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體設備大戰流媒體網絡,吸引眼球是關鍵
2020年11月26日16:01

  當《神奇女俠1984(Wonder Woman 1984)》在聖誕節上映時,HBO Max的大多數訂閱用戶都可以在家中觀看這部電影。然而最重要的是,目前,HBO Max的訂閱用戶還不包括那些使用Roku設備觀看流媒體電視的用戶。

  這是因為,在美國流媒體設備市場佔據主導地位的Roku公司和擁有HBO Max的AT&T子公司WarnerMedia並沒有達成協議,因而無法將這項新服務應用到Roku的流媒體盒、流媒體棒和流媒體電視上。據雙方工作人員透露,如果兩家公司不能盡快達成協議,他們就不太可能在即將到來的假期中作出任何安排。

  這就是所謂的流媒體戰爭附加損傷,它給你帶來了大量的選擇,你可以決定自己在哪裡觀看何種內容,但你也需要確保你想使用的設備和流媒體服務能很好地進行配合。

  也就是說,你可以在幾乎包羅萬象的流媒體電視套餐和刪減部分內容的“限製套餐”之間進行選擇,你也可以因為想看《曼達洛人(The Mandalorian)》而選擇註冊像Disney+這樣的服務,然後在不需要的時候選擇退訂。但是,你不能在亞馬遜的Fire TV上觀看康卡斯特(Comcast)的最新流媒體服務Peacock,或者在Google設備上觀看Apple TV+,除非你進行了一些額外的操作。

  這種情況和以前的有線電視完全不一樣,那時的節目製作者和分銷商也會發生爭吵,但他們從來沒有要求用戶去弄清楚自家的電視機是否與有線電視機頂盒兼容。相反,雙方都將其視為一種設定新條款的方式:誰來控制流媒體視頻傳輸給用戶的方式?用戶花在視頻節目上的錢是怎麼分的?廣告商花的錢又是怎麼分的呢?

  因為所有的這些產品和服務都是新的,而且所有人都認為在未來幾年會有很大的變化,你可能會目睹這種混戰不斷地發生。即使Roku和HBO Max在不久的將來達成協議,這筆交易也不會是長期的,這意味著他們可能在一兩年後再次陷入鬥爭。

  也有很多人被捲入了這些衝突之中。數據顯示,HBO Max擁有約900萬用戶,Roku擁有約4600萬用戶,預計佔據了流媒體設備市場30%的份額。

  如果要對陷入收視困難的HBO Max用戶說些什麼安慰的話,那就是他們並不孤單。目前,任何想看Peacock的人都不能在亞馬遜的設備上進行觀看。這是一個很大的群體,Peacock至少有1500萬訂閱用戶,而亞馬遜的Fire則是美國第二大最受歡迎的流媒體技術平台。

  Peacock正試圖在假期之前與亞馬遜達成協議。去年春天就上線的Peacock直到9月份才與Roku設備達成協議,而5月上線的HBO Max則直到11月中旬才與亞馬遜達成協議。

  縱使你的流媒體觀看體驗不會被這兩場爭鬥打斷,你也可以去瞭解他們的背後故事。當然,這些故事從根本上講就是關於錢的故事,但其中的差異讓我們看到了一些企業計劃從像你這樣的觀眾身上賺錢的方式。

  以康卡斯特的Peacock和亞馬遜為例,主要的問題似乎在於誰將與觀眾直接接觸,誰能獲得他們的觀看習慣和其他有價值的數據。康卡斯特是Vox Media的投資者之一,Vox Media是Peacock網站的所有者。

  過去,亞馬遜可以通過其Prime視頻中心提供的“頻道”銷售HBO和其他流媒體服務,這意味著亞馬遜控制著收費渠道和與節目製作商的所有其他接觸點。

  但越來越多的節目製作者想要奪回控制權。他們想在亞馬遜的Fire TV應用程式商店中發佈自己的應用程式。他們也願意從訂閱收入中抽取一部分給亞馬遜,但他們想要的是與觀眾的直接聯繫。

  你可以看看華納傳媒(WarnerMedia )和亞馬遜達成的最新協議是如何將HBO Max引入亞馬遜設備的。儘管兩家公司都沒有公開具體條款,但知情人士表示,這筆交易基本上取消了之前的一項協議,該協議允許亞馬遜自己出售HBO的訂閱服務。與之相反,華納傳媒將使用自己的HBO Max應用,該應用可以在亞馬遜的Fire TV應用商店中找到。這點差異對於用戶來說,應該不是很重要。但對於亞馬遜和華納傳媒來說,此事事關重大,雙方為此爭鬥了數月之久。

  當談到HBO Max和Roku,要分析他們之間的矛盾就有點睏難了。二者似乎都很難做,但大家都知道Roku與合作夥伴的談判要點:Roku希望從消費者在其平台上花費的每一美元訂閱費中分一杯羹;同時,Roku希望能夠在平台廣告支援服務上銷售廣告;此外,在某些情況下,Roku還希望能夠在自己的Roku品牌服務上播放來節目或電影。例如,作為與康卡斯特最新協議的一部分,Roku將在自家免費頻道上直播NBC News Now節目。

  業內人士表示,Roku的用戶數量在過去幾年里穩步增長,這也使得Roku在條款問題上越來越咄咄逼人。負責Roku編程交易的高級副總裁斯科特·羅森伯格(Scott Rosenberg)則表示,情況並非如此。他說,與Roku合作的公司肯定會受益,因為如果他們做得好,Roku就會盈利。

  羅森伯格表示:“擁有成長型思維的合作夥伴,能夠抓住機遇,能夠獲得巨大的增長。以前的有線電視分銷商都是收費員,不管你看什麼,他們都能賺到同樣多的錢。因此他們並不是特別熱衷於推動內容製作者獲得成功。”

  Roku和亞馬遜主宰著流媒體電視市場,但它們並不是唯一兩家陷入糾紛的企業。例如,你可以在Apple的Apple TV機頂盒上觀看Netflix,但你不能在Apple的Apple TV應用上找到這項服務,因為Netflix不想讓Apple訪問它的數據或它的客戶。正如Netflix首席執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在2019年所說:“Apple是一家偉大的公司,但我們希望人們通過我們的服務觀看我們的節目。”與此同時,Apple的Apple TV應用程式在大多數運行Google的Android軟件的設備上都是不可用的。

  然而硬幣的另一面是,你可以直截了當地說,現在的電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在過去,雖然你不太可能因為製作商和發行商之間的爭執而失去你喜歡的頻道,但你對付費的頻道沒有任何選擇。現在你卻擁有了選擇,這很好。

  一個製作商和一個電視經銷商之間產生矛盾並不意味著你就束手無措了。這隻是表明,你需要研究變通的方法,你可以在筆記本電腦上觀看,也可以在手機上流媒體播放節目,然後把它投屏到電視上,你也可以購買一個與你想看的內容兼容的設備,然後把它插到電視上就好。

  我就是這麼做的,用一個舊的Apple電視機頂盒,這樣我就可以在我的Roku電視上看HBO Max。這不是最理想的狀態,但我至少可以看《神奇女俠》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