了馬來西亞華人之於馬華文化現代化轉型的積極意義。一是鄭和下西洋是中國“和平崛起”的典範,鄭和船隊協助當地人擊敗外來侵略者,建立了馬六甲王朝;二是馬六甲的峇峇文化,這是海外華人落地生根本土化的重要代表;三是馬六甲的英華學院,這在私立華文學校教育中具有開創性的模範作用;四是印刷出版文化在馬六甲的勃興,英國傳教士米憐《察世俗每月統計傳》開創了華文期刊之先河;五是從馬六甲出發的近代中國革命,對中國現代史影響深遠;六是馬六甲近代翻譯事業成為了中西文化交流的“火車頭”;第七則是馬六甲地區傳教士們以及華人文化活動家們的學術活動,成為了現代漢學的起點,並奠定了現代漢學的傳統。當中特別指出了“英華學院”的重要意義,如今香港歷史悠久的傳統男校英華學院(又稱英華書院),正是1843年傳教士理雅各自馬六甲遷來,馬六甲時期的英華學院,是中文傳播、教育的一個重要陣地。這裏不但誕生了世界第一份中文報紙《察世俗每月統記傳》、第一本中文基督教讀物《勸世良言》、第一本中文聖經,還誕生了第一本馬來文聖經、第一本華英字典。馬禮遜從廣州帶到馬六甲的刻工梁發皈依基督教,成了第一個華人牧師。時任校長理雅各是一位著名漢學家,他完成的《四書》英譯至今還是海外漢學研究者引用的標準譯文。
米憐在馬六甲創辦的英華書院
米憐在馬六甲創辦的英華書院

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華人族群與文化研究所所長安煥然以《軟實力和硬實力:鄭和下西洋與滿剌加》為題,從滿剌加(馬六甲王朝)對明代中國朝貢體製的參與及建交,探析“德”與“威”的相得益彰,證明了“軟實力”(德)需要有“硬實力”(威)的支援才能行之四海併發揮實質效應。從這個角度來看,滿剌加之於中華文化在馬來西亞的生根有著重要的意義,可以說它構成了中華文化在馬來西亞傳播、生根的重要起點。因此,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進一步推進,“海上絲路”將帶動中國繼續深入世界,我們需要回望歷史,形成更多的歷史對話。

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範若蘭以《傳教士與華人移民:基督新教在華南和英屬馬來亞之間的傳播》為題,詳細介紹了近代基督新教在馬來西亞經曆的點種、廣播、紮根三個傳播階段。曾經的“英屬馬來亞”是多族群和多宗教社會,也是移民社會,新教傳播受到已有根深蒂固宗教信仰的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的抵製。故而很多馬來西亞基督新教差會是有兩個源頭,一個是其位於歐美的母會,一個是位於華南的次母會,這種雙重關係連接起華南與馬來亞基督新教的密切聯繫。擴大到南海區域來看,基督新教分佈在南海的華人移民社區,與華南形成密切的新教傳播網絡,充分體現了東南亞區域宗教發展的整體性、聯繫性與多樣性。在這個過程當中,當中不少傳教士與華人教會工作者以馬六甲等地區為中心,以興辦印刷出版與服務華文教育等事工形式,推動了中西文化的交流互通與馬華文化的現代化進程。

馬華文化的歷史資源的現代化轉化

馬華文化經曆了數百年發展,形成了內涵深邃、積澱豐厚的歷史資源,歷史資源如何通過文化產業、文學創作等實現現代化轉化,從而推動馬華文化的現代化轉型,是本次會議大家討論的一個重要話題。

廣東技術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謝雅卉以《基於冰山理論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媽祖文化產業品牌發展模式》為題,從美國心理學家薩提亞的冰山理論作為研究框架,探討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媽祖文化品牌發展模式,並以馬來西亞媽祖廟為代表的東南亞地區三個國家六間媽祖廟為研究對象,借助田野調查和深度訪談工作之後認為,東南亞媽祖品牌可以分為對內和對外兩個可行性發展方向,對外部分應通過媽祖文創IP來推廣媽祖文化產業品牌發展,以創意作為傳播手段,推進各類媽祖文化相關產業的發展形式來推廣;而對內則應積極推動東南亞媽祖文化品牌核心內涵的形成。

實際上,馬華文化的歷史資源還進入到文學創作當中,成為馬華文學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主題。鹽城師範學院文學院馬來西亞籍副教授莊薏潔以《“獲取符號資本”的歷史重構:馬來文學、馬英文學與馬華文學的族群敘事及其馬共歷史的建構》為題,從比較文學的研究視角出發,以法國社會理論家布爾迪厄的“場域”理論為視域,結合斯蒂芬·格林布萊特的新歷史主義觀點,探討馬來文學、馬英文學與馬華文學三者的關係。認為在具有民族寓言形式的創作之下,這些作品透過族群關係的敘事來言說、詮釋與建構馬共歷史,繼而表述各自想像的家國。當中部分作品將馬共歷史標杆化與符號化,使得相關歷史對於族群關係敘事變成一種符號資本的運用,也是一種族群“自我救贖”實驗。認為寓言形式的選擇固然是作家的美學手段,但也是國家斷裂的歷史,更是特定歷史時期族群的具體精神哲學。

馬來西亞檳城華人宗祠
馬來西亞檳城華人宗祠

1969年爆發的“五一三事件”是馬來西亞華人族群抗爭史上一個重要的事件,這次事件之後,華人在馬來西亞的地位大大提升,促進了華人中產階級的形成與華人族群的自我覺醒,被稱之為“馬華的‘五四運動’”,因此這個事件也成為了當代馬華作家筆下的重要創作素材。馬來西亞拉曼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李樹枝以《女性、女性身體、創傷、種族政治:馬華呂育陶、傅承得、葉貝思的“五一三事件”文學敘事及其指涉意涵》為題,透過女性、女性身體、創傷以及種族政治這四項視角,以知名馬華作家呂育陶、傅承得、葉貝思筆下的 “五一三事件”創傷的文學敘事隱喻為對象。認為“五一三事件”以及其之後一系列文化同化政策和種族政治偏差政策在文學作品中有如下兩重指涉,一是指涉了諸多種族政治偏差政策對個別的馬來西亞華人族群衝擊,促成了“感時憂族”情感的形成;二是它們亦指涉了更大的馬來西亞華人群體的公民性甚至馬來西亞國族/國體的“感時憂國”。因此,三位作家筆下的“五一三事件”文學敘事堪為馬華傷痕文學敘事主題類型的成功範例。

本次會議的發起人暨召集人韓晗以《從“華夷風”論建構“馬華學”何以可能:基於一個解域的視角》為題,探討了馬華文化歷史資源的總體性問題。他從哈佛大學王德威教授提出的“華夷風”這一概念入手,指出其背後的本質是中華文化的一種全球化存在形態的反映。認為目前馬來西亞華人文化研究已經體系完備,形成了超越區域研究與族群研究的框架,涉及的對象十分廣闊且不局限於某學科、方法和範式的“馬華學”呼之慾出。如何以解域的視角審視“馬華學”並建構“馬華學”的範疇,關鍵在於以文化而非族群或地域研究為核心。就方法論而言,因為“馬華學”在研究立場上處於“自我/他者”之間,因此在研究對象上必須超越“地域/族群”差異,而在研究觀念上則需要溝通“東方/西方”。如何推動馬華文化歷史資源的現代化轉化,服務於更為開闊的“馬華學”研究,是未來馬華研究的一個重要方面。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如何走出歷史、面向未來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綿延數百年至今,當中經曆了各種艱難曲折,是馬華文化現代化發展的重要見證與推動力。在全球化時代下,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如何調適自我、除弊革新,真正地走出歷史、面向未來,從而推動馬華文化的有序發展?這是本次會議中大家積極討論的另一個問題。

暨南大學華僑華人研究院陳奕平教授以《族群政治與文化權力: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思考》為題,圍繞華文教育的歷史、現狀及未來方向等問題進行了討論,他認為,馬來西亞是一個多民族、多語言的國家,而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目前發展機遇雖然總體向好,但族群不平等卻根深蒂固。長期以來,華文教育發展不斷面臨著族群關係、華人社群變化和教育機構關係變動等多種因素的挑戰,其核心是族群政治的影響。上述挑戰不僅製約了華人母語教育權利的實現,還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華族文化的傳承和傳播。其實華文教育是華人保持族群特性的重要方式,也是華人傳承和發揚華族文化的主要平台,因此,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未來必須要解決好族群平等發展的問題。

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
馬來西亞華文獨立中學

目前馬來西亞只有一部分大學開設華文課程或設立中文專業,位於馬來西亞雪蘭莪州的博特拉大學是其中之一。馬來西亞博特拉大學現代語言暨傳播學院副教授洪麗芬以《從博特拉大學中文課程看馬來西亞中文高等教育的辦學形式》為題,探討了馬來西亞中文高等教育的辦學形式和教學內容。她立足博特拉大學中文系課程設置,調研比較馬來西亞現有九個中文學士課程,認為它們都均延續了中文教學的傳統特色。儘管各中文系科目數量不一致,基本內容大同小異,畢業生基本能夠從事任何中文或文學相關的工作,但這卻陷入了同質化的競爭。因此,未來馬來西亞中文高等教育應當突破現有既定範圍,拓展至教育和其他相關交叉學科的應用領域。

廈門大學是第一家在馬來西亞開設海外分校的中國大學,廈大馬來西亞分校已成為了馬來西亞中文高等教育重要的新生力量。廈門大學人文學院金美副教授以《廈大馬來西亞分校學生漢語方言及語言習得問卷調查分析》為題,調研了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中文系2016級本地和大陸全體學生、2017級本地學生,對這些學生習得各類漢語方言如粵語(馬來西亞通稱“廣東話”)、閩南語(馬來西亞通稱“福建話”)、客家話等和各類語言如漢語普通話(“華語”)、馬來語、英語等的起始、過程和完成情況以及語音、詞彙、語法和文字的現有水平進行了細緻入微的分析,分析其漢語方言和語言習得的歷史和現狀,探究其成因和短板,同時聯繫並對比中國和馬來西亞的國家語文政策,探尋具有適應性和前瞻性的相應對策。

“獨中”(即獨立中學)是由馬來西亞華人民間贊助維持而籌辦的中學總稱,是馬來西亞特有的民辦教育體製。因為華文不是馬來西亞官方語言,華文中學在馬來西亞獨立後全被改製為國民型中學,而不接受改製的就稱作獨立中學,其運作經費全靠自籌。曾擔任過多家獨中校長的馬來西亞資深華文教育工作者、南方大學學院中文系博士生李保康以《文化傳承及認同是“獨中”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獨中”華文教學現況初探》為題作了報告,他聚焦於“獨中”的華文教學,梳理了“獨中”的華文教學與中華文化傳承之間的關係,認為應將中華文化傳承的聚焦點從“需不需要傳承”逐漸轉移到“傳承什麼文化、怎麼傳承文化”上來。因此應當加強文化傳承的力度,既能展現中華文化兼容並賅的能力,也能進一步堅實馬來西亞華人中華文化的自信心,從而使得華文獨中得以永續經營。他賦予“獨中”華文教學“獨”以獨特的含義,希望中華文化在馬來西亞展現更深厚的底蘊,在未來可以更坦然更有自信的面對其他族群,進行良性友好的溝通。

閩南師範大學歷史地理學院教授王建紅認為,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應當與其他形成文化認同的手段相結合,形成語言教學與文化培育的復合力量。他以《東南亞華裔幼童華人身份養成———以馬來西亞檳城閩粵華人為例》為題,將史學研究與田野調查相結合,探討了馬來西亞檳城閩粵華人形成文化認同的方式。作為閩粵華人較早移民的海外區域,檳城數百年來始終擁有系統較為完整的華人社區。中國原鄉故里的宗族組織、民間神祇以及建築群落等日常生活空間的“複製”,成為當地華人身份形成的重要文化源頭,而中華生活習俗及其價值習得使華裔幼童的華人身份獲得真實感。與此同時,帶有中華傳統文化的祭祀儀式、口述歷史等等又促進了文化意義的再生產,讓華裔幼童華人身份認同感得到延續,這是華文教育之外推動華人社群形成文化認同的重要手段。因此,除了語言之外,文化與價值也是塑造個體與族群身份的關鍵,這是今後推動馬來西亞華文教育應當重視的一個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