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臣中國行的那些奇葩要求:直升機接駕 果盤及時換
2020年11月28日16:21

  香港時間11月29日,54歲的泰臣會和51歲的羅伊-鍾斯進行一場8回合的拳擊比賽。

  對於很多體育迷來說,這兩個名字代表著職業拳擊的傳奇。

  泰臣曾經是3個組織的世界冠軍,統治了重量級將近10年;而羅伊-鍾斯曾經在4個體重級別,拿到過四大組織的世界拳王金腰帶。

  正因為如此,世界上的諸多媒體對這場“美俄大戰”給與了超乎尋常的關注。

  是的,羅伊-鍾斯加入了俄羅斯國籍,現在是普京的座上賓。一如法國的大鼻子情聖德帕迪約。

  不過這場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體育運動委員會管理下的對抗,卻並不是正式的職業拳擊比賽。

  因為沒有任何組織給與正式的認證,所以兩人的賽事在職業拳擊界和梅威瑟對嘴炮、梅威瑟對那須川天心一樣,只能算是拳擊表演。

  加利福尼亞州體育委員會的官員安迪-弗斯特說:“我們商定的是,他們倆在比賽中不會戴頭盔,但是會使用正式的12盎司比賽拳套。比賽是沒有邊裁的,也不會公佈比分,所以除非有KO或者誰打不下去了,否則比賽不會有最終的贏家。”

  對於中國拳迷來說,泰臣是拳擊的象徵,類似於外國人提到中國功夫,就想到布魯斯-李。

  在過去的幾年中,他曾多次來到過中國,參加各種撈金活動。

  本文彙總了一些他在中國的經曆,以及中國接待方對和泰臣接觸的看法,希望能幫助您由此對這位前世界拳王,有更準確的認識。

被女主持觸碰痛處後起身就走

  第一次見到泰臣,是大約5年前,當時他來到中國,給一個賽事站台。

  泰臣這樣的拳王出席活動,是有團隊和明碼標價的,國內一般是大約40-60萬美元,包括4-6人的團隊和頭等艙機票以及酒店套房等等。

  因為泰臣的影響力,這樣的活動很多出品方覺得值。畢竟其吸引力大,也能夠吸引眼球,製造流量。

  筆者見過泰臣3次,在正式場合,泰臣是很彬彬有禮,相當隨和的。只要合同里規定好的事情,他都會配合完成,而且非常懂得迎合觀眾和讚助商,一如當年在擂台上那樣勤勉。

  在這次活動期間,主辦方給了一些媒體15分鍾獨家採訪泰臣的機會。

  說實話,這種採訪對於一般中國媒體來說,宣傳意義大於實質內容。簡單的說,就是達到讓大家認為“我們在中國有影響力,你看泰臣都接受我採訪”的目的。

  可惜,因為時間有限,通常記者們的問題都差不多,很難爆出什麼出彩的新聞。

  當天得到機會的是幾家門戶大廠和能夠覆蓋全國的電視機構,我們第三個採訪完,就在一邊聽了聽別人的。

  排序輪到了一家香港電視台,坐到泰臣對面的是一位在國內還算知名、但是並非體育口出身的女主持。

  和很多媒體使用翻譯不同,這位女主持全程用英語直接和泰臣對話。

  看著女主持和泰臣有來有回的交流,難免讓英語欠缺的我感到有些嫉妒。畢竟擁有直接溝通的語言能力,確實能拉近很多與採訪對象的距離。

  能在這樣的採訪中聊出笑與淚,通常是對方放鬆後,深入接受你的結果。這遠比問對中國印象、是否去過長城、最喜歡哪個中國食物,要鮮活得多。

  大約問了7、8個問題後,時間已經超時,女主持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主辦方和泰臣的經紀人出於禮貌,也沒喊卡。

  大概是覺得暖場差不多了,這位女主持突然拋出了德西蕾-華盛頓的名字。

  眾所周知,當年泰臣因為強姦華盛頓案入獄3年,所以對這個問題極為敏感。而聊得熟絡之後拋出殺手鐧問題,是訪談中最簡單的技巧。

  但當這個名字一出口,現場就立刻像高壓鍋一樣爆發了。

  泰臣站起來就走了出去,他巨大的身軀搖閃晃動著,差點將房間門撞塌。

  陪伴泰臣的經紀人一臉憤怒,髒話噴薄而出,拳王團隊人員布魯克林口音且有HI-POP節奏的F與B打頭的單詞在房間里迴響。

  從國內記者的角度理解,泰臣這種公眾人物,面對自己尷尬的問題給與睿智的回答,是獲得良好形象的好機會。

  但泰臣才不管這女主持是不是中國名人,在他們的眼裡,這種對面的侮辱就是“碧池”;而採訪前提交的問題(其實記者沒人會在這裏寫有挑戰性的話題)里並沒有這個內容,女主持超綱的提問是對每個人的不敬。

  主辦方好說歹說地進行道歉,賠不是,最後叫律師來解釋合同,才把事情壓下去。

  最終,這個採訪沒有播出。

  事後,活動方的負責人和筆者吃飯時告訴我說,他這個活動的賽事部分,後來都交給了自己的手下。而自己幾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給泰臣服務上。

  泰臣被經紀人照顧得相當細緻。這不僅體現在頭等艙、套房、有多少當地保鏢這麼簡單。

  泰臣的房間里要求早上XX時到晚上XX時之前,每兩小時換一次切好的水果。而且房間里還要有XBOX遊戲機,以及幾個特定的遊戲光盤,並且要找個人陪他打遊戲。

  為了滿足這幾個奇葩要求,活動方還專門派人去了香港,給泰臣買這幾個遊戲的正版光盤。

  不過遊戲陪打這個沒法滿足,只能作罷。

  “在我們這裏出場參加活動,他算是個藝人吧,人家把自己的明星照顧得細也能理解。”活動方說。

  當然,那次活動獲得的回報還是很不錯的,泰臣在中國的一舉一動都很受關注,比後來梅威瑟到中國來要轟動得多。

  甚至泰臣在中國吃了個冰棍,都上了體育網站的頭條圖片。

  那家冰棍的廠家看到圖抖了機靈,發了宣傳稿。隨後被泰臣的代理人以無端使用肖像權,寄了律師函。

  至於最後是怎麼花錢和解的,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有趣的是,這次活動中,泰臣和羅伊-鍾斯都來了。不過他們倆參加的活動不太一樣,泰臣在房間深居簡出,除了必要的活動很少出來。

  而羅伊-鍾斯則很享受在中國的生活。晚上的歡迎晚宴中,他的獨唱嗨翻了現場氣氛

派兩架直升機過來

  大約兩年後吧,我在國內南方某省舉辦的另一個活動中,第二次見到了泰臣。這次他是和霍利菲爾德一起來的。

  雖然都是前重量級拳王,都賺過數千萬美元,都破了產,消費受限,但是兩人的情況有所不同。

  霍利菲爾德在國內的出場費比較低,據說最高不超過15萬美元。為了支付各種離婚贍養費,他算是“摳”到了骨子裡,簽名也要收費。

  而比起自己夾著包晃著身體走在最後的霍利菲爾德,泰臣才是所到之處的明星。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有數個保鏢+經紀人、伴當前呼後擁地隨行。

  比賽結束後,筆者和累得脫了相、一臉菜色的主辦方吃晚飯,聊起了伺候泰臣的故事。

  活動方負責人苦著臉說,本來是讓他們在比賽前兩天飛到上海後當天轉機過來。結果到了上海,泰臣的團隊以太累為理由,不願意再移動了。

  就這樣,活動方不得不臨時加錢,給他們在上海租了幾個價格不菲的套房,讓他們休息。

  結果這幾個剛坐完跨洋飛機,應該好好休息的人,在上海吃喝玩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都起不來。他們打電話要求活動方給他們弄兩架直升機,把泰臣運到江蘇去。

  聽到這話,活動方的臉都綠了,解釋了半天中國沒有這種直升機服務。

  最後只能又找了幾輛高級商務車,把泰臣從上海拉過來。

  當然,到了活動現場,泰臣還是一臉的配合,出席活動積極,也很會搞笑湊趣。但是活動方的苦,以及臨時加的錢,只有背後才知道啊。

聽說城管最能打

  “聽說中國有個叫城管的最能打?”這是泰臣在中國發的第一條微博。

  當然,泰臣的微博,運營方是交給國內人打理的。不過,這個具有現實主義色彩的小幽默,確實打在了中國網民們的心坎上。

  一時間,最能打的城管,成就了泰臣在中國社交平台的空降。

  2013年泰臣在中國開微博之後,給巨人網絡的仙俠世界以及快克感冒藥做了廣告。並且應快克的邀請,到北京來做了一次宣傳活動。

  活動是在北京的某個酒店舉辦的,場地很大,現場請了健美操美女助興。

  泰臣一如既往地在活動中很會配合,他不但和主辦方主持人互動流暢,還現場很搞笑地用自己的熊腰與中國美女們共舞,學健美操,讓攝像機們拍了個飽。

  但是活動結束,進了訪談間,就亂成了一鍋粥。

  本來現場說好會給幾家體育媒體時間提問,結果沒想到活動方請了3家不同的公關公司,來的娛樂媒體和醫藥媒體也擠進了大廳,人人向前爭搶。

  娛樂媒體那種帶著大標的馬克風,差點把坐在沙發上的泰臣活埋了,好像勾拳一樣糊到了拳王的臉上。

  泰臣當時就拉下了臉,用手扒拉這些馬克風,然後和自己的經紀人說不想接受採訪了,自己累了。

  隨後泰臣的經紀人和那群跟班就開始向外趕人,將40多名記者、主辦方邀請來到VIP房間照相的各路不知名領導、活動的公關公司和企業上下線,都毫不留情地轟了出去。

  搞得主辦方一個勁兒地對記者們道歉,認為沒安排好,太亂了。當然,我自己倒是也明白,這種採訪,很難得到什麼獨家內容。

  職業拳擊的採訪和有趣的消息,往往是在飯後的紅酒杯旁或者直飲威士忌中得到的。

  在這幾次接觸中,筆者也有過很近距離和泰臣在VIP自助一起吃飯的機會。但是作為記者來說,我很少會和採訪對象合影,因為這是一種缺乏職業性的表現。

  一位參與過和泰臣合作的活動方私下告訴筆者說,泰臣其實外表看著強大,但是他的內心有柔軟的一面,他非常擔心別人看不起他。

  泰臣從小比較窮,缺乏良好的教育。他是靠著自己的拳頭改變了生活,一度成為了世界上最奢侈的人,擁有華宅、豪車、猛虎。

  因此,泰臣很渴望別人對自己的階層認可。

  在談話中,泰臣談到自己的孩子就會很驕傲,經常和人說他的孩子讀的是貴族學校,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而這一切,顯然和他為了彌補自己的成長缺陷,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54歲的老將還打得動麼?

  8個回合,看看鐵人已生鏽否。

  (本文隱去了部分泰臣來中國的時間,接待單位的名稱,以及一些人的姓名。)

  (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