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只做第六人!他要想打先發湖人該怎麼變?
2020年12月01日10:54

  上賽季場均拿下18.9分4次助攻,在最佳第六人的投票中位居次席,讓一個具有正選水準,身背1550萬年薪的年輕控衛在後備,交出這樣的數據單並不太讓人意外。可27歲的施羅德,即將面臨自己的合同年,又恰好被交易到一個上賽季兩位正選後衛全部離隊的球隊,怎麼會不惦念回到正選的位置呢?

  “我在雷霆已經打了兩年後備了,”施羅德在週一的湖人新聞發佈會上說。“我想我會努力向前,我認為球隊有了AD和勒邦,我可以幫助勒邦在控衛位置上出任正選,幫助勒邦分擔壓力。我可以持球推進,可以叫一個掩護或者做其他什麼工作,讓他從持球手變成得分手。我認為,對他來說,多打一些無球是很棒的,我認為這也是球隊交易我過來的原因。我想我們的搭檔會很完美的。”

  一, 延續上賽季的思路,湖人似乎不需要一個正選控衛?

  上個賽季,湖人的先發後衛是丹尼-格連和巴特利,誰都知道,兩人在場上並不承擔實質上控衛的作用,而是以防守,定點三分,空切快攻為主,這套打法可以最大化占士的持球威脅,經過一賽季的檢驗,常規賽戰績第一和總冠軍的雙重收穫證明了這麼佈陣確實也是奏效的。

  理論上講,湖人確實可以讓占士安心打控球前鋒,再給他安排兩個3D型的後衛,馬菲斯和波普正好可以頂替格連和巴特利的位置。

  上個賽季,湖人一直有嚴重的占士依賴症,當占士在場的時候湖人每百回合淨勝對手8.5分,占士下場休息的時候,湖人每百回合淨負對手1.9分。湖人缺少一個在二陣容能持球,能突破組織的playmaker,哪怕朗度在季後賽期間大爆發,可整個常規賽,年歲已高的朗度並未能證明他能承擔起這個角色,找占士外的另一個持球點就成了球隊的當務之急,這也是球隊找來施羅德的原因。

  如果順著上賽季的思路,施羅德在占士下場休息的時間接管球隊的球權,正選擺雙3D後衛,將是湖人延續上賽季思路的一種安排陣容的方法。

  但是施羅德的年紀和他的能力,只讓他當代替朗度,是否大材小用了呢?佩林卡在休賽期曾說過,湖人並不會全盤複製上賽季的打法。否則湖人休賽期完全可以以保留上賽季核心陣容為主要任務,而不是做全額中產引進哈雷爾,簽下加素,交易施羅德這麼激進並讓球隊年輕化的操作。湖人想建立的是一個持續成功並有競爭力的球隊,施羅德正是球隊未來的關鍵球員之一。

  二, 施羅德該不該打正選控衛?

  以占士的能力和作用,施羅德即使打正選控衛也知道,只要他和占士同時在場,球一般還是在占士手中的。他並不能像在後備席一樣成為球隊的進攻第一選擇。

  在鷹隊年少輕狂和球丟管理層鬧翻的施羅德,在雷霆的兩年也算洗盡鉛華,給韋斯卜克和保羅兩大超級控衛做後備,他積攢了豐富的和頂級持球手合作的經驗,在上賽季,每個人都在擔心他能否和保羅,亞曆山大兩人共存,沒想到三人的配合是如此默契,根據NBA官網的數據顯示,三人共同在場的401分鐘里,雷霆每百回合淨勝對手28.6分,在聯盟所有出場超過300分鐘的三人組合里,擁有最高的淨勝分。

  施羅德知道想和保羅搭配他需要有什麼技能,首先是練出一手穩定的外線投籃,上賽季他的三分取得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命中率達到了生涯最高的38.5%,超過同位置84%的球員。上賽季他26.9%的接球就投,每回合得分1.237分,超過聯盟83%的球員。

  除了愈發穩定的投籃,施羅德的突破依舊犀利,在鷹隊的最後一賽季,他場均16.4次突破,全聯盟僅次於韋斯卜克和夏登。上賽季在雷霆他場均11.7次突破,突破後的得分率超過56%。就像他自己所說,擋拆是他的常用武器,他有近40%的進攻都來自擋拆持球,如果占士和一字眉願意的話,確實可以將球多交給施羅德。季後賽靠兩大巨星輪番持球硬鑿確實無解,然而漫長的常規賽,進攻套路越豐富,對手就越難應對,占士和一字眉也可以打的更舒服,續航更持久。

  在防守方面,施羅打比起受過膝蓋大傷的馬菲斯,橫移速度更快,單防也更優秀,上賽季當他在場,雷霆的對手百回合少得6.6分。從防守角度考量,他也比馬菲斯更適合出任先發。3D兩個屬性,他都比馬菲斯更強。

  在交易來施羅德之前,他的經紀人已經向湖人方面表達過他的期望了,湖人也是考慮許久後才放棄其他選項交易來施羅德並計劃將他作為球隊長期計劃中的一員的。從種種方面來看,下賽季湖人的先發控衛位置,很有可能已經預定給了施羅德。

  占士已不再年輕,上賽季的出場時間降到了生涯最低,一字眉也一直是小傷不斷,施羅德作為球隊的正選控衛,並不會和占士有什麼適配性問題,反而可以激發占士和一字眉發揮出被人低估的其他特點。當然,施羅德究竟該打什麼位置,最終還是得看沃格爾的決定了。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