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美育進中考引發熱議:一重視就考試,唯分數論欲罷不能
2020年11月29日09:56

原標題:體育美育進中考引發熱議:一重視就考試,唯分數論欲罷不能

微信公眾號“半月談”11月29日消息,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學生,離不開科學的評價體系。多年來,全面發展理念也早已深入人心,然而,在教育教學實踐中,“分數”究竟能否淡化、如何科學淡化,仍是擺在教育工作者面前的一道難題。“唯分數論”的教育評價導向儘管被社會詬病,但因其有操作性強、量化度高、顯效性強等優點,至今讓教育界“欲罷不能”。

不久前,“中考體育將與語數英等科目同分值”“到2022年力爭全覆蓋,全面實行美育中考”的政策和相關信息引發各方熱議,儘管一些人表示理解與讚同政策的初衷,但仍有大量學生、家長對政策具體執行中的各種困擾表現出畏難情緒。

孩子十八般武藝要樣樣俱全?

體育美育成績要納入中考計分的消息一出,長期以來被課業負擔加重、經濟支出加碼、教育不公平加劇的焦慮裹挾的學生與家長們更加不知所措,朋友圈、相關新聞留言區,一片質疑之聲。

“感覺明明老老實實地跟著學校和老師的步伐走,怎麼突然一下就宣佈我掉隊了”“哪裡是什麼金什麼玉,林妹妹就是體測不如你寶姐姐”“家門口那個快黃了的美術培訓班突然有救了”……

還有不少網民調侃:“教育改革一次,家長就重新審視自己的弱點,被迫提升一次”“以前減負,家長練就了一身陪讀好手藝。現在體育改革,家長的體魄逐漸增強,未來美術音樂都加入考試,家長勢必會成為全才,孩子更是要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

採訪中,不少家長告訴記者,多考幾門課並非多擺幾塊積木那麼簡單,他們更關注實際操作過程中,如何努力才能更大程度契合新的中考要求。一些行動力強的家長已經不再思考“為什麼”,而在努力規劃“怎麼辦”。

於是乎,培訓班成了家長們的優先選擇。然而,儘管每個家庭對“高分”的渴望是一樣的,但並不是每個家庭都具備自費提升孩子素質的能力。有家長無奈地說:“家長的經濟實力和育兒規劃能力決定了孩子不用等到高考,中考時就有可能要被分流。”

“我支援這個政策的初衷,德智體美全面發展多好呀。但能不能從基礎做起,公立學校的體育、美育能上點心嗎?學校能做到專業、負責嗎?能通過學校教育發展一門體育、美育特長且不需要學生另外自費補課嗎?”網民“吟”說。

考試只做加法不做減法?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不少學生和家長對文體類項目納入考試的初衷表示理解和支援,但對實際操作過程和改革的效果存在質疑:考試只做加法不做減法,改革後,又增加了兩門應試課程,會給已經沉重的課業負擔加碼,學生的身心健康能否真正提高?

一所學校的孩子在上“功夫體育課” 陳澤國 攝

12歲的小姍是哈爾濱市某初中二年級學生,每天5點半放學。回家後有三至四小時的作業時間,此後便要趕快休息,以保證第二天上課精力充沛;週末她還要額外補習數學課、語文課、英語課、舞蹈課,這些課程佔據了她休息日所有的白天時間。

“舞蹈班是孩子每週唯一的自主體能鍛鍊機會。孩子的日程表已排得滿滿噹噹,我看不出來還有什麼時間可以讓她專門進行體育鍛鍊,雖然孩子會跳舞,但測試的運動項目還是需要練習才能不被扣分。”小姍的父親說。

張棟是河北承德壩上地區的一名農村初二學生,他告訴記者,自己對體育達標比較有信心,只是能否取得和別人拉開檔次的高分心裡沒底。但美育假如也納入成績,自己會很吃虧。

“我從小沒怎麼接觸過美術,周圍的同學都是單純地學習文化課。我們這裏很少有同學去專門學習美術、音樂,這些在我們看來很遙遠。”張棟說。

郭思聰是北京一名五年級學生的家長。2002年高考時,她憑藉體育加試的突出成績被北京大學法學專業錄取。一門體育,彌補了文化課上的所有缺陷,她坦言自己是體育的“受益者”。然而,對於體育、美育納入考試成績,甚至與主課成績持平,郭思聰卻持保留態度。

“我有體育天分,後期主攻體育並因此受益,代價是我曾經擠占甚至放棄了大量學習文化課的時間。這幾乎是一個痛苦的二選一的過程,需要家長極強的心理承壓能力。時至今日,情況並未出現太大變化,對於任何一個學生來說,文化課與藝術體育培養在時間上幾乎是零和博弈。”郭思聰說。

“教育改革的本意是減輕孩子的文化課學習負擔,繼而加強素質教育,如果不能做到減輕文化課負擔,那麼孩子將沒有充足的時間發展不同的方面,加強素質教育最終無法實現。”河北石家莊市一名高一學生家長表示。

北京市中小學生民族傳統體育節舉行花樣跳繩比賽  任超 攝
北京市中小學生民族傳統體育節舉行花樣跳繩比賽 任超 攝

教育評價只有分數好使?

部分基層教育工作者反映,近期一些地區中考體育改革引發爭議,這也讓教育部門有一定的挫折感。實際上,教育部門所能引起家長群體重視的手段不多,在有限的政策工具中,考試與應試是最直接的手段。

一位地方教育部門負責人表示,中考有指揮棒的作用,加強體育、美育的份量有助於引起家長群體對青少年全面發展的重視。對部分開展中考改革的地市,可用3年左右時間來觀察效果,由於中考由地市一級教育部門主管,其改革範圍相對可控。

業內專家表示,教育評價是一根指揮棒。較之立德樹人等“潤物細無聲”的教育追求,分數的可量化程度更高,提升的效率更快,一旦成績的提高和考試通過率等成為最重要的考核標準,那麼教育參與各方很大概率就會“功利化”地朝這個評價標準靠攏。

首都體育學院校長鍾秉樞坦言,體育總局談的體教融合,教育部門談的教體融合,都從各自不同視角談結合,但是最終如何構建教育系統和體育系統在人才培養上的有機融合,還是需要認真研究。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目前的評價體系過於看重分數,所以“提高體育分數佔比”這種想法就應運而生,但這樣做會給學生帶來什麼樣的影響,還需要謹慎研究。體育、美育確實值得重視,但如何評估這些學科還有系列問題需要釐清。“有朝一日,體育、美育學科與語數外達到同等分值,出於提高分數的目的,一定會催生大量的體育美育培訓機構。”

儲朝暉認為,整體的教育改革方向一定是淡化分數,而不是把更多學科的分數進行強化。但無論是去分數化還是提高體育、美育分數,最重要的是改革評價體系,讓評價更為多元。

(原題為《體育美育進中考引發熱議:一重視就考試,唯分數論欲罷不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